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81章 美妙、危机

第1581章 美妙、危机

陆景说没人知道他在熊玉娇这里洗澡换衣服是实话。宋雨绮已经发来迪拜国际机场的航班信息,返回京城的机票已经订好:一个小时后, 22:45分的飞机。陆景等会一个人直接从阿拉伯塔酒店出发。余乐会留在迪拜善后。

等陆景在熊玉娇的带领下到她位于复式豪华套房二楼的主卧的浴室中,陆景算是明白熊玉娇忽而娇羞的原因。

豪华的浴室有洗漱台、卫生间、浴缸连成一体,米白色的大理石风格,镶嵌着土豪金。

熊玉娇走到洁白的长方形浴缸边弯腰试水温。丰盈浑圆的臀部就这么紧紧的贴着高腰粉色阔腿裤,印出美妙圆润的曲线。

陆景在洗漱台前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看看熊玉娇性感的倩影,摇摇头。玉娇都没有拒绝他的提议,他这时候再说不洗就太矫情了。

熊玉娇弯腰在浴缸中掬一捧清水,走出来道:“陆景,水温好了,我先出去了。”犹豫了下,问道:“呃…,你换洗的衣服要我帮你准备吗?”

已经是三十岁的女人,儿子苏耀都已经5岁。给陆景准备换洗的衣服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陆景没有推辞,对着镜子挽着衬衣袖口,笑着说:“我换洗的衣服在我的行李箱里面。你帮我拿一下。”

熊玉娇忽而扑哧一笑,漂亮的睫毛忽闪忽闪,说:“你还真不客气啊。”

陆景转过身笑道,“我要是拒绝你不是更失望?”

熊玉娇立时俏脸娇红。眸光妩媚如水,说:“你的词锋还是向九六年的时候那么犀利呢。我去了啊。”

今晚的事情让她心中对陆景充满了敬佩和崇拜。很乐意为他做一点小事。陆景一眼就看穿了她内心深处的想法。

看着脚步略显匆忙的熊玉娇。陆景笑了笑,脱光了衣服。赤脚走进浴缸中,温热的清水浸泡在全身,令人放松。心中有很美妙的感觉升起来。

使用熊玉娇卧室中的浴缸令人心中不免有些旖旎的想法。熊玉娇脚步匆匆,心中未必没有波澜。

然而,自己和玉娇肯定不会发生什么。都是成-年人,这点自制力有。偶尔有逾越男女界限之间的微妙情绪很美妙。

夜色中,迪拜的高楼大厦街道中灯火通明,光暗交替,织出五彩缤纷的夜中世界。

黑色的宾利缓缓的驶向地球群岛夏威夷岛。车中。戴安娜脸色冷峻,全无刚才在陆景面前的娇柔。

迪拜钻石集团垄断中东的钻石销售,一年的利润数十亿美元。戴安娜作为迪拜钻石集团的三巨头之一,怎么可能是娇柔的女子?只不过是根据需要来调整所佩戴的面具而已。

戴安娜的侍女艾丽莎和赛琳噤若寒蝉。公主殿下和陆景谈话的结果显而易见。

半响,戴安娜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艾丽莎,安排一下。”

艾丽莎脸色微微一变,郑重的道:“殿下,你决定了?”

赛琳道:“艾丽莎。你这是什么话?陆不愿意放过殿下,难道我们坐以待毙吗?飞机失事的概率虽然小,又不是没有。况且,陆绑架了侯赛因的儿子哲瓦德。侯赛因会是第一怀疑对象。”

戴安娜点点头,看向窗外深沉的夜色,几栋大厦中的灯火璀璨无比。陆景一死。和华帝国势必会分崩离析,雷纳德-洛克菲勒的态度肯定会转变。她的安全有保障。

阿拉伯塔酒店的总经理堵在1508号套房门外。陆景要离开酒店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余乐离开房间后,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找纳赛尔摆平阿拉伯塔酒店的总经理。随即。在纳赛尔的引荐下和迪拜王室的管家约好在第二天拜访迪拜酋长巴希尔-本-穆尼尔-阿勒马克图姆。

迪拜酋长国是君主立宪制。行政权力在市政府手中,但是王室在一些事情上拥有着相当的话语权。比如:陆景调用武装直升机攻击阿拉伯塔酒店的事情。

当然,余乐在拜访迪拜酋长之前需要做一点准备工作。他从纳赛尔所在的巴卜阿尔沙姆斯沙漠酒店返回后径直去了和华设在迪拜的办事处。

和华迪拜办事处设在迪拜网络城。入住在这座2001年开始建设的大厦中的企业有:微软、思科、西门子、甲骨文、惠普、ibm和佳能等顶级企业。

正如熊玉娇所思考的,和华目前在迪拜并没有业务,因而只设立了办事处。共有二十多名员工。为和华员工途径迪拜办事提供各种便利服务,同时收集和华总部要求的商业情报。

余乐下车,坐电梯到位于12 e号地址的办公室。身后一名黑衣保镖亦步亦趋。

简约时尚的办公室玻璃门隔壁便是大名鼎鼎的ebay。余乐想起和华负责互联网投资的叶静雨。ebay拆分了互联网支付巨头paypal,叶静雨负责的彩虹基金应该赚了不少。今年业绩预计会相当好。

余乐与和华办事处的负责人罗经理了几句,便在奢华的办公室中等候起来。

他要等的人叫刘和顺。富跃产业投资基金派遣到迪拜从事金融衍伸品交易的高级职员。

富跃产业基金手中握有迪拜政府大量的债券。这是他需要的“弹药”。

刘和顺在迪拜住在迪拜的高档别墅社区:酋长山(emirates hills)。和华在食宿上的标准相当高。接到办事处通知后,刘和顺在半个小时内赶到了迪拜网络城12e和余乐见面。

“余总,你的要求我没有问题。只是,我想知道,是不是迪拜政府不同意我们的解释,我们就一定要卖空迪拜的债券?”办公室中,刘和顺问道。

余乐是陆景的助理,相当于是总裁助理,和华内部职员大部分都称呼他为余总。

余乐打量了一下刘和顺,喝着咖啡英俊的笑起来,“你认为我们在迪拜发动一起金融战争有疑虑?”

刘和顺和陆景的私交不太好。他曾经是叶妍的追求者。去年他父亲操作国际原油期货欠下大量的债务,他进入和华工作,卖身还债。据说是叶妍推荐他进和华的。

余乐有点倾向于怀疑他此刻的表态存在私心。

刘和顺坦率的点点头,“是的。迪拜毕竟是美国人的地盘。”

余乐哈哈一笑,“不要担心,我明天会去和迪拜酋长见面。你和迪拜市政府的交涉,主要目的是恐吓。迪拜还没有决心、能力将和华拒之门外。”

和华的能量通俗一点的衡量,便是世界500强中排名靠前的企业。这样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的意见,迪拜不可能不慎重对待。

“好,我明白了。”刘和顺结束和余乐的面谈后,去他的办公室给叶妍打了一个电话。

陆景的动静搞得有点大,未必会及时通知叶妍。他倒是可以借这个消息“回报”一下叶妍的引荐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