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61章 划一条线

第1561章 划一条线

阿拉伯塔酒店套房富丽堂皇的会客室宽敞明亮,来自意大利的浅蓝羊绒地毯和乳白沙发弥漫着地中海风情。落地窗外,是海天一线的碧蓝。令人心旷神怡。

陆景手指轻敲着乳白色高背沙发的扶手,表情轻松而惬意。

纳赛尔笑了笑,合上眼前的合同文本,“陆先生,你的心情很不错?”

陆景正在想风道阻的事情,给纳赛尔的问话拉回神思,笑着问身边陪同他谈判的墨静雯,“静雯,怎么样?”

今天参加会谈的有陆景的助理墨静雯、余乐以及和华的一名财务主管、法律主管。纳赛尔一方有4名随员。都是纳赛尔资本巡洋舰的核心人员。

陆景答非所问让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他走神了。但是和华的陆先生手段凌厉,威权甚重。纳赛尔一方的谈判人员心里固然不满,但无人敢出声指责。

此次能够获得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尔的丰厚家产,主要归功于陆景提前解决了古拉迪加尔在印尼的势力。

以哈桑为首的几人看向纳赛尔。纳赛尔微微一笑。他心里并没有怎么生气。其实,他多少有点明白陆景的想法。

在下属汇报时,他也经常有走神的时候。陆景走神的原因,是因为兑付古拉迪加尔石油资产22%的份额毫无疑问。而后续双方的合作内容有一些空泛。

以他为首的亚太财团中西亚资本经过这次“战役”之后,直接与竹下修一决裂。

这是他和陆景合作的基础。相信陆景的目标不会仅仅是“肢解”内部早就派系林立的亚太财团,而是要打压竹下修一为首的一系列日系企业。

他和竹下修一决裂虽然很痛快。但是,善后的事情不少。西亚资本这里不少企业都有股份被天骄基金掌握。他需要借助陆景将竹下修一“削弱”。

他和陆景在大目标上的利益一致。但是更为具体的合作。一时半会却无法达成,只是说双方有互信的基础而已。现在的合同文本便是在重申一些虚无的口号。陆景听得无趣、走神很正常。

墨静雯明丽的轻嗔了陆景一眼:哪有你这样的。今天的谈判很重要啊,以纳赛尔为首的乔登国际集团一系的企业是和华对抗亚太财团重要的合作伙伴。

“基本没有问题,修改几个小的细节之后可以直接签约。”墨静雯答复陆景。

陆景点点头,看向纳赛尔,“纳赛尔,合同的事情让助理他们处理吧。我这段时间神经绷得有些紧,有什么放松的好地方推荐吗?”

最近在京城一系列的事情让他有些累。先是他被风家“逼宫”,接着又是和普利策、查尔斯-沃伦、雷纳德-洛克菲勒勾心斗角。这次来迪拜想要放松放松。

纳赛尔就笑,“我正好打算邀请陆先生今天晚上和我的合作伙伴们在我的庄园中见面聊一聊。刚刚好。”

纳赛尔身为阿联酋的王子。在迪拜的庄园必定是设施齐全。陆景微笑着点点头。

和纳赛尔搞好同盟关系并不是签署几个文件合同就行,而是要增进私人友谊。

….

….

京城,嘉南俱乐部三楼的1号包厢中,刘小山和未婚妻秦雨檬与秦成文、唐晓儿一起喝着茶。午后的初冬阳光落在略显清冷的街道上。

秦成文感叹道:“天气越来越冷了,我感觉京城里的第一场雪快要下了啊。”

秦雨檬穿淡青色羊绒套裙,丝袜美腿,身段窈窕,笑着道:“文哥,你这可是一语双关啊。”

风家的嫡系子弟风道阻晋升的事情给人搅黄了。他父亲大发雷霆。据说。这两天京城的“气候”有点不对。

秦成文哈哈一笑,“喝茶、喝茶。”

一旁容貌秀美婉约的少妇唐晓儿抿嘴笑起来,给三人泡着功夫茶。素手轻抬,黄色的茶汤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青花瓷杯中。端得是一副极佳的画卷。

刘小山就笑。“秦哥,风道阻还是高调了一些。风大少对陆景这个人不是很了解啊。”

风在水最近在京城里很强势的出场,让诸多老一辈的“顽主”们又想起七八前的风大少。都说风在水和陆景是同一类人。但要他说,风在水和陆景比差远了。

陆景能走到今天的位置。陆家的资源不能说没有借用,但并没有外界猜测的那么紧密。他和陆江的人脉甚至是两个体系。真以为京城里说“陆氏双雄”是白叫的吗?明眼人多得是。

反倒是风在水要是没有家族力量的庇护。他的励志传奇、浪子回头只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已。

秦成文笑而不语,轻轻的喝着茶。

他堂妹要嫁给刘小山是一回事,他和刘小山之间还没有亲密到褒贬重要人物的地步。他对陆景、风在水都很忌惮。

风道阻最近的心情一直不好。迟三年晋升少校对他而言几乎是丧失了抗上三颗金星的机会。

据说根源在杨子欢的父亲那里。是谁在背后运作,他心里有数。但是,陆景真的是不打算和白露来往了吗?断了他在军中的仕途,陆景几乎不要再想着进风家的大门了。

“我怎么知道陆景为什么要这么做啊?谁让你在爸妈面前说我和陆景的事情呢?”

风道阻找妹妹风白露询问,得到是妹妹风白露一个大大的白眼和抱怨的话语。

“嘿,丫头,我那是为你好。”风道阻无力的挥挥手,目送漂亮的摧枯拉巧的妹妹离开家中。她晚上有一个饭局。有人求她跑电子竞技俱乐部的批条。

风道阻沮丧的返回到卧室中,思索的他的未来。不管什么人,得知自己日后不能达到军人最高的位置,内心都是虚弱的。但他终究是军人,心里承受能力没有那么差。

夜色渐渐的深沉。敲门声将呆呆坐在书桌前的风道阻从沉思中惊醒。

风道阻起身开门,意外的发现站在门口居然是他小叔风在水。一身西装,风流倜傥的造型,看起来风尘仆仆。

“我听三哥说你晚上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吃饭?”风在水双手用力的握着侄儿风道阻的肩膀,然后走进风道阻的房间中。

风道阻挠挠头,跟在风在水身后走着,说:“小叔,你别听我爸妈乱说。我在想休假结束之后回部队上的事情。”

风在水拍了拍风道阻的肩膀,“道阻,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在我面前,你的心情不需要掩饰。”

风道阻一脸认真的道:“小叔,我真没有。我想明白了,不管别人怎么说,关键是要我自己干得不怂。三年后,就算有人有话说,也压不住我。”

风在水微征,倒是没有想到风道阻会有这样的认识,笑着竖起大拇指,道:“有志气,这才是我们风家的男儿。道阻,你放心我会找陆景给你一个交代。”

风在水敢于在风道阻面前说这样的话是有底气的,他去了一趟印尼又有新的发现。

印尼大商人古拉迪加尔的石油资产很有可能也落在陆景手中,他已经和华橙基金达成协议,准备分上一杯羹。这部分份额,他打算给风道阻。

至于,他为什么不自己持股,作为军-情人员,对敏感的红线一向很注意。作为掮客,他所要承担的风险就小很多。而华橙基金就是个马蜂窝,没人想惹。

风在水的电话打到陆景的手机上时,陆景正在纳赛尔位于迪拜郊区的庄园中做客。

宝石庄园是一片沙漠中的绿洲,有一条公路和迪拜的市区相连。庄园中,一片片绿洲在金黄色的沙漠中颇为显眼。

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沙漠的夕阳景观十分漂亮,陆景手扶着烟诗凝的香肩,共同欣赏着这份美景。烟诗凝是作为陆景的安全助理随行。

陆景刚刚阅读完和华情报系统搜集到的纳赛尔的合作伙伴的资料。他今天晚上要和这四人见面。傍晚十分,约了烟诗凝到二楼的客厅中来看落日,放松心情。

“陆景,印尼的石油油田我要10%的份额,这是作为对风道阻的精神赔偿。”

陆景听得禁不住笑起来,语气有些嘲讽,“风大少,你就这么有把握我一定会答应你吗?”

风在水冷声的道:“陆景,我知道你是想要借机表态,你和白露没有什么关系。我很赞同你的策略,但是你以风道阻来文章是打错了算盘。”

陆景微微笑了笑,“听不太懂。风大少,印尼古拉迪加尔的油田资产,你要10%是不可能的。这场瓜分的盛宴包括第四石油新加坡公司、淡马锡、和华、西亚资本、云丰集团、新加坡陈氏集团、洛克菲拉家族。

这场盛宴,你没有资格入席。”

“你….”风在水给陆景鄙视了一句,喉咙里的一句“你他妈的”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咬牙道:“陆景,不要低估我的决心,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陆景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风在水贪心不足。或许,每年3亿美元利润的钻石矿让他的胃口越来越大。

利益会蒙蔽智慧的眼睛。

钓鱼,还有一收一放。他现在要给风在水浇一盆冷水,划一条红线。他不是什么资产都可以予取予求的给风在水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