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79章 什么样的惩罚

第1579章 什么样的惩罚

五分钟后,中餐厅中一片狼藉。哲瓦德一行五人被突然到来的特种兵押上了武装直升机。突然间,餐厅变安静下来,只有一地的碎玻璃见证了前一刻发生的事情。

餐厅的经理抖抖索索的从收银台下探出头来。几名躲在角落里发抖的服务员慢慢的站起来。他们在迪拜多的有呆过8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火爆的场面。

作为全球唯一的一家七星级酒店,阿拉伯塔酒店是迪拜的标志性建筑。地标。各国政要、记者、总裁、巨商都有入住这家酒店。

在阿拉伯塔酒店动用武装直升机破窗而入,几乎等同于有人在美国白宫制造了炸弹袭击一样令人不可接受。所造成的影响将会震动迪拜、阿联酋的高层。

几名惊魂未定的食客相互交谈着,不时的打量着陆景一行。又叫来了服务员结账,能在7星级酒店吃完饭的人不可能逃单。

远大集团的一帮人膜拜的看着陆景。这也太牛了。一个电话叫来一辆武装直升机,精锐的特种兵若干。这可是迪拜啊!不愧是传说中的陆少。

熊玉娇让冷馨去和餐厅的经理结账,满地的玻璃,餐厅受了很大的损失,在陆景身边小声道:“陆景,这样…,没事吧?”

陆景这行为搁在国内就是绑架呢。不过,她心中充满了快意,让你个阿拉伯络腮胡子牛气?知道厉害了吧!

“能有什么事?玉娇,去找点消肿的药物来,我晚上还要回京城。”陆景淡淡的说道。去了熊玉娇的套房中简单的处理红肿的脸颊和乌青的眼睛。

现在不是陆景要担心迪拜、阿联酋的官方反应是什么。而是迪拜的权力人物们需要给陆景一个交代。

和华的话事人在迪拜居然被权贵子弟殴打。迪拜这里还要不要“法律”?如果不要,好。和华将会按照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阿拉伯塔酒店对22楼的事情反应迅速,派出十几名保安接管了22楼。控制住局面,并对事件进行封口处理。袭击事情会降低酒店的评分和旅客的体验。这对酒店而言是致命的损失。当然,责任也不能不追究。

酒店总经理得知始作俑者——来自东方的陆先生还住在酒店15楼1508号套房中,连忙前往1508号房间交涉。但是在门口给陆景的保镖拦了下来。

酒店总经理立即给幕后老板打电话。好不容易将事情压下来,自然不会选择报警。给幕后老板的电话,自是实话实说。

瞩目的武装直升机在撤离迪拜前往海湾时就被迪拜的空军锁定。武装直升机出现在都市中,迪拜空军怎么可能不作出反应?但是因为里面的人质哲瓦德是迪拜钻石集团执行董事、总裁侯赛因的儿子。投鼠忌器,无法逼停对方。

侯赛因家族中有人在迪拜军方担任要职。前方指挥官没有人敢造次,一层层的向上反馈。

阿拉伯塔酒店遭遇到不明武装分子袭击的消息。在半个小时内传遍了迪拜上流社会的圈子:王室、权贵、市政府官员。迪拜城中一片哗然。

打发走哲瓦德之后,戴安娜在书房中沉静坐了一会。静下心来的反思让她明白造成她目前被动的局面原因在哪里:雷纳德-洛克菲勒和陆景之间的“交锋”,她根本没有实力参与。

在利益面前,雷纳德-洛克菲勒根本不会下力气保护她。而陆景恰恰拥有足够的筹码让雷纳德退让。

想着下午的谈判,戴安娜的心情又变得糟糕起来。目前来说,她需要履行谈判时的承诺,证明她的价值。否则,陆景找一个借口将她从执行董事的位置上踢下去轻而易举。

只是,想明白是一回事。戴安娜内心深处并不甘心做陆景在迪拜钻石集团的傀儡。

简单的吃过晚饭后,戴安娜在侍女赛琳的服侍下洗过澡,换了精美舒适的睡袍准备睡觉。

“艾丽莎还在和陆的助理谈判?”戴安娜依在床头,问正要离开的赛琳。头顶的灯光柔和。脚曲起来。蔚蓝色的空调被卷起。

“是的。殿下,那个男的眼神好讨厌呢。”赛琳应了一声,随即抱怨。

戴安娜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像赛琳这样万事不管。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这时,戴安娜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戴安娜看看号码。是迪拜钻石集团执行董事、总裁侯赛因的电话。“戴安娜,哲瓦德在阿拉伯塔酒店被陆指使雇佣兵绑架了。现在雇佣兵押着哲瓦德正在乘车前往波斯湾地区。他们可能会进入伊朗。”

“什么?”戴安娜吃惊的坐直身-体。陆景怎么会采取这么激烈的反应?哲瓦德到底做了什么?

侯赛因冷笑了一声,戴安娜会不知道这个消息?她在迪拜城中消息一向灵通的很。

侯赛因确实是冤枉戴安娜。戴安娜消息灵通是灵通,但是他爱子心切,是第一个给她打电话的人。

“戴安娜,哲瓦德去阿拉伯塔酒店之前去找过你吧?他和你说了什么?”

戴安娜无语的拍着额头,侯赛因怀疑上她了,将和哲瓦德对话的内容说了一遍,又安慰了侯赛因几句。随即挂了电话,脸色渐渐的沉了下来。

她的处境相当不妙了。很明显,不管哲瓦德能否被救回来,她都将失去侯赛因的信任。而这会导致她无法完成下午与陆景达成的协议。

戴安娜按了铃,在她打电话时自觉的出去等在门口的赛琳快步进来,“给艾丽莎打个电话,我要和余助理一起去见陆先生。”

赛琳一愣,随即道:“好的,殿下。”

“你叫人来服侍我穿衣服。”戴安娜掀开空调被,起身下床,琢磨了下,拿起手机拨了纳赛尔的手机。

纳赛尔在迪拜拥有多处房产。将宝石庄园借给陆景之后,他住进了他在五星级酒店巴卜阿尔沙姆斯沙漠酒店常年包下的1号皇家套房中。

哈桑接过戴安娜的电话,说了几句,走到套房花园中自带的天然温泉室门口,咳嗽了一声,喊道:“王子,戴安娜公主的电话。”

温泉中,纳赛尔轻轻的拍了拍正在蹲在他身下服侍他的混血儿美人依波,“宝贝,等会晚上我们再继续。”

这名他从古拉迪加尔手中要来的侍女现在正越来越得他的欢心。依波柔媚的笑了笑,温驯的站起来,雪白饱满的乳-房上水珠滴落,魅惑异常。

纳赛尔略作整理,换了衣服,到套房的客厅中。哈桑已经等在客厅中,起身迎着纳赛尔。纳赛尔摆摆手,接过侍女递来的温汤,喝了一口,问道:“哈桑,戴安娜找我有什么事情?”

“王子,迪拜钻石集团总裁侯赛因的儿子哲瓦德被陆先生安排雇佣兵抓走了。戴安娜公主现在正在和陆先生的助理赶往阿拉伯塔酒店。据说,哲瓦德在陆先生脸上打了一拳……”

纳赛尔一下愣住,哲瓦德疯了,居然敢打陆景?事情复杂了。琢磨了一会,纳赛尔拨了侯赛因的手机。

迪拜城中暗流涌动的时候,引起这场风波的当事人陆景正在事发地阿拉伯塔酒店15楼的套房中。

奢华的套房客厅中,陆景靠在乳白色的高背沙发中,拿冰袋敷着红肿的脸颊,神态怡然。他在等迪拜机场前往京城的航班。外面涌动的暗潮似乎影响不到他。

“忍着点啊。会有点疼。”熊玉娇弯着腰,细心的给陆景眼角涂抹着紫药水。清澈的眼睛中不时的闪过钦佩、崇拜。在餐厅的时候,她一开始还心酸陆景撑个空架子呢。

两人离得有些近。陆景都能感觉到熊玉娇的气息吐在他脸上,呵气如兰,有点痒痒的。见熊玉娇欲言又止,陆景就笑,“玉娇,有话就说。”

熊玉娇知道陆景心思细腻,细微的表情瞒不过他,不好意思的笑一笑,娇俏的问道:“陆景,你从哪里找来这么强悍的武力啊?怎么感觉向拍电影一样。”

“猛龙雇佣兵的总部就设在迪拜。”陆景知道熊玉娇还有其他问题,索性将她的疑问都给解释:“带队的伊桑是前以色列少校,对中东地区的风土人情极为熟悉。哲瓦德这个名字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慷慨、豪爽的意思。伊桑制药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是阿拉伯人。中餐厅中,阿拉伯人的装束可是十分惹眼。所以,伊桑他们一下直升飞机就锁定了正确的目标。”

“那你不怕暴露和伊桑的关系嘛?他可是和你说了话。现在迪拜这里只怕都知道是你掠走了哲瓦德。门外酒店的总经理可是不依不饶。”

“打个招呼又不能说明什么啊。”

“哦,那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个哲瓦德呢?”

眼角的药水擦完了。熊玉娇直起身。陆景靠在沙发的背上,笑着纠正道:“不是我想怎么处置哲瓦德。而是迪拜这边要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交代。”

这时,陆景丢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起来。熊玉娇帮陆景拿了手机,陆景接了电话。里面传出纳赛尔的声音,寒暄几句后,纳赛尔道:“陆先生,你打算怎么处理哲瓦德呢?他的父亲很关心他的情况。”

陆景平静的道:“纳赛尔,按照你们阿拉伯人的习俗,哲瓦德冒犯我,他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