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78章 不过如此

第1578章 不过如此

看着眼泪如同散落的珍珠般落下来的熊玉娇,陆景走到熊玉娇面前,声音温润的道:“玉娇,现在没事了。”

心里略有些无奈。熊玉娇的心里承受能力确实函待提高。戴安娜只是将她们一行扣在阿拉伯塔酒店的会议室中2个小时。这不算什么。

当然,考虑到她自小就是众人瞩目的小公主,个人世界纯洁的如同一张白纸,一直生活在象牙塔中,给冲锋枪吓到了情有可原。但是,财富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自然会需要面对各种风险。娃哈哈的老总宗庆后不就被人砍伤?

“我…知道,就是…想哭…”熊玉娇呜咽的哭道,“陆景,我没想到会这么危险。我以为…,我会和苏远那样死在异国他乡。”说着,泪流满面。

陆景轻轻的叹口气。苏远在印度新德里发生车祸死亡对熊玉娇的打击很大。她一度在松涛苑的家中开煤气自杀。陆景伸手扶住了梨花带雨、摇摇欲坠的熊玉娇,温声道:“不会的。我说过,你到迪拜来的安全问题我负责。”

陆景手中有gi公司对熊玉娇来迪拜的安全评估报告:戴安娜不会威胁到熊玉娇的生命。

熊玉娇真要在迪拜出事,他确实不好向她父亲熊为明以及公公苏时文交代。

“我知道。可是,在12楼的会议室中被扣押期间,我非常担心门口的那两个阿拉伯人进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开枪…”

熊玉娇趴在陆景肩头,委屈的、断断续续的述说着她在会议室中低落、害怕的心路历程。

陆景抱着熊玉娇,偶尔轻轻的拍一拍她的粉背。轻声安抚着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般的熊玉娇。

冷馨讶然的看着两人,悄然的离开套房。守在门口。熊总性子端庄,对追求者不假辞色。寡居快2年没有传过任何绯闻。却没想到她会对陆先生敞开心扉哭诉。

冷馨想起无意间听熊玉娇的好友潘婷婷说的一件事:陆景曾经救过熊总的命。

约莫半个小时后,熊玉娇的情绪慢慢的平复下来。见将陆景的肩头的衬衣给她哭湿了一大片水渍,白腻的鹅蛋俏脸上染上一抹绯红,小声道:“不好意思呢,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陆景笑了笑,双手从熊玉娇细软的腰间移开,规规矩矩的,道:“现在心情好了点吧?那吃晚饭去。我急匆匆的赶到迪拜肚子还空着的。你知道飞机上的午餐有多么难吃。”

熊玉娇一笑,随即感觉到陆景松开她。立即意识到她刚才和陆景的动作过于亲密,白嫩的脸颊一片绯红,娇艳似染,羞赫的说道:“哦。好,我去补下妆。”转身急匆匆的逃进了卧室。

看着熊玉娇丰腴性感的娇俏背影,陆景笑着摇摇头。她今天根本就没有化妆,补什么妆呢?

这妮子这会儿知道害羞了,刚才可是哭得酣畅淋漓。心里有一丝美好的感觉涌起来。

纵然无关男女之情,宜。但珠圆玉润的娇美少妇抱在怀中,只有单薄衣衫阻隔,陆景心中不起一点涟漪怎么可能?

当然,美好的感觉归感觉。他自然不会对熊玉娇有什么想法。

陆景倒了一杯温水,在落地窗前慢慢的喝着,等待熊玉娇出来。

此刻。他心中想起的是同样身姿丰韵娉婷的烟诗凝。诗凝的气质、美丽和熊玉娇不同。诗凝的娇柔和婉脾气,婀娜曼妙的身姿。风姿独特的娇媚,从事特工的职业。天生的媚骨,都让她有着与熊玉娇迥然不同的特质。此时,陆景有一点想烟大美人了。

前些天从迪拜一起回到京城后,烟诗凝就被抽调外出参加国安的任务。手机处于静默状态。陆景现在也不知道她人在哪里。

陆景思绪飘飞之际,熊玉娇从卧室里出来,脸上的泪痕已经整理干净。换了一件白色的衬衣、粉色的阔腿裤。化着淡妆,清丽中带着娇媚。

白色的衬衣扎在高腰线设计的阔腿裤中,蛮腰纤细。双腿更显得修长丰腴,更显得长腿尽头的臀部浑圆挺翘。

熊玉娇走到陆景身后半米,清香宜人的味道飘过来。陆景转过身来,双手捧着水杯,注目着焕然一新的熊玉娇,赞赏的笑了笑。

“陆景,我好了,我们去22楼的餐厅吧。那里的中餐小菜做的很不错。”熊玉娇早在卧室里就收拾了心情,平静的说道。

陆景和熊玉娇一行12人到22楼的中餐厅时正值晚上用餐的尾声。食客寥寥。一长串的壁灯琉璃如画。整齐的方桌铺着白桌布,用餐氛围极佳。

冷馨张罗着点了餐,和陆景、熊玉娇坐了一桌。其他人分散在周围几桌坐下。

熊玉娇喝着茶,轻声问道:“陆景,不叫上余助理吗?”

陆景笑着摆摆手,“不用管他。他正在戴安娜的别墅里谈判。玉娇,迪拜le公司40%的股权过几天就会转到你名下。好好把握机会。”

熊玉娇“哦”了一声,又好奇的问出盘亘在心头的疑问:“陆景,戴安娜怎么会同意转让价值5千万美元的股份啊?”

冷馨竖起了耳朵。虽然知道陆景绝无可能说谎,但越是这样越显得离奇啊!她很好奇。

“她必须得同意…”陆景将今天下午的谈判情况说了一遍。说话间,餐厅服务员已经送上佳肴。三人边吃边聊。

这时,餐厅门口走进来几名阿拉伯人。为首的一人有着络腮胡子,刮的干净但仍可见痕迹。环视一圈后,当先向陆景走去。

中餐厅里出现阿拉伯人是一件很令人瞩目的事情。众所周知,穆斯林的饮食习惯和中餐有很多相冲突的地方。最典型的比如:穆斯林禁食猪肉。

大堂中的服务生立即上前,用英语恭敬的问道:“先生。你好,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吗?”

迪拜是国际化大都市。英语是通用语。

“滚开。”为首的络腮胡子推开了服务生,大步流星的向陆景走去。“你就是景-陆?”

“景-陆”的称呼让陆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放下筷子,审视着眼睛带着敌意的阿拉伯男子,眼睛微微一眯。

络腮胡子指着陆景警告道:“我是戴安娜的朋友哲瓦德。我来提醒你,这里是迪拜。”

陆景嘴角浮起一抹哂笑。不知所谓的戴安娜的追求者。

就在这时,陆景的嘴角的笑容还没有散去时,哲瓦德突然的一拳砸在陆景的眼睛上。“嘭”的一声,陆景连人带椅子给打的仰天倒下。狼狈至极。

紧跟着“哗啦”一声脆响,桌面上的碗筷跟着桌布被带到地上。熊玉娇和冷馨给吓的尖叫着跳起来。餐厅中所有的人都看向这边。

陆景的两名保镖立时起身。原地拔出手枪对着哲瓦德。哲瓦德的动作太突然,他们根本就来不及阻止。看到枪械,餐厅立时一片大乱。餐厅收银台的服务员蹲了下去。为数不多的食客有的向门口跑去,有的在原地大叫。各种嘈杂的声音仿佛菜市场一般沸腾开。

这时,哲瓦德带来的随从也不甘示弱,黑黝黝的枪口对着围在周边陆景、熊玉娇所带的几名保镖。

陆景的身手固然很好,这些年坚持锻炼,身-体一直保持在巅峰。但是他毕竟不是专业的搏击高手,哲瓦德动手的毫无征兆。他立时中招。

陆景爬了起来,身上沾满了汤水,眼睛乌青得如同熊猫,半边脸颊红肿起来。

“陆景。你没事吧?”熊玉娇上前扶着陆景,关心的问道,焦急的快要哭出来。

她这是怎么了?走到哪儿都有倒霉事啊。出来吃顿晚饭。都有人打上门来。

陆景摆摆手,眼睛盯着轻蔑笑着的哲瓦德。不怒反笑,缓缓的道:“你叫哲瓦德是吧?你有种。”

哲瓦德歪歪头。身边一名穿着黑西装的黄皮肤男子诌媚的翻译了陆景的话。哲瓦德道:“请说阿拉伯语。这里是迪拜,不是中国。”

陆景点点头,似乎并没有多少愤怒的情绪,做了个手势,示意保镖们收起枪。两名保镖惭愧的对视一眼,默然的收起枪。

陆景拨了一个号码出去,低声说了两句,然后坐在椅子上。神色平静。

看着陆景还在努力的维持风度、形象,熊玉娇突然的有种想哭的冲动。都什么时候了,还顾着这些虚无的东西啊!

“什么狗屁陆先生,不过如此。我呸。”哲瓦德冷哼一声,志得意满的环视了一圈,远大集团的众人都胆怯的低下头。哲瓦德哈哈一笑,带着手下扬长而去。

阿拉伯塔酒店作为迪拜的名片,七星级的酒店,一旦出现枪击案所造成的影响会十分恶劣。他现在没有开枪的必要。

哲瓦德走了两步,身后传来陆景淡淡的声音,“我让你走了吗?”

“什么意思?你还想找打?这很容易,我马上满足你。”哲瓦德盯着陆景冷笑,逼上前两步。

这时,酒店外传来巨大的轰鸣声,一架武装直升机出现在酒店22楼的窗户外。

“嘭!”

落地玻璃窗被击穿。玻璃哗哗的碎裂开,仿佛蜘蛛网被撕裂。武装直升机调整角度。几名穿着迷彩服的特种兵从直升机中进入酒店22楼的中餐厅中。破窗而入。黑洞洞的冲锋枪指着哲瓦德。象征着阻击枪的红外点出现在哲瓦德的眉心。闪烁不定。

中餐厅内所有人都呆住。

神兵天降。

哲瓦德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唾沫,手脚再也不听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