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57章 脱离

第1557章 脱离

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尔的钻石矿、石油资产遭到窥视的时候,古拉迪加尔并没有坐以待毙。在亚太财团内部的西亚资本逼迫越来越紧之时,古拉迪加尔飞往和亚太财团的主席竹下修一长谈了四个小时。

随即,竹下修一飞往了迪拜和阿布扎比的王子,西亚资本的领导者纳赛尔面谈。

迪拜。世界著名的七星级酒店阿拉伯塔酒店的套房中,迷人的海景从落地窗透进来,清新凉爽。

此时,两层楼的套房中只有竹下修一和纳赛尔。两人是秘密见面。两人各自的亲信都等在隔壁的房间中。

身处在自己的祖国,纳赛尔换了阿拉伯人常见的装束,穿着白色的长衫、黑色的灯笼裤、包着白色的头巾。玩味的把玩着手中的翡翠烟斗,偶尔抽一口雪茄。对竹下修一回顾他所领导的西亚资本与亚太财团不可分割的历史并不感兴趣。

见谈话似乎没有效果,竹下修一沉默了。他接受了古拉迪加尔的投诚,飞来迪拜和纳赛尔面谈。然而,纳赛尔似乎铁了心要“解决”古拉迪加尔。

“纳赛尔,什么条件可以让你罢手?”竹下修一径直以利益来说动纳赛尔。

纳赛尔笑了笑,放下手里的烟斗,道:“竹下会长,我猜到古拉迪加尔在最后关头肯定会向你求援。你支付给我的好处,远远不能和我自己获得的相比。”

竹下修一看了纳赛尔一眼,起身和纳赛尔握手:“我明白了。”说完,离开了阿拉伯塔酒店。

谈判失败。竹下修一没有在迪拜停留,坐上黑色的豪华奔驰商务车前往迪拜国际机场。

迪拜是一座耸立在大漠中的城市。下午时分。从车窗中可以看到黄沙漫漫。11月初,迪拜气温介乎18度到30度之间。中东的风情扑面而来。

竹下修一推敲阅读过的唐诗中的边塞诗来描摹他此刻的心情。坐在他身边的心腹助理深田哲二问道:“会长。你的心情似乎不坏?”

“我的心情为什么要坏?我们本来就无法调用古拉迪加尔的资源,他被纳赛尔吞并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的损失。”

“但是,会长,纳赛尔明显是受到了和华的挑唆。这口气…”

竹下修一摆摆手,“不一定是陆景的挑唆。西亚的资本早就不听我的命令。现在只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到桌上来谈而已。”

至此,亚太财团内部三大团体分道扬镳。以六大世家为主体的华商团体与和华联系紧密又不失自主权。西亚的资本在纳赛尔的领导下一心脱离。

竹下修一心里有着惶然,又有些释然。亚太财团几代人的努力,在他手中财团分崩离析。所有的矛盾都爆发。值得庆幸的是,竹下家族、吉永家族控制的日系资本受到损失较小。

现在是轻装上阵应对亚太财团的强有力的敌人:和华财团。与和华财团的较量并不是说他要立即对陆景怎么样。而是在漫长的时间中:不利于和华财团的事情是他们要推动。有利于和华财团的事情他们要阻止。

当然,他手头现在就有一个机会。黄海联合创意集团购买原来碧湖集团的太阳能资产后全面转型进入太阳能领域。和华的旗舰企业立丰地产对黄海联合创意集团有10亿美元的战略投资。

深田哲二有点不甘心,但不好再说什么。

竹下修一忽然问道:“深田君,tu和沃达丰接触的事情怎么样?”

tu于10月17日在日本本土四岛正式运营。预计将会耗资50亿美元的td3g网络还没有建成。50亿美元中,和华要投资30亿美元。目前是租用日本第四大运营商emobile的网络进行运营。

根据和华与天骄基金的协议。当tu拥有1000万用户之后,天骄基金将会启动程序收购plu电讯手里20%的股份。实现对tu的控股。

沃达丰希望撤出日本市场,旗下的移动网络打算卖掉。拿下沃达丰的移动网络,可以迅速的扩展用户人数。从而提前拿下tu的控制权,让和华来不及进行人事布局。

这笔收购是秘密进行的。对tu越早控股越好。深田哲二明白这个道理。说:“会长,我们正在全力以赴的和沃达丰接触。”

竹下修一离开后,纳赛尔并没有离开阿拉伯塔酒店的套房,而是缓缓的品着红酒、雪茄。思考着问题。

他和陆景在新加坡达成协议:他将获得古拉迪加尔所拥有的石油资产22%的份额。约为66亿美元的资产。作为交换。他全权负责解决古拉迪加尔。

这是利益上的交换,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他需要脱离腐朽的亚太财团。他对天骄基金的制度十分不满。

纳赛尔思考的时间很久,夕阳徐徐的降临。在客厅的地毯上拖出长长的影子。助理哈桑走进来,汇报道:“纳赛尔王子。戴安娜公主来了。”

纳赛尔错愕的看了看哈桑,奇怪的道:“她来干什么?”放下手里的高脚酒杯。“请她进来吧。”

哈桑出了套房将等候在套房门口的迪拜公主戴安娜带了进来。将茶几简单的收拾了下,泡了一杯咖啡后退了出去。

戴安娜的神情有些沮丧,甚至有点后怕。纳赛尔和戴安娜的私交不错,很少见她这幅表情,问道:“戴安娜,发生什么事了?”

戴安娜双手捂着脸,轻声道:“纳赛尔,米奇-夏死了。死在安利比里昂的首都塞拉哥。被一颗流弹击中。”

米奇-夏是戴安娜最近的新欢。中文名叫夏如龙。上周还陪着戴安娜去了爱丁堡。纳赛尔惊讶的张嘴,“你是说,他被人谋杀了?”

戴安娜点点头。“凶手是和华的陆。”她很害怕在某一天迎接她的是一颗子弹。但要让她为夏如龙复仇,去报复陆景。她没有那份实力和胆量。

“我的天,你在爱丁堡到底做了什么事让陆景采取这样激烈的方案。”

戴安娜不安的道:“没什么。就是和雷纳德一起做了一个局…”

听完戴安娜的叙述。纳赛尔拍着额头,“噢…,戴安娜,你怎么主动卷入这件事呢?美国人是世界警察,实力强大,可以肆无忌惮。阿联酋有什么?你又无法经济制裁和华。”

“我知道啊。”戴安娜苦恼的揉揉脸蛋,喝了口咖啡,说道:“纳赛尔,我知道你和陆景有联系。能不能帮我化解这个误会。哈温斯瓦纳钻石矿的主谋是雷纳德,我只是受了米奇-夏的挑拨才出头的。”

纳赛尔思考了一会,道:“好吧,我会给你创造和陆景见面的机会,但是,要你自己和他解释。”

他在陆景面前没有那重的份量,可以促使陆景原谅戴安娜的“冒犯”。换成阿布扎比财团的ceo来说还差不多。

“谢谢。”戴安娜眼巴巴的看着纳赛尔。

纳赛尔好笑的道:“三天之后,我会邀请他来迪拜。到时候就看你的了。”

三天之后,他将彻底的解决掉古拉迪加尔。届时。他会邀请陆景来迪拜详谈,兑现之前的协议以及以后的合作。

陆景回到京城后因为风家突然施加压力,和埃罗莎的幕后负责人普利策的见面推迟到了11月4日。

这天中午陆景拜访杨子欢的父亲回到中关村景华大厦顶层的办公室。

“怎么一身酒气?”宋雨绮、墨静雯两人费力的扶着陆景倚在沙发上。宋雨绮拿热毛巾给陆景敷脸,细心的帮他清洁面庞。

陆景苦笑着道:“没醉到吐就是全身而退了。杨参谋长酒量五锦白酒。我哪里顶得住。外加子欢在一旁推波助澜。”

墨静雯漂亮的杏眼中流出埋怨的神色。给陆景倒了蜂蜜水,轻声嗔道:“不能不喝吗?”

陆景轻柔的摸着墨静雯精致明艳的脸蛋,温声道:“傻妮子。人情归人情,找人办事哪能不喝酒呐?”

喝了酒。陆景的自制力直线下降。当着宋雨绮的面亲昵的抚摸墨静雯。“我还有封邮件要处理。”墨静雯羞红了脸,找个借口连忙逃出办公室。

宋雨绮咯咯娇笑。温婉的拿调羹喂陆景喝水,“你啊…。你找杨子欢的父亲办什么事?”

陆景笑了笑,“过两天你就知道了。雨绮,下午和普利策的见面安排好了吗?”

宋雨绮点头,“安排好了。下午三点在汇海大酒店4008号套房面谈。”

陆景在办公室里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带着余乐前往汇海大酒店。

巍峨高耸的汇海大酒店大楼的玻璃帷幕连成片,在冬日的阳光中有泛着幽蓝色水波似的光泽,渲染着这座酒店的时尚和国际化气息。

奢华的套房中,陆景见到了已经等候在这里的普利策。他的头发稀疏,爽朗的大笑,“陆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普利策先生,我回到京城发生了一点事情,比我们约定的见面时间晚了几天。不好意思。”陆景和普利策握了握手,去书房里密谈。助理和保镖们都等在套房的客厅中。

在沙发上坐下后,普利策神秘的笑了笑,道:“陆先生,我刚接到消息,戴安娜的新欢米奇-夏在安利比里昂被杀。你推荐的人选黑叔没有受伤。”

陆景点点头,“这个消息我知道了。”

他邀请普利策来京城面谈,是想要摸摸钻石联盟的老底。因为埃罗莎是俄罗斯政府控股的,普利策再钻石联盟中受到孤立。他有寻求盟友的需求。

普利策哈哈一笑,“我这里还有一个你不知道的消息。你知道哈温斯瓦纳钻石矿的真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