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43章 施加压力

第1543章 施加压力

风道阻给朋友打了个电话。片刻后,一辆黑色的奔驰S600抵达浩清波。司机将车钥匙交给风道阻客气的告辞离开。

“小叔,我们去哪里玩?”风道阻满意看着眼前的大奔,按了电子开关,给风在水拉开了车门。

风在水坐进车里,随意的道:“我一年在京城里呆不了几天,你推荐地方。”

风道阻就笑,“那去嘉南俱乐部吧。我们顺便可探点消息。”

风家和秦家走的很近。他和嘉南俱乐部的老板秦成文私交不错,可以继续打听陆景的消息。

车窗外夜景迅速的倒退。风道阻车开的很快,头也不回的道:“小叔,刘小山是个讲究人啊!居然夸陆景。听他那番话都看不出来他和陆景是仇家。”

风在水舒适的靠在座椅上抽着烟,笑呵呵的道:“道阻,你真这样觉得?”

风道阻不明白风在水的一丝,道:“不是这样吗?”

风在水含笑着微微摇头,“道阻,看来你还是只适合在军队里面混啊。刘小山把陆景夸的天上地下少有,魅力无双,那你说我们是不是更要担心白露被陆景灌迷魂汤呢?”

“我靠,这姓刘的小子也阴的很啊。想要借刀杀人。”风道阻一拍大腿,郁闷的说道。他有种智商被俯视的感觉。

风在水就笑,“你真当刘小山的副处是随便混来的?老刘家政坛上的后辈就这一根独苗,还不得尽心尽力的培养。这点小技巧他能不会?”

到了嘉南俱乐部。风道阻将钥匙丢给门童,熟门熟路的在3楼要了一个包厢。10号包厢。

嘉南俱乐部这里是正规的场所。不涉及任何黄赌毒的成分。环境舒适。来往的都是衣着时尚的男女。

一路进了3楼的10包厢,风在水满意的点点头,“这地方不错。”京城四大俱乐部名不虚传。他现在已经过了混那些乱七八糟场所的年纪。

风道阻嘿嘿一笑,做到棕色的沙发上,吩咐包厢服务的服务员,“先上2箱啤酒。果盘、小菜看着上。要快。”

风家叔侄在包厢中说着家里对陆景、风白露在一起的看法。正在嘉南俱乐部里的秦成文来包厢里敬酒,“水少,哈哈,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里来了?”

风在水和秦成文年纪差不多,但是在京城里玩的时间却是两个时代的人。不过,相互之间还是照过面。

“最近休假。在京城里瞎玩。有个事找你问问。”风在水起身和秦成文握手。秦成文现在京城里的大哥级人物。他需要给秦成文面子。

“水少,你问。我一定如实相告。当然,要是涉及国家极机密就算了。你们那潭水太深。”秦成文开玩笑的道。风在水的特种部队经常之行涉外的任务。保密登机很高。

“爽快!”风在水拿起燕京啤酒对着吹了一瓶,道:“成文,陆景这个人你了解多少?”

秦成文脸色变得慎重,随即笑着道:“怎么,水少和陆二少有过节?”要是有过节,他打定主意绝对不搀和。

风在水感觉到秦成文的戒备,递了一支烟,笑道:“过节倒没有。就是想问问陆景的情况。成文,听说你和陆景比较熟?”

秦成文拿出打火机给风在水点了烟,道:“我哪里和陆景熟悉?正儿八经,李三少和闵二哥和他熟悉多了,还合伙做生意。水少有什么想问的,我知道的,一定言无不尽。”

风在水笑了笑,“那行,就随便聊聊。”

话题点了点风白露和陆景的事情。秦成文心里有点明白了。他和风白露算是好友,对风白露的行程很清楚。风白露最近跟着陆景一起去了苏格兰。

“白露,你们恋奸情热,怎么明面功夫都不要了呢?”秦成文心里抱怨一句,开始和风在水聊起陆景的事情。

其实,聊什么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陆景圈子里的人知道风大少在关注陆景。

风在水是在通过这种方式向陆景施压。

苏格兰,爱丁堡。

雷纳德-洛克菲勒拥有的庄园在爱丁堡的市郊。辽阔的庄园仿佛是中世纪的古堡。园丁、农夫、面包师等等佣人一应俱全,完全能够自给自足。

雷纳德-洛克菲勒邀请的朋友一共有八人。各自随行的随从加起来足有百人,住在这间现代化的古堡中一点都不显得拥挤。陆景和随从的房间位于整座城堡的东面。

午后时分,陆景洗过澡,换了一件雪白的睡袍在卧室里品着红酒,准备午休。从京城径直飞到苏格兰爱丁堡让他有点累。

丢在床-上的手机突然滴了一声,打断了陆景的思绪。陆景从窗口走到床前,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嘴角禁不住浮起一抹笑意。

是李菲菲的短信。风家的第三代领军人物风在水在京城里查他。风家的耳目没有那么闭塞。他和风白露过从甚密的事情肯定已经传到了风家的长辈中。

陆景笑倒不是因为这件事好处理。恰恰相反,还很有些棘手。他笑的原因是李菲菲的立场。

脑子里禁不住又想起在湖东路上风景击剑馆里旖旎香艳的吻。残香犹在。特别是李菲菲抱着他的脖子闭着眼睛配合着让他的画面,令他颇有些征服的兴奋。

陆景所居住的房间设有卧室、阳台、书房、小客厅,就像一个400多平米的公寓。其中阳台和隔壁的2015号房间共用。

“二哥,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呢?”陆景随意的躺在**,琢磨着怎么给李菲菲回了一个短信时,风白露从书房的门外走进卧室。笑着问道。

“收到菲菲的预警短信。”陆景翻身起来,看到风白露眉眼间藏着一抹轻愁,略微一琢磨就明白原因,拍拍床单,“白露,过来坐。京城的事情你也知道?”

风白露轻轻的点头,坐到陆景身边。她在京城的消息渠道比陆景还要多。“二哥,我小叔介入的话,比我哥反对更麻烦。我很担心。”

风白露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浅蓝色短裤,很居家的打扮。短裤下一双修长浑圆的白腿颇为动人。

陆景揽住她的腰,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清香,在她发梢边温声道:“白露,看来我们很难得到认可。我们需要自己想办法。风大校的压力,我还顶得住。”

这个时候谈放弃,以陆景的性子基本不可能。他不希望自己的女人有朝一日嫁给别的男人,为人妻,为人母。

风白露点了点头,依偎在陆景怀里。没说话。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温馨的气氛在房间中弥漫。风白露看着阳台上阳光的变化,估摸着有下午2点多了,“二哥,睡着了吗?”

“还没有。”

“二哥,你知道吗京城里有人说你看中的女孩子素质不算高。没有一个豪门贵女。你和菲菲姐那天谈得怎么样?现在有我一个都够你头疼的。如果再加上李家,你的胜算可就不大了。”

提起击剑馆里的事情,陆景心里有点虚,李菲菲是被他强吻的,含糊的道:“还行吧。”

风白露笑笑,没有刨根究底,转移话题道:“二哥,雷纳德-洛克菲勒的8名客人,我们只认识丹尼尔-沃伦。还是不友好的。今晚的狩猎我们要参加吗?”

“这当然要参加了。我还想看看雷纳德-洛克菲勒葫芦里卖得什么样。”陆景笑着道。

今天中午,飞抵爱丁堡的各人聚在一起吃了饭。下午各自休息,晚上准备进入大山中,开始秋猎。

聚餐时,陆景看到丹尼尔-沃伦、戴安娜、夏如龙顿时就觉得这一行不会简单。心里一直保持着警惕。

和风白露一起平躺在**,陆景轻声道:“白露,在我这儿睡一会吧。到晚上可就要精神好一些。”

风白露很舒服的靠在陆景怀里睡了起来。她也实在是有点困。陆景看了看手机短信,琢磨着他和李菲菲关系的情况。

他强吻李菲菲,固然有初恋情结作祟,但从内心里来说,当李菲菲为了吉永右典质问他时,他便决定不再和李菲菲来往。强吻,带了一点报复的意图。

但随后,李菲菲生疏稚嫩的表现让他很有征服的成就感,心里有一个声音蠢蠢欲动:为什么不能征服李菲菲呢?

他过两天要去迪拜,约了李菲菲详聊。只是,从李菲菲的反应来看,恐怕继续接吻的待遇都没有了。当然,这难不倒他。

他要考虑的是如何处理和李菲菲的关系。风白露刚刚已经提醒过他了。一个风家已经够头疼了,再加上一个李家,他可顶不住压力。

“见面再说吧!”陆景下定决心,拨了余乐的号码。

晚宴开始前,雷纳德-洛克菲勒让人将丹尼尔-沃伦请到了休息实中。

“丹尼尔,这几个月的普通公民滋味不好受吧?”雷纳德-洛克菲勒笑着说道。

丹尼尔-沃伦就到:“总比死了强。雷纳德,你真的觉得陆景可以帮助到我们?”

“不试试怎么知道?”雷纳德-洛克菲勒笑着说道。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