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80章 雷锋日记

第1580章 雷锋日记

纳赛尔语塞,半响没有回答陆景的问题。

按照阿拉伯世界的习俗,就哲瓦德打陆景一拳这个举动,以陆景的身份,处死了哲瓦德都是可以的。

听到电话里没有声音,陆景便笑了笑,说:“纳赛尔,看来你和侯赛因沟通的不是很好哇。我们明天再谈。”

纳赛尔苦笑着听着电话里传来的滴滴声音,放下手机,叹了口气。哲瓦德的父亲侯赛因恐怕开不出让陆景满意的条件。

一旁的心腹助理哈桑问道:“王子,情况如何?”

纳赛尔摇摇头,没有回答,而是说道:“哈桑,如果陆要求侯赛因辞去迪拜钻石集团执行董事、总裁的位置,你觉得我应该支持吗?”

哈桑浑身一震,突然有点明白整个事件的重心所在。原来这才是陆景的真实目的。

挂了纳赛尔的电话,陆景随意的将手机放在沙发上,见熊玉娇清澈的眼眸还看着自己,微笑道:“玉娇,还有问题?”

熊玉娇娇憨的点头,蹲下来,扶着沙发扶手仰视着陆景说:“你还没有告诉我答案啊!我和好奇你会怎么处置哲瓦德呢?”

陆景是坐在沙发上,她给陆景擦紫药水的时候是俯身,这会站着和陆景说话是俯视他,这让她很不习惯。索性蹲下来和陆景说话。仰视陆景,才是她的真实心态写照。

陆景禁不住一笑,“你啊…”

熊玉娇忍不住俏脸微红,但仍看着陆景。她本就不是什么心思深沉的性子。她知道陆景看破了她此刻因为敬佩、崇拜想要和他亲近的说会话的小心思。

当然。只是有好感啊,不是爱慕。所以。她现在敢目不转睛的注视着陆景。

陆景道:“哲瓦德只是谈判筹码而已。和华要在迪拜扩大影响力,需要一个突破口。迪拜钻石集团会是一个很好的棋子。”

熊玉娇迷惑的眨眨眼睛。她听不太懂。

第一。和华为什么要在迪拜扩大影响力。和华在迪拜并没有什么商业活动啊。

第二,怎么将迪拜钻石集团当做突破口。迪拜钻石集团是什么公司?

陆景笑笑,也不解释。

和华想要成为世界一流的财团,商业上的第六帝国。这个布局首先就是从全球各大金融中心城市开始,逐步的扩大影响力。迪拜是中东的金融中心。自然是在名单上。

和华在全球影响力的“扩张”是同时开始。多点开花的战略。陆景想要在35岁的时候退休,这些事情是越早开始运作越好。

熊玉娇见陆景没有解释的意图,对他轻笑了笑,起身收拾茶几上的医疗物品。她刚才安排人去酒店外买了处理外伤的医疗包回来。这时,冷馨在门口敲了敲门。冒头说道:“陆少,熊总,余助理和戴安娜来了。”

陆景道:“让他们进来吧。”

“哎,冷馨先等一下。”冷馨忙在门口停下来。熊玉娇指着陆景身上的饭菜、酒渍痕迹说道:“要不要先收拾一下。你这样子可太狼狈了。”

陆景给哲瓦德一拳打倒,餐桌上的饭菜不少都洒在他身上了。而且,他现在眼睑上还涂着紫药水,不适合见客人。

“不妨事。”陆景笑着做个手势。冷馨会意的离开,去外面请余乐和戴安娜进来。陆景这才笑着对熊玉娇道:“玉娇,我要是在你这儿换衣服。你可就说不清楚了。”

“为什么?”熊玉娇下意识的回了一句,随即反应过来。她和陆景孤男寡女的呆在一间房间里,纵然是复式公寓的套房,有很大的空间。可还真是说不清呢。

熊玉娇腻白的鹅蛋脸刷的变得绯红。如同熟透的果子,有着无端的娇美少妇韵味。

陆景也被她的美丽感染,笑了笑。坐起来喝茶。

余乐、戴安娜进入1508号房间。戴安娜的随从、保镖都等在了门外。戴安娜还和等在门外的阿拉伯塔酒店总经理聊了几句,询问情况。

套房的客厅中。余乐看到陆景眼青脸肿,即便是在路上听戴安娜说过情况。仍旧忍不住惊愕的道:“陆景,你这也太狼狈了。”

陆景对戴安娜点点头,对余乐道:“所以,我搞的动静有点大。你回来正好。和戴安娜的谈判就没必要了。你帮我处理下后续的事宜。我今天晚上要回京城。”

“好,我这就去办。”余乐注意到戴安娜脸色变得苍白,心里哂笑,晚上戴安娜的侍女在谈判时可是刁钻的很。起身告辞离开。

他知道陆景说的是什么事情。迪拜城中这么大的动静:武装直升机“袭击”迪拜的标志性建筑阿拉伯塔酒店。要善后的事情多着呢。陆景肯定不能给迪拜官方列为恐怖主义大亨。他要做的事情是多方施压压下这件事。

“陆…”戴安娜从茶几边的沙发上站起来,想要恳求,但是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说起。

陆景摆摆手,对熊玉娇道:“玉娇,把我开一瓶红酒,先醒着。”

熊玉娇知道陆景是要支开她,笑了笑,“好啊。”上了二楼。

陆景看了戴安娜一眼。戴安娜的身姿很高,金发披肩发梢微微卷曲,穿着蕾丝白色长裙。美艳妖娆。陆景淡淡的道:“看来,你是无法履行下午达成的协议了。”

“陆,我可以尝试一下说服侯赛因,请给我一次机会。”戴安娜走上前两步,哀婉的看着陆景说道。此刻,美貌便是她最大的武器。她期望能引起陆景的怜悯。

陆景摆摆手,“不,你应该是无法说服他了。当然,这不是重点。刚才纳赛尔还给我打过电话。侯赛因想要和我谈条件。我改变主意了。如果和侯赛因直接对话,我需要便不只是迪拜钻石集团向和华转让18%的哈温斯瓦纳钻石矿股份。所以,公主殿下,我不认为你继续担任迪拜钻石集团的执行董事对我有什么益处。”

陆景下午在雷纳德-洛克菲勒的“调和”下与戴安娜达成和解协议。对他而言,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让戴安娜全心全意的为他效力。

思考了这么久,陆景的答案是:换人。在迪拜钻石集团的执行董事职位上换上自己人就好。何必费心的去琢磨戴安娜的心思呢?

至于借口,这不是现成的吗?戴安娜根本就不可能说服侯赛因转让哈温斯瓦纳钻石矿的股份。

戴安娜神色黯然,“陆,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我确实不该配合雷纳德-洛克菲勒对你设下圈套。哈温斯瓦纳钻石矿是个骗局。”

说着,戴安娜走到陆景身边,蹲了下来。哀婉的恳求道:“陆,如果我失去了迪拜钻石集团执行董事职位,我将会成为男人的附庸、玩物。我并不想嫁给约旦王子萨利-阿卜杜拉。陆,求你了。”

戴安娜握住陆景的双手,将美艳的俏脸深深的埋在陆景的手中,呜咽的哭泣起来,“陆,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的啊。”

二楼走廊上关注着一楼客厅情况的熊玉娇忍不住撇撇嘴:都说阿拉伯世界的女性很保守、传统。这一位公主殿下可是“奔放”的很呢!

感觉到手中的滑腻、香软,湿润,入目之处是戴安娜领口下饱满的白-乳,陆景不动声色的抽回手,悠然的道:“任何事情?包括给你破-处?”

上次,戴安娜给他说她要嫁给约旦的王室,虽然谈了几十个男朋友,但一直保持着贞洁。

戴安娜一愣,泪眼婆娑的抬头看着陆景,旋即咬咬牙,“嗯。我会告诉约旦的王室,是你拿走了我的处-子之身。”

“呵呵,你倒是坦率的很。”陆景禁不住笑着摇头,他可没功夫玩这些“游戏”,说:“戴安娜,我对你本人没有意见。但是,你不适合继续担任迪拜钻石集团的执行董事了。你有困难的时候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会出手帮你一次。今天,就这样吧。”

戴安娜看着陆景走上二楼,无法可施,只得悻悻的离开。她无法理解的有两点。第一:资料显示着陆景不是很喜欢美女吗?为什么她的美貌没有奏效。

第二,前不久,陆景在迪拜国际机场的咖啡店中还奉承她,承认她在迪拜的影响力,为什么今天对她弃之如敝履呢?

二楼的小客厅中琉璃般的宫灯照耀的名贵的家居纤毫毕现。落地窗前,熊玉娇倒了一杯红酒给陆景,大着胆子笑说道:“陆景,你真虚伪啊!”

刚才的对话,她全听到了。陆景对戴安娜意见大着呢。他对戴安娜好不留情。这和他风流倜傥的形象大不相符啊!

陆景笑笑,接过高脚玻璃杯,“我记得我推荐过让你读雷锋日记。有认真看吗?”

“看过啊。”熊玉娇掩嘴娇笑,抑扬顿挫的背诵道:“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火热,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陆景微微一笑,远眺着窗外夜色中的海景,抿了一口红酒,道:“玉娇,去卫生间帮我放水,我一会泡个澡。”

熊玉娇俏脸一热,耳坠轻摇,说:“陆景,你刚才不是说这会让人误解的吗?”

对陆景支使她做事倒不反感,只是她的这间套房里只有她的主卧室里的浴室中有浴缸啊!

“那我总不能一身脏衣服上飞机吧。”陆景转过身,笑着道:“况且,谁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