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12章 西行的邀请

第1712章 西行的邀请

陆景没掉谢晋文的胃口,笑说道:“第一个办法:让你爸妈找人给你说媒。名门世家联姻是惯例。闵雯不是闵家的正支,以你家的声望,你求娶她成功的概率很高。当然,就是年纪差距大了点。”

谢晋文苦着脸道:“景少,咱们可以别提年龄差距的事吗?”这是他追求闵雯的一大障碍。

陆景就笑起来,喝着咖啡,说:“不小子要正视现实情况啊。”

谢晋文琢磨了一会,道:“景少,走家族联姻路线的话,我怕闵雯心里不乐意。那样我和她结婚了也不会快乐。”

世家联姻很正常,但是男女双方相互不对眼,婚后的日子那才叫悲催。分居,各玩各的那是家常便饭。他不愿意活得那么累。

陆景悠悠的放下咖啡杯,笑道,“那用第二个办法。闵雯这个小姑娘很好名,你要让你对她痴情的名声传遍京城。浪漫而不脑残,取得她的好感之后,再找她家里提亲。届时,你们的婚姻全京城瞩目,她多半会同意。”

谢晋文仔细的想了想,说:“景少,这个法子时间要很久啊。万一,中途闵雯她…”

陆景禁不住笑起来,“行了。闵雯又不是你的私房菜,还不许别人追她么?”

说着,微微沉吟了几秒,低声道:“我许诺五年之内让她登上四大名媛的位置,或许只要两三年就会有空缺。你如果真对闵雯有意,等四五年应该可以和她结婚。”

五年之内,苏琳会退去,将她的名媛之位让出来。然而,这只是正常的情况下的结果。时间或许会提前了。因为,苏家的势力可能会在陆家的打击下两三年内溃散。

陆景内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感慨。前世的种种终究要做一个了断。只是,他有些难以面对和他互有好感的苏琳。

谢晋文愣了下,右手砸拳。嘿的笑了声,情绪高昂的道:“景少。那我干了。”

跟着陆景这一路走来,从京城不入流的公子哥,谁都可以叫一声的小谢,变成世家子弟中一流的纨绔,他见证了陆景太多的“奇迹”。他相信陆景的判断。

陆景笑着点头,“谢晋文最近这几年注意下形象,可别又闹什么大影响的事件。”

现在京城中关于他的绯闻基本都销声匿迹。因为,他警告过谢海璐。

谢晋文兴高采烈的告辞而去。陆景喝了几口咖啡。给李菲菲发了条短信:菲菲,我马上过来。

和李菲菲在她的宿舍中一起吃过精致可口的午餐后,两人在客厅中依偎着欣赏午后的时光。炙热的阳光落在卡其色的地板上。开着空调,客厅中很清凉。

李菲菲今天穿了一袭薄纱长裙,优雅静谧,俨如天鹅般的眼眸中藏着淡淡的情意。气质清新脱俗,折射出她此刻内心的宁静。

闻着李菲菲身上的幽香,陆景搂着她的纤腰,随意的说话。心情极其放松。关系突破之后,以前是禁忌的话题现在聊起来就很自然。两人之间的话题自然的多起来。

“卫婉仪最近都在黄海带队集训。你是不是像卸下笼头的野马在京城里到处撒欢啊?”李菲菲轻嗔着问道。

陆景无奈的笑一笑,“还好吧。我前段时间去黄海看婉仪了。”婉仪这两周去了黄海参加星际争霸国家队的集训。

后天和大后天的6月24日、25日,中国队将会在汉城参加中韩对抗赛。作为电子竞技的第一负责人。她很重视。亲自作为领队前往。

“避重就轻。”

“菲菲,我总不能对你说,我在你这儿撒欢的次数最多啊。”

“无赖…”李菲菲娇嗔着白了陆景一眼,清秀如玉的容颜上立即浮起绯红。可不是撒欢么?陆景留宿在她这儿的夜晚都是旖旎无限。

最近一次,她和陆景在情动之下,脱得都只剩下条内-裤交缠在一起。一个坚硬如铁,一个娇软如水。要不是陆景真的是尊重她的意愿,临门终止,她已经失-身于他。

陆景笑了笑。轻柔的抚摸着他初恋女孩的乌黑长发,“菲菲。不对你无赖一点,我现在还只能在某个角落里暗自里注视你、爱慕你。”

李菲菲禁不住展颜轻笑。优雅中带着柔情,心里有蜜一般的感觉流淌而过。轻轻的抱紧陆景的腰,依偎在陆景的臂弯中。此时是无声胜有声。

陆景最近很悠闲,心态放松,午后的时间缓慢又飞快的流淌着。马上就是暑假期间,李菲菲的教师工作很轻松,几乎等同于放假。

耳鬓厮磨,偶尔热吻。情意在空气中慢慢的积累着。陆景低下头,注目着李菲菲那双明眸,认真的道:“菲菲,我会保护你不再受到任何伤害。

你知道吗?如果吉永右典那次伤害到你,我将悔恨终身。所以,你追问王灿打人是不是我主使的,我不作辩解。因为,我其实想把他打得半身不遂。”

前世里,李菲菲正是给吉永右典夺去了处子之身,独居在燕大中。他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

想起那件事对陆景的误会,李菲菲有些不好意思,但正是这件事让她和陆景的距离在误会、冲突中消失。一幕幕的往事在心中飘过。

李菲菲仰视着陆景,轻声道:“陆景,我想结婚了。和你结婚。”

陆景抱着李菲菲,仰头靠在沙发上,喟然的长叹一声。

如果这句话在他十八岁以前说出来该多好。婚姻是他无法给李菲菲的。所以,他始终尊重着李菲菲的意愿。

李菲菲漂亮的眼睫毛眨了眨,心里有着忧伤涌起来。她知道陆景不会,不能给她婚姻,错过的人可以再次交汇、聚首、相爱,错过的时间却是一去不复返。

可是,当她抱着万一的希望提出来,陆景拒绝的态度依旧让她感觉到难受。

这辈子心中已经不可能再容得下别的男人。只是,哪个女人会不期望婚姻呢?不期望披上洁白婚纱的一刻?

李菲菲有点想哭。她的性子很坚强,即便是为了反抗家族将她送出去联姻,独自在美国生活、工作,她依旧没有哭。可是现在她想哭。痛哭。

只是,下一刻,李菲菲感觉到双唇给温暖的嘴唇覆盖,心中悲伤的情绪稍缓,耳边听到陆景温润而坚定的声音:“菲菲,我们一起去宁西省西山市。”

李菲菲惊讶的看着陆景。

陆景看着怀中清秀如玉的靓丽容颜,再次重复道:“菲菲,我们一起去西山。”

李菲菲讶然的眨了下眼睛:“陆景,你想见我爸妈。”她父亲正在宁西任职。母亲在宁西照顾父亲的生活起居。

陆景轻轻的抚着李菲菲光滑细腻的脸蛋,“菲菲,我们的事情哪怕只有叔叔、阿姨同意,或者只是默许,你心里也会好受许多。”

两世为人,陆景又如何不知道李菲菲的心思?他和李菲菲的事情必须要她的长辈同意。否认,她日后心中会有巨大的遗憾。

“陆景…”李菲菲还是哭了,泪流满面,只是这一次是带着幸福的宣泄。

陆景的话一字字的击中在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不管最终是否会成功,仅凭陆景这份心意就足以让她感动难言。因为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她父母要是能同意她和陆景在一起才有鬼。

只是,陆景能想到这一层,愿意去做,她确信她在陆景心中始终有着难以言喻的地位。陆景没有骗她。

陆景温柔的给李菲菲拭去脸上的泪痕,说道:“菲菲,等我从江州、韩国回来,我们去旅行吧。从京城到西山,然后沿着缅甸油路到仰光,到新加坡,到珀斯。留下我们共同的回忆。”

参加完江州的s7开发者大会之后,他将前往韩国与娇妻汇合,观看中韩对抗赛最后一天的比赛。

而他目前等待的全球手机市场的王冠还需要等待一两个月的时间,等待市场调研机构出报告。从韩国回来之后,他会很有一段时间的空暇。

李菲菲用力的点点头,然后抱着陆景的脖子,在他耳边娇羞无限又带着绵绵的情意的小声道:“陆景,我想抱着你午睡。”

什么时候去西山,她听陆景的安排。西山之行之后,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会将她自己全部交给陆景。此情不渝。

君不负妾,妾不负君。君若负妾,此生亦无悔。

24日周六上午,景华将会在江州召开s7开发者大会。届时,景华的三巨头都将出席。

而22日的下午,程建枫还在纽约参加nbc的一个谈话节目:分享s7的成功。智能手机如今是一个社会现象。

从演播室中出来,程建枫和混血**肥臀的金牌主持人道别,又和嘉宾聊了几句,在助理的陪同下准备离开nbc大楼。

6月底的纽约气候如同国内的秋季,空气干燥。程建枫从助理手中接过外套,、水杯,喝了一口水后,拿出手机看了看。心脏突然跳了下。

未接电话中包括国际数据公司idc副总裁的电话。idc一般会在8月初才发布二季度的市场分析报告。但将近6月底,数据采集肯定已经完成50%以上。实际上结论可以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