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95章 监视

第1595章 监视

助理见机的递过一只x5的放大镜。周明诚聚精会神的看着手中的玉佛,缓缓的道:“陆先生,这块玉佛的质地上佳,我估计价值在1200万美元以上。”

云丰集团旗下的主营业务中便有珠宝业务。周明诚长期供职于云丰集团中,鉴定珠宝玉石的技术接近专业级。

“当然,这个估值只是我个人的判断。如果你允许的话,我拍张照片请集团里的几位专家看看。可以得出比较准确的估值结论。”

陆景微笑着喝茶,做个手势,“周总你尽管拍。”

周明诚笑了笑,拿出手机对着玉佛拍照,上传到一个sit群中去,用手机聊了一会,又问了陆景关于这尊玉佛的产地信息等。十几分钟后,笑着道:“陆先生,结果出来了,估值为2000万美元。如果放在拍卖行中,价格可能更高。只是,拍卖行会收佣金,我建议你联系私人买家。”

陆景找他估价,应该是想要出手售卖。

陆景笑道:“谁说我要卖啊。我要送人的。”

周明诚笑着点头,表示理解,将手中玉佛小心翼翼的放到精美的檀木盒中递给陆景。

纵然是心里腹诽:哪有送人还要先估价的?但他无意去探询陆景的秘密。

陆景笑着摇头。

他要把玉佛送出去逻辑上是不用去估其准确的价值。但是这尊玉佛是穆罕默德-萨利姆送给他的,他需要估值来确认这份人情到底有多大。

和周明诚一起闲聊了几句,一杯清茶喝完。陆景便和周明诚握手道别。

具体工作上的事情,他早就不过问。除非是他特别关注的领域。组建零售巨无霸企业暂时还不是他关注的重点。

看着陆景离开的背影,周明诚和助理对视了一眼。笑着叹口气。他今天汇报应该算是很成功吧?

从38楼的行政套房里出来,陆景坐电梯到41楼,然后步行前往顶层42楼的总统套房区域。

一边走一边给李菲菲发着sit消息。李菲菲的sit号他要知道并不困难。他前些时候试探着发了一个加好友的消息,李菲菲同意了。

“菲菲,有件礼物送给你,什么时候方便签收?”陆景发了消息,然后将手机揣在兜里。

脑海中浮起那天在风景击剑馆吻李菲菲的旖旎场景。李菲菲从被强吻到顺从的闭上眼睛,还有吻到动情时隔着白色的击剑服偷偷的抚摸她纤盈修长的双腿的感觉,种种滋味让他难忘。

从41楼进入42楼。刷了会员卡,陆景进入总统套房的区域,顺着铺着红地毯的长长走廊到总统套房的客厅门前。陆景兜里的信息声音响起来。

“最近都不方便。”口吻带一点点赌气。

“那就在方便的时候吧!”陆景摇摇头,将手里放在兜里。他和李菲菲的交往必须要强势。否则,李菲菲根本不卖他的帐。明天要去黄海,等回来再亲自上门送给她吧。

陆景敲了敲客厅的门,然后推开门进入到客厅中。温暖如春的热浪袭来。

坐在沙发上穿着青色丝绸睡衣的丰腴美人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笑吟吟的看过来,朱唇轻启,娇声轻吐:“陆景。你来了。”

“嗯,把周明诚随便打发走了。”陆景将大衣外套脱下来挂在落地衣架上。客厅里等他的正是前段时间突然外出任务的烟诗凝。陆景坐到烟诗凝身边,香气袭人。烟诗凝今天下午打电话约他出来见面,有要紧的事情和他说。他才知道烟诗凝回京城了。

“诗凝。你今天刚回来吗?我在迪拜逃脱时用了另外一本护照,幸好按照你的意见有准备。”

烟诗凝娇柔和婉的一笑,并不介意陆景握住她的手。说:“我听焦哥说了你从迪拜逃回来的事情,陆景。真的很危险呢。下次一定要给我说。”

陆景就笑,“我那会儿想找你也找不到人啊。诗凝。你出什么任务去了?你不是不在一线工作了吗?”

陆景的语气有些担忧。特工的任务向来都是很危险的。

烟诗凝正要说话,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陆景看看号码,是高婉薇的号码,接了电话。高婉薇娇俏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来,“景哥,我刚看到白露的sit空间,她好像去新加坡了。呃…,没事吧?”

没想到高婉薇和风白露的关系这么亲密,居然会打电话来问情况。陆景沉吟了一会,道:“薇薇,没事。”

有些事情他不方便透露给高婉薇知道。

“哦---。”高婉薇松了口气,“那…,景哥,我挂了。”她对陆景的人品还是很相信的,陆景说“没事”就是“没事”。

“嗯,挂了吧。”陆景平静的说道。他即将驱散笼罩在他和风白露头顶上的阴云。

烟诗凝给陆景到了一杯温茶,坐到陆景身边,白皙的鹅蛋脸上带着一丝浅淡的笑意,“你真有把握逼迫风家就范,同意你和风白露的交往?”

“诗凝,你知道我的计划了?”陆景随即恍然,笑了笑,沉声道:“七成的把握。我不要风家表面上同意,私下里同意不在追究我和白露交往的事情。”

调查风在水左膀右臂周小齐的事情是交由国安五处执行。以焦兴修等人和烟诗凝的关系,基本不会瞒她。

烟诗凝认真的看了陆景一会,莞尔一笑,妖娆动人,温润的手掌轻抚着陆景脸庞上的发丝,说:“你啊…,对人心的考量真是到了极致。你不去走仕途真是可惜了。偏偏把这些心思用在追女孩子上面。”

陆景道:“诗凝,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商业运作上面啊!”

烟诗凝婉柔的趴在陆景肩头,晶眸眨了眨。道:“陆景,接下你可骗不了我呢。”

陆景不解的看着烟诗凝近在咫尺的如花俏脸。“诗凝,怎么这么说?”

烟诗凝痴缠的依在陆景肩头。看着客厅墙壁上的山水壁画柔声说道:“陆景,我这次不是去出保密任务,而是去参加一个保密培训。和华的体量这么大,上面需要在你身边埋一枚棋子掌握你的动态。我被选中了。所以,你接下来的人生,我都会和你联系在一起了。”

陆景苦笑着捏捏烟诗凝的鼻子,“诗凝,我们俩在一起不用以这种工作的形势吧?这算什么?我不是成了透明人?”

即便是知道派烟诗凝来是极大的善意——他和烟诗凝的关系瞒不住有心人。但他心里仍旧有些不爽。

烟诗凝脸上浮起红晕,没有阻止陆景亲昵的动作:“和华如果做空国内的经济。危害是极其巨大的。我只要保证这一点就可以了。其他的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陆景,你相信我吗?”

她不会出卖陆景的秘密、信息。她接受这个任务之前就说过。其实,以陆景的身份,他不可能做空国内的经济。

“相信。”陆景不假思索,认真的说道。看着烟诗凝眼眸里涌起感动、信任,妩媚而妖娆,禁不住在烟诗凝散着成-熟少-妇的妩媚、细腻白-皙的鹅蛋脸上吻了一口。

“诗凝,那你接下来做什么工作?”

“编制不变,然后在gi公司担任安全顾问。不过。鉴于你在迪拜遭受到的危机,我想在你身边负责你出行的安全问题。宋助理那儿,要你打个招呼。”

“好。我不会经常调用雨绮组建的服务团队。你平常的工作应该还是比较清闲。不过,你还是得在gi公司里面赶紧培养几个好手跟着我到处跑。”

“这没有问题啊。”

和烟诗凝说着话。时间慢慢的流逝。情-欲在亲昵的接吻、抚摸中缓而坚定的升腾起来。陆景让烟诗凝转身跪在了柔软宽敞的长排沙发上…

12月5日,陆景与卫婉仪道别前往黄海见苏琳。他的行程卫婉仪知道。

随行的有唐诗经、叶妍、墨静雯、余乐、季婉彤。宋雨绮安排温雪、温蓝前往江州何家菜馆学习江州菜,她本人则留在京城完成陆景交代的事情。

周一中午。周小齐约了胖子庞滨在湖东区的盛世俱乐部喝酒。风老大联系不上,他遇到事情只能和不对眼的胖子商量。

私密的包厢中。周小齐将手中的白酒一饮而尽,脸上微红。“胖子,你真联系不上老大?”

觉察到周小齐一反常态,庞滨没有嘲讽他,叹口气道:“老大现在在拉练,真联系不上。小七,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周小齐阴着脸道:“我被国安的人监控了。”这往往就意味着要出事了。

“什么?靠。”庞滨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起来,神情紧张,“那,那现在怎么办?我靠,你还喝?”

周小齐放下手中的酒杯,斜眼看了庞滨一眼,带点醉意的道:“我找老大就是想他那个主意,现在联系不上,只能我自己拿主意。那你说我怎么办?”

庞滨想了想,断然的道:“不行,你得马上走。我安排你出国。现在。”

周小齐心里涌起一股温暖,骂道:“屁话。按你的办法,没事也要变成有事。还会牵扯到老大身上。劳资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要抓就抓吧。大不了一条命。”

庞滨脸色微变,“那你说怎么办?”

“凉拌。该吃吃该喝喝,该日就日。”周小齐再爆粗口。有点豪迈。

庞滨默默的陪着周小齐干了两瓶xo拿破仑。送周小齐离开:“小七,我会尽快和老大联系上。”

周小齐原地站了一会,头也不回的离开盛世俱乐部。刚出门,一辆黑色的昆王汽车停在周小齐面前,车窗缓缓的落下,露出焦兴修那张东北汉子的脸,“周小齐跟我们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