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06章 一日闲暇

第1706章 一日闲暇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天空阴着,大团的黑云漂浮着,一副要下暴雨的架势。

湖东路大学城在6月中旬略显寂静,各大高校的院系各年级陆陆续续的结束期末考试,开始放暑假。湖东路大学城路段的步行街上人流明显减少。

上午11点多,陆景背着黑色的背包,和李菲菲一起从湖东路109号的风景击剑馆出来,并肩着往燕大东七门走去。

风景击剑馆是风白露和陆景名字中各取一个字组合而成的名字。风白露4月份离开京城后,由风白露的几名“小跟班”照应。前已经逐步的走上正规,对外营业。

李菲菲在美国斯坦福留学时爱上击剑运动,因而经常会过来练习、和人比试。陆景今天陪她过来练习。

这家击剑馆本来也是吉永右典为追求她开设的,只是后来王灿将吉永右典打的变成太监,击剑馆转手卖到了风白露手中。

在风景如画的燕大中走着。燕大各大院系陆陆续续的在放暑假,校园中人流量明显减少很多。陆景和李菲菲很有默契的转向林荫小路,像大学生情侣那样,挑着偏僻的小路前往燕大教师宿舍去的9号宿舍楼。

李菲菲住在9号楼三单元4楼401。

空寂无人的林荫小路上,陆景和李菲菲走得近了些。对视着笑了一眼,陆景牵着李菲菲的手。李菲菲的手很漂亮,手指修长,指肚晶莹如玉,光滑柔软。

陆景穿着休闲的短裤,t恤。背包中背着两人的击剑运动装。李菲菲换了一身宽松的运动装,高挑靓丽。蓝色的棉质t恤。黑色运动短裙。纤盈修长的**十分漂亮。

李菲菲不习惯在击剑馆的豪华更衣室中沐浴。运动后,只是在更衣室用她自己带的干毛巾擦过汗就换了衣服离开击剑馆。她一会回到宿舍里再好好的洗澡。

伸手将李菲菲光洁如玉的额头上带着汗渍的秀发拿开,陆景笑道:“菲菲。你刚才故意用剑戳我那么多下,等会回到宿舍。我得戳回来了啊。”

李菲菲清秀如玉的俏脸上浮起红晕。她当然知道陆景待会要怎么戳她。每次热吻时都会给他那根东西硬邦邦的顶着。想着,脸颊都有些发烫,小声嗔骂道:“流-氓。”又娇嗔的说:“我没故意。是你自己水平差。”这话说的心里有点心虚。

她当然是故意欺负陆景击剑水平不够的。谁让陆景老“欺负”她呢?

陆景忍不住笑起来,和李菲菲一起牵手走在林荫小路上,说:“菲菲,你知不知道,你心虚的时候,你的眼睫毛会抖动。”

李菲菲惊讶的“啊”了一声。用手摸了下眼睫毛,看着陆景的脸庞问道:“真的吗?”

陆景哈哈一笑,说:“当然是假的。哈哈,菲菲,你还说你刚才不是故意的。”

“你…”李菲菲气恼的咬着红润的嘴唇,生了一会闷气,自己笑起来。

说笑着到了宿舍。李菲菲惬意的在浴缸中泡过澡后换了一套宽松的家居白色睡衣出来。小花朵点缀在睡衣上,增添着清爽的气质。此时,陆景已经将午餐准备好。

叫的燕大附近锦江楼的外卖。陆景的厨艺一般。李菲菲虽然有厨房,但基本不开火。

三菜一汤:番茄炒蛋。白切鸡,排骨玉米烫,清炒小白菜。锦江楼是锦江餐饮旗下的高端中餐厅。大厨的手艺自是不用说。小菜最显功力。

李菲菲这套房子两室一厅的布局。足有90多平米。客厅极为宽敞,直接和阳台相通,卡其色的木地板笔直的铺过去。以金属质地的玻璃门隔开。通透性极佳。

客厅中家具简单,只摆放着一套米白色的沙发。六人座位的餐桌在一张巨大的日出风景油画下贴墙摆放。

陆景用李菲菲的浴室简单的冲过澡。出来时,李菲菲已经冲泡好了两杯清茶,怡然的坐在餐桌边,一边喝茶一边等他出来。陆景心中涌起一阵居家的温馨感。

前世里,他曾经无数次的想过,假设他将李菲菲娶回家该是多么的美好。

打量了一下陆景身上的小麦色睡袍。李菲菲嘴角翘起来,很优美的笑容。问道:“陆景,大小合身吗?”

陆景上次在她这儿留宿。各种旖旎自是不必说。她只许陆景吻她,爱抚,但禁不住他娴熟的挑逗,内-裤湿润了,无奈的去洗澡换睡衣。陆景洗澡后没有换洗的衣服,凑合着睡觉。她前些天专门去为他买了几套睡衣、睡袍、内-裤。

“挺好的。开饭吧,菲菲。”陆景和李菲菲相对而坐,开始对付美食。边吃边聊。

吃过饭,收拾后,陆景和李菲菲倚靠在米白色的沙发上说着话。李菲菲将头倚在陆景肩头,“陆景,清姐去汉城待产了?”

陆景嗯了一声,轻抚着李菲菲的秀发。李慕清是他前段时间亲自送到汉城。在京城生产,肯定是满城风雨。即便是清儿的父母默许两人在一起,但是这个风险,他、清儿都承担不起。

聊着李慕清在汉城的情况,李菲菲有些好奇的问道:“陆景,我听王灿说你打算退出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是真的还是假的。”

陆景笑道:“当然是真的。菲菲,这哪里需要作假。”

李菲菲轻笑了一下,说:“别人都说你很狡诈啊,虚虚实实。我觉得也是。哦,你在世家子弟的圈子中不是很受欢迎吗?香饽饽一个。喏,你今天晚上去白唯那儿吃饭,可别让她把你给吃了。”

白唯12日在白雁苏飞举办的生日宴会她也去参加了。她知道陆景晚上要去白唯那儿吃饭的时间。陆景上午给她说过。

“退出是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会带安溪一起去。白唯很理智。不会有事。”陆景微微一笑,温声道:“菲菲,你这算吃醋吗?”

李菲菲轻笑了一下,仍由陆景将她抱到他怀里去,头枕在他的臂弯上,仰视着这个曾经和她订了娃娃亲的男子。红唇轻吐了一个字,“算。”

陆景的心弦给自己的初恋女郎撩动,低下头。注目着清秀如玉的女郎:“菲菲,我晚上回你这儿。”

傍晚时分。阴了一天,小雨终于淅淅沥沥的落下,带来夏日的清凉。燕子湖湖面烟雨朦胧。

银色的t9从燕大教师宿舍9号宿舍楼楼下缓缓的驶离。在湖东路大学城路段的cafe105门口接了人。约半个小时后,驶入燕子湖边的高档小区水蓝湾。

陆景问道:“静雨,你住哪一栋啊?我先送你过去。”安溪下午打电话给他问他晚上在哪里汇合,他才知道安溪竟然也住在水蓝湾。正好和她一起去西月区的东环街区。

叶静雨昨天到的京城。陆景委托她帮忙在水蓝湾购置了一套公寓,于情于理都要见见她表示感谢。刚才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有空,正好这妮子在cafe105喝咖啡。顺路捎她回家。

叶静雨今天穿着素色的长款t恤、黑色的打底裤,雪嫩明丽的女郎。一路上,故意托着下巴看着车窗外的雨,没看陆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陆景聊着。听陆景这么问,叶静雨声音清脆的道:“4号楼18层1801。”

陆景一听,顿时哭笑不得,“静雨,你故意的是吧?”他委托叶静雨帮他购置的用来和墨静雯共筑爱巢的公寓就是4号楼18层1802。

叶静雨得意的对陆景微微抬一抬下巴,“你才知道啊?我今天下午以为你在燕湖家园呢。所以在cafe105喝咖啡啊。”

其实,1801房间的业主就是她。给陆景说的那一套说辞都是随口一编。她早就知道中心城市的房价肯定会涨。在京城中很买了几套房子做投资。

叶静雨在商业上的眼光毋庸置疑。有大将之才。否则,也不会在20岁时就被冠以一个天才少女的称号。

陆景看着她明秀的眸子。忍不住笑着摇头,吩咐十三开车。他有点拿这小妮子没办法。3月22日她和许雪一起来京城汇报工作时,就不加掩饰眼中的幽怨。

对于一个几番纠结后又爱慕自己的小女生,他能说什么重话?只是,他真的不欣赏叶静雨这样飞扬跳脱的性格。

车到4号楼楼下,叶静雨犹豫了下,白腻的小脸上带着微红,邀请道:“陆景,你要不要上去洗个澡?你身上有女人的味道。”

陆景禁不住翻个白眼。这不是废话么?他下午和菲菲一起睡了个香甜的午觉。又在床-上耳鬓厮磨了很久,身上没有菲菲的味道才怪。

“静雨。不要逼着我和你谈工作啊?”

叶静雨郁闷的撇撇嘴,嘟囔道:“不去就算了。我才不和你谈工作。星期天呢。”说着。看着陆景的眼睛认真的问道:“陆景,如果现在我捅出个大篓子,你会不会帮我善后?”

这个问题是雪姐教她的。她在感情上智商基本为0。

陆景倚在车椅上,好笑的道:“多大的篓子啊?你现在是和华的互联网女王,你说你捅篓子,我会不会帮你善后?”

叶静雨负责和华旗下除时代在线以及相关公司外所有的互联网业务。

叶静雨就撇嘴道:“那你还嫌我性子不好?不管你喜不喜欢我,反正我出事,你都得给我兜着。除非你把我从和华给辞退。”

陆景愣了下。好像还真是这样。叶静雨犯二得罪人,他还真的给她兜着。除非不用她。

“静雨,你今天没发烧吧?觉得你怪怪的。”这根本不是叶静雨这种人际交往小白能觉察到的啊。

“你才发烧呢!”叶静雨不满的白陆景一眼,“一晚上3p不够,还准备带安溪过去4p。”

我去。陆景一头黑线。这才是正常的叶静雨说话的风格。只是,很不可爱。()

ps:昨天看了阅兵,有点感慨。发在作品相关里。有兴趣的书友看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