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54章 达成协议

第1554章 达成协议

夜色深深。就在陆景的车队悄然离开商云市碧湖酒庄时,京城市郊嘉南俱乐部主楼3楼12号豪华包厢中,风在水和华橙投资的秦总面谈。

秦纬是今年五十三岁,穿着深蓝色的羊毛衫,气度从容。笑眯眯的喝着冰镇红葡萄酒,就像是阅尽世事的老狐狸。他得到老友高俊耀的消息,对印尼的钻石矿充满了兴趣。

“风大少,印尼苏门答腊的钻石矿每年至少能产生3亿美元的利润。你有把握劝和华转让给我?”

风在水英俊的脸上浮起一抹了然的笑意,“秦总,我明天和陆景面谈。可能性很大。我要的…”

华橙投资是注册在海外的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约有200亿美元。由于华橙投资的客户都是权贵,名气在普通民众中并不响亮。

但是,风在水很清楚华橙的能量。投资方和股东都是京城中一些很有能量的大拿。

管理资产是一件很专业的活儿。不是每个人都能笼络到金融高手为自己服务。一家专业的、知根知底的资产管理公司值得信赖。

秦纬笑着点头,“风大少,我会把资金转到你在瑞士银行的账户。”

风在水满意的笑起来。他不能要华橙的股份,现金就是最好的。举杯和秦纬喝了一杯,美酒酣畅入喉。他对明天说服陆景转让印尼苏门答腊的钻石矿有七分把握。

说服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要了解他的性格。

酒桌上的气氛渐渐的热烈起来。风在水喝的有点微醺,忽而想起一个问题。说:“秦总,你怎么也关注到印尼的情况了?”

秦纬的眼角跳了下。这个“也”字用的很有讲究。国内的情报系统升到少将基本就到顶。这是惯例。风在水是大校,他所接触到的情报都是什么级别可想而知。

秦纬笑呵呵的道:“我听一个朋友说最近印尼很热闹。”

风在水笑了笑。神秘的道:“最近印尼确实很热闹。”

这句话把秦纬心里的好奇心给勾起来,只是劝了几杯酒,风在水不肯多说。秦纬也无法。离开嘉南俱乐部后,给好友高俊耀拨了电话。他想要了解印尼的情况。

风在水自然不会告诉秦纬,军情部门已经关注到印尼局势的变化。印尼几名将军或死或下台,国内肯定会关注到。他便是这一块情报的负责人。

上午九点,京城饭店精美的包厢中,陆景见到了军情三处的大校风在水。

风在水身材修长,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鼻梁高耸。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脸上偶尔会浮起几许玩世不恭的笑容。十分具有男人的魅力。典型的少妇杀手。

陆景和风在水握了握手,邀请风在水入座。京城饭店的服务生进来泡了枸杞红枣茶。清香四溢。

“风大少,我们又见面了。我有点事情需要和你商量。”

风在水略微有些诧异的看了陆景一眼,看得出陆景的情绪有所恢复,点点头,微笑道:“如果是白露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决定权在我爸、三哥、三嫂手中。我没有发言权。”

陆景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他不需要风在水在风白露的婚事上有发言权,他需要风在水为他和风白露交往打掩护。今天他请风在水来喝茶,就是要谈谈这件事。

风在水笑了笑,岔开这个话题。问道:“陆景,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天辰娱乐被查对你没有影响?”

风在水问的很直接。他是京城老牌的纨绔子弟,他当年混京城的时候陆景还是学生。再一个,风家的实力并不比陆家差多少。他说两句“出格”的话并不需要考虑陆景的心情。

陆景淡然的道:“对我没什么影响。天辰娱乐还不没有成为和华的旗舰企业之一。倒是对天辰娱乐有影响。竞争对手,方家的星光传媒步步紧逼。谢晋文给我说损失有3千万。”

天辰娱乐被风白露“捣鬼”查处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陆景和风在水心知肚明。

风在水叹了口气。笑着摇头,“就为了日后能和白露见面损失3千万值得吗?”

陆景缓缓的道:“值得。”

风在水挑起大拇指。戏虐的笑道:“佩服。果然是要美人不要钱的主啊!”

陆景并不动气,说:“风大少。说正事吧。”

自己要什么,风在水心知肚明。否则,那天在机场被他堵住他也不会在最后离开。而且,他在最后提到了印尼的钻石矿。说白了,这是一场交易。他需要听听风在水的意见。

风在水悠然的品了一口茶,很甘甜的味道,“也行,说正事吧。国家已经留意到今年以来印尼内部军阀势力的变动。我负责印尼的情报收集。位于印尼苏门答腊岛的钻石矿属于稀有资源,我建议你上缴给国家。当然,我们会在其他地方对你做一些补偿。”

陆景错愕的看着风在水。风在水在他心中的形象轰然倒塌。

风在水18岁把京城里的一家女儿搞得怀孕。12年前时闹的沸沸扬扬。随后他便去参军,表现尤其优异。之后,考回华夏军事大学。二十多岁的年纪,在京城混得风生水起。闯出风大少的名头。心智、手腕、能力都是一流。

从华夏军事大学毕业后他加入军情部门。一路官运亨通。三十岁即升任大校。下一步肯定是转去野战部队。前途一片光明。

这么一个人突然的拿国家大义来压他为了私利。“英明神武”的形象立即变成“利欲熏心”。

陆景嘴角微微翘起来,渐渐的变成一个讥讽的笑容,轻声的道:“国家?风大校。你还代表不了国家吧?”

风在水见惯常忽悠人的话在陆景面前没奏效,微笑着道:“我对印尼苏门答腊的钻石矿很有兴趣。我知道你从印尼的钻石大商人古拉迪加尔手中拿下这片钻石矿。你开个价吧?”

“你就这么笃定我会把一座每年至少有3亿美元利润的钻石矿卖给你吗?”

风在水英俊的脸上浮起自信的笑容。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一字字的道:“你会的。”

陆景和风在水对视了几秒。沉声道:“那我要的东西,你能保证吗?风大少,别忘了,印尼的开矿条件可不好。”

“可以。风家不会允许白露做你的情人。但是,白露在京城中协调处理风家的利益拥有很大的自主权。她已经做出姿态和你决裂。最近我三哥、三嫂对她管得不严。

我会在风家中为你们打掩护。但是,陆景,我需要事先说明。白露今年23岁了,最多拖到她二十七八岁,她就得结婚了。她的婚姻我可没有办法。”

“成交。”陆景断然的站起来。伸出手和风在水击掌。

他愿意用每年至少有3亿美元利润的矿产去换取和风白露四五年相处的缓冲时间。

看着陆景离开包厢的背影,风在水很有些感慨。

3亿美元是什么概念?陆景为了白露居然肯花费这么大的代价。他到底是做了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呢?白露的婚事肯定会再起波澜。

风在水叹了口气,喝了两口茶,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小安,中午一起吃饭,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他发了一笔财,自然要给心爱的女人送礼物。甜言蜜语的哄得电话那头的女子眉开眼笑之后,风在水拨了秦纬的电话。“秦总,事情办妥了。”

风白露在京城的四合院位于西月区浩元路178号。京城的老胡同幽深。初冬时分,树叶飘零。带着厚重的历史韵味。

中午和唐诗经吃过饭,去机场送她和温氏姐妹回黄海后。陆景坐着京城街头常见的昆成汽车抵达风白露的住所。开门的是风白露。她穿着黄色的棉衣外套、亭亭玉立。只是,眼睛红红的。

“二哥…,我以为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关上四合院的大门。风白露再也忍不住依偎在陆景怀里失声痛哭。她最近压力很大。除了家里的压力,还有因为她查处天辰娱乐所带来的压力。

知道内情的王灿、唐悦、谢晋文他们不会反击。但是京城里不乏想要讨好他们的人。她甚至接到好友郁晓岚的质问电话。但是,内情她却是不能和郁晓岚说。

“白露。不哭,不哭。”陆景轻轻的拍着风白露的背,安慰着她,心里有着淡淡的喜悦,又有着淡淡的忧伤。他和白露的情路不会平坦。但他会一直走下去。

庭院里有风。陆景牵着风白露的手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说起这两天分别后的事情。午后的时间缓缓的流逝。风白露对陆景让出3亿美元利润的钻石矿很愧疚。陆景却是不以为意。在他心里,风白露比美元重要得多。

“风在水哪儿你不用担心了,他答应为我们掩护,不会再监控你。白露,你换一个号码和我联系。另外,你隔壁的那间四合院,我会买下来。方便我们来往。”

风白露依偎在陆景的怀里,不解的道:“二哥,隔壁的四合院和我这儿不相通啊?”

陆景笑着指指脚下:“用地道联通就行了。工程我找人去做。你平常一个人住在这里吗?”他和风白露的交往只能转往地下。

风白露摇摇头,“今天下午,保镖和保姆我都给他们放了假。放心吧,我会处理好。”

陆景点点头,抱着风白露,低声道:“白露,要对我有信心。我们一定能在一起。”现在是成功的迈出第一步。

风白露“嗯”了一声,依偎在陆景怀中,慢慢的睡去。她太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