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96章 风在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596章 风在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京城每天都在演绎各种各样的生活故事,小人物、大人物们的悲欢离合,人生际遇。酸甜苦辣不一而足。

周小齐被带走的消息在京城中繁复众多的生活故事中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仿佛平静的水面中投进了一个小石子,荡起微微涟漪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除了关心他的人。

庞滨晚上在京城大酒店吃饭陪一个外地来的朋友吃饭得知周小齐被国安带走的消息。

奢华明亮的包厢中,庞滨正站着倒酒,愣了下,他没想到事情发生的这么快。身-体摇晃差点摔倒,手撑在深红色圆桌的边沿上。

“高畅,你帮我招呼下柳总。我有点事情处理下。”庞滨勉强的笑说道。

高畅是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圆脸大鼻子,容貌平实,笑道:“庞哥,你忙去呗,刘总这儿有我。记得把音乐学院的几个校花安排来就行。”

“你小子…”庞滨刻意的笑骂一句,脚步匆匆的离开包厢。让身边的助理在京城大酒店楼上开了一间豪华套房。

进了富丽堂皇的套房中,庞滨立即拨打电话,调用关系打听周小齐被抓的详情。庞滨作为风在水的左膀右臂,在京城有自己的关系网。电话不断的拨通又挂断。一点点的消息慢慢的汇聚起来:周小齐涉嫌在海外洗钱被有关部门注意到。

庞滨胖胖的身-体微微打了一个寒颤,海外洗钱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那些钱是老大、他、周小齐三个人的。

突然间,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起一个名字:陆景。难道老大被调离军情部门是一个“陷阱”?

陆景到黄海之后住在了深蓝游艇俱乐部。蔚蓝色的海浪在窗外起伏,游艇码头处,一艘艘豪华的游艇停泊。富贵奢华之气弥漫。

陆景带着墨静雯在俱乐部主楼5楼叶妍套房的书房中处理着邮件、工作事宜。即便不再处理和华具体的事务,但仍有许多事务需要处理。

吃过晚饭后,陆景伸了个懒腰,和叶妍、李慕清、李逸落、墨静雯在宽敞的客厅中喝着清茶围坐在茶几边闲聊。

“陆景,你什么时候去见苏琳啊?”叶妍明媚的眨眨大眼睛,扶着沙发扶手问道。

“我让诗经约她了。应该是明天可以和她见面谈谈。”陆景轻轻的揉着额头。他的事情有点多,“呃…,清儿,李慧乔的演唱会准备的怎么样?”

“周三晚上在黄海体育馆。八万人的体育馆。很考验李慧乔的功力呢。要是逸落开演唱会就没这个压力。”

“清姐…。都是有你的支持呢。”李逸落不好意思的笑笑,精致绝美的容颜上浮起娇羞之色。

作为亚洲现象级的女歌手,她当然在容量八万人黄海体育馆开唱过。只是,在陆景面前给夸赞,她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她现在的影响力、人气不如李慧乔。这从她、李慧乔在广告商给的待遇上可以看得出来。

墨静雯有些好奇的问道:“落姐,你不考虑转型吗?”现在单纯的歌手没有什么前途了。她有些好奇,以李逸落巨大的粉丝量,她为什么不转型。

李逸落道:“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声音空灵如夜莺。纯真明沏的眼眸婉婉的看了陆景一眼,难掩她的爱慕、情意、甜蜜、幸福。

陆景笑着摇头,开玩笑道:“没有追求的小逸落啊。”

“没有啊。我的追求就是演绎精彩的歌曲呀。”李逸落无力辩解了几句。她心里其实很喜欢陆景打趣她。

说笑着,夜色慢慢的深了。叶妍等人正要各自回房间洗浴,陆景却突然接到王灿的电话,按了接听键。

“靠,靠。靠。”王灿一开始就用口头禅表达他的惊诧,“陆景,你不是说风在水的事情放一放吗?周小齐被抓了是怎么回事。你真打算玩一把大的?”

陆景这是打算挑起陆家和风家全面对抗吗?

“没有。王灿,我说放一放是真的。”陆景舒适的靠在沙发上,慢条的道:“我和白露的事情,我不想风在水再在一旁指手画脚。电话被监控,出行被监控,这让我和白露交往如同地下党接头。浑身别扭。感觉就像是乌云笼罩一样。”

“我靠。”王灿翻翻白眼,他明白陆景的意思了,是想要通过周小齐抓风在水的痛脚。“合着我白担心了。你确定周小齐手里有风在水的把柄?”

陆景笑笑,他当然确定,反问道:“王灿,你觉得风在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王灿愣了愣。风在水比他和陆景大不了几岁。但是大了一个辈分,在京城纨绔子弟圈子中都属于上一代的人物。他对风在水了解的非常少。

他虽然是陆景的死党,但是因为出于对陆景能力的信任,他还真没有认真的研究过风在水的资料——唐悦手里有收集到的风在水的生平、事迹——他不认为风在水能够把陆景怎么样。

同一个问题,在京城的高婉薇也同样面对,提问的是高家的话事人高俊耀。

高婉薇最近一直在京城为高家旗下的企业海益汽车进入电动汽车行业和云图集团接触。

5日晚上和安溪等云图集团的三名管理高层吃过饭。应付完云吉祥的纠缠,回到位于西月区的四合院中,给三伯高俊耀打了个电话。

她这几天忙的还没有来得及问风在水的事情。在商云市的时候风白露提醒过她,可以问问她三伯。

高家要成为云图集团的战略投资者,绕不过风在水。她刚从云吉祥口中得知,他姐云玉致和风在水关系密切。而据目前的情报来看,云图集团中意的战略合作伙伴是风在水的朋友庞滨注册在开曼群岛的离岸公司富力股份有限公司。

高俊耀在伦敦,听高婉薇的问题,笑着反问了一句:“薇薇,你觉得风在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高婉薇心里暗道:三伯果然知道点什么。沉吟了一会,说:“三伯,我只和他接触过几次。我觉得…,呃…。他有点虚伪。不过,能量貌似很大。”

高俊耀笑了,“风家在京城是一流世家,风在水是风家的接班人。当然能量巨大。薇薇,提起风在水,就会提起他做过的一件事。”

“哦…”高婉薇来了精神,双腿卷曲着坐在沙发上,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洗耳恭听。

高俊耀和风在水的前岳父高荣轩熟识,对晚辈自然不会隐瞒:“风在水十八岁把你高伯伯的女儿高丽莹弄得怀孕。不得不和他订婚。两年之后成婚…”

高俊耀并没有说的太多,高婉薇已经惊讶的说出话来。她随着三伯见过高伯伯的。和高伯伯的女儿高丽莹见过几次面。

第一,风在水的妻子是李家的女儿。这是京城里的大路货色消息。众所周知。

第二,高丽莹现在是单身。原来她和风在水结过婚。

第三,高丽莹没有孩子,那么怀上的那个孩子的命运可想而知。

高婉薇很迅速的在脑海中勾勒出风在水的形象:风流、不负责任、残忍、冷酷、绝情…

高婉薇忽而有些厌恶那个让第一眼就有好感的英俊成熟的男人。嗯,有点恶心。

高俊耀作为长辈,在男女感情的话题上不便过多的发表意见,接着道:“风在水手下有个人叫庞滨。这个人在圈子里的名声很坏。很多民营企业都是被他搞垮。

其习惯性的手法是获取某企业的股权,然后用各种非法的手段收购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夺取企业的控制权,再拆分优质资产上市,圈钱套现。

薇薇,虽然庞胖子隐藏的比较深,但是这些资料只要用心去查都可以查到蛛丝马迹。他是在洗劫民营资本。所以,我对海益汽车成为云图集团的战略合作伙伴很有信心。云图集团的管理者只要不是傻的,就会选择我们。”

高婉薇愣了愣,很谨慎的提出自己的结论。“三伯,庞滨的动作,风在水知不知道?”

高俊耀笑了笑,道:“你说呢?”

高婉薇默然。半响挂了电话。

看来,让海益汽车和云图集团达成合作的关键是要向安溪揭露庞滨的真实面目。高婉薇琢磨着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昆成汽车以其优质的性价比、快捷方便的售后服务,很受国内工薪的欢迎。2005年的12月,昆成汽车在京城大街小巷上十分常见。

一辆黑色的昆成汽车缓缓的停在湖东区一栋不起眼的小楼前。烟诗凝穿着厚厚的棉衣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从昆成汽车上下来,进入小楼中。

这是国安五处关押周小齐的地方。

“烟处…”

烟诗凝是从国安五处出去的人,前往焦兴修临时办公室的路上。不少同事打着招呼。、

烟诗凝嘴角带着微笑一一回应。脑子里琢磨着陆景这混蛋刚才回了她一条sit消息。心里羞涩又好奇。

“陆景,你在做什么呀?”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焦兴修的临时办公室在二楼,烟诗凝很快就到了。很简陋的办公室,十几个平方,水泥地,一张红木色的办公桌,一排书橱,几把椅子。

焦兴修笑着招呼烟诗凝落座,笑道:“诗凝,你电话里说有重要的事情找我,什么事?”

烟诗凝笑道:“焦哥,庞滨想要见周小齐,人情托到我这儿。不知道这对目前的审讯周小齐的困局有没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