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70章 代理人选

第1570章 代理人选

最近的遭遇让夏温有些晕晕乎乎的。几天前,几百万的货物在迪拜被查扣。他和朋友们的生意面临绝境。没想到突然之间时来运转事情解决。

据和华的余总说是陆总应朋友的要求帮忙解决了他们的问题。接着回到京城休整一天,今天见到和华的高管陆总。

年轻的陆总温文尔雅、气度从容,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挥洒自如的风采。偶尔冒出几个体制内的惯用词。话不多,往往一语中的。令人钦佩。

夏温只是文舟一名小有声名的商人。资产几千万。像陆总这样的大人物他肯定高攀不起。能从上午聊到中午吃饭时间,说出去便是一种资本。

他要做的是和现在请他们去汇海大酒店吃饭的余总搞好关系。

几辆豪车停在了巍峨高耸、气势磅礴的汇海大酒店副楼门口。余乐几人纷纷下车前往二楼的餐厅。谦让一番,点了菜,十分钟后身穿蓝色酒店制服的服务员送上菜。八道菜如同花瓣一样摆放在米白色的桌布上。香气四溢。

余乐邀请夏温等人开吃,笑着道:“家常小菜吃的顺心可口。希望夏总你们不要以为£我怠慢了。”

“不会,不会。”夏温、老赵等人连声说道。对余乐略带矜持的语气并没有任何不满。相比于挽救于危难中的大恩和今天陆总的礼遇,这不算什么。

虽然有年龄上的差距、代沟,夏温仍旧竭力活跃着酒桌上的气氛,说着发自肺腑的感激话。“余总,这一次要不是陆总、余总帮忙。我们就血本无亏了。我敬余总一杯。”

余乐举杯和夏温干了,笑道:“我可没有帮什么忙。”

酒过三巡。气氛渐渐的融洽起来。余乐喝着枸杞红枣茶。说:“夏总,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

夏温心里跳了一下。在商场上来说,结识更高层次的朋友是做大生意的不二法则。余总明显是有“点拨”他的意思。当即,苦笑道:“不瞒余总说,我们几个准备结束在迪拜的服装生意。看非洲那边能不能找到机会。只是,这么离开迪拜,放弃多年的经营,有点可惜,有点舍不得。”

余乐放下茶杯。笑了笑,说:“迪拜的房地产很火爆啊。夏总没有考虑换个行业发展?”

夏温眼睛一亮,说:“余总的意思是…”

余乐笑着岔开话题,“喝酒,喝酒。我们继续。”

午后时分,燕湖家园a栋六楼内欢声笑语不断。微风轻抚着宽敞明亮客厅的帷幕窗帘。

小保姆将苹果、香梨、葡萄洗过后放在了洁白的瓷盘中送到了客厅墨色上茶几上,悄然的离开。

陆景喝着温开水,听着关宁、张漓、邵秋兰、宋雨绮四人说着话,视线落在一旁当观众的墨静雯身上。嘴角浮起一抹温柔的笑意。心中有说不出的快活。

“小景。你的意见怎么样?”正在和张漓商量事情的关宁问道。

陆景正在想着和关宁、张漓、邵秋兰相互爱慕的点点滴滴,笑着道:“什么怎么样?”

关宁秋水般的眸子娇嗔了陆景一眼,“我是说我和小漓去江州生活、工作怎么样?”

她因为去探望在伦敦受了惊吓回到京城的黄紫琪,中断了在中央歌舞团的一场演出造成恶劣的影响被停职。她对这个职位无所谓。只是辜负了老师的一番苦心。她现在在积远基金帮忙做慈善。

可是她的性子不习惯热闹的场面和在全国各地到处跑。帮助别人固然快乐,但是不能以牺牲自己的快乐为代价。她想要重新找一份工作。

陆景奇怪的道:“关宁,怎么你们突然又这样的想法?”

张漓靓丽的笑着道:“小景。前几天你和风白露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我都听到一些风声。我听说风家在京城很有权势。你给弄的很狼狈。风白露长的是真有点祸国殃民啊!”

陆景无奈的笑了笑,揉揉眉心。道:“小漓,风家只是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而已。我并不怕他们。”

关宁抿嘴一笑。妩媚的眨眨眼睛,说:“可是,我们不想成为你下一个绯闻故事中的女主角呐。”

邵秋兰掩嘴轻笑。

宋雨绮温婉的笑道:“关宁,你和小漓回江州,我们欢迎。”

墨静雯心里琢磨着雨绮姐口中的这个“我们”到底是指哪几位。

陆景没好气的瞪宋雨绮一眼,“你啊…,别在一边添乱。”宋雨绮柔媚的娇笑着。陆景揉揉脸,问道:“关宁,小漓,你们决定了?”

关宁轻轻的点头,精巧的瓜子脸上带着清纯妩媚的笑容,娇柔的注视着陆景的眼睛。京城这里风波险恶。她们不想成为陆景的负担。听王灿说风白露的父母、小叔、哥哥只差没有到陆景父母、大哥那儿去告状。

好在,陆景的妻子卫婉仪对这件事没说什么。不然,陆景在家里都不得安生。陆景这回是差点脱层皮。

陆景轻轻的叹了口气,苦笑道:“好吧。我同意了。只是,关宁,小漓,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要是连你们都护不住那还混什么?”

自己示弱的主动估计在京城流传开,倒是风在水吃了亏反倒没有到处宣扬。看来,要加快“反击”的步伐了。

关宁和张漓对视一眼,娇笑着喝茶。

邵秋兰轻笑着安慰道:“小景,你读书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争强好胜呢。”

陆景笑着摇摇头,握着邵秋兰白玉般的小手。这个话题算是揭过。

从心里来说,陆景对关宁、张漓她们去江州是赞同的。当然,原因不是避开风家的风头。而是因为娇妻婉仪。在京城的时候,他陪着妻子的时间终究是要多一些。如果关宁她们在京城定居,他陪她们的时间会很有限。

悠闲的冬日下午,和熙的阳光透过窗台洛进来。时间缓缓的流淌着。燕湖家园这里六、七、八三层已经全部打通,足有1000多平米,成为一间宽敞、巨大、豪华的复式公寓。

夕阳西下,金黄色的光芒再天际边乍短乍长。陆景几人换到了七楼的休息室中闲坐,欣赏着京城夕阳美景。大家三三两两的聊着天。

陆景倚在米黄色的沙发靠枕上,问道:“雨绮,刚才吃饭的时候你说要给我推荐一个迪拜地产的代理人,是谁呢?”

宋雨绮正在和墨静雯闲聊季婉彤的表现,听到陆景问话,说:“你觉得熊玉娇怎么样?”

陆景微征。他很久没有听到苏远遗孀熊玉娇的消息了。只是一周会集中一次回邮件给她指导下她在管理企业上的疑问。

宋雨绮道:“玉娇最近在谋求远大集团的发展。远大集团在江州的房地产业务已经达到饱和。她想要让远大集团更进一步发展。”

陆景沉吟了几分钟,轻轻的点头,道:“你和静雯协商下,我和她见面聊一聊。”

陆景的事情说多也不多,说少也少不了。回到京城后,瑞丰旅游主导的旅游市场革新和天辰娱乐与米高梅的融合牵扯了他不少精力。和熊玉娇的见面放在了11月16日的上午。

周二晚上,陆景又来到了燕湖家园。关宁和张漓已经在准备前往江州的事宜。

关宁前往江州定居的阻力在她妈妈。她妈妈宁柔不适应江口的气候,没有在江口陪她父亲关海山。她去江州工作的话,就没办法多陪母亲。

张漓的阻力在于她的事业重心在京城。环球雅思在京城、黄海、交州的份额远超过其他城市。她定居在江州的话,处理环球雅思的工作又很多不便。

“问题总有办法解决的啊。”书房中,关宁在陆景背后笑着揉揉陆景的脸庞,“倒是你今天晚上怎么有空溜出来啊?”

“婉仪带队去黄海召开电子竞技项目的会议去了。电子竞技产生的效益越来越大。体育总局内部正在讨论成立电子竞技项目部,暂时挂在棋牌活动中心。

目前就黄海、京城两个地方放开了《星级争霸》这款游戏的电视直播权。其他地方城市也有这个需求。婉仪这次去黄海是准备选拔一批试点城市。”

陆景在书桌上铺开字帖和白纸,笑着回答关宁的问题。他这几天和婉仪一直和父母住在锦园别墅。他想着多陪陪父母。因为婉仪今天上午要去黄海,昨天才搬回去。

陆景指了指白纸,说道:“我爸要求我最近多练练字,修身养性,不要搞些乌七八糟的名堂。”

关宁禁不住抿嘴轻笑,有着沁人心脾的美,“可我没觉得你练字能收住心。要不要我拉曲子给你听?”

“还是美人添墨吧!”陆景笑着吻了关宁一口,让关宁给自己在墨砚中磨墨。一层层的墨汁渐渐的浓郁起来。陆景在书桌边站好姿势,凝神静气,悬腕凝笔,开始练字。写的是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

这是父亲指定的功课。他每天要练一个小时。老头子一笔字拿到书法协会里去都可以当个协会副主席。

写到中途,关宁接了一个电话离开。陆景写完一张字帖后,邵秋兰穿着珍珠白的冬季睡衣进来,星眸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