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42章 风大少

第1542章 风大少

“道阻,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刚回家就搞成这样?”

宁水街,锦园别墅风道阻的房间中弥漫着浓浓的云南白药的味道。一名长相英俊的男子叼着烟,笑着问道。风道阻黝黑结实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遍体鳞伤。

风道阻满不在乎的抽着烟,让家里的保健医生给自己上药,“没啥大事。在燕大那边和陆景打了一架。那逼下手很黑。小叔,你怎么有空在京城。”

“道阻,不该问的别问。不用我教你保密条例吧?”风道阻的小叔风在水笑一笑,伸手一弹,烟头从空中划出一个抛物线准确的落在烟灰缸上。

风道阻啧啧称奇。这一手潇洒的动作绝对泡妞利器,他可学不来。他小叔在特种部队工作,才三十岁已经是大校衔。前途远大。

要不是他十八岁的时候把人家姑娘的肚子搞大,以他的本事,绝对比现在混得还要好。

风在水道:“道阻,说说陆景这个人。长江后浪推前浪啊!”风大少当年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和闵二哥,胡大少,李新寒是一个层次的人物。

风道阻挠头道:“小叔,我和陆景没什么接触。就是白露和他走得比较近,我回来就过去找他麻烦。然后我们打了一架。玛德,那逼狡诈的很,故意诱骗我打他的脸。我又不敢打重,结果被他顺势干到。操,我亏死了。”

“我说呢!”风道阻满嘴脏话风在水也不介意,军队中出来的人不说两句粗话怎么行?淡淡的道:“这么看他心机有点深啊。谁和他比较熟?我了解下这个人。白露和他在一起不是好事。”

陆二少声名在外。风在水知道,过年的时候,陆景还来风家拜过年。他的待遇挺高的。早就不见外客的老爷子看着他父亲的面上还见了一面,勉励了几句。

风道阻立时兴奋的站起来,小叔这个表态很对他胃口。他可不想妹妹给人当一辈子见不得光的情人。保健医生老王手里拿着酒精,连忙道:“别站起来,还没处理完呢。”

“不好意思,王医生。你继续”风道阻道个歉坐下来,对风在水道:“小叔。家里除了白露之外,风天泽和陆景打交道比较多。很吃了几个亏。”

白露说是苏格兰爱丁堡旅游,妹妹一贯喜欢在世界各地旅游。爸妈不疑有他。实际上她是和陆景一起去了爱丁堡。

风在水点点头,道:“行,订一座桌酒,我请天泽吃饭。”

风天泽在湖东路大学城的京菜馆浩清波请李菲菲、明秀、刘小山、莫少锋等人吃饭。今天是他的阳历生日。

包厢中。十几个男女聚在一起喝着茶。先聊着,准备开饭。都是部委大院、市委大院的子弟。

风天泽接了电话,听了两句,合上三星的翻盖机。半个小时后,风在水和风道阻就赶了过来。

风大少的威名在京城世家子弟中的圈子很好使。热热闹闹的寒暄过后,风在水道:“今天是天泽的生日,我和道阻来的突然,先喝一杯。”拿起酒杯。三两五粮液一口灌了,说:“天泽。礼物我回头补给你。”

风天泽感激的道:“小叔,谢谢。”他在京城里混得不算好,三番五次的得罪陆景。虽然白露打了招呼,但小鬼难缠。他小叔风在水撑腰,他在京城的日子就要好过多了。

风在水好爽的举动赢得了青年男女们的好感,众人频频的敬酒。

风在水英俊无匹,高大的身材,坐如钟的俊朗气质,让桌上几个女生春心萌动,时不时的凑趣说着话,掩嘴娇笑。

酒桌上的莫少锋给郁闷的不行。他可是标准的白脸帅哥。只是和风在水这种具备强烈阳刚气的男子一比,立即像一个小孩。

已经结婚的明秀笑起来像包子,在李菲菲耳边道:“菲菲,风大少真帅啊!名不虚传。不比陆景差。呵呵,风家一家子人有意思呢,名字全从诗经国风的蒹葭篇里面取。”

李菲菲无语的摇头,她这个闺蜜啊,就是个小花痴。轻轻的抿着酒,对酒桌上话题漠不关心。她还在想她和陆景的事情。心里有点乱。听说陆景、风白露一起去苏格兰了。

酒酣入巷,风在水停下筷子,道:“天泽,我找你打听个事,你和陆景打过几次交道吧!这个人怎么样?”

满桌子人都安静下来。几个人相互交换这个眼神。风大少这话口气不怎么和善啊!

风天泽给听的一愣,随即笑着道:“小叔,今天这桌里我和陆景算不上最熟的。少锋是陆景的小舅子。小山、菲菲、明秀是陆景的初中同学。”

说着,对莫少锋、刘小山道:“小山、少锋,麻烦你们给我小叔说说陆景的奇闻异事。”

风天泽的话说的很缓和。他早就没有和陆景争锋的意思。他在美国追求李菲菲的时候,陆景根本就没有说话,是王灿说了句话,他就扛不住。

他在风家算不得嫡系。没必要做恶人。看情况,小叔是准备杀一杀陆景的威风。

实话说,陆景最近玩得挺大的,在金顶俱乐部搞什么一号会员,调动几十亿美元的资金整顿旅游业。听说私下里有人称呼他为中国民营企业之王。

莫少锋早憋一肚子气,道:“陆景是我姐夫。风大少要找我姐夫的话,我可以给他递话。”

“噗嗤。”刘小山一口酒喷出来,莫少锋这个大草包,见众人都看过来,擦了嘴,道:“不好意思。失态了。我和陆景一个大院长大的。风大少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说说我的看法。”

莫少锋讪讪一笑,拿起杯子喝酒。他和刘小山认识,刘家的人他得罪不起。

他九六年跟着他姐在京城的时候,号称京城四少。现在眼界变宽知道是个笑话。

“好。”风在水递了一支烟给刘小山,靠在椅子上听刘小山的高论。刘小山和陆景是死对头。最了解你的往往是敌人。

李菲菲轻叹了口气。刘小山和陆景的恩怨很深。估计没什么好话。风在水在京城里很有名气。陆景发迹之前,京城里最传奇的人物就是他。

她大致上也猜得出来风在水对陆景抱有敌意的原因。风白露和陆家走的太近了。要不是中间还有个第四石油的副总傅婕,话风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

陆景在女人方面可是有前科的。京城里时不时有些他的花边新闻流传。就她知道的有真有假。

比如:莫少锋说陆景是他姐夫就是真的。莫心蓝,这位前京城第一美女,和华的创始人之一。还有前段时间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中大出风头的唐家六小姐,和陆景也有一腿。

刘小山的声音打断的李菲菲的沉思,“陆景能力、手腕、心智都上上之选。不然,和华到不了这个高度。和华已经具备了财团的特质。这次旅游行业内的新规则制定就是陆景实力最明显的体现。”

在座的都是京城中有身份的子弟,家里的老头子少说是个厅干。听到这话,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陆二少的传奇故事听得多,基本上都是:说搞谁就搞谁。这样大规模的商业行动和他有关却是第一次听说。

够牛逼,国家旅游局局长都没这个能耐吧?

刘小山接着道:“能力说完了说性格。陆景这个人看起来不好接触,其实很好相处。讲道理。对美女很有风度。温润如玉。他换了球服在大学里面踢足球和大学生没什么区别……”

结结实实的夸陆景一通之后,刘小山对李菲菲笑着道:“菲菲,你有什么补充的?”

李小山夸陆景让李菲菲极其的迷惑,这时道:“陆景很优秀,性格有点怕麻烦。”想着昨天给陆景强吻,心里补充了一句,还很无赖。

明秀一脸震惊的看着李菲菲,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菲菲居然在夸陆景。她就坐在李菲菲身边,小声道:“菲菲,你感冒了?”

“去你的。我误会陆景了。帮他说句话好而已。”李菲菲小声道,娇嗔着拍着明秀,心里有点发虚。

她还没想好怎么和陆景相处。但是想了一天多,至少明白她不讨厌陆景。

风在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拿起酒杯道:“今天谢谢大家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办。走一个。下会我们再好好的喝一杯。”

包厢里众人纷纷站起来送风在水、风道阻:“风大少,下回再聚。”

送走风在水后,酒桌上的气氛也差不多。风天泽安排去白雁苏飞唱歌,“走起。今晚不醉不归。”

一帮人起哄着离开浩清波。走在湖东路上,十月中旬的晚风十分凉爽。

刘小山是在职公务员,推了晚上的聚会,“风少,晚上女朋友交代了不能回去太晚…”

风天泽道:“刘少,幸福啊。我们等着喝你的喜酒。”一帮人都善意的哄笑起来。

刘小山看了看心不在焉的李菲菲,他初中时也追求过李菲菲。夜色中,高挑的李菲菲穿着精美的绿色长裙,靓丽而清秀。刘小山心里隐隐一痛,坐车离开。

李菲菲拿出手机给陆景发了一条短信。不管风在水高调的了解陆景的信息是什么意思,总之不是好事。这件事情上,她的立场还是站在陆景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