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10章 你们的故事(二)

第1710章 你们的故事(二)

陆景笑了笑,轻轻的抚着安溪的秀发。安溪大学时给云波涛玩养成。人生轨迹都在云波涛的掌控中。等意识到之后,这实在令人感到深深的悲哀。

谁喜欢做提线木偶?

谁又不喜欢高品质的生活、一展所长的舞台、他人的尊敬、羡慕。

这便是安溪的矛盾之处。她对云波涛复杂的感情,陆景能品味到一二。

而从安溪对和风在水在一起经历的自述中,可以看到她在矛盾时的选择。是背叛还是忠诚。她在犹豫、挣扎。最终,还是选择了忠诚。

她是一个很有才华的美女:九几年的大学生那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她的管理才能优异。同时,她又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几次人生重要的选择,都和普通人选择无差别。

然而,她最后选择忠诚于云波涛,拒绝了风在水,保住云图集团;选择将价值1.6亿的股份以1元的价格卖给云玉致,选择彻底的自由。她身上又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忠诚,救赎,处理巨额财产的洒脱,自由。

用“背叛者”和“坏人”来评价她,有些苛刻了。外界其实并不了解详情。她已经完成她自己的救赎。

“安溪,从我的角度来看,你当时就算在文莱不被风在水得手,后面也会。社会地位差距太大。除非你不再负责云图集团,否则很难逃掉。风在水的小手段很多。”

给陆景用了“得手”这个词,安溪纵然已经三十岁,仍旧是难掩娇羞,脸颊发烫。

陆景笑着道:“坦率的说,如果我没有介入云图集团的事件,你最终肯定会成为风在水手中的棋子。风在水带你走的是一条黑到底的路。

所以啊。你坏到是不坏,只是有点傻。居然亲笔签订协议,留那么大的把柄留在风在水手里。

而且。薇薇通过白唯、高丽莹向你提过庞滨的劣迹,你却视而不见。安溪。云玉致对你的刺激还是很大啊。”

给陆景定性为“不坏”,安溪心里很欣喜,可听到他说自己有点傻,又有些难为情。她的智商算可以的,但是和能把风在水设计死的陆景相比,给他批评一句“有点傻”理所当然。

只是,说起云玉致,她微微撅嘴。小声辩解道:“陆景,你都不知道云玉致有多么毒舌。她那个性格,高婉薇那么好性子的人都受不了呢。”

她和风在水达成协议,试图和云玉致争夺云图集团的控制权。因为,她很清楚,不管云玉致怎么给云总承诺的,云玉致接手云图集团董事长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她开除。

她才不甘心。

看到安溪撅嘴的小女孩模样,陆景心中微微一动,略显的灼热的呼吸落在安溪的鹅蛋脸上。

他下午和李菲菲在一起,本就是憋着的。傍晚时又给叶静雨“诱-惑”了一把。红酒入肚。这时他已经感觉到自制力在消失。

安溪微征了下,柔顺的闭上眼睛。等了很久,都没有感觉给陆景吻到。禁不住睁开眼睛。正好看到陆景正在仔细的欣赏着她的容颜。偏开头。娇媚的笑了笑。

陆景好笑了一下,他刚才竟然有吻安溪的冲动。实话说,安溪确实很能激起男人征服她的欲-望。她骨子里性感是办公室女总裁的诱-惑。但是,他是在安慰安溪的啊。

陆景在安溪耳边轻声问道:“安溪,有没有想过找一个老实的男人嫁掉?”

安溪依偎在陆景怀里,道:“想过啊。我很向往家庭生活。可是,我现在每天都要加班,谁能忍受?真正的感情需要时间来培养。而且,如果遇人不淑的话我都没机会后悔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对婚姻有点恐惧。

陆景,让我安静的呆在你身边好吗?你可以给我安全感。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选择和你谈一场恋爱,品味爱情的甜蜜。”

这是她的真心话。

云总死后。她将股份还给云图集团,她自由了。精神上、身-体上都自由了。陆景如此的优秀,为人处事令她如沐春风。她对他很有好感。

其实,她并没有要给陆景当情人的意思。只是想呆在他身边就好。刚才说要品味爱情的甜蜜只是一句半开玩笑的话。如果要谈一场恋爱,她当然是选择陆景这样既优秀,她又有好感的男人。

陆景禁不住笑起来,“安溪,我现在可没有时间和精力陪你谈恋爱啊。而且,我有很多人需要陪。你如果约我吃饭的话优先级很低。”

他一向很欣赏有才华的美女。安溪是一个很漂亮又有才华的美女。他对安溪的好感源自于此。

他对之前对安溪的看法是:用其才不用其德。只是,今晚听完安溪的自我剖析,了解她对云波涛的复杂感情,对她又重新有一个新的认知:有些怜惜,愿意祝福她的人生一路顺利。

但是,他又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要“牺牲”自己,去“救赎”她们。这么“伟大”的情怀一般出现在小黄-文的主角身上。

安溪仰视着陆景的脸庞,娇柔的微笑道:“我知道。所以只是想安静的呆在你身边。不过一个月汇报一次工作的机会还是有的,对吗?”

陆景禁不住笑了,轻轻的拍了拍安溪浑圆的屁-股。

安溪娇媚的轻吟一声,俏脸飞霞。

陆景和安溪从娱乐室里一起出来。白唯和高丽莹在小客厅中喝酒聊天,目光投向陆景、安溪。安溪脸带红霞。

陆景微微颔首,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在洗漱台前洗着手,用冷水轻轻的拍着脸,明亮清晰的正方形镜子中倒映着他略显清瘦的脸庞。忽然间,似有所感,扭头看向卫生间门口,一身居家黑色长裙的白唯微微斜倚在门口,手拿着高教玻璃杯。

长裙上有几朵明艳的水仙花。秀发盘起,有着少妇的妩媚轻熟性感。精致的容颜上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妩媚轻笑。俏丽、精致的女人。

陆景笑了笑,继续洗脸,“白唯,稍等我一会。听了高丽莹和安溪的故事,我得平复下情绪。以前看玄幻小说说脑海里接受大量的信息会头疼,现在看来还有点道理啊。”

白唯笑笑,将红酒杯放在长长的墨色洗漱台上,清脆的一声响,“那是当然啊。不过,我可没什么故事要告诉你啊。就问一个问题。”

她的事情陆景基本都知道。至于爱慕,这需要理由吗?心急的是丽莹,她可不急呢。

“什么问题?”陆景手鞠一捧水,抹洗一把,拍了拍,算好了。

白唯娇嗔的一笑,回身拿了毛巾给陆景擦着脸,温柔的像妻子,很自然的道:“就问:你保护我的承诺是一辈子都有效的吗?”

闻到白唯身上的红酒味道,陆景就笑:“两辈子都有效,行了吧?你们啊,一个个的怎么都没安全感…”感觉到白唯的动作停下来,陆景微微有些诧异。

白唯将手中的毛巾拿开,美眸定定的看着陆景,一顾倾城的精致瓜子脸上慢慢的露处一个妩媚无端的笑容,声音轻柔的道:“陆景,闭上眼睛。”

陆景笑道:“干嘛,准备献吻啊?白唯,这个保护不是高丽莹说的那个意思。”

那晚在张媛家四合院门口时,白唯也让他闭上眼睛,准备献上香吻。只是给他一个笑话岔开了。他心中并没有收白唯的想法。

白唯娇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智商、能力都是一时之选,温润如玉,骄傲到骨子里。他可以庇护她一辈子、承诺庇护她一辈子。

京城里,谁不知道陆二哥的信誉,那是金子招牌。看到他时,总有命运共同体的恍惚感觉。

酒意涌上来,白唯小脸妩媚,也不否认她的意图,娇嗔道:“假正经…,你今晚看了我胸口里面多少次?”她今晚的长裙是居家的长裙,领口很宽松。

陆景脸皮很厚实,嘿然一笑道:“没数。”

这话说的挺气人的。太无赖了。白唯轻嗔陆景一眼,低下头,反手轻轻的拉开右侧腋下黑色裙子的拉链,长裙滑落到白唯腰间。白唯解开里面性感的黑色蕾丝印花乳-罩。将她胸前旖旎的春光完整的展露给陆景看。

颤巍巍的如雪酥胸。挺拔如笋。陆景看的呼吸急促,小腹处涌起一股热流。

白唯抬起头,娇羞又骄傲的问道:“漂亮吗?”

陆景下意思的点头。这个时候说不漂亮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白唯走前半步,对着陆景的嘴唇用力的吻下去…

高丽莹和安溪两人在小客厅中喝着酒,随意的聊着话题。突然间,卫生间里传来一声腻人的娇吟。

高丽莹和安溪意外的对视一眼。

“什么情况?”

“白姐的声音”

两人禁不住脸上浮起红晕。这什么情况还用问吗?还是白姐厉害啊。高丽莹和安溪俩再对视一眼,默契的举起酒杯对饮,心中同时有点郁闷。

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大。繁华的西单在深夜中仿佛陷入安静中。夜色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