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07章 琵琶行(上)

第1707章 琵琶行(上)

“静雨…”陆景无语的着看着叶静雨,语重心长的道:“你都26岁了,说话要过一过脑子啊。我不喜欢你的性格,因为你身上有一个很明显的缺点:

你太嚣张,完全不知道畏惧为何物。这个世界上你得罪不起的人多得是。要有理有原则。不能无脑。中二是病,得治。

静雨,你信不信我把你卖到非洲原始部落里去?”

陆景的话说很坦率,说的有点重。

叶静雨垂头丧气的低下头。她在陆景面前一般会装的很乖巧,可是一不小心就露了马脚,由着她的性子说话。她知道陆景很不喜欢她这样。可是,一不小心就忘了呢。

车内,气氛沉闷。突然,陆景的手机响了,是安溪打来的电话。陆景心情不佳,轻轻的按了挂断。

7号楼的一楼大厅中,精心打扮过的安溪脸色微微一变,嘴角愉快的笑容慢慢的敛去,轻轻的咬着整齐的银牙,心事重重。

叶静雨知道她该下车了,沮丧的道:“陆景,那我改行不行?”

陆景无语的道:“性格那有那么好改的?好了,静雨。你要是改了,也就不是叶静雨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他还不至于因为叶静雨的言语惹他不快,就和她计较什么。

叶静雨垂下头,心情低落,准备下车。t9的两边车门都可以打开。但是十三停车的位置,只有陆景坐着的那边是靠近屋檐的。叶静雨想要的从陆景身边过去。

车后排多窄的空间。叶静雨固然身娇体轻,可以要越过陆景下车很有些困难。左脚挪过去了,右脚一不小心挂在陆景的小腿上,尖叫一声往地下摔去。

陆景本来是后仰着让她过去。他心情不佳,还没反应过来先下车给叶静雨让路。等她俯身这样横过去去。只得先后仰着,哪里知道她会摔倒。连忙伸手将她扶住。

叶静雨整个人横着趴在陆景腿上,上半身给陆景的手臂托着。她以为陆景是故意的。郁闷的叫道:“陆景,你轻点。我怕疼。”

陆景一头雾水。下意识的反问,“什么轻点?”

叶静雨回头侧看着陆景,委委屈屈的道:“你不是想要打我屁-股消消气吗?”

陆景这才主意到叶静雨穿着黑色打底裤包裹着曲线迷-人的小翘臀完全展露在他面前,仿佛一只青涩的圆苹果。柔美的小翘臀、修长浑圆大腿。再看看叶静雨那剔透如雪的脸蛋上逆来顺受的小媳妇表情…

叶静雨是一个很漂亮、雪嫩清秀的女孩,趴在腿上,这幅低眉顺眼,予取予求的表情让陆景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仿佛内心里的邪恶因子都要被她激活。

“玛德。”陆景低声骂了一句。花费了很大的毅力将内心蠢蠢欲动的欲-望压下去,将叶静雨扶起来,起身给她打开车门内,咬牙道:“静雨,你再挑战我的底线,我就给你开-苞。”

叶静雨俏脸绯红,手脚并用,狼狈的从陆景车上下来,气呼呼的对着正在发动的t9喊道:“陆景,你耍流-氓。大混蛋…”

目送着陆景的车远去。不知道为什么,叶静雨刚才低落的心情逐步的好起来。回到公寓里在沙发上坐了半个小时有点回过味来了:陆景刚才对她有些欲-望。

她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叶静雨脑子里浮起她刚才说的话:“陆景,你轻点。我怕疼。”顿时满脸云霞,脸颊滚烫。

自己这说的什么话啊!歧义太大。天知道陆景怎么理解的。没准理解成自己勾-引他呢。

叶静雨像一只鸵鸟一样的将头深深的埋沙发抱枕中。太丢人了。

在7号楼前接了安溪上车,陆景还在平复情绪。叶静雨这小妮子简直是呆傻的可以。

第一,不知道叫他起来让下路。

第二,好吧,不敢叫他让路,也不知道从另一侧下去。外面是下着小雨。她根本就不会给淋得多很,况且就在她家楼下。

第三,自己绊倒了还以为是他故意的。他有那么没品吗?

第四。他和她根本就不是情侣关系,可以用打屁-股消气这么亲昵的动作吗?简直瞎扯。

第五。用语歧义那么大,简直是岂有此理。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正在玩车-震呢。你语文课是数学老师教的吗?

奶奶的。真当劳资是圣人啊。

想了半个小时,陆景发现他其实并没有对叶静雨有多么生气。最生气的一点居然是这妮子“管杀不管埋”。他刚才有点要她的欲-望。顿时有点哭笑不得。

安溪穿着鹅黄色通勤的无袖连衣中裙,安静的坐在陆景身边,精致娇媚的女郎。半个小时后,见陆景情绪有所回复,小心翼翼的问道:“陆景,是不是我每顿吃得太多,你不愿意请我吃饭了啊。”

陆景讶然的看向身边曲线窈窕的安溪,身边有淡淡的香气传来,禁不住莞尔道:“好了,安溪,我情绪不佳和你没关系。”他知道安溪的话是什么意思。

安溪轻轻的松口气,微微露出个妩媚的笑容。

从湖东区的水蓝湾到西月区西单的东环街区走环线需要1个多小时。陆景和安溪抵达东环街区时,已经是晚上6点多。小雨霏霏。浸润着楼房、马路。

银色的t9跑车缓缓的停在东环街区b栋楼下。陆景下车后倒是有些诧异高丽莹没有下楼来接,给她发了条短信。和安溪一起坐电梯到24层,按响了2404的门铃。

“来了。”高丽莹接到陆景的短信,一听门铃声立即开门,打开门,见陆景穿着休闲的t恤、长裤提着一个生日蛋糕在门外,清美的一笑,“白姐的菜已经做好。就等你了。哦…,安溪…”

高丽莹看到陆景身边的安溪,兴奋的情绪仿佛给噎住。然后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俏脸上罕见的浮起一抹绯红,让陆景和安溪进来。她和安溪是好友。

陆景这时看清楚高丽莹的装扮。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海-军军官制服。短裙下一双修长的美腿给肉色的丝袜包裹着。浑圆光滑。有着难言的魅惑。

安溪知道为什么高丽莹会脸红。制服诱-惑。只是,高丽莹没想到陆景会带她来。在好朋友面前,自然会觉得不好意思。

白唯这里是一间三室两厅的公寓,约有400平米。布置的很雅致,明快、时尚。主格调是温馨的卡其色。

高丽莹直接回房间里换衣服。陆景和安溪进来后,白唯从小客厅里笑着走过来,穿着居家的黑色长裙,秀发盘起有着少妇的妩媚轻熟性感。“陆景,小安。你们来了。”

安溪笑着道:“白姐,我来蹭饭了。”她之前在云图集团工作时,走白唯的门路办过事,和白唯的关系处的很不错。

白唯笑着点头,心中的遗憾没有表露出来。接过陆景手中的生日蛋糕,放在客厅茶几上,俏丽的回头笑道:“陆景,谢谢你的生日蛋糕。”

“总不能空手上门。”陆景笑着对白唯道,“有点突然。不过安溪的饭量很小,不麻烦吧?”

“等会,我再炒一个菜就行。”白唯招呼着陆景、安溪到餐厅落座。这时。高丽莹也换了衣服出来。她换了白t恤、牛仔短裙。小清新的打扮。

白唯的厨艺很不错。四菜一汤。开了一瓶红酒,给陆景倒了果汁,四人边吃边聊。天南地北的海侃。白唯一肚子的话要对陆景说,但是碍着安溪,不知道怎么开口。

吃过饭,高丽莹将陆景带来的蛋糕拆开,放到餐桌上,点上蜡烛,关了灯。房间里黑下来,就剩下窗外西单热闹的喧哗声隐约传来。笑着道:“白姐,先许个愿望吧!”

白唯笑了笑。道:“许完愿望就老了一岁啊。”在生日蛋糕面前双手合十,默默的许了一个愿望。然后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看着表情神圣的白唯,想起她波折的人生,陆景心里有些感触,轻声祝福道:“白唯,生日快乐。”

白唯,在白家最鼎盛时的京城第一美女,后来没落到差点被人包-养,再到现在抓住机会重新成为京城四大名媛。有着独特魅力的一个女人。

双十年华时,一顾倾城。在心理把握上有独到之处。厨艺精湛,男人梦寐以求的红颜知己。

而今,虚岁33岁的女人,历经磨难,思想成熟。可以在面对任何男人时,在人格上保持平等。这无关权势、地位,只关乎人生的阅历、思想。一个成熟妩媚轻性感的少妇。

窗外的幽光照射进来,偶尔有一声汽笛的声音,白唯美眸看着陆景,心里微微一动,她听得出陆景这句话祝福里的感触,精致的瓜子脸上浮起一个浅浅的妩媚笑容,娇柔的道:“谢谢。”

白唯心中的情绪涌上来,走到陆景身边,将他玻璃杯中剩下的果汁一饮而尽,倒上红酒,勇敢的注视着陆景的眼睛,吐气如兰:“陆景,我为你用琵琶弹一曲东风破。”

说着,走向房间中,将琵琶取了出来,坐在小客厅中的软墩上,抱着琵琶,试了几个音后,手法娴熟的开始弹奏。

东风破是周杰伦在2003年发行一首曲子。非常有名。是其早期音乐的代表作。歌词近诗,极具意境。有琵琶谱。

安溪惊讶的看着远远坐在窗边的白唯弹奏如此具有感染力的曲调,心中不由的浮起东风破的歌词。她去k歌时也唱过这首歌。

“…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