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52章 堵在机场

第1552章 堵在机场

十月底的京城秋意正浓,微微已经有些初冬的气息。上午时分的阳光落在机场透明的顶棚上,气温适宜。

陆景豪华的私人专机于25日上午抵达京城。从私人专机的舷梯上走下来时一阵猛烈的秋风吹过,扬起了陆景一行十几人的衣角。衣衫飘扬。远处几架飞机正在缓缓的滑行准备起飞。

“阿嚏---”陆景连打两个喷嚏,心道:“谁在惦记我啊。”

有保镖在前面开路,墨静雯等人跟在陆景身边,依次下了飞机。行李随后有人送到各自的住处。

巨大的豪华私人飞机下,七八辆豪华汽车组成的车队停在舷梯边。异常显眼。王灿倚在当头的雪佛兰豪车车身,抽着烟。他打听到今天机场这里有事,来机场接陆景。

“靠,你小子排场越来越大啊。下回要不要我找人给你铺红地毯?”王灿笑着递了一支烟给陆景。身边的谢晋文、唐弼、罗华、杨子欢都笑说:“可以考虑。”

陆景拿出火机给王灿点了烟,自己也点烟吸了一口,拍拍谢晋文的肩膀,笑骂道:“少扯淡。京城机场铺红地毯那是什么待遇?我还想多活两年。晚一点找地方喝酒。给子欢接风。我还要处理一点事情。”

陆景和杨子欢说笑了几句。杨子欢的父亲要调来京城军区任职。他的活动地点也自然从建业到了京城。

王灿抽着烟,往陆景身后的队伍一看,没看到风白露。笑道:“陆景,算你聪明啊。没有和白露一起。喏。风大少今天要来找你麻烦了。”对着五米开外的黑色林肯努努嘴。

风白露和陆景一起去苏格兰爱丁堡度假让风家内部很不满。风大少风在水今天专门来机场堵陆景和风白露。好在陆景机灵,没有和风白露一起返回京城。

陆景微征。谁说风白露没和他在一起?风白露和唐诗经都在飞机上。只是要晚一点等他离开后再下飞机。毕竟是在京城机场,属于公共场合。和他一起露面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靠。”王灿和陆景从小光着屁-股玩到大,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坏事了。白露铁定在飞机上。

陆景愣神的时候,黑色的林肯车门打开。风在水、风道阻两人带着四名军人气质十足的便装男子走过来。杀气腾腾。风在水一身很酷的阿玛尼黑色秋装外套,成熟的男人魅力很足,微笑着伸出手,“陆二少,我们又见面了。”

风在水作为风家最杰出的子弟陆景自然和他见过几次面,只是没有深交。他对军情部门的人一向避而远之。当然。诗凝是个例外。陆景这时已经镇定下来,和风在水握了握手,按照京城纨绔子弟的称呼说道:“风大少,你好。”

风在水点点头,优雅的道:“我找你有点事。没耽搁你吧?”

风道阻早看不惯陆景结婚了还勾搭他妹妹,强忍着不快,道:“陆景,我小叔和我来接我妹妹回家。我爸妈等着她吃午饭呢。白露人呢?”

“白露不是早到京城了吗?你们是不是错过班机?”

风道阻不卖陆景的帐,微怒着盯着陆景。“陆景,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们知道白露就在飞机上。”说着,就往飞机的舷梯上走出去,登机去找风白露。

陆景微微皱眉。舷梯边的黑衣保镖立即将风道阻给拦住。双方相互推了几下。风道阻没能突破防线。王灿、谢晋文几人在旁边喝倒彩,“风上尉好身手啊。哈哈。”风家是京城一流的世家,只是他们没什么好怕的。

陆景看了看脸上带着微笑的风在水。道:“风大少,小风做的有点过了吧?我飞机上还有女眷。”

他现在就想那天在风景击剑馆里没把风道阻好好的打一顿。这小子有风在水撑腰。又在他面前张狂起来了。

风在水脸色一沉,英俊的剑眉扬起来。喝道:“道阻,先回来。”又道:“陆景,你不过是比道阻大一岁,怎么叫他小风。要是从白露那儿算,我是不是要叫你小陆?”

谢晋文、杨子欢几人脸上立即露出愤愤不平的神色。京城年轻一辈中现在谁敢叫陆景小陆?风在水一个大校算老几?

王灿摆摆手,压制了要说话的几人。且看陆景怎么和风在水交涉,要是交涉不成,他们在帮忙。总之,不能让风在水今天把风白露带走。坐实了风白露和陆景一起去爱丁堡度假,回头风家去卫家告一状陆景的麻烦就大了。

风在水看了陆景一眼,断然的道:“陆景,文的武的你划下道儿来,我今天要带白露回家。”

陆景对风在水的强硬态度十分不满,沉默了一会,决定避开风在水的锋芒,摇摇头,“白露不在这里。”

风在水似笑非笑的看着陆景,眼光如刀,陆景当面撒谎。陆景脸色很平静。风在水虽然说在军情部门工作,但是他那点道行还差得远。自己只是不愿意和风家起冲突而已,否则没有办法完成对白露的承诺。

这时,唐诗经带着温氏姐妹出现在机窗口,一身深蓝色成熟美人的稳重秋装,身姿修长曼妙,冷艳的气质冷冽如霜。她一出现,立即便吸引住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风华绝代的唐六小姐在京城中很有名气。更别说此刻她身后还跟着一对如花似玉的双胞胎。加倍的衬托出她的高贵、冷艳。

唐诗经手里拿着手机缓步下了舷梯。她正在接好友崔横波的电话。“诗经姐,你怎么才回啊?京城里新开了一家斗狗场,你一定要来玩啊,我的威武大将军已经连胜三场。嘻嘻。”

唐诗经笑着摇头,“好的。横波,我还有事情,一会聊。”挂了电话,往陆景走去。

她刚接到飞机上乘务长陈敏的通知,有人堵了陆景的豪华私人专机。好像是在找风白露。她立即决定下飞机为陆景解围。

“陆景,发生了什么事情?”唐诗经温婉的挽着陆景的手臂问道,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飘过去。

陆景道:“风大少怀疑白露和我们在同一趟飞机上,准备搜我的飞机。白露和我们不是一趟航班。”

风在水看到唐诗经的瞬间眼睛亮了亮。冷艳的唐诗经和他侄女风白露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女子。他很欣赏这种经历了风雨后沉淀得越发迷人的成熟美人。

唐诗经故作惊讶的轻笑道:“风大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觉得我会让风小姐和我们同机吗?”

回来的风道阻默然。陆景和唐诗经的关系很多人都知道。以她妹妹的高傲,如果唐诗经出言讥讽,就算喜欢陆景,肯定也不会和陆景同机。

他的信心有点动摇。或许,白露真的是提前回国了。毕竟,表面功夫,以白露的聪明怎么会不做呢?

风在水笑了笑,道:“好了,陆景,不用演戏了。”竖起一根手指头,“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已经查过,根本没有白露的入境记录。我知道白露就在飞机上。替我转告她一声,中午回家吃饭。”

说着,走近陆景半步,拍了拍他的肩膀,“印尼的钻石矿我们很有兴趣,回头找个地方详谈。”

说完,带着一脸不理解的风道阻离开。

“靠,风在水是个人物啊?”王灿把烟头丢在地上,用脚使劲的踩了踩。陆景和唐诗经同机飞回京城的事情晚上就会传遍京城。风在水一收一放很自如。搞得陆景似乎还要承他的人情。

陆景轻轻的揉揉眉心,他和唐诗经的流言又要让他头疼一阵子,“走吧,我们先离开机场,找个地方商量。”

他和风白露感情正好,根本没有想到风家会有这么过激的反应,居然来机场堵他们。否则,门面功夫还是会做一下的。另外,风在水提到印尼的钻石矿是什么意思?

白色的保时捷在京城机场的高速路上疾驰,开车的是陆景的心腹保镖赵姿,车中只有陆景和风白露。众人自觉的将空间留给两人。

风白露坐在陆景怀中,双手抱着陆景的脖子,情绪低落,妩媚至极的脸蛋上愁眉不展,“二哥,我们…”

她可以预见回家之后会发生什么。以后要再和陆景相见会很难了。

陆景温柔的抚摸着怀中佳人的秀发,“白露,要对我有信心。”

风白露凄然的一笑,“二哥,你要是没结婚,我敢和你私奔。可是…”

陆景轻轻的拍了拍风白露窈窕的粉背,“白露,是我不好。”婚姻的承诺,他只能、只会给婉仪。

风白露仰起头,用力的吻着陆景的嘴唇,情热如火,呢喃的道:“二哥,带我去酒店。我想做你的女人。”

风白露的嘴唇柔嫩湿润,如同芬香的朝露。陆景爱怜而迷醉的吻着风白露,用力的抱着她,“傻丫头,第一次哪能那么草率?白露,听我说……”

半个小时后,陆景将风白露送到了她父母的小区门外。门口,有配枪的武警执勤。目送风白露窈窕的倩影消失在小区大门后,陆景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他的方法是否能奏效,关键还是要风在水的配合。他需要好好的和风在水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