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59章 解决、转让

第1559章 解决、转让

陆景对爱德华说要前往迪拜并非是一个借口,而是他真实的行程。

纳赛尔已经解决掉古拉迪加尔。陆景昨天晚上接到纳赛尔的电话,准备前往迪拜兑现直接对纳赛尔的承诺以及日后的合作事宜。

时钟拨回12个小时。纳赛尔给陆景打电话之前的一个小时,他正在印尼首都雅加达繁华市区内古拉迪加尔的别墅中。

别墅的客厅金碧辉煌,正中的棕色沙发处,纳赛尔神态从容的和皮肤黝黑的精廋老者相对而坐。两人身后各自站在几名保镖和助理。老者的神情犹豫。他身后的黑瘦印尼保镖手里拿着黝黑的五四手枪,保险栓已经打开。枪口对着一身阿拉伯装饰的纳赛尔。

“不要紧张,古拉迪加尔。”纳赛尔悠然的翘着二郎腿,压根没把对面几支枪放在心上,“我是来为你提供解决问题的办法。要听听吗?”

黝黑精廋的老者便是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尔,这时,他冷哼了一声,“你还是免开尊口吧!依波送客。”

他的别墅外此时被一支全副武装200人的队伍包围着,不管是谁在这样的情况下,都不会认为带着士兵前来的纳赛尔心怀善意。

纳赛尔对古拉迪加尔身边的美貌混血儿侍女依波摆摆手,说:“古拉迪加尔,如果你不打算保留你的性命,尽可以把我赶走。雅加达警署已经掌握了你杀死乌艾斯、花吉、克罗尼莎的证据。”

古拉迪加尔脸色沉了下来,这件事是他的禁忌。

当初,他为了向和华的陆先生求和。毒杀了倚为左膀右臂的养子乌艾斯。当时在场的花吉、克罗尼莎这两名他心爱的侍女也让管家阿旺处理干净。

陆先生确实没有再继续找他的麻烦。但是同属于亚太财团内部的纳赛尔却是向疯狗一样盯住了他。连竹下修一都无法阻止纳赛尔。

纳赛尔仿佛看不到古拉迪加尔的表情,道:“考虑一下吧。我只是拿走你的石油、钻石矿资产。你可以保留你的住宅、游艇、专机、在银行的存款、庄园等等。”

古拉迪加尔挣扎了一会,“纳赛尔。那样的话我将一无所有。”

纳赛尔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错。你可以带上你的家人离开印尼到文明的国度享受你的余生。我相信你历年的积蓄足够你的生活用度。放心,没有人会打扰你。”

又指了指别墅客厅外的大门,说:“等外面的士兵进来,等待你的是法律的审判。那时候你可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古拉迪加尔在印尼的势力都被陆景拔除,他解决古拉迪加尔的手段很简单,拿住他在印尼违法犯罪的事实就可以逼迫他就范。

古拉迪加尔不用看就知道门外那些声名狼藉的士兵在闯进来后会做什么。轻轻的叹了口气,道:“纳赛尔王子,希望你能够信守你的承诺。”

语气又客气了三分。

纳赛尔道:“古拉迪加尔。矿产才是我所看中的,你剩下的资产估计不超过20亿美元。我不会赶尽杀绝。同属于亚太财团,我还是会顾忌声名。”

纳赛尔身后的心腹哈桑拿着一叠文件合同走上前,放在茶几上。纳赛尔道:“古拉迪加尔,如果没有疑义的话就签字吧!”

古拉迪加尔的总资产有400多亿美元。主要业务是钻石和石油。但是,他不会支付一分钱给古拉迪加尔。因为,古拉迪加尔已经丧失了保护他的资产的能力。他不签字,后果便是死亡。

看着合同上苛刻的条件,古拉迪加尔的脸抽搐了几下。他终究是曾经执掌一方的人物。想了想,认命的在合同文件上签了字。

至此,他名下的石油和钻石矿资产都转让给纳赛尔。

事情办完,纳赛尔极为满意。站了起来和古拉迪加尔握手。纳赛尔身材高大,握手之时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感觉,“古拉迪加尔。祝你生活愉快。”

“谢谢。”古拉迪加尔无力的说道。他此时的心情糟糕透顶。所有的自救手段都已经用过,但是无效。纳赛尔上门之时。他其实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

纳赛尔并没有立即离开,指了指古拉迪加尔身边的美貌混血儿侍女。“这个美人很对我的胃口。让她跟着我吧。”

“你….”古拉迪加尔额头上青筋直冒,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

“不行吗?”纳赛尔淡淡的问道,眼神睥睨。胜利者可以剥夺失败者的一切。

古拉迪加尔咬牙切齿的道:“可以。”

….

….

新加坡,新苑别墅区。

古拉迪加尔黯然离开印尼雅加达的事情在第二天便传到了新加坡。曾经被古拉迪加尔安排人暗杀的周晋成召集了周家的子弟庆祝。

周晋成被枪击之后,虽然恢复过来,但是毕竟年事已高,现在身-体比较虚弱,云丰集团的生意都交给二儿子周明诚来打理。

云丰集团除了自己的正常业务之外,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和西尔斯合作,在京城开拓金饰店,打理印尼的钻石矿。周明诚目前正在京城交接印尼苏门答腊岛的钻石矿。陆景要将这座钻石矿转让。

新苑别墅周家大宅中,周家的子侄济济一堂。十分热闹,每个人均有扬眉吐气的感觉。

二楼的客厅中,周晋成的欢的小一辈七八人围坐着他在一起说着话。气氛轻松愉快。

颇受周晋成宠爱的外孙女计萍给周晋成剥了一支香蕉,道:“咯咯,姥爷,古拉迪加尔那个凶手也有今天,真是大快人心。”

已经和计萍订婚的李宏深宠爱的着看着他的未婚妻。

周姥爷的大儿子因为和古拉迪加尔勾结,已经被逐出周家。周姥爷的心里未必好受。今天的气氛轻松是轻松。但敢挑明了说这件事只有计萍。

周晋成慈祥的笑起来,“姥爷不吃香蕉啊。”又对李宏深道:“宏深,你和小萍的婚礼时间商量好了吗?”

“姥爷…,你这么急着我嫁出去啊?”计萍娇羞的撒娇道。

“日期大致放在今年元旦左右。具体的时间还没有确定。”李宏深握着计萍的手说道。

周晋成哈哈一笑,点了点头,关心了小辈们几句,这时,身边的秘书过来耳语了几句。周晋成交代了几句,进了书房。接了二儿子周明诚打来的电话。

“爸,古拉迪加尔现在是拔了牙齿的老虎,那两枪之仇…”

周晋成淡淡的笑了笑,“明诚,再等等。”

一年后,古拉迪加尔以及其家人在美国达拉斯被杀。凶手杳无影响。这桩涉及7人的恶性死亡案在美国警局中成了悬案。

晚上时分,京城大饭店的包厢中,陆景在风在水的引荐下和秦纬握了握手,然后介绍了身边的云丰集团ceo周明诚。

陆景在印尼苏门答腊岛的钻石矿便是云丰集团在代管。今天是要谈谈转让的事情。

陆景是第一次见到华橙基金的负责人秦纬。这位出身秦家的资产管理高手今年五十三岁。气度从容。说话笑眯眯的,很容易引起人的好感。

陆景却是知道秦纬手中的华橙基金管理着京城着不少颇有能量人物的资产。闵二哥、李三少都在里面有投资。懂资产管理的白手套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华橙基金可谓应运而生。

秦纬在京城中的影响力很大。影响国策制定有些夸张。但是一些诸如股市涨跌、金融政策微调的事情他能说上几句话。

“陆少,我听风大少说,安利比里昂的内战已经爆发,你有一位朋友在塞拉哥中了流弹。”

陆景眼睛微微一眯,“哦?我怎么不知道呢?”

风在水俊朗的星目中闪过一丝嘲弄的神色,既然关注到钻石行业,安利比里昂有一座1万亿克拉的钻石矿他怎么会不知道呢?“善意”的提醒道:“美籍华人,米奇-夏。他有个中文名叫夏如龙。”

这件事很蹊跷。ge的副总裁在非洲国家丧命可不是一件小事。虽然媒体并没有报道。他的人分析,极有可能和陆景有一定的关系。

陆景笑笑,“原来秦总说的是夏如龙。他不是我的朋友。”说着,转向风在水,“海外的事情,中国的法律管不到吧?”

风在水耸耸肩,“这要看情况。”

一番对话,周明诚听得莫名其妙。但是可以看得出陆景和这位英俊的男子,风在水的关系并不融洽。

秦纬自然能品得出风在水和陆景对话中的意味。他认可陆景的观点。风在水想要以夏如龙的死来要挟陆景基本没什么用。不是本国公民,又是海外。就算是陆景做的又如何?

琢磨了一会,秦纬给陆景敬了一杯酒,道:“陆少,钻石矿还是让周总代管吧,我派出审计、财务人员就可以了。”

陆景心道:这是个聪明人。点了点头,“可以。就请周总多辛苦了。”

达成协议之后,后面的事情自然有下属们处理。周明诚不明所以,但知道配合着处理这些事情。

酒桌的氛围不算好,协议达成之后,酒席便散了。陆景返回家中。风在水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拨了个电话出去,“小安,到盛世俱乐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