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08章 琵琶行(下)

第1708章 琵琶行(下)

陆景轻轻的抿着红酒,听白唯用音乐演绎情感,视线从她身上滑到高丽莹、安溪身上,又重新回到白唯身上。微微沉吟着。

他并不打算和她们发生感情上的纠葛。和白唯、安溪、高丽莹其实认识并不久。不到一年的时间。

然而,白唯、安溪都是很聪明的女人。每次和他的接触都是无法拒绝的理由。倒是高丽莹约了他几次,都给他推掉。

他一向认为:感情,不是口头说的,需要时间来检验、洗涤、沉淀。而和她们之间显然并不具备发生感情的基础。其次,他没有时间和精力。他接下来带来和华的挑战任务是近乎地狱级的难度。

曾经一顾倾城的白唯确实很出色,相处时让人感到愉快。

陆景心中有些迟疑、犹豫,是断然的拒绝白唯,还是继续保持目前这样略超过朋友的关系呢?

可是,谁会介意被美女爱慕?陆景自问不是一个虚伪的人。

一曲东方破演奏完毕。白唯从音乐的意境中回过神来。放下琵琶,抬起头看向餐厅中的陆景、高丽莹、安溪。

白唯这间公寓的隔音效果非常好。琵琶声只是隐约的传出去。陆景放下酒杯为白唯精彩的表演鼓掌。安溪附和着鼓掌,确实是非常精彩的演奏。

高丽莹眼眸中露出笑意。有些崇拜的看着白唯,又将视线落在陆景的身上。她很欣赏陆景这份淡然、从容的气度。这是无数大场合之下作为焦点人物历练出来的气质。

白唯将琵琶放在一边,微笑着走过来。拿过她的酒杯喝着红酒。陆景赞许的道:“白唯,很精彩的演奏。你这水平都可以去中央歌舞团了。”

白唯笑颜逐开,举杯向陆景邀饮,轻轻的碰了碰酒杯后,道:“陆景,谢谢。”

安溪道:“白姐,我都听得呆住。脑子来回过着白居易《琵琶行》里的句子: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到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之后。基本都会对古文有所涉猎。这是中国文化中璀璨的华章。极为适合陶冶情操。没有人会以粗鄙为荣。更何况,诸如白居易的名篇《琵琶行》是高中课文中要求背诵的篇章。但凡受过高中教育的人都隐约记起其中的句子。最为出名的一句便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安溪能说出琵琶行中形容琵琶演奏场景的名句,陆景几人都不觉得奇怪。反而觉得异常的贴切,相当的精准。

白唯和安溪共饮一杯,婉婉的道:“琵琶行对琵琶演奏描述是神作,对歌女的遭遇描绘让我心中有感叹。”说着,低声背诵道“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虾蟆陵下住…….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白唯看向陆景,感慨的道:“陆景,我现在的情况何其相似。京城四大名媛。‘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我担心的是‘暮去朝来颜色故。门前冷落鞍马稀’的那一刻,是不是我要重复‘老大嫁作商人妇’的老路。

陆景,你现在退出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我怎么办?”

这是她想向陆景问的问题。

她不是苏琳。苏琳有她哥哥苏威的支持。她不是黎倾城、高婉薇。黎倾城的生日宴会,捧场者很多;高婉薇和闵雯竞争,是陆景三次鼓掌力推她上位。谁都知道黄海双姝是陆景鼎力支持的。

陆景退出。她们三个受到影响不大。而她呢?陆景没有在公开场合直接表态支持她,陆景退出不再理会世家子弟圈中的事务,那她怎么办?

这是第一层意思,第二层意思是:陆景,上一次你连我的生日宴会都不参加。是不是打算以后都不理我了?我该怎么办呢?

陆景放下酒杯,笑着道:“白唯,你太悲观了啊。”站起来,向三女发出邀请:“我们去小客厅那儿聊。”

白唯家中是三室两厅的格局。进门是大客厅。小客厅出布置的很休闲,舒适。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眺望到西单步行街的风景。很适合坐下来闲聊。

小客厅铺着小圆桌处,陆景坐在木椅上。缓缓的道:“首先呢,京城四大名媛不是昔日长安城中的名妓、头牌。至少有人身自由,来去自如,对吧?

第二。你干嘛要嫁作商人妇,你那100万闲钱投资在秦纬那儿,他要是每年给你的回报少于50%,你让他给我打电话。简直是岂有此理,敢黑我们白姐的钱。”

“噗嗤…”高丽莹、安溪都娇笑起来。高丽莹坐在陆景对面,妙目注视着陆景。丝毫不掩饰她对陆景的爱慕。安溪则是娇媚的笑着,喝着红酒。

白唯手撑在小圆桌上,精致的头颅靠在手臂上,娇俏的白陆景一眼。

陆景看着白唯的美眸,笑着继续说道:“我的眼光你应该不怀疑吧?改天我推荐两只股票你买一买。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只是小ca色。

第三,这个京城名媛,你愿意当可以继续当下去。我会和王灿打个招呼。我退出只是我个人的事情。你不会受到影响。这样的回答满意吗?”

白唯轻咬着红唇,偏着头,醉眼迷离的看着陆景。心中的话想说,还残留着最后一丝理智将话头压下。

高丽莹清澈明亮的眼眸看着陆景,大胆的道:“陆景,你这是避重就轻呢。白姐想要问你保护她的承诺是不是一辈子有效?”

白唯俏丽的脸蛋上浮起红晕,嗔道:“丽莹…”那晚在张媛的四合院门口,陆景向她承诺过,会保护她一辈子。但是,这个保护和丽莹现在说的保护不是一回事。陆景答应的是保证没有人可以违背她的意志伤害她。而丽莹说的保护,是男人对女人的呵护。

虽然,这确实是她想问的话,但是,她不愿意这样逼陆景。很多事情其实是水到渠成的。

高丽莹娇俏的吐吐舌头,配合着她那张精致的娃娃脸,模样可爱至极。

陆景笑道:“高丽莹,你今晚喝的酒最少,自制力却最弱。你看,安溪和白唯都不会问我这样的问题啊。”

高丽莹呵呵笑道:“那是因为我是神经比较大。”这话说的略显的沉重的气氛为之一松。

陆景笑着摇头,说:“好,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安溪,我这么说不算自作多情吧?”

安溪精致的容颜上浮起一抹娇羞,陆景说破了她的心思,想了想,摇摇头,承认道:“不算。”她对陆景的好感是明摆着的事情。何况,那晚喝醉酒,还给陆景说了很多“过头话”呢。

陆景自嘲的道:“我又不是什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帅哥。我想你们也不会是喜欢依附权势、见钱眼开的女人。好像有点不太合理吧!”

白唯妩媚的笑道:“陆景,到我们这个年纪,谁还会只看男人的一张脸?又不是包小白脸。”

“咳咳…”陆景一口酒直接喷在地上。白唯说话很大胆。高丽莹是傻大胆,从事警察职业,神经比较大,想什么说什么。

而白唯嘴里总是会冒出一些不合时宜的词语。一些黑暗面的话题,她说起来很自然。

安溪连忙起身轻柔给陆景拍着背。陆景摆摆手,“没事了。”白唯脚步略微有些的去给陆景拿了纸巾,俯身温柔的给陆景擦着嘴角,丝毫不介意黑色裙子下的一对白-乳的春光给陆景看到。

陆景嘴角浮起一丝苦笑,美人们这般的照顾他,显然让事态有些失控了啊。道:“既然都是有原因的,那我听一听你们的故事吧!一个个的来。谁先?”

高丽莹雀跃的道:“我先说吧。陆景,去阳台上,我和你说。”

打开玻璃门走到阳台上。晚上十点,喧闹的都市气息扑面而来。远处西单的街市灯火璀璨。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雨便成了中雨,滴滴的敲打在阳台的玻璃窗上。很有意境。

陆景看向高丽莹。她穿着白t恤、牛仔短裙。小清新的打扮。肉色的丝袜裹着一双修长的美腿。浑圆秀直。清秀娴雅之余有着性感的魅力。很给她加分。

高丽莹给陆景看的有些娇羞,迟疑了一会,豁出道:“陆景,我相信爱情,爱一个人就给他全部。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恨风在水吗?

因为,为了他的前程,我必须要将肚中的孩子打掉。而医院检查的结果是:如果我选择流产,我这辈子将再也无法怀孕。一怀孕,就会流产。

但是,和风在水的前程相比,我一个18岁小姑娘被剥夺当母亲的机会的伤害被选择性忽略。所以,我恨风在水。

陆景,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白姐给我建议可以选择人工受精代孕的办法获得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我想为孩子选择一个优秀的父亲。”

我日。陆景郁闷的无以复加,说:“高丽莹,感情你是拿我当种-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