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97章 是你先惹我的

第1597章 是你先惹我的

庞滨短时间内联系不上风在水,只得托他自己的关系去见周小齐。他找到了谢海逸。谢海逸是烟诗凝的表弟。烟诗凝在国安五处很有办法。

12月6日下午,周小齐被带走的第三天,庞滨在市郊的一处老房子中见到了周小齐。

简单得如同八十年代宾馆的老房子中,木床,木桌,木椅子、开水瓶。狭小的房间中很单调。几乎看不到现代化电器的痕迹。

庞滨和周小齐相对而坐在空荡荡的长桌两侧。这一次,没有盛世俱乐部的美酒佳肴。只有一盒香烟。中华牌。

庞滨给周小齐点了一支烟,眼泪差点没下来。周小齐胡子拉碴,双眼通红,想来是被上了手段。庞滨给自己点了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说:“哥几个纵横天下的时候,何曾想到会这么狼狈…”

周小齐晒笑一声,“胖子,好汉不提当年勇,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况且隔墙有耳。”说着,眼睛很专业的瞄了瞄有可能隐藏窃听器的地方。

庞滨摆了摆手,说:“我找的朋友的门路。设备都关了。不会有人窃听。”

周小齐抽了口烟,没说话。他不怎么信。这是职业特点决定的。不会个人安危放在别人的承诺上。

气氛有点沉闷。庞滨沉吟了几秒,道:“小七,你放心,老大一定会捞你出去的。你耐心的等几天。”

周小齐摇摇头,“胖子,你难道没看明白吗?这是一个局中局。老大现在都离开军情三处了,他有什么立场为我说话?正是因为老大离开了。所以我才会出事。”

庞滨不忿的道:“那有怎么样?以老大的实力,难道还怕陆景那个小子?”

周小齐叹了口气,“胖子,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这是不同的玩法。老大有正业,陆景可以威胁到他。陆景有什么正业?女人、钱。老大能把和华搞垮?”

庞滨默认不语。

从华橙基金疏远老大的过程中觉察到和华强大无比的经济实力。他知道和华的实力。他本来也是不赞同老大和陆景“放对”的。但是。事已至此,说这些有什么用。没有后悔药吃的。

周小齐道:“胖子,我怕是出不去了。有件事请你帮忙。”

“自己兄弟,你有话尽管说。我一定办到,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庞滨抬头。认真的看着周小齐:“但是,小七,别说这种丧气话。你要对老大有信心。”

周小齐嘿的一笑,“狗屁。胖子,你脑子里都是浆糊。我这样的人。陆景敢放我出去?你觉得我会不会报复?他那么多女人,一点破绽都没有?”

庞滨又愣住,个人武力值高居然还会引起这样的顾忌,无奈的长叹:“小七,看来这两天你在里面想了很多啊。”

周小齐把烟灭了,说:“胖子,以后你想找我吵架都找不到人了。小野是个很善良的女孩,玛德。劳资这一回折了不知道她要便宜那个王八蛋。你帮我好好照顾她。”

小野就是对外经贸大学的那个女孩。庞滨知道,用力的点了点头。

庞滨和周小齐聊了一个小时就离开了。老式的房子隔壁中烟诗凝和009对视了一眼。监控设备确实都关了。但是,老式的房子隔音效果不行。庞滨和周小齐的谈话两人听得一清二楚。

听周小齐这口气。只怕打定主意不开口,要一个人抗住洗钱的罪名。这“攻心战”反倒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啊。

“小罗,给焦哥汇报吧。”烟诗凝想了想,无奈的叹了口气,对009说道。

“好,烟姐。”009噼里啪啦的飞快的敲着笔记本键盘。很快就和“家里”接通。焦兴修的面孔出现在屏幕上,笔记本的听筒中传出他的声音。“诗凝,小罗。情况怎么样?”

烟诗凝摇摇头,“焦哥,和你的判断相反,一点效果都没有…”说着,将听到的情况详细的复述了一遍。她作为精英特工,脑子里记录下对话要点很轻松。

焦兴修呵呵笑道:“诗凝,你错了。不是没有作用,是相当有作用。你觉得周小齐想独自抗住洗钱的罪名,他抗得住吗?”

烟诗凝微征,漂亮的晶眸凝住,她在思索。

009忍不住道:“焦哥,周小齐肯定扛不住,涉及的金额太大了,几个亿呢。他一个中尉抗不起。谁信啊!”

“所以,风在水会很急啊…”焦兴修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对一些事情的内因知道的比烟诗凝、009更多。当然,他是一个纯粹的人,服从命令听指挥。其他事情不用多管。

….

….

庞滨返回京城市区后,准备去华夏对外经贸大学找小野。答应了兄弟的事情,他一定会办到。他不否认他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但是对兄弟,他是真心的。

豪华的宝马急速的驶过紫竹大道。庞滨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庞滨看到没看,接了电话,粗声道:“哪位?”他心情不好。

“胖子,是我。”电话里传来风在水的声音。

庞滨一个急刹车,宝马打了一个旋儿车轮发出刺耳的声音停在路边。“老大…,你收到我给你发的留言了?”庞滨语调激动的在打颤。

“胖子,我回来了。小七怎么回事?来家里说。”

“好。我马上到。”一句“我回来了”让庞滨有种想哭的冲动。

两个小时后,风在水家中的书房中,华美的壁灯柔和的灯光落在风在水英俊的脸庞上。高耸的鼻梁让他显得英姿勃发,朝气勃勃。身上沉静的气息又让他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

听庞滨说完,风在水沉默了足有半个小时,问道:“陆景现在在哪里?”

庞滨道:“他去黄海了。老大。小七的事情…”

风在水抿了抿嘴,“我和陆景先谈谈。”

庞滨愕然的看着风在水,心里忽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陆景以铁一般的事实说明得罪他不会有好果子吃。史大少还在监狱里呆着的呢。

风在水拍了拍庞滨的肩膀,“没事。嗯,没事。”

黄海。

唐诗经和苏琳约的见面时在傍晚六点。正好在苏琳位于黄海财经大学附近cbd的咖啡厅中吃完饭。

黄海四季分明,12月初的黄昏挪到了下午四五点钟。晚霞铺陈在天际,印染着黄海的高楼大厦。

红色的玛莎拉蒂总裁从水墨清苑出来,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前往黄海财经大学。

唐诗经放着轻音乐,带着墨镜。水灵妩媚的俏脸上神采奕奕,笑着问副驾驶座上刚刚放下手机的陆景,“景,谁的电话啊?”

“许雪。她和叶静雨要来黄海参加李慧乔的演唱会。叶静雨是李慧乔的粉丝。”陆景笑着道,又点评道:“叶静雨多大的人了。还追星。”

唐诗经嘴角浮起一抹醉人的笑意,“年纪大了就不能追星吗?你这算是歧视呢。哦,你说要搞定风在水为你和风白露的情路扫清障碍,现在算搞定他了吗?”

陆景下午给她说过风在水的助手周小齐涉嫌洗钱被抓的事。

“这当然不算。只是迫使他、迫使风家稍稍收起强硬的反对态度而已。”

“嗯。那你对待会说服苏琳去京城和风白露打擂台有几分把握?我看苏琳的性子有点恬淡。”

“把握不大。只能说试试看。”

说着话,黄海大学周边的地标建筑出现在视野中。陆景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陆景看了看号码,笑着接了电话,“风大少?”

“是我。陆景,你想要怎么样?”电话中。风在水的声音透着凛然,像石子一样咯人。

陆景笑了,“风大少。不是我想怎么样,是你想怎么样?电子竞技项目推广受阻是你在背后运作吧?”

风在水语塞,索性挑明了和陆景谈,“陆景,我要保小七出来,说说你的条件吧。”态度缓了几分。

陆景哂笑:“你当国家的法律是我制定的啊?周小齐的事情程序都走到这一步。我没有能力保他出来。风大少,你不担心你自己?”

风在水勃然变色。厉声道:“陆景,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风在水。我很不喜欢我的电话被人窃听,我的行踪被人跟踪。你的做法踩红线了。不要给我说保证之类的话了,你的人品我信不过。”

“…”风在水在肚子大骂。轮着将陆景的女性亲属问候了一边。

“风在水,我和白露的正常交往,我不希望受到干涉。当然,我会和白露做好表面工作。否则,你好好想想周小齐到底会不会把你供出来。”陆景开出他的条件。

“好…”风在水咬牙说道,被逼着签订城下之盟的感觉实在屈辱,一字字的道:“那小七的事情呢?”

“我说了我没办法。我建议他在里面住一辈子。我实在不放心他出来。”陆景冷漠的说道。

风在水咆哮的道:“玛德,陆景,你欺人太甚。”

风在水的声音让正在找停车位的唐诗经都听到,好奇的看着陆景。陆景夷然自若,冷冷的道:“风在水,是你先惹我的。”

“嘟-嘟-嘟!”

风在水径直挂了电话,将手机重重的拍在书桌上,“惹你玛德。”他感觉再和陆景说下去,他会忍不住开装甲车到陆景家中轰一炮。

坐在一旁沙发上的庞滨看着失态的风在水,木然的抽着烟。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假设陆景后续对他下手,风老大护得住他吗?他很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