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55章 后悔吗?

第1555章 后悔吗?

风白露做了一个青春飞扬的梦。

她和陆景在辽阔的草原上一起纵马奔腾,无拘无束。一望无垠的草原上绿草绵延向远方,天际边蓝天白云徜徉。风中带着百花的清香。

她心中有一首歌谣在清唱,百转千绕:

“给我一片白云,一朵洁白的想象。给我一阵清风,吹开百花香。给我一次邂逅,在青青的牧场。给我一个眼神,热辣滚烫……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我愿融化在你宽阔的胸膛。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所有的日子像你一样晴朗……”

风白露沉沉的醒来,脑中还想着那个旖旎美好的梦的结局。她和陆景居住在山清水秀的地方。生了三个孩子。陆景日常养花种草,写字摹碑。她相夫教子。日子过的悠闲而惬意。

夕阳西下,坐在家门口的藤椅上和陆景闲聊,目光再次相对的时候,她和陆景都是白发苍苍。

风白露睁开眼睛。慢慢的适应了光线的变化。这里不是她四合院中的卧室。厚实的硬木色窗帘严实的拉上。房间中光线微弱。风白露抬起手腕看时间。精致如玉的皓腕上空无一物。

风白露这时才发现她身上只剩下灰金菊色的贴身保暖内衣。玲珑娇俏的曲线毕露。妩媚清冷的脸蛋上浮起绯红。白色的床头柜上放置着款式精美的台灯。古老的拨盘电话款式的无线固话。

风白露打开了台灯。房间的光线变得明亮。她的私人物品就放在美轮美奂的白色床头柜上。手机、手表、发卡、耳坠、手镯。她的香浅蓝色奈儿女包在卧室的墨色玉石茶几上。

“二哥…”风白露轻喊了一声,坐了起来。她记得她睡在陆景怀里的。只是,此刻。柔软温暖的棉被中只有她一人。

奢华典雅的卧室中空荡荡的没有人答应。风白露灿然的失笑,手扶着额头。拿起她的百达翡丽女士表看了看时间:晚上7点。她一觉睡了五个多小时。

风白露拿起手机给陆景拨了一个电话。

片刻后。一个高挑秀美的黑衣女郎手提着衣服袋子走进来,嘴角带着娇美的笑容。陆景的大秘书宋雨绮。

宋雨绮开了卧室的吊灯。将洗过烘干的衣服放在床脚,温婉的道:“风小姐,这里是陆景在北海公园的别墅。衣服都准备好了。你可以先去主卧室的浴室中泡个澡。陆景还在和静雯一起处理印尼钻石矿的转让事宜。他一会给你做晚饭。”

风白露很聪明,略微一思量就明白她被陆景带到这里来的缘故。她打发保镖和助理离开不假,但是到了晚上她们肯定会回来。二哥把她带到他的别墅中休息就不用担心被她身边的人发现她和二哥在一起了。

想着陆景要给自己做晚饭,风白露心中有些感动,柔声喊住了要去浴室帮她防水的宋雨绮,“雨绮姐,以后你叫我白露吧。”

陆景最爱的几个女人是谁她心里有数。但是。陆景身边的女人也不能得罪。

“好啊。”宋雨绮还担心风白露这位豪门贵女不好相处,这时松了口气,愉快的答应下来,走进有着罗马宫殿格调的浴室中。

陆景在北海公园别墅的书房中和墨静雯一起处理着将印尼苏门答腊的钻石矿转让给华橙基金的事宜。

这座钻石矿是古拉迪加尔求和赠送给他的。他委托给云丰集团打理。负责开采、运送等等事宜,只派遣财务审计人员。现在要转让给华橙基金,有些事情要和周明诚交代清楚。

书房布置的豪华而时尚。长排的檀木书架如同图书馆的书架,贴着墙壁放置。取阅书籍很方便。暂时还是空荡荡的。有着流线弧线的长长书桌稳重。

正在书桌上敲着电脑发邮件的墨静雯见陆景挂了电话,体贴的道:“陆景,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风小姐醒了。你去给她做晚饭吧。小季还在厨房里等着的呢。”

心里幽幽的叹口气。陆景最近的麻烦多着。首先是风家对他和风白露的事情不满。他和风白露的关系不得不转入地下。

其次,唐诗经乘坐陆景的专机返回京城,京城中流言四起。诗经姐太漂亮了。她的花边新闻很有市场。

好在,陆景的妻子卫婉仪没有追究这件事。不然。问题可就大了。

“静雯,那拜托你了。”陆景没有推辞,轻轻的抚着墨静雯的马尾辫。缓缓的低头。墨静雯没有回避,她看得到陆景眼中的歉然、温柔。微微仰着头。

下一刻。陆景封住了她嫣红的嘴唇。墨静雯情不自禁的伸出丁香小舌和陆景的舌头触碰。

销-魂蚀骨的滋味同时在两人心头浮起。陆景温柔的结束热吻,低声道:“静雯。委屈你了。”

“快去做饭吧。我也等着你的晚饭的呢。”墨静雯笑吟吟的轻推了陆景一把,展颜娇笑。明媚无比。心里的幽怨烟消云散。

陆景在季婉彤的协助下,煮了一大锅肉丝鸡蛋面。姜葱醋酱油调配的可口。青花大瓷碗中柔软可口的面条上漂着葱花,煎炸得金黄的荷包蛋在正中,香气四溢。

“二哥,你这个都可以当大厨了。”风白露坐在方形的餐桌边,笑着说道。她泡过澡,发丝还飘着清香。白皙脸蛋上透着热水之后的轻红。妩媚的无与伦比。

“我就煮面、煮粥拿手一点。正儿八经的大厨跟着诗经回黄海了。”陆景给将面碗分别放在宋雨绮、墨静雯、季婉彤面前。

墨静雯附和的点头,“何姐的手艺也很好。好久没吃她做得菜了。”

温雪、温蓝的手艺确实没得说,粤菜做得极好。可惜去了黄海,陆景估计不会留她们在身边。何梦明尽得她父亲何氏私房菜的厨艺。她有幸品尝过几次。

“小明现在升职了。哪里有功夫下厨?”

宋雨绮秀雅的吃着面条,笑着道:“陆景。你给小明打个电话,她肯定会飞来京城给你做菜。”

陆景笑着摇头。心里泛起思念。脑海中浮起清丽娇柔,情犊晚开的何梦明的倩影。

陆景的实习助理季婉彤娇柔的低着头,安静的吃着面条。听着陆景、风白露、宋雨绮、墨静雯说话。心里的惧怕、生疏、局促慢慢的消失。

能给心爱的女人们下面条的男人没那么可怕啊!

时钟走到晚上十点。陆景处理完他的工作,从书房里出来回到卧室。这几天在碧湖酒庄中度假,积累了一些邮件。

明亮的灯光下,风白露一头青丝简单扎成马尾轻巧甩在后头,坐在沙发上看着书。下午睡的太足,这时候没有睡意。她知道今晚她要经历什么。

她心中不后悔,有遗憾。穿上洁白的婚纱。在新婚之夜给丈夫的梦想破碎。她选择了一条很艰难的感情之路。只是,爱情本来就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她遇到了陆景,然后爱上了他。不是一见钟情,爱慕的情意却更加的深沉,炽烈。

风白露眼神恍惚柔和的落在陆景身上,她想到的是他头顶着枪的风姿,想到的是他邀饮的自信风采。想得是他的商业帝国。妾何所幸,得君青睐。

风白露放下手中的书籍,迎着陆景走去。一双柔荑换着陆景的腰,轻轻把头依偎在陆景胸口,俏脸微红的问道:“二哥,今晚我们住这里吗?”

“婉仪还在碧湖酒庄。我晚上不用回去。”陆景解释了一句。温和的拍拍风白露的粉背,“白露,我先洗个澡。我们一会说会话。”

风白露娇羞的红了脸。说完话之后呢?那可是深夜了。心里涌起偷情的感觉。

陆景洗过澡,换了睡袍出来。和风白露一起依在床头说话。深夜里寂静无比。适合敞开心扉的谈话。“白露。现在后悔和我在一起吗?”

风白露左手握着陆景的右手,十指相扣。看着陆景温润的眼睛,“二哥,一点都不后悔怎么可能?晓岚打电话质问我为什么翻脸无情?傅姨也给我打了电话,略有不满。我都快众叛亲离了。”

陆景温柔的抚摸着风白露清美的脸庞,“白露……,我会帮你和她们解释。”

风白露手掌覆盖在陆景手上,说:“二哥,爱上一个人没有后悔药可吃。我走不出这段感情,只能一条路走到底。等待云开月明的一天。”

陆景沉默着。这是风白露的真心话。她一向说话透彻、犀利又不惹人反感。

没有任何感情是空中楼阁。每个人都不是孤立的活着。有家人、亲人、朋友、社会关系、地位、事业、理想、兴趣、爱好。抛之不顾,有几个人有这样的勇气?

京城里世家子弟服从家族的政治联姻是常态,私奔才是非常态。

陆景能理解风白露心里的矛盾、痛苦、压力,更能理解她这段话背后隐藏着的对自己刻骨铭心的爱恋、情意。犹豫、彷徨、绝望中的坚持才更显得真实、珍贵。

他心中如何没有触动?

陆景捧起风白露清美的脸庞,一点一点极富技巧地轻吻起来,从眉心到鼻梁,再到那芬芳如沾露玫瑰花瓣的嘴唇。爱情的甘美,两情相悦的动人不仅仅是甜言蜜语,不仅仅是心灵的交流、契合。还有最直接的接触给彼此带来的愉悦。

风白露娇羞的闭上眼睛。她很难抗拒情郎的热吻。红着脸由着陆景肆意妄为。

“白露,相信我说的方案吗?我们最终能在一起。”陆景坚毅的说道。他可以为白露撑起一片天空。

“二哥,我信。”风白露看着陆景,一双秋水眸子春意盎然。那种妩媚入骨的风情足以让任何男人疯狂。

陆景也不例外。只是,他不愿意在风白露心情不好、压力极大的时候要她。

长夜漫漫,解决的办法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