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71章 胃癌早期

第1571章胃癌早期

“姐,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陆景将墨汁枯颓的毛笔搁在墨砚上舔墨,抬头看着他心爱的女人,温和的笑着。

“见到你就很高兴。”邵秋兰精致眼镜后的星眸中清漪涟涟,带着吴地软语的清丽声音娇软无比。走到陆景身边,看着书桌上陆景写的毛笔楷书,惊讶的道:“哦…,你这笔字比你高中的时候强多了。”

“人总是会进步的嘛!邵老师,你可不要用老眼光看问题啊。”陆景伸伸手脚,微笑着环住邵秋兰的细腰。生完儿子陆言之的5个月后她已经恢复往昔的身姿。窈窕而精致。

闻着陆景身上清新的味道,邵秋兰惬意的依偎在爱人的怀里,仰着头,嗔笑道:“不许喊我老师。又想我咬你啊。”陆景喜欢在和她享受到最美妙的时刻时喊她邵老师。让她又羞又急。

陆景就笑,“行啊,咬下面。”

“要死啊你。”邵秋兰羞愤的捏着陆景的耳朵,“不许耍流-氓。”

陆景哈哈一笑,叫屈道:“姐,我哪有啊!”手掌温柔的揉抓着邵秋兰越发圆润的俏臀,隔着冬季厚厚的睡衣依旧可以感受到这完美翘∽臀的惊人弹性。

邵秋兰鼻子舒服的哼了一声,妩媚的白了陆景一眼。别指望着这家伙地位上升之后就不“油腔滑调”。私下里还是和以前一样:坏得要死。

陆景和邵秋兰温存了一会,开始写毛笔字,“姐。等我一会,还有几十个字。十几分钟就写完。”

“行啊。”邵秋兰斜倚在书桌边,捧着陆景的茶杯喝着。安静的看着陆景悬腕用笔。墨汁的香气在冬夜里很清晰。似乎,能把人生最美好的时刻都摹刻到灵魂里,让她永远不会忘记。

“小景,雨绮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吧?”

“什么事啊?”陆景已经写完字帖,慢慢的收拾着写完的纸张,笑呵呵的问道。老头子布置的任务,他可不敢打马虎眼。

“雨绮前些时候查出早期胃癌,经过治疗后才好。所以她没有跟着你满世界到处跑。你不要怪她懈怠工作啊。这件事她不让我和苏子给你说。”

“什么?”陆景惊讶的失声。雨绮什么时候得了胃癌?一阵后怕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他对雨绮的感情固然是比不上对关宁、小漓、秋兰她们,但是如果就这么失去这个傻傻的主动追他。不求名分跟着他的女人,他会内疚一辈子。

邵秋兰温柔的抱着陆景,轻声安慰道:“小景,别担心,事情都过去了。医生让雨绮好好休息,调养胃,不能再大量的饮酒和吃饭不规律。”

陆景呆了半响,才愧疚的道:“我说雨绮怎么不再跟在我身边,我还以为是她厌倦了在我身边繁忙的生活。姐。我平时对雨绮的关心不够。”

“这么多人你关心得过来吗?我们心里其实都知道的。”邵秋兰葱白的手掌缓缓的抚摸着陆景的脸庞,“所以,你以后啊,要少在外面沾花惹草。”

陆景苦笑。轻轻的点头,“姐,我给雨绮打个电话。”

陆景的手机在书桌边上。拨了宋雨绮的手机后。过了几秒钟才接通。宋雨绮在电话里诧异的笑着道:“怎么这会有空给我打电话啊?”

陆景低声道:“雨绮,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我想见见你。”雨绮今晚不在燕湖家园这里。

宋雨绮愣了下。随即温婉的笑道:“我和玉娇在大唐雨景的上林苑里面休息呢。你今晚好好陪秋兰姐吧。她大老远的从江州来找你。”顿了顿,温柔的道:“陆景,我也想你了。”

心里,她大约知道陆景已经知道些什么了。

陆景无奈的摇摇头,“行吧,你明天早一点和熊玉娇来见我。结束后我有话和你说。”

挂了电话,陆景突然有种抽烟的冲动。他今晚想见雨绮是不可能了。不管他取得多么大的成就,雨绮她们可不是他的提线木偶。而是一个个有着自己想法的人。

邵秋兰知道陆景情绪不佳,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晚上我陪你说话。”

宋雨绮和陈苏子是闺中密友。她则是陈苏子是大学校友、好友。等她考上江州师范大学的研究生后前往江州后,她和宋雨绮迅速的成为好朋友。

之后,和陆景的关系,彼此都是心知肚明。和陆景说着宋雨绮的往事,夜色渐渐的晚了。陆景沉沉的睡去。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时,窗外白茫茫的一片。下雪了。

感觉身边有点沉,陆景才发现邵秋兰的大腿缠在他腿上,扭过头看着她熟睡中的容颜。秋兰有着精致的五官:标准的瓜子脸,翘挺的鼻梁,小巧的红唇,稍稍有些尖的下巴,星眸微微闭着。这张精致绝美的容颜实在迷人至极,不知道要让多少人为她倾倒。

邵秋兰感受到陆景呼出的热息,睁开眼睛,琉璃般乌黑晶莹的瞳眸在微弱的光线下仿佛耀眼的宝石。她素颜已近完美,优雅、知性。轻轻的展颜一笑,有种出水芙蓉般的惊艳感。

“傻样,看什么呢?”

陆景有着要被点燃的感觉。一夜的述说,休息,让他可以面对宋雨绮曾经患上胃癌的事情。情绪逐渐恢复。纵然心里有事情,他仍旧感觉到天地间只剩下秋兰。忘却了所有的烦恼。

“姐,你说呢?”陆景翻身将邵秋兰压在身下,感受她娇躯惊人的弹性,缓缓的、迷醉的爱抚她窈窕迷人的身体,低头吻着邵秋兰小巧的红唇。缓缓抬头的话儿抵着她。

邵秋兰给陆景吻的娇喘连连,雪嫩的肌肤上浮起动情的绯红,相互脱下睡衣。八爪鱼般的缠着心爱男人的身-体,迎纳着那根粗硬的东西进入。久违的欲-望汹涌而激烈。在娇羞中粉臀轻摇,配合着陆景的抽-动。

下雪的清晨。卧室中春-潮炽烈。

黄海。

一场寒流袭击北方时,也波及到了四季分明的黄海。周小齐身穿黑色的大衣,开着一辆印着黄海日报不起眼的金杯面包车穿梭在黄海这座越来越发达的现代化都市中。据黄海市统计局2005年的数据,黄海人口达到1200万。

周小齐要收集的便是电子竞技破坏普通人家庭生活的证据。以记者的身份更容易让家长们信任。他手中已经五份签名的材料。都是孩子沉迷于游戏的家长痛心疾首的朴素话语。

今天是他来到黄海的第二周。他要去见一位孩子身为电子经济选手的家长:老张。这是更具备说服力的资料。

金杯面包车路过街道边的一家小店时,开车的师傅小刘听了车,下车去买了早餐,“周哥,吃点早餐垫垫肚子。咱们黄海有名的特产小吃,黄海蒸饺。”

说实话。小刘对这位浑身透着冷意、脸上有疤的周哥很佩服。周哥是从京城来的记者,借日报社的车办点暗访的事。他从上周就开始跟着。

要说电子竞技在黄海蓬勃发展,带动的产业链价值很大。每到周末,电视上就有比赛的直播。他在商场里面还看到过几次,看得津津有味。想要在黄海找点电子竞技的反面教材很有点难。

但是,周哥硬是花了两周的时间在1200万的城市人口中搜寻到了一些对电子竞技开展不满的家长。他实在佩服。

周小齐接过白色小塑料装的蒸饺,点点头,飞快的吃起来。昨天老大给他打了电话,希望他加快速度。陆景已经回到京城几天了。是时候给他一个“惊喜”了。

小刘目瞪口呆的看着周小齐将一笼热气腾腾的蒸饺吃下。烫不烫啊,大哥?

周小齐无瑕关注小刘的表情。他在军情三处历次的行动中早就练出这样的本事。

车外,巨大的广告牌上播放着国家体育总局派出的小组在黄海考察电子竞技发展的成果的报道。周小齐冷冷的哼了一声:还想着推广?做梦吧!

周小齐和老张约见的地点是浩太路的一家不起眼的小餐厅。老张是约莫四十多岁,满脸沧桑。佝偻着背。要了点心,茶,默默的吃了一会。周小齐打开话匣子,“老张。我是黄海日报的记者,我们报社有一个关于电子竞技的调查活动。有几个问题,我想问问你。”

“你问吧。”

“听说你儿子是一名星际争霸的选手,是黄海长域电子俱乐部的二线成员…”

老张情绪激动的打断了周小齐的话,“周记者,游戏就是游戏,不是披了一张电子竞技的皮就可以忽悠市民。我儿子原本学习成绩很优秀,不说一定能考上清华北大,考上复旦、交大肯定没问题。可是现在呢?”

“好好的一个孩子就这样被毁了啊。我儿子考上大学,毕业工作几年,年薪十万很平常。现在呢?什么狗屁的电子竞技选手,还是二线,一个月我不倒贴钱给他就不错了。”

“千不该,万不该,政府不应该扶持电子竞技这个项目。我知道体育总局正在黄海考察电子竞技的项目,说是全国各地都要开通电视直播。这会毁了我们年轻的一代。”

“周记者,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认为,你看…,我征集到了100个签名,我准备在明天去市政府门口请愿,一定要禁止开展电子竞技项目,还我儿子。”

老张说话遣词造句很明显带着中产阶级的风格。很难想象,一个中产家庭的顶梁柱在四十多岁变得如此憔悴,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周小齐心中窃喜,这不正是他要找的典型吗?

当然,去市政府门口请愿的事情,他不会支持。

ps:感谢书友们的月票,打赏,订阅。

等九悟回过气后,更新会跟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