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53章 对策

第1553章 对策

风白露从剑桥大学毕业回来和父母住在一起。不过,由于她经常有应酬,在西月区买了一栋四合院。应酬的太晚的话,她基本会在那边休息。回家的时候反倒少了些。

今天,她刚进家门就发现不对劲。客厅中七姑八姨们聚在一起聊天,热闹无比。四室两厅的房子都显得有点小。

风道阻道:“白露,今天家里办家宴,庆祝咱爸升一级….,哈哈,不说了。”

“哦,我知道了。”风白露心里叹了口气。哪里是家宴?分明是三堂会审。以父亲的脾气,怎么可能因为升官召开家宴?嘴角无奈的浮起笑容和亲人们打着招呼。

风在水去了一趟书房,回来找到正在阳台和二表姐聊天的风白露,道:“白露,跟我来吧,三哥要见你。”

风在水是风白露的小叔。他的三哥便是风白露的父亲风泰。风泰是一名约五十多岁的男子,穿着家居的浅灰色休闲长衫。脸上带着风霜色,鬓角斑白。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精力充沛。坐在书房的官帽椅上腰板挺得笔直。军人的威严、风范在坐姿中尽显。

看着跟在小弟后进来的女儿,风泰摇了摇头,缓缓的吸着烟。

书房布置的精雅。临近中午窗帘拉上,很有些沉闷。几把名贵的木椅上,四五位风家的核心人物都在抽着烟。此刻书房中已经是烟雾缭绕。

“爸、四叔、小姑父……”风白露沉静的给书房中说话的亲人们打着招呼。对今天要谈的事情,她有心理准备。

“坐下来说吧。白露,你和陆家二小子的关系到底怎么回事?”风泰开口说道。

风白露在回来的路上给陆景劝过。情绪没有那么沮丧,冷静的道:“就那么回事。陆景在京城的世家子弟中影响力很大。我和他私交好有利于我在京城地位的巩固。”

京城第一美女并不仅仅是个称号,还意味着利益。她可以以此扩大风家的影响力。

小姑父就笑。“你这孩子,别赌气,我们就是问问。外面传的有些不像话了。”

风白露紧紧的咬着嘴唇。陆景的私人专机降落在京城机场之后,她打开手机消息渠道就畅通了。

她和陆景一起去爱丁堡度假太过于显眼。被好事者拿来说她名花有主。再加上陆景在这方面的名声不太好。一些话传得有鼻有眼。李菲菲就给她发了短信。

风在水坐在了单背沙发上,美滋滋的抽着烟。思索风家禁止风白露和陆景在一起可能给他带来的好处。

书房中的气氛有一点沉闷。风白露沉默的反抗让风家的长辈们有些话无法开口。

风泰掐灭了烟,拿出他的军人作风来,说:“白露,我命令你和陆景断绝一切来往。风家的名声不能败坏。”

“爸,这我做不到。”风白露情绪低落的说道。“我要协调京城里的一些关系不可能缺少陆景的支持。小叔应该查过陆景。他应该知道我说的不是假话。”

风泰紧锁着眉头,厉声道:“那你想怎么样?”

风白露想起陆景给她说的话,斩钉截铁的说道:“爸,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说着,转身离开了书房。关上门的一霎那,两行清泪从妩媚清冷的脸蛋上滑落。

10月底,欣欣向荣的天辰娱乐在京城的分公司突然遭到了京城市工商局、税务局联合查处。随即查出天辰娱乐帮助旗下艺人偷税漏税、造假账洗钱等等问题。京城分公司法人代表当天便被警方拘捕。

娱乐圈中是非多。更何况是国内第一传媒公司。各大媒体、娱乐报纸纷纷报道。刚从美国洛杉矶返回到黄海的天辰娱乐总经理羽寿被大批的娱乐记者堵在黄海机场。

一天之内,天辰娱乐就处在了舆论的风暴口中。天辰娱乐的公关部门保持沉默。

由于天辰娱乐位于黄海新汇区的总部大楼还在修建中,总部目前设在唐风大厦。

10月27日上午。天辰娱乐董事长雍池召集天辰娱乐的高层在33楼的小会议室中开会。

“雍总,我们是不是发一个声明比较好,现在外面对我不利的消息很多。集团的员工们人心不稳。”会议一开始,负责公关的刘副总忧心忡忡的建议道。

坐椭圆形会议桌主位上的雍池笑着摆摆手。“老刘,不要着急。今天找大家来不是商量对策。京城分公司的事情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雍池对事件的定义让天辰娱乐的一干商业精英们傻了眼。

羽寿是雍池从唐风集团带来的心腹。问道:“雍总,呃…。到底怎么回事?”

雍池脸色浮起古怪的笑容,他和在京城的唐诗经通过电话。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天辰娱乐被调查的背后是京城第一美女风白露的手笔。风家对她和陆景走得过近很不满意。她要洗清和陆景之间的密切关系。天辰娱乐是她选的“替罪羊”。

“具体怎么回事我就不说了。我已经让郎总飞往京城找谢少协调。过几天就没事。到时候,老刘再公关一下吧。”

雍池口中的谢少便是谢晋文。他在机场全程目睹了风在水和风道阻堵陆景的事情。天辰娱乐被查之后,他就打听到了是风白露在对天辰娱乐下手。

风家和陆家的关系并不融洽,时有较量。他担心这是另外一种借题发挥。很多政治大事往往都是从小事情发酵的。

他和陆景的关系很近,知道京城里面的谣传是真的。风白露和陆景关系很密切。说起来,现在京城里的习俗可没有结婚之前验处女这一项。

结婚晚一点的女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感情经历,经历过男人。这种事要看家教和个人的品性。风白露和陆景的关系确切无疑,他琢磨不准的只是风白露和陆景的关系密切到一步而已。

所以,风白露幕后主使人查天辰娱乐的事情处处透着诡异。偏偏陆景这两天带着他的娇妻卫婉仪去京城市郊商云市的酒庄度假去了。似乎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10月29日晚上,谢晋文请王灿、唐悦、李慕清等人在汉宫廷吃饭。顺便聊一聊这件事。

19号包厢内,谢晋文摇头晃脑的叹着气,道:“王少,你说这怎么回事,白露好端端的查我们干什么?”

王灿、唐悦、李慕清在天辰娱乐中都有股份。王灿早给陆景打过电话,知道内情,喝着美味的佛跳墙浓汤,不紧不慢的道:“陆景给白露出的主意。过两天就没事了。掩人耳目。”

李慕清最近在京城筹办李慧乔的演唱会。陆景和风白露的事情她不清楚,对陆景和唐诗经一起去爱丁堡的流言倒是听到了不少。惊讶的道:“不是吧?这做的也太假了。谁信啊?”

唐悦就笑,“李慕清,我们知道内情的肯定不信,但是京城里面那些好事者有几个知道内情的?”

谢晋文不解的道:“唐少,这骗骗谢海逸、刘小山之流的还可以。骗风家的那些人精怕是不行啊?”

王灿笑着解释道:“肯定骗不倒。白露这只是做一种姿态而已。”

风白露日后不可能和陆景不见面。有了查处天辰娱乐这件事,两人见面之后关系变冷便理所当然。至于,私下里两人的关系有多么炙热,他就不知道了。

不过,陆景还得搞定一个关键人物:风在水。

陆景需要有一个人在风家内部为他说说话。儿女情长毕竟是小事,有风在水作保,白露的父亲、四叔、小姑父等人不会死死的盯着白露和陆景的事情。

商云市位于京城西北300公里处。走高速两个小时就能抵达。这里是京城的水果蔬菜供应基地。

由于日照充足,这里拥有大量的私人葡萄酒庄。占地2000亩的碧湖酒庄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傍晚时分,深秋的夕阳早早的坠落,寂静的田野中栽种着各种树木。

从青白色的别墅二楼看去一望无际。野旷天低树。令人心胸辽阔。正在二楼观景客厅中和卫婉仪一起看着傍晚景色的陆景接到了来自京城的电话。神色微微变得凝重。

“陆景,怎么了?”卫婉仪秀外慧中,娇俏的笑问道。

陆景没有瞒娇妻,沉声道:“风在水的电话,明天早上和他在京城饭店见面谈谈。”

“谁让你和风白露关系那么好啊?我倒是觉得你受点压力是好事。”卫婉仪娇嗔着捏了捏陆景的鼻子,说:“要我帮忙的话给我说一声。”

她是陆景的妻子。陆景和风白露走得近,她不说陆景心里却不舒服。但是风家给陆景压力,她可不乐意。夫妻荣辱一体。

陆景苦笑着揉揉眉心。心里有些感动:婉仪对他很好。轻轻的搂着娇妻,“婉仪,我会处理好的。你们还在碧湖酒庄这里玩几天。我明天先回京城。”

这次来碧湖酒庄度假的有他的助理宋雨绮、墨静雯、余乐、小季、堂妹卫婉莹、烟玉成、烟诗凝。

卫婉仪点点头,轻轻的叹口气。丈夫太出色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很多事,她都难得追究了。

陆景闻着娇妻身上的幽香,心情渐渐的振奋。风家的突发紧逼,钻石矿的事宜,和亚太财团未完的较量….,一幕幕在他脑海中飘过。权利、感情、财富、利益、理想。

明天,他将回京城接受新的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