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41章 意外的突破

第1541章 意外的突破

风景击剑馆中空无一人,秋天的午后,陆景就这么压在李菲菲身上。陆景感觉到是李菲菲绵软的娇躯,如同倒扣玉碗般的酥胸顶在他胸口。感觉很爽。

李菲菲感觉到的却是陆景的沉重,郁闷的不行,“怎么不是你故意的?这么大的场地,你刚好压到我身上?”

“我怎么知道你会勾倒我?”陆景也懒得和李菲菲客气。李菲菲内心里根本就不信任他。

李菲菲气的胸口起伏。只是,陆景还压在她身上,玉-乳起伏的幅度有限。薄薄的衣衫还是让陆景体会到李菲菲的怒气,也清晰的体会到这份旖旎。

李菲菲顿时反应过来她和陆景的姿势太暧昧,怒声道:“陆景,你还不下来?”

她心里有气,对陆景说话不那么客气。那天她和夏思雨去找陆景。但是陆景避而不见。真是把她给气死了。难道以陆景细腻的心思会不知道她的想法。

陆景这时心里有点恍惚。十八岁之前,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娶李菲菲,可惜他连李菲菲的手都没有牵过。但是,今天的便宜可是占得大了。李菲菲绵软的娇躯压着很爽。

夙愿以这种方式达成让他一时间没回过神来。听到李菲菲的娇喝,回过神,看到那张清秀靓丽的脸上愤怒难言,一阵腻歪,怒向胆边生,低头对着李菲菲的红唇吻了下去。

要占便宜,索性占足。省得一会空背一个占她便宜的名头。

“唔---”李菲菲一下子就懵了。她根本没有想到陆景居然会这么大胆的吻她。脑子里的念头刚转动。就给陆景的舌头深入,吸允着。一阵酥麻感涌来。接着便是天晕地旋的感觉。

陆景吻的很霸道。但觉察到李菲菲的生疏之后,变得温柔起来。以陆景接吻的技巧。不管事霸道还是温柔,李菲菲这样的稚儿都无法抵挡。结果只有一个。

李菲菲满脸潮红的看着陆景,娇喘吁吁,胸口起伏。这时候,陆景没有完全的压在她身上。她丰挺高耸峰峦起伏的美景让陆景心中的情-欲不可以抑制的涌起来。低头再吻。

良久之后,两人的嘴唇的分开。“陆景,你混蛋…”李菲菲伸手抽陆景一耳光。

想象中的啪的一声脆响并没有发生。陆景握住了李菲菲抽来的手。看着犹如天鹅般的李菲菲在他身下,心里有种肆掠的快感,重重的封住了她的嘴唇。让你拿剑戳我。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击剑馆中静悄悄的。窗外。燕大校园里的声音偶尔传来。

李菲菲给陆景吻的全身发软。她算是明白一件事情,只要她骂陆景、发脾气,陆景就会吻她。或轻柔、或狂野。关键是她抵挡不了陆景的热吻。

那份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悸动让她娇喘吁吁,脑子一片空白。最后甚至会配合着和陆景接吻。

“陆景。你真是个无赖。有你这样玩击剑的吗?”李菲菲不敢再骂陆景了,旁敲侧击的说道。都这样了,陆景要顺势解开她的衣服,她就亏大了。

“我说了我不会。菲菲,你刚才在我身戳了多少剑?我们俩没有那么大的仇恨吧?”陆景抱着李菲菲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陆景坐在了击剑馆的木质地板上。李菲菲则是被他抱在怀里。她丰盈的翘臀压在他的大腿上。李菲菲173,体重却并不重。纤盈修长的双腿给白色的训练服衬托的笔直。吻得动情的时候,陆景偷偷的把玩过这双美腿。李菲菲现在能默许他吻她已经是极限。

“谁说我们没有那么大的仇恨?”李菲菲带一点赌气的说道。“不会你就可以空手来欺负我啊?”

陆景很认真的看着李菲菲,伸手将她一头乌黑的秀发理顺。捧着她清秀如玉的俏脸,慢慢的吻上那湿润的红唇。

看着陆景的脸庞越来越近,在眼中放大,李菲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陆景的热吻。

她想起陆景以前追求她的往事,想起陆景为她不用政治联姻做的事情,想起陆景去洛杉矶的时候去看她时的期待。

她误会陆景,急匆匆的兴师问罪,真的只是因为吉永右典是她的朋友?她心中真的对陆景没有一丝的感觉?还是因为陆景已经结婚,而且平时很少和她联系,她将情绪隐藏在心底。

她追着想要和陆景见面,仅仅只是为了道歉挽回她和陆景的朋友关系?还是她内心深处并不希望他消失在她的生活中?

看着宛若一只高贵的天鹅的李菲菲在自己怀里闭上眼睛,摆出任君采撷的架势,陆景有点做梦的感觉,心里逐渐的品出了一点味道:李菲菲对他并非全无感觉。

追求李菲菲的关键不是讨好她,赢得她的青睐。以李菲菲的公主性情来看,这种追求方式基本不可能成功。正确的方式是“霸王硬上弓”。前提是需要她的认可。

越是高傲的女人越需要一个强势的男人。当然,话说回来,以李菲菲李家公主的地位谁敢强迫她?

夕阳西下,金黄色的阳光让风景击剑馆七彩斑斓。

李菲菲从豪华更衣室里换了衣服出来。白色的t恤,卡其色的修身长裤。橙色的外套。装扮的时尚靓丽。

“菲菲,晚上有时间吧?我请你吃饭。”陆景迎了上来,和李菲菲并肩往击剑馆外走。

李菲菲穿着高跟鞋,不比陆景矮,扭头看了陆景一眼,道:“你不回去陪卫婉仪吃饭?”

陆景轻轻的揉了揉眉心。一顿饭的功夫并不是不能协调出来。婉仪还没有这样要求他。两世为人一亲芳泽的夙愿无意中达成。他还不想这么快就和李菲菲分开。但是,李菲菲的态度比之刚才有了变化。看来,刚才在更衣室的半个小时里,她想了很多。

李菲菲看了陆景一眼,轻声道:“陆景,送我回宿舍吧!”

李菲菲是燕大美术系的老师。在燕大的教师宿舍楼分了一间两室一厅的套房。平常她都住在燕大。

陆景开了车,亲自送李菲菲回宿舍。宾利车中,坐在车后排的李菲菲沉吟着道:“陆景,你那天为什么不见我?”

“菲菲,那时候我们见面了也没什么好说的。”陆景直言不讳的说道。他和李菲菲的朋友关系从她打电话质问时就已经趋于结束。李菲菲在内心里根本就不信任他。

李菲菲俨如天鹅般的眼眸看着陆景,反诘道:“现在我们就有话说了吗?”

陆景嘴角的微笑慢慢的消失。事实上,他现在和李菲菲的共同话题很少。而且,使君有妇。陆景有点明白李菲菲的意思:刚才在击剑馆的一幕只怕不会再发生了。

汽车内的氛围有点沉闷。驶入燕大之后,李菲菲很正式的道:“陆景,我不至于是非不分,恩将仇报。吉永右典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这时,陆景打着方向盘将车停在了李菲菲宿舍楼下,他的情绪略微恢复过来,“菲菲,你的道歉我接受。但是,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向你道歉。”

“你…”李菲菲郁闷的道:“陆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赖了?”

陆景微微一笑,给李菲菲打开车门,“不是我无赖。菲菲,今天的事情再来一遍,我还是会吻你。我不后悔。你说我道什么歉?”

陆景内心里对李菲菲有没有野望?这个问题不用问。如果没有今天的意外,他和李菲菲肯定还是两条平行线。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可以吻她,他希望能拥抱她。

陆景现在醒悟过来他追求李菲菲的方法一开始就是错的,这会自然是转换了对李菲菲的态度。

“你…”李菲菲又是一阵无语。她想起李新寒对她说的话,陆景现在已经完全不是她认知的那个男生。他变得太多了。

今天下午的事情她并不怪陆景。很多事情十五年的沉淀下来说不清楚。她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她以后对陆景需要是什么样的一个态度。

她本来还想着邀请陆景上楼坐坐。现在还是算了。天知道陆景会不会兽性大发。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看着李菲菲上楼的倩影,陆景一阵恍惚,继而拨了李菲菲的号码。李菲菲不满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陆景,你有什么事啊?不要逼着我骂你。”

“菲菲,我过两天可能要去一趟迪拜,我会给你买一张去迪拜的机票。届时,我们在迪拜的7星级酒店中喝下午茶,然后再聊。”

陆景自顾的说着,不给李菲菲拒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开了车内的音乐,脸上带着微笑的开车离开燕大的校园。心情很是舒畅。

和风道阻打一架导致脸上乌青不能见人的郁闷消失。接到雷纳德-洛克菲勒的秋猎邀请的忐忑也消失。他现在脑子里是想着李菲菲如花似玉的魅力。

….

….

10月19日下午,陆景带着唐诗经、风白露、墨静雯、余乐,加上随行的保镖抵达苏格兰爱丁堡。雷纳德-洛克菲勒派人来接的车队早早的等在机场。

“陆先生,我们将在半个小时后,抵达洛克菲勒先生的庄园。”司机介绍道。

ps:??风道阻的军衔上尉,前面有个章节写到是大校。已经修改。

感谢细心的书友提出这个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