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598章 三声嗯

第1598章 三声嗯

唐诗经在苏园咖啡厅门口找到停车位,停好车,侧身低头给陆景松开安全带。优雅的美人香气环绕在陆景身边。“景,你刚才的话有点幼稚呢…”

“是你先惹我的”这话怎么听都像是校园里面的学生斗殴放狠话一样。

陆景摸了摸唐诗经妩媚水灵的脸蛋,她的肌肤光滑而细腻,笑道:“嗯,是有点失态了。诗经,我实在对风在水的纠缠有点不耐烦了。”

风在水在机场堵陆景的时候唐诗经也在场。唐诗经习惯性的弯腰给陆景整理着衣服领子,笑着道:“那你现在可以通知白露威胁解除。”

陆景“嗯”了一声,笑了笑,轻轻的吻着唐诗经柔软水润的嘴唇。他哪里会当着诗经的面打电话?

陆景和唐诗经牵着手如同一对恋人般亲密的走进了苏园咖啡厅。唐诗经漂亮的脸蛋上还残留着迷人的烟霞,照亮着此刻幽静、雅致的苏园。

这是一间给cbd周围白领提供休憩时光的咖啡厅,两层楼,钢化镂空玻璃点缀着西式的小资情调。浓郁的咖啡香气在时光中飘染。钢琴声叮咚。

舒适、安静的环境中闲适、淡然的氛围弥漫。于细节处可见苏园主人的用心经营。

“我找你们老板苏琳。我和她约了时间。”陆景对服务台边穿着漂亮整洁制服的服务生说道。

“先生,请稍等。”服务生早得了吩咐,上二楼去汇报了一声。片刻后。苏琳便迎了下来。

苏园的空调温度并不高,有一点点清冷。苏琳穿着修身的纯色织针衫毛衣清爽妩媚。婷婷的走下楼梯,淡淡的道:“陆景、唐小姐。你们来了,我们去二楼谈吧。”

苏琳在咖啡厅中并没有办公室中。只有占了一张咖啡桌。三人在临窗的位置坐下,可以从高楼上欣赏到黄海的街景,又可以看到一楼咖啡厅门外。有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孩子的倩影飘过。

貌美的女服务员送来了三杯咖啡。苏琳拿调羹轻轻的搅拌着白瓷杯中的咖啡,“陆景,你找我什么事呀?”

看到苏琳,陆景有点明白唐诗经说她性子恬淡是怎么回事,似乎,她沉浸在她自己的世界中。不太想和人交流,万事不萦绕在心的模样。便开门见山的说明来意,“苏琳,我最近和风家有些龌蹉。你有没有兴趣重返京城?”

京城第一美女说明白了是一个名头。是一个恭维的话头,绝不是一个职位。但是,因为大大小小的公子哥的们支持、共识,会有一个很清晰的界定。

莫心蓝离开京城后,公认的京城第一美女便是苏琳。然而,风白露从英国剑桥大学毕业回国之后。在王灿的奔走之下,陆景最终一句“风家有女初长成,美玉何言及白露”,以他的影响力一锤定音。将风白露推上了京城第一美女的宝座。

苏琳神色复杂的看了陆景一眼。她的生活与陆景基本没什么交集,但是却又和陆景息息相关。

她离开京城是陆景的因素促成。

她的前夫严景铭黯然退出京城到商云市隐居,是陆景的手笔。

她哥哥苏威最近和冯逸风走得很近。冯逸风是陆景小圈子中的人。

陆景的大哥陆江在鲁东任职。是父亲的同事。

苏琳明白陆景的意思,要她和风白露对抗。原因是陆景和风白露闹翻了,至于他说的他和风家的龌蹉。她已经很久没有关注外面的消息了。

低头思考了几秒钟,苏琳缓缓的道:“陆景,我没有兴趣再进入京城卷入名利场漩涡。”

唐诗经轻轻的叹了口气,纵然是知道这么个结果依旧觉得有些令人郁闷,问道:“苏琳,你不再考虑考虑?陆景会全力支持你。”

苏琳摇摇头,“不用了,我不想去京城。”

陆景点点头,心中微微有些失望,但不想勉强苏琳,说:“那算了。哦,你这里咖啡不错。经营得很有格调。”

“谢谢。”苏琳是那种骨干美女,容貌清瘦清丽,剪着短发,有一股独有的妩媚女人韵味,客气的笑了笑,说:“兴趣爱好,出来做一点事情而已。”

陆景微笑道:“等月底cbd前面的长歌电子竞技馆建成,这里的人流量会大上一倍。你的生意说不定会好上三成。”

cgl游戏集团的中文名便是长歌游戏集团。陆景投资数亿美元位于黄海大学附近的电子竞技馆将会在12月20日落成开馆。首战便是一年一度的cgl大师赛的开幕战。

苏琳微微点头,轻轻的抿着咖啡。她对提高苏园的营业额兴趣不大。只是用心做咖啡馆。

谈话很寡淡,一杯咖啡喝完,苏琳礼貌的留陆景、唐诗经吃晚饭。陆景婉拒,笑着告辞,在唐诗经的带领下,去一家特色风味的菜馆吃过晚饭。

返回到丽景度假村1号别墅后,陆景抽了空去书房给风白露打电话。

坐落在直落布兰雅山公园内的阿卡夫山庄是新加坡上流社会钟爱的奢华餐饮场所。背山面海,风景秀丽。

04年沙斯疫情短暂的落寞、荒芜之后,这里又重新恢复了繁华。只是经营豪华餐厅的经营者有所变化。

夜色仿佛墨汁,淋漓尽致的涂抹在天空的画板中。晚风徐徐,山顶明亮温暖的餐厅中,傅婕微笑对好友聂问白、风白露说道:“这间餐厅目前的经营人是和华董事会主席董坤城的女儿董冰。估计你们都想不到。”

陆景和李义济做了一个交换,低价拿了下来。当时,她便在新加坡主持石油期货的交锋。

聂问白嘴角却勾起一个妩媚天成的笑意。成熟美人的风情流溢,“董冰和陆景的关系很近吧?”

山脚下的阿卡夫山庄别墅在夜色中朦朦胧胧。奢华无比。她可是知道那是陆景的别墅。挨得这么近。说董冰和陆景关系不好,谁信啊?

“听所是高中同学吧。”风白露笑着摇头。摸了摸身边傅静的头。离开京城之后,她的心情好了很多。那晚,陆景和她谈了很久。

“傅姨,小静户口上的名字都改好了吗?”风白露问道。傅静的原名是洛静。傅姨和洛宣离婚后她被法院判给了和母亲生活在一起。而傅姨的儿子洛俊判给了爸爸。

之前,傅姨被发配到缅甸仰光落魄的时候,洛家根本就不让傅姨探望洛俊。现在,傅姨重新回到巅峰,去洛家畅通无阻。只是,洛俊在洛家的教导下和她不怎么亲近了。这是傅姨的心病。

傅婕道:“办好了。”

她的性格强势。洛家如此做派,她十分反感。本来只是口头上改掉傅静的名字,这一回,她连女儿在户籍上的名字都决然的改掉。

临近深夜,餐厅中的食客已然不多。傅婕几人也早吃完,贪恋美景,留下来聊天。

说完傅静的事情又转了一个话题,傅婕忽而问道:“白露,你什么时候去佛罗里达棕榈滩?”陆景和风白露在汇海大酒店中详谈了一晚她知道。

“还有几天吧。他要处理下‘京城第一美女’的事情。”风白露道。她固然对陆景很有信心。但是她是极聪明的女孩,知道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能成功。

她的心情是灰色的。

这时,风白露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风白露看看号码,连忙起身去一旁接电话。“陆景…”

“白露,我们的电话、见面不会再受到监控了。”电话里,传来陆景温润的声音。

“啊…”风白露惊喜的捂住嘴。心中长久以来的压抑的情绪突然的爆发,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勉强压着情绪,哽咽的说:“二哥…。太好了。”

乌云终于消散。她很聪明,很漂亮、很能干,可是终究难以适应做任何事都被人监控的生活啊。常人难以想象这种生活是何等的黑暗。

陆景轻轻的抿了抿嘴唇,温声道:“白露,不哭。是我不好。”

他和风白露的感情错就错在太过于高调,引起了风家的注意。实际上以风白露在京城的地位,他和白露的交往很正常。

追究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令她压抑、难受、为难的局面,根源在黄海映月台别墅那晚,他和白露受了唐弼和裴嫣接吻的刺激,禁不住相拥着热吻。踩了“红线”。

归结起来,八个字: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二哥…,我没哭呢!”风白露轻轻的抹着眼泪,肩膀微微颤抖,“二哥,你怎么说服我小叔的?”

“我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

这是电影《教父》中的一句经典台词。教父的人是用了一把枪顶在别人的脑袋上。

“噗嗤---!”风白露心里的情绪还激荡着,却忍不住破泣为笑,陆景怎么可能用枪顶着她小叔风在水的头?妩媚的娇嗔道:“二哥,你还有心情逗我笑呢!”

这一嗔的风情,让餐厅的所有女人失色,让餐厅外的明月海景失色。她的清冷、妩媚、妖娆、性感、柔情都只对这个男人绽放。

餐厅中有几名食客诧异的看着这位略微提高音量打电话的女郎,难掩眼中的惊艳。

“怎么没心情,事情解决了啊。”陆景笑笑,温柔的道:“白露,相信我,你家里最终会同意你和我在一起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处理,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

“嗯。”风白露乖巧、温柔的用鼻子嗯了一声。

“白露,你身上京城第一美女的枷锁,我会为你解开。”

陆景要推苏琳去京城和风白露竞争,并不是如王灿所想的要风家重视风白露的作用,而是他要打破风白露身上的桎梏。

没了这个京城第一美女的名头,风白露可以大量的时间都不用在京城。时间可以用来旅行,和他相聚。

没了这个京城第一美女的名头,风白露就会淡出公众的视野。日后,他和风白露在一起时,风家就算丢面子也只是小范围的。可以减少阻力、顾虑。

“嗯。”风白露再次用鼻子柔媚的嗯了一声。无师自通的对陆景释放着她的妩媚。带着对陆景的信任、依靠、信赖。

陆景体味着电话那头风白露的妩媚,娇柔,乖巧,禁不住轻声道:“白露,在棕榈滩等我。”

他想要这个女孩了。要她做自己的女人,要她这辈子都快快乐乐。他要给她一个承诺。

风白露听到出陆景话里的炙热,俏脸绯红如烧,但是,小女儿情意满满的填在心口,说道:“嗯。”

妩媚的摧古拉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