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11章 六月下旬

第1711章 六月下旬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水花在车轮上飞溅。银色的t9电动跑车平稳的从西单的高档公寓:东环街区驶出,前往湖东路大学城。

陆景倚在车后排的座上,回味在白唯家中前的一幕幕,嘴角渐渐的浮起一丝笑意。

他和白唯在卫生间里待了十几分钟就出来了,高丽莹和安溪两人一脸的诧异。太快了,随即醒悟过来。白唯给两人的表情弄的俏脸绯红。妩媚艳丽。

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陆景告辞道:“我该走了。”

“陆景,你等一会。”白唯从酒柜里拿出了两瓶红酒放在客厅中的茶几上,明眸炽热的看着陆景,轻声道:“这么大的雨,晚上留在我这儿秉烛夜谈好吗?丽莹,小安,你们俩的意见呢?”

高丽莹心里还很郁闷,她可是给陆景婉拒了的,撇撇嘴,说:“我肯定同意啊。”

安溪娇媚的一笑,托着香腮看陆景一眼,满是期待,娇柔的说:“白姐,我很乐意啊。”

白唯明眸看向陆景,眼波流媚,俏脸还是残留着刚才在卫生间里的余韵,娇柔婉转。

陆景禁不住想起刚才的旖-旎,她的柔情、妩媚,道:“那我再喝一杯酒,我们说会话吧。”

四人重新杯盘。高丽莹帮忙拿了果盘、花生米、坚果出来。白唯去卧室里换衣服。安溪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陆景闲聊。

白唯换过衣服回来坐在陆景身侧的沙发上。此时她的情绪已经平复,笑着道:“陆景,我左手一瓶是有催情效果的红酒,右手这一瓶是普通的红酒。我们喝那一瓶?

想到这里,陆景禁不住笑着摇头。当时,安溪、高丽莹两人的目光都看向白唯左手边的红酒。

陆景的选择不问可知。他倒不是担心自己“战力”不足。一晚上摆不平三个少-妇。而是他的温柔乡不在白唯、安溪、高丽莹这里。李菲菲还在燕大的宿舍中等他。

她才是他喜欢、钟情的女人。才是他的温柔乡、归属。

陆景白唯她们三人的态度截然不同。对有着精致的娃娃脸,性子如同十八岁少女,气质秀雅的高丽莹是婉拒。

对娇媚、性感入骨、管理才华优异能带领上百亿资产的集团前进、完成自我救赎的安溪是保持现状。其实。以他的精力和事件,他和安溪在未来多半也是保持现状。

对一顾倾城。姿容俏丽精致有着轻熟性感风韵,经历坎坷,思想成熟的白唯…

陆景轻轻的叹了口气。只怕日后要和白唯的人生纠缠在一起了。白唯脱的半-裸,主动吻上他的一瞬间,他一天以来自制力已经到最低点,揉抚着她漂亮的酥胸,强势的回应。

想了想,陆景拿出手机给白唯发了一条sit消息:今天晚上不许和高丽莹一起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她和高丽莹是对伪百合。偶尔在一起解解难消的寂寞。但是。陆景现在不喜欢白唯给他之外的任何人碰。

没一会,手机提示音响了下,白唯回复:“知道啦,我的陆少。”又跟着回复一条,“陆景,我想你了怎么办?”末尾配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陆景笑着揉揉眉心,倒是想起以前网上看的一句话:骚年,不要哭,站起来撸。只是,这话对白唯说不合适啊。

这时。银色的t9车速放缓。燕大已到。

6月下旬,来到美国2个月的云玉致已经初步适应美国的生活,而她入学哈佛商学院的事情也已经办好。

哈佛大学所在的马萨诸塞州剑桥市区中心某栋大楼的豪华公寓中。收拾了行李的云玉致向就读哈佛商学院大二的学长董晚瑶拥抱道别,“晚瑶姐,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回国了。8月份再来。”

她刚来美国,给陆景安排和董晚瑶住在一起,等适应了环境之后,可以选择再去外面租房。

董晚瑶今年26岁,穿着清爽的淡青色长衫,打底裤。身姿修长。嘴角一粒美人痣平添她几分妩媚。在美国的这两年的生活让她如同璞玉被雕琢。开始散发出璀璨的风华。

董晚瑶笑着拍拍云玉致的肩膀,说:“玉致。一路顺风。”

云玉致点头。在异国他乡有一个大姐姐照顾她让她心中很感动。云图集团的事情稳定后,她的性子没有那么苛刻。和董晚瑶相处的很不错。

云玉致看向一旁精致的绝色美女。她漂亮的连女人都能感受得到那份魅力。

墨知秋眨眨她会说话的桃花眼,妩媚天成,“好了,云玉致,不要很伤感的样子哦。8月份开学后我们就是同学了。不过,我现在和你不同路,你不用像我道别了。”

云玉致笑了笑,墨知秋高中时就来美国留学,最终目标自然是进入常青藤大学。今年18岁的她如愿以偿的拿到了哈佛大学商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这两个月她搬离了l女校,和董晚瑶住在一起。云玉致和她处在一起两个月,了解她的性格,刀子嘴豆腐心,说话很膈应人,但是心却不坏。

“好吧,知秋,我们8月份再见。现在一起去机场吗?”

墨知秋无语的翻个白眼,“一起。”对董晚瑶抱怨道:“董阿姨,你哥怎么把昔日的小公主调-教的这么乖巧的啊?我从墨静雯哪儿问到的可不是这样。墨静雯那个死丫头,居然敢骗我。”

董晚瑶笑着捏捏墨知秋精致无瑕的脸蛋,“说的好像墨静雯和你是闺蜜一样。知秋,你屁-股又痒了是吧?敢叫我董阿姨?”

云玉致掩嘴娇笑。身高172的董晚瑶穿着高跟鞋,要捏身高168还穿着平底鞋的墨知秋的脸蛋,简直不要太容易,那视觉感就像是手到擒来。

“噢---”墨知秋嗷嗷叫,实在躲不过,耸拉着脑袋可怜兮兮的道:“晚瑶姐,晚瑶姐饶命啊。”笑嘻嘻的卖萌逃过董晚瑶的魔爪后回房间里拿行李,小声嘀咕道:“从我妈那儿算,我又没叫错。”

想起母亲聂问白,墨知秋归心似箭。

陆景最近的任务就是关注s7的销量报告,同时准备参加24日在江州举行的s7全球开发者大会。

实际上用hx全球开发者大会更为贴切。华星系统是s7搭载的核心移动终端操作系统。它的两个分支版本分别适用于手机、平板电脑。

然而,hx系统目前在全球范围的名气显然没有s7大,景华一众高层都决定使用“s7全球开发者大会”这个名字。

举办这个大会的意义有两个。第一,吸引更多的开发者来参与研发s7的第三方应用(app)。与全球的开发者拉近距离,推介hx系统。

对一门计算机语言而言,对一个操作系统而言,使用的程序员越多,它的话语权,影响力也就越大。

第二,发布新产品。将这个大会举办成一个具备全球影响力独属于景华的发布会。

景华的营销策略,不能每次都寄希望于陆景在世界顶级富豪圈中推荐从而打响名气。

陆景周五就准备前往江州,周四上午在家中酣然高卧之后,去燕大和李菲菲道别。

京城中一连几天的小雨终于放晴,阳光明媚。陆景坐车抵达燕大后,六月底风景秀美的燕大校园中越发的清冷。学子们基本都离校了。毕业生也都走了。

在燕大巍峨高耸的行政大楼前的广场边,陆景和谢晋文汇合。谢晋文上午打电话来说有事情请教他。

谢晋文穿着儒雅的白衬衫,两名跟班在身后。“景少。”谢晋文笑着和陆景打招呼,与陆景一起到校内的咖啡厅中闲聊。六月底京城上午十一点左右的日头还是很烈的。

燕大校内东门处有一间咖啡厅。要了两杯咖啡坐下后,吹着凉爽的空调,陆景打量了一下谢晋文,他看起来修饰的很整洁,精神,但是陆景是什么眼光,笑道:“谢晋文,怎么回事?”

谢晋文讪讪一笑,说:“景少,闵雯拒绝我几次了。一点进展都没有。呃…,找景少取取经。”

“我靠。你大她十多岁吧。有代沟啊。你这品味…,啧啧…”陆景禁不住笑骂自己的小弟一句,“说来听听。怎么回事?”

谢晋文给陆景说的不好意思。老牛吃嫩草是有点不合主流。他这不是玩女明星,而是要娶回家做老婆的。喝着咖啡,缓缓的给陆景说着他追求闵雯的经历。

陆景听的摇头。他见过闵雯几次。这个女孩子21岁就出来争夺京城四大名媛的头衔,功名利禄之心还是很重的。往坏了说,爱慕融化,往好的说,事业心重。

谢晋文虽然贵为一流的世家子弟,但是闵雯背后有闵二哥支持,并不缺谢晋文捧场。这和黎倾城是一样的。黎倾城背后有他支持,不缺苏威捧场。

陆景看看手表,12点差3份,笑着打断谢晋文叙述,伸出手指头,“两个办法…”

谢晋文听的大喜,“景少,什么办法?”有困难找老大果然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