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44章 我心匪石

第1544章 我心匪石

雷纳德-洛克菲勒的古堡雷纳德堡位于距离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北面100公里的小镇沃尔夫镇上。

沃尔夫镇现代化设施十分齐全。医院、学校、邮局、银行、超市一应俱全。交通便利。小镇常驻人口只有2万人。

雷纳德堡在沃尔夫镇的东面,依山环水,是小镇上知名的建筑。古堡的面积囊括了其西面一座绵延起伏的山脉,里面是一处天然的猎场。

余乐接到陆景的电话时,正在古堡的一楼安排陆景和唐诗经随行的保镖工作。

陆景和雷纳德-洛克菲勒的关系并不算亲密,要防止雷纳德-洛克菲勒下黑手。虽然之前有和洛克菲勒家族的安保力量协调,但是饮食、保卫都马虎不得。这些问题自然不要陆景操心。他作为助理要全权处理好。

保镖中为首的是一名黑脸汉子,四十多岁,大家都叫他黑叔。唐诗经的贴身保镖。“余助理,我刚才转了一圈。三分钟内带陆先生和唐小姐离开问题不大。食材方面,赵姿和温家姐妹盯着没问题。”

余乐对安保一窍不通,点点头,“好的,黑叔,安全就交给你了。”

余乐给陆景回了一个电话,回到自己的房间中打越洋电话给烟诗凝,“烟姐,情况是这样的…”把情况说了一遍,“烟姐,从你的角度来看,有没有问题?”

电话里沉吟了片刻,传来烟诗凝和婉的声音,“余乐。唐小姐的这位保镖能力很强呢。防卫体系很完善。只是,陆景人在爱丁堡。真要出问题的话想要撤离很困难。我给你一个建议,一旦出问题。把雷纳德-洛克菲勒控制在手中。”

余乐瞬间便明白,笑道:“行,我懂了,攻其必救。”

烟姐是国安的精英特工,思维和纯粹的保镖是不同的。她的思路中攻击性要强一些。

爱丁堡时间晚上七点,雷纳德-洛克菲勒在古堡的餐厅中宴请他邀请的客人们。

很正宗的英国味餐厅。长长的橡木餐桌,一整套的西餐餐具供客人们使用。琉璃般的灯如同融化的岩浆聚拢在一起,散发出火红色的光芒,将餐厅点缀得明亮多姿。

穿着佣人服饰的俊男靓女不断送上精美可口的食物。或站在餐桌后随时为客人服务。经验丰富的英国老管家穿着燕尾服调配人力资源。安排的井井有条。

雷纳德-洛克菲勒带的女伴并不是他的妻子,是一名欧洲小国的公主。大约二十多岁,脸颊上有几点雀斑。举止之间很有贵族风范。其余个人都带了女伴、男伴。

同性恋在这个贵族圈子中并不受到歧视。

陆景带着唐诗经出席这样的场合。风白露是作为他的随行人员一起来爱丁堡。他留意到有过一面之缘的迪拜公主戴安娜的男伴便是夏如龙。

用餐的格调很高,遵循贵族礼仪。光是用餐的刀具就需要使用三套。餐厅边的十几人基本没怎么说话。偶尔交谈也只是食物、天气方面的话题。

用餐结束后,佣人开始收拾餐桌。雷纳德-洛克菲勒邀请大家去客厅里聊天、闲坐。“我们休息一个小时,消化食物后就进山打猎。”

走过现代化的长甬道前往小客厅。陆景小声向唐诗经抱怨,“靠,装一次还能忍受,天天这样吃饭。我要憋死。”

唐诗经禁不住轻笑,整理着陆景的西装衣角,“注意形象啊!”说着,在陆景耳边小声道:“我一会回去吩咐温家姐妹给你准备宵夜。”

温家姐妹就是高二叔和黎家明叔联合起来送给陆景的礼物。据说。人是黎逸明物色、调教的。南海市历来生产美女。陆景的情人聂问白就是二十年前南海市的第一美女。

至于,高二叔怎么说服黎逸明同意以两人的名义送美女给陆景那就不得而知了。

陆景笑着点头,轻柔的抚摸着唐诗经的秀发。

诗经今晚穿着青色的旗袍。冷艳性感。艳冠群芳。今晚在场的女人没有一个能有她的魅力。陆景的眼神里充满着爱意。唐诗经巧笑俨然的和陆景对视。

看到陆景和唐诗经眉目传情,走在陆景身后的夏如龙黯然神伤。他曾经和陆景竞争诗经。却没有能得到昔日普林斯顿大学女神的青睐。

作为通用电气(ge)的总裁助理。他如今位高权重,作为职业经理人前途一片光明。40岁成为ge的总裁或许有点悬。但是去一家较小的世界500强企业担任总裁问题不大。

世界500强企业总裁的地位何其之高?但是,今晚的聚会却很轻易的将他和陆景的差距体现出来。陆景是贵宾,而他是陪客。

雷纳德-洛克菲勒邀请陆景、丹尼尔-沃伦、戴安娜等人去品尝一杯餐后红酒,顺便谈一点重要的事情。女伴和男伴们留在了客厅内。侍者立即送上各种饮品、点心等。

夏如龙缓缓的走到唐诗经身边。窗外是一片寂静的湖泊,有水鸟飞过。

“诗经,看这鸟…,景色真美。”

唐诗经扭头看了一眼夏如龙,他已经没有昔日的意气风发,取而代之的是沉稳,气度,笑着道:“也可以说是人烟稀少。”

泰戈尔的名句: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此情此景,这是一句表示爱意的诗。

唐诗经美丽的双眸认真的看着夏如龙,带着冷艳气质之后的清凉,“米奇。你应该知道我更爱古诗。”轻声吟诵道:“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我的心不是圆圆的石头,不可任意的转动。我的心不是睡眠的草席。不可任意的卷起来。

“……”夏如龙号称中国通,普通话说得很溜。只是连成语都经常用错的他,怎么可能理解得了《诗经》里面洗练隽永的句子?

好在,夏如龙的情商和智商都是够的,知道唐诗经拒绝了他。

从夏如龙的角度来看,陆景女人众多,唐诗经跟着陆景成为怨妇的可能居多。他完全可以趁虚而入。都是成-年人,又异常的优秀,有好感之后。开房“偷吃”是常态。

只是,他没有料到唐诗经拒绝的这么坚决。

看着那张梦寐以求的美人脸,冷艳水灵。二十多岁的女人都未必比得上她的姿容。夏如龙不甘心的道:“诗经,你幸福吗?”

“你觉得呢?”唐诗经反问,嘴角浮起一抹让人惊艳的笑意。她并不想将和陆景的私生活告诉他人。“米奇,你知道他们在里面谈什么吗?”

陆景和她的消息有点闭塞。现在还是有些稀里糊涂,摸不着头脑。

夏如龙心里叹了口气,最后的努力失败,意兴阑珊的道:“大约是钻石方面的事情吧?”他知道一点内幕消息。

雷纳德-洛克菲勒安排的品酒室与客厅相连。穿过两个房间就到。几十平的房间布置的很精美,大屏的液晶电视位于房间正中。夜色从玻璃窗透进来。

英俊的侍者拿着托盘送来酒。雷纳德-洛克菲勒打了响指,佣人上前开了电视。

电视里播放的是录播的n新闻。女主持人正在用一口标准的美国腔说道:“根据我台最新消息,安利比里昂首都塞拉哥爆发大规模骚乱…….”

一则新闻播完。画面定格。众人的表情各异。

环视一周,雷纳德-洛克菲勒笑着道:“安利比里昂是南非之外最大的钻石出产国,塞拉哥的骚乱必须要平息。不然。钻石的价格可要上涨了。”

坐在客厅左侧长沙发上的一名头发稀疏的中年男子拿着酒杯笑道:“雷纳德,我们应当让战乱更长才对。价格上涨不正好符合我们的利益?”

一身白色小礼服的戴安娜蹙起眉头。不忍的道:“普利策先生,钻石应该保持它的圣洁。罗德斯先生一定不赞成你的想法。”

罗德斯先生是一名沧桑的老者。笑了笑,道:“戴安娜,我们要尊重现实。不过,我赞同你的意见。”

雷纳德-洛克菲勒转向正在品酒不语的陆景,道:“或许我们应该听听陆的意见。他即将成为印尼最大的钻石商。”

全球的钻石市场份额中,印尼出产的钻石占有市场份额的10%。而陆景如果拿下古拉迪加尔手中的钻石矿,他将拥有印尼市场中70%的份额。

陆景正在琢磨雷纳德-洛克菲勒这几位贵宾之间的关系,没想到话题转到他身上,从容的道:“等我成为印尼最大的钻石商我再发表意见!当然,从情感上我倾向于戴安娜女士的想法。”

“我估计也就在这一两个月的事情!”雷纳德-洛克菲勒哈哈一笑,没有逼迫陆景,转移了话题。印尼发生的事情,他心里有数。

戴安娜对陆景友善的笑了笑。

房间中其余几人都打量了陆景一会。和华的能量很强啊。雷纳德居然笃定陆景能在短时间内吃掉古拉迪加尔。

房间里的氛围略微有些停滞。这时,管家过来道:“洛克菲勒先生,猎场已经准备好了。”

“各位,那我们出发吧!享受今晚的狩猎。”雷纳德-洛克菲勒神采飞扬的带着众人前往猎场。看得出他是真心的喜欢打猎这项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