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60章 陆景的表态

第四卷王座 第1560章 陆景的表态

位于京城湖东区的盛世俱乐部主推网球运动,在京城的会所中只能算是二流。但会所交际本就是强调私密。类似于京城四大俱乐部那样的场所曝光度太高。

因而,盛世俱乐部的生意还是很不错。

京城中,很少有人知道盛世俱乐部其实是风在水的产业。帮助风在水打理盛世俱乐部的是他的好友庞滨。

初冬的夜晚,远处街道中灯火点点。盛世俱乐部主楼5楼的总经理办公室中,庞滨和风道阻相对而坐,喝着京城地界新流行起来的云春雨茶。

“道阻,要不要我安排一个女人降降火?9月份刚招了一个中戏的校花。20岁。很粉嫩。”庞滨笑眯眯的说道。胖脸上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风道阻无奈的摆摆手,“庞叔,你留着自己享用吧。我对枪械、跑车感兴趣,对女人兴趣一般。”

庞滨是小叔的兄弟。经常为小叔打理一些经济上的事务。家里有一位长辈在部委工作。手里有几家投资公司。身家几十亿。他起家是在上世纪末的国企改制大潮中。

风道阻一贯是喊他叔叔。

回绝庞滨后,喝了一口茶,风道阻脑子里禁不住浮起安溪的美妙身姿。

安溪脱掉外面的大衣后。里面的白色毛衣紧紧的贴着她曲线窈窕的身-体。高耸的酥胸,纤细有弹力的细腰透着诱惑力。168cm的身高。配上高跟鞋、牛仔裤。双腿笔直的如同圆柱。越发凸显得浑圆的屁-股挺翘紧致。娇媚性感的少妇风韵十足。

云图集团是国内有名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其电池专利在国际上众多场合屡屡被提及。估值约为100多亿。别看29岁的安溪只是云图集团的总裁助理助理,实际上她却是云图集团的负责人。

云图集团的总裁、创始人云波涛现年58岁,身患绝症。常年在美国治病。集团日常的事务都委托给安溪打理。

此刻,他小叔正在尽情享用着这个拥有着财富、权利、美貌的女人的美妙胴-体。

风道阻将脑中少儿不宜的画面抹去,又转到陆景身上。

说起来,他小叔和陆景是一类人。都很好色,喜欢征服美女。他是坚决不同意他妹妹风白露成为陆景的情人。不过,他小叔的想法却是让白露和陆景相处几年看看。这让他很意外。

庞滨哈哈一笑,“这话可不能让你爸听到。哦。道阻,你升少校的事情有谱了吗?11月底有一批军官要提拔吧?”

提起升职,风道阻眉开眼笑,矜持的点头道:“差不多了。”他现在是上尉。升为少校之后,算是跨过他军旅生涯的一道关卡。

庞滨和风道阻聊天的时候,盛世俱乐部豪华的套房中,安溪趴在雪白的锦被上,圆臀高耸,迎接着风在水从背后而来的强硬冲击。卧室的大床有节奏的摇晃不停。男人的粗喘与女人的呻吟伴随着清脆的撞击声不断传出。

良久之后。云消雨散。风在水缓缓的抚摸着身边一丝不挂的少妇美人,“小安,考虑好了吗?”。

安溪满足的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显示着她内心的犹豫,“风哥,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虽然她已经在精神和肉-体上背叛了云波涛。但是要她亲手将云图集团送给风在水,她依旧是顾虑重重。

风在水笑了笑。英俊无匹,小麦色的肌肤、六块腹肌。让没穿衣服的他充满了男性的魅力,“我怎么会舍得勉强我的小安?”

安溪缩在风在水的怀里。她知道她是这个男人众多猎物中的一个,但依旧无力改变什么,除非,她现在和云图集团脱离关系。

风在水拍了拍安溪紧致浑圆的屁-股,肉感很足,“我要去见风道阻和庞滨,你陪我一起吧?”

安溪满脸绯红,“风哥,我不好意思。”

“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风在水微微一笑,却是没有勉强安溪,换过衣服,前往5楼走廊尽头的总经理办公室。

“老大。”“小叔。”庞滨和风道阻起身与风在水打着招呼。风在水摆摆手,示意两人坐下。庞滨按了铃,很快便有美丽的侍女送来一瓶醒好的波尔多红酒。

时值深夜11点。办公室内的空调开的很足。

风在水喝着红酒,笑道:“庞滨、道阻,知道我为什么今晚叫你们过来吗?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陆景正式答应将印尼一座年利润至少3亿美元的钻石矿转让给华橙基金。作为中间人,我的收获是….”

风在水竖起一根手指头。

庞滨对风在水很了解,能够让他得意洋洋的炫耀的事情,数目绝对不是小数,笑道:“老大,秦总给你1亿中介费?”

“将人民币换成美元就对了。”

庞滨和风道阻一脸的震惊。这个价格太高了。

风在水很满意两人的表情,喝着红酒,悠然的道:“这个价格不算高。能让陆景转让印尼苏门答腊岛的钻石矿是我一手促成的。秦总将租金调高一点很正常。”

庞滨有点明白,风老大应该是和陆二少做了一笔交易,笑道:“老大,都说陆二少何等了不得,看来他还是得跟着你的指挥棒走啊。不过如此。“

风在水微微一笑,很受用庞滨的恭维。陆景想要和风白露在一起,他自然有上下起手的空间、当然,他不可能同意侄女给陆景做情人,在最后,他还是会投反对票。

“庞滨,印尼苏门答腊岛的钻石矿让我看到了不同的风景啊。你上次说安利比里昂发现了一座1万亿克拉的钻石矿是真的?”

庞滨道:“老大,千真万确。我有可靠的消息,和华肯定有参与。”眼中透出狼一般的贪婪眼光。陆景倒是个痴情种子。天与不取,必受其咎啊!

风在水点点头,“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试探了陆景几句,他的态度很强硬。他派人射杀了他的一个对头。秦总就是因为这件事考虑还是让云丰集团代管印尼的钻石矿。嘿,不要让我抓到把柄。”

庞滨附和的说道:“老大,搞情报可是你的强项啊!”

风在水矜持的笑了笑,眼神悠远,说:“这件事我们从长计议。”

这时,风道阻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来了一条短信。风道阻看过之后,顿时脸色大变。

风在水皱皱眉,问道:“道阻,怎么了?”

风道阻一脸落寞的看着风在水,艰涩的道:“小叔,我的少校升职任命被人划掉了。”

“这怎么可能?我打个电话问问。”风在水脸色肃然,拿出手机拨号。

庞滨心里突然涌起一顾不好的预感。

风道阻是风家的嫡系子弟,在如此关键的晋升上作梗,这得有多大的仇啊?有多大的能量啊?幕后之人,呼之欲出。

陆景!

….

….

汇海大酒店37楼的水疗美容中心。下午时分,风白露邀请好友郁晓岚前来做一个美容。

两人的豪华包厢中,两只木桶蒸汽腾腾。水疗中心的服务员调整好水汤之后便退了出去,将空间留给客人享受木桶浴。

风白露微微倚在木桶壁上,半眯着眼睛,隔着屏风,轻声道:“晓岚,你还在怪我吗?”。

她故作姿态的打压天辰娱乐,引发了好友郁晓岚的不满。天辰娱乐是陆景的产业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两米之外,便是郁晓岚的木桶。中间用漂亮的山水画木屏风隔开了两人的视线。

郁晓岚笑着道:“白露,我之前还怪你,不过陆景都打电话给我说了。现在早就不怪你了。真是难为陆景给你出了这个主意啊。可是这样你家里就会信吗?我看很悬。”

风白露苦涩的笑道:“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这是一个态度问题。二哥也表明了他的态度。”

“哦?”郁晓岚提高了音调。她对陆景的反击很感兴趣。

风白露叹了口气,声音妩媚的说:“我哥的升职任命被他给阻止了。我哥想要升为少校,至少得3年的时间。这对我哥的前途影响很大。我爸都气的拍了桌子。”

郁晓岚笑道:“那你小叔什么反应呢?”她对风白露那位颇有传奇色彩的小叔很感兴趣。

“那我怎么知道?想来不会心情太好。他今天一早就去了印尼。”风白露知道好友的想法,道:“晓岚,你可千万别崇拜我小叔啊,他这人…”

对长辈的一些话,她不好说。虽然风在水只有30岁。

郁晓岚嘻嘻一笑,“这我知道。你当我傻啊。哦,白露,你和陆景的感情转入地下。陆景今天上午去迪拜,你怎么没有去?”

风白露郁闷的拍拍额头,“我和二哥的事情正在风口浪尖,我哪里敢去。”

是不敢去,不是不想去呢。

陆景抵达迪拜后入住在七星级的阿拉伯塔酒店。当天晚上,纳赛尔安排了一个欢迎酒会。第二天上午在酒店的套房中,陆景和纳赛尔才开始谈细节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