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09章 你们的故事(一)

第1709章 你们的故事(一)

看到陆景郁闷的样子,高丽莹咯咯娇笑,精致的小脸在夜色中绽放如花的笑颜,双手拉着陆景的手,轻轻的摇了摇,“逗你玩的啦。只是要一个试管婴儿代孕的话,我又不需要讨好你。白姐会帮我拿到的...”

拿到什么,高丽莹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她和陆景还不是很熟。陆景懂的。

她一直确信白唯肯定可以追到陆景。因为白姐真的很优秀,很有魅力。

陆景顿时哭笑不得,高丽莹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是对白唯太有信心,还是对他太没信心?

高丽莹看着陆景,注视着他的眼睛,说:“陆景,其实我是在赌博。我今年31岁,一旦赌输就再没有回头的机会。我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可是,你把风在水整倒,那么优秀,我想将我下半辈子的感情寄托在你身上。而且,你对女人确实很不错。”

爱,要勇敢。她愿意奉献她的全部,信任所爱的人给出的承诺。但是一旦看错人,受损的伤害也是巨大的。

风在水就让她患上了抑郁症。直到最近才完全的康复。

感受到高丽莹说话时的真挚感情,虽然不认同她的观点。陆景认真的道:“高丽莹,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东西。”

高丽莹清美的笑道:“不,陆景,你给得了。我要什么啊:无非是要你偶尔来陪陪我啊。然后,想起我时给我打电话,不要把我忘了。”

陆景无语的笑了笑,“高丽莹,你信不信你这个给人做情人的条件放出去,整个京城都会为你疯狂。要求太低了。”

高丽莹不满的咬着嘴唇道:“陆景,你不信是不是?可是,我提更高的要求你也不会答应啊。我只是想要你爱我。”

陆景禁不住笑着摇头:和叶静雨一模一样。叶静雨为了他的青睐,在他面前装得可乖巧了,只是一不小心就露马脚。

高丽莹这会是什么都不要。只要他的青睐、喜爱。其实,这是在赌他的人品。赌他不会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太差。

陆景得承认高丽莹赌对了。真要有亲密的关系了,以他的性子,肯定不可能那么简慢的对待高丽莹。

见陆景不以为然的摇头。高丽莹心里有些沮丧,放开陆景的手,低下头,语调哀婉的道:“陆景,我和风在水离婚后。就再没有别的男人。就和白姐在一起。我…,真的很差吗?”

陆景愣了一下。高丽莹说她和白唯是百合。这个消息让他有些发呆。

半天没见陆景说话,高丽莹心中凄苦涌上来。她这辈子实在太失败。感情就没有成功过。

好在,陆景的人品确实很好,没有再在占她便宜之后再抛弃她。

见高丽莹泫然欲泣,陆景心里叹口气。男生一般表白失败都要酩酊大醉一回,像高丽莹这样只怕要大哭一场。

沉吟了几秒,陆景温声道:“丽莹,你很漂亮。吃饭前的那套海军制服就让我看得眼前一亮,心驰神动。我确信你在十八岁那年。可以让京城中的世家子弟们为你疯狂。只是,有些事情不能强求。感情,需要时间来培育。”

高丽莹抬起头,泪眼婆娑,破泣为笑,“陆景,你骗人…,我要那么真有漂亮的话,我请你吃饭你都不去?”

她知道陆景在拒绝她,可是。这般温和的语气、赞美的词语让她心里有保留了几许希望。

陆景笑着摇摇头,像个小孩子一样,哪里是31岁,分明是18岁。伸手将她嘴角一缕被晚风吹起的发丝拿开。“我们进去吧。”

小客厅中光线明亮,窗外风雨如晦。白唯和安溪两人正在小圆桌边喝酒,聊得有点嗨。都是生活阅历丰富的女人,很多事情聊起来很有共鸣。

见陆景、高丽莹一前一后的进来,安溪站起来,身-体有点摇晃。连忙扶着小圆桌的边沿,“白姐,借一间房间我用一下。我和陆景说话。”

白唯的这套公寓有三室两厅。白唯微醉的顺手指了指,“小安,你随便用那间屋子都可以。”

安溪选了最近的一件屋子,推开一看,是白唯的娱乐室。有乐器、瑜伽垫、跑步机、超大液晶电视、音响、电脑等等。

安溪打开灯,回头见陆景就在她身后,娇媚的笑了笑,道:“陆景,我该从哪里开始说呢?”

今天陆景突然挂掉她的电话让她意识到有些话必须要给陆景说一说。否则,她在陆景心中永远都是一个很不堪的形象。

然而,陆景今晚又挑明了她们三个对他的好感,要问问原因。她一时间千头万绪。再加上喝得有点微醉,思维有些乱。

陆景轻轻的看上门,客厅里的声音消失,笑道:“你想到哪儿说哪儿。”

每一个人都有很秘密。听过高丽莹的故事,他想要听一听安溪的想法。

安溪穿着鹅黄色通勤的无袖连衣中裙,五官精致,娇媚的女郎,骨子里透着妩媚、性感,有潜藏着的办公室女总裁诱-惑。是那种很容易让男人兴起征服她的想法的女人。

安溪倚在墙壁上,笑着道:“那就随意了。今晚喝得有点高。云总去世后,我就自由了。想品味一下爱情的甜蜜。陆景,我把云总留给我的云图集团股份作价1元卖给云图集团了。”

“我听薇薇说了。”陆景略有些疑惑的道:“其实,你大可不必,我和云玉致的挖人协议之中并没有这一个条款。”

安溪用腻白如玉的尾指轻抚着耳廓上乌黑的秀发,“还是还了好。我浑身都轻松一大截。200万股。占总股本2%的股权。价值约1.6亿。云总对我其实挺大方的,不是吗?”

陆景沉默着。安溪语气中有些萧瑟。

安溪接着道:“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想过给云玉致当后妈。可惜,她不信。认为我在云总面前的情绪流露只是在演戏。陆景,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

没有云总,就没有今天的安溪。我将他当做我的精神导师。但是,有时候我会想,假设我没有遇到云总,我的生活会不会更简单、温馨。

我今年三十岁了。或许,这时候我早嫁人生子,在某家公司上班。过着安安稳稳的小日子。没有大富大贵,却不用为吃穿用度发愁。”

陆景有些诧异安溪为什么有这样的情绪,但是表示理解。

并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大舞台,平平淡淡的和相爱的人守候一生,未必不是幸福。当即点头道:“理解。”

安溪精致的鹅脸蛋上浮起一个忧伤的微笑,轻声道:“不,陆景,你无法理解啊。我在华夏财经大学读书时就被云总包-养了。”

陆景听的呆住。

我靠。云波涛居然对安溪玩养-成游戏。

安溪走上前半步,双手环着陆景的腰,看了陆景一眼。见陆景没有推开她的意思。轻轻的依偎在他怀里,就像一只流浪的小猫找到温暖的小窝。

“我94年从鲁东省徐城市一中考入华夏财经大学。在大二时参加一个名校大学生辩论赛时引起了云总的注意。我家里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云总不断的帮助我。

带我出入各种高档场合,请我吃饭,拓展我的视野,给我描绘云图集团的前景。他的抱负。那时候年轻啊,对他崇拜的不行。我跟了他十年。

现在回想起来,不恨他,但是很庆幸我的第一次在大一时给了初恋男友。我们是高中同学。他考到了黄海鲁东医科大学。那一年,他买站票来京城给我过生日。

陆景,我是不是一个意志力很薄弱的女人啊,禁不起诱-惑。”

安溪的故事让陆景心里有些触动,轻轻的拍了拍安溪的粉背,安慰道:“还好。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也一样。”

安溪从陆景怀里抬起头,笑得很柔和,说:“你比我厉害。那天在汇海大酒店我都醉成那样,你也没占我的便宜。”

陆景禁不住莞尔一笑,“你喝醉的样子能有多少吸引力啊?你的酒品可不好。对我说了多少酒话?”

想起那晚的酒话,安溪俏脸上飞两团红霞,赫然的低下头躲在陆景怀里。好一会情绪才平复下来,继续对陆景敞开心扉,剖析她的人生旅途:“

2003年,云总身-体便不行,云图集团的实际工作由我负责。很遇到几个难题。风在水突然出现,帮我解决了难题、危机。我们逐渐的熟悉起来。

偶尔出来喝杯咖啡。聊一聊烦心事。我知道他看我的眼神不对,我并没有背叛云总的想法。拒绝了好几次他的邀请。

到05年,云图集团的电动汽车项目需要一个审批手续,我拿不下来。白姐也没办法。风在水在文莱的山林中有一座庄园,邀请我去旅游。

我同意了。庄园中,有一天晚上我独自泡温泉,他突然进来。我挺没用的,都不知道跑。后来,心里也有过挣扎,但和他的情人关系保持了有大半年的时间。

直到你给我说云玉致也是他的情人。所有的一切便终止。陆景,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啊?你知道吗?风在水和庞滨公布我和他们的协议后,我被云图集团上下给骂死。半夜都有人发邮件到我的邮箱中骂我是叛徒,不要脸的女人。”

那段时间,她压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