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56章 一掷万金

第1556章 一掷万金

陆景返回京城的第二天中午宴请王灿、唐悦、谢晋文、唐略、罗华、杨子欢、王二飞在汇海大酒店副楼12楼2号包厢中吃饭。

杨子欢到京城后,陆景还没有来得及他给他接风。一直都是王灿帮他招待。今天是第一顿饭。

“子欢,最近事情有点繁杂。我去了一趟商云市。怠慢你了。”陆景拿着青花瓷瓶装的茅台起身给杨子欢倒酒。在建业的时候杨子欢作为地头蛇帮了他不少忙。

杨子欢连忙站起来拦着陆景。以陆景此时的地位,他无法大大咧咧的安然坐着让陆景帮他倒酒,赔罪的酒也不行。

不说陆景的身份随着陆家的发展水涨船高,只说他拥有的天量财富所带来的权势便是令他仰望。参考一下跨国集团ceo在国内的待遇就能明白陆景的份量。

“景少,你这么说是不拿我当朋友啊!你事务繁忙,晚几天请我吃饭没什么。”

陆景笑着给杨子欢倒了酒,说:“行,不说了。我们喝一杯。”

杨子欢将二两酒一口干了,茅台入口醇厚,坐下来笑着道:“景少,最近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大家都支持你拿下风家的明珠。”

这话引得几人哄堂叫好,纷纷起哄,向陆景敬酒,气氛热烈。

陆景和唐诗经的故事京城里消息稍微灵通点的人都知道。他和风白露的轶事才是真正的花边新闻。据说风家通过各种渠道给陆景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王二飞喝的有点高,敬了陆景一杯酒,说:“景少。风小姐灿如春华,但跟着景少你。不算辱没她。”

陆景笑着摇头,喝了酒。拍了拍王二飞的肩膀,“小飞,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不要在外面说。”

王二飞有点懵。杨子欢忙拉了他的小弟坐下。这混小子。老是听他吹嘘陆家的能量、权势。以为陆家是京城的天。殊不知,风家弱不了多少。

陆景和风白露联姻还差不多。真要风白露当了陆景的情人,那可是要引发两家交恶。那就是“滔天巨浪”。

又喝了几杯,陆景头有点沉,到包厢的客厅中透透气。王灿跟着出来。

汇海大酒店副楼12楼的包厢都是豪华包厢,分为客厅和餐厅。装修风格迥异。2号包厢中以玻璃隔开了客厅和餐厅。

陆景揉着眉心,坐在沙发上。丢了一支烟给王灿。

王灿点了烟,扶了扶眼镜,叹道:“陆景,你疯了?为了白露,出售一座每年至少产生3亿美元利润的钻石矿给风在水?”

陆景笑笑,说:“纠正一个错误,是出售给秦家秦纬打理的华橙基金。风在水是掮客。他收了多少好处费我不清楚。”

“靠。别转移话题。”王灿翻着白眼。每年3亿美元的利润啊!不是一年的买断价啊!

这让他的心情很复杂。既想为陆景爱白露不爱金钱叫好,又想骂这小子败家败的他在旁边看得都心疼。

陆景微微一笑,低声道:“王灿。如果支付风家100亿美元可以换来他们允许白露和我在一起,我会毫不犹豫的支付。你明白吗?”

爱情,在文人的笔下很浪漫。甚至可以拔高到自由、生命等同的高度。但是在生活中,爱情是需要实质化的。玫瑰、让她喜欢的礼物、情书、婚姻、孩子等等。庸俗点的诸如钻石、跑车、奢侈品等等。

如果可以用金钱来买到和风白露爱情的许可证。他愿意支付高昂的价钱。因为风白露在他心中有这么珍贵。

王灿看着陆景,就像看一个怪物。100亿美元,多少人一辈子都赚不到?陆景这不是一掷千金。这是一掷万金。

手中香烟的烟灰飘落。王灿用力的拍拍陆景的肩膀,“玛德。有钱真任性。”

陆景笑着摇头,“说的我跟土鳖似的。”

王灿哈哈大笑。心里快活至极。他曾经爱慕过风白露但是给风白露以喜欢陆景的借口给拒绝了。他知道他内心里其实还是倾向于陆景给出的答案。

钱不重要,人才是最重要的。钱没了还可以去赚,有些人错过了,这辈子就错过了。

陆景道:“白露过几个月会把她身边的保姆和保镖都换成她可信的人。我需要等待时机来‘说服’风家。白露这段时间在京城里的压力有些大。你帮我出面协调一下。不要让人为难她。”

“小事一桩。下面几个小子不知道内情在瞎胡闹。我打个招呼就行了。”

王灿想了想,又道:“陆景,白露我就不说了。风在水那天在机场堵你态度很嚣张。要不要我做点事情?”

陆景就笑,弹了弹烟灰,“风在水在京城里混那么多年,京城里什么花样他不清楚?况且他还是军情三处的大校。很多民用信息对他而言都是公开的。小伎俩对他无效。”

给风在水在机场堵着,被逼着自曝和唐诗经的关系,他能不生气?心里早就不爽了。

不是什么忍辱负重,也不是什么看在风白露的面子阿q自己大度的不计较。真实的原因,是他暂时拿风在水没有办法。

总不能为儿女情长的事情去找叔伯们出头吧?那绝对是给自己减分。

但是,现在,他有机会…

王灿道:“那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吧?白露是白露,风家是风家。”

陆景沉吟了几秒钟,决定将他的想法向好友透露一点,“王灿,你说对风家来而言是风在水重要还是白露重要?”

“这不是废话吗?肯定是风在水重要。风在水三十岁混到大校,以后肩膀上抗三颗星的概率很高。白露怎么比得了?”

陆景摊开手,说:“这不就结了?”

王灿眼珠转了转。思索着陆景的话,想了一会没想明白。说:“靠,什么意思?”

“每年3亿美元利润的钻石矿风在水都敢插手。你说他平常玩得有多大?”

王灿微征,心里有些恍然。

陆景之所以用“玩”这个字,因为当掮客不是风在水的本职工作。印尼的钻石矿被陆景顺水推舟的当着鱼饵给风在水吞下。否则,陆景应该是出让那座钻石矿百分之几十的股份。而不是全部。

“他玩得越大,一脚踩空的概率就越大。我现在就怕他不敢玩。在商业领域,他在我面前和小屁孩有什么区别?”陆景自信的说道。内敛的语气中有一丝傲然。

假设逼着风家在风在水和风白露之间做一个选择,他们会怎么选?或许,他和白露不需要等上十年才能在一起。风在水是一个极佳的突破口。

但是,将与取之。必先予之。

周二上午,第四石油的副总经理,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总经理傅婕返回京城参加集团的一个会议。下午陆景约她在金顶俱乐部喝茶。

3号会客厅中,时间在茶香袅袅中流逝。闲聊中,陆景将风白露查天辰娱乐的举动略做解释。

傅婕感慨的扶着鼻梁上精巧的眼镜,轻笑道:“我说呢,白露对你的感情很诚挚,怎么突然和你翻脸了?原来是你们联合起来演戏。陆景,你不怕我泄密啊?”

陆景微笑着喝茶。道:“你要泄密的话,也不是泄露这件事啊?”傅婕帮他操盘和华在石油期货市场上的事情泄密的后果比这严重得多。

傅婕娇嫩白腻的脸蛋荡漾起微笑的涟漪,秀丽的眼眸中流露出欣然的神采。陆景对她的信任让她心情很愉快。“谁敢泄露你的秘密啊?我晚上约了白露吃饭。哦,陆景。古拉迪加尔的石油资产拿下没有?”

她和陆景有协议,要瓜分古拉迪加尔名下的几块油田、炼油厂等等资产。这是第四石油打破航油业务束缚的第一步。

陆景道:“阿布扎比的王子纳赛尔在处理这件事。还没有最新消息,应该快了。”

瓜分的盛宴包括: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淡马锡、和华、西亚资本、云丰集团、新加坡陈氏集团。

傅婕点了点头。

汇海大酒店37楼的水疗中心的vip水疗室中。画着水墨青衫山水画的木屏风将房间隔开成半开放的两个区域。傅婕和风白露分别在木桶中泡着水浴,闭着眼睛。闲适的说着话。

“白露,傅姨这次错怪你了。”

“傅姨。我们俩这么多年的交情比不上你和陆景的雇佣关系啊?”风白露笑着说道。她知道傅姨很敬重陆景。这是女强人对更强者的敬佩。

说起陆景,风白露低头看着水下她白腻如玉挺翘的雪-乳,想起陆景嘴噙住这里的酥麻感。前些天在北海公园别墅的那晚,她和陆景都泄了好几次。极尽缠绵。二哥的花样很多。那晚旖旎香艳的情形她现在想起来身-体都有些发软。

风白露的俏脸变得绯红如烧。

“瞎扯。我是觉得你和陆景决裂非常不明智。你在京城很多事情都绕不开他。”

傅婕又莞尔一笑,靠在木桶壁上,性感的锁骨在水线上露出,“白露你现在和陆景的关系转移到地下,你的处境好点了吗?”

风白露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嗯。”

她在京城中无非是跑批文、倒卖点消息。然后主要的工作时应酬。成为政商沟通的桥梁。接触的都是司局级的干部。官职不高,都是握有实权的人物。

所以,有几个二线的世家子弟打算讨好陆景的时候,运作起来,她日常的一些事情就处理很艰难。王灿出面打过招呼后她的处境就好了很多。

家里有小叔担保,她的处境也变得好多了。父亲事情忙,基本不再管她。倒是母亲偶尔会问问。

风白露思绪飘飞。她和陆景已经成功的迈出第一步了。危机暂时解除。且看日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