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24章 天王方锋

第1724章 天王方锋

汉城市西区的天河电竞馆是韩国仅次于2002年韩日世界杯比赛场地首尔世界杯体育场的电子竞技场馆。2006年6月底的中韩星际争霸对抗赛就在这里举行。

陆景、卫婉仪、柳凝一行人坐上奔驰商务车从汉城丽都酒店抵达天河电子竞技体育馆所在的街道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车内,柳凝给方锋的女朋友宋语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悦耳的女孩子的声音,带着黄海的侬软口音,“柳姐,你们到了吗?我们在剑灵网吧。顺着天河电竞馆的正门走500米就可以看到。方锋已经赢了棒子hite-entus的olil,正准备和ipx打一局。”

“哦…”车内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又有着难以抑制的兴奋。

“好,宋语你们等着,我们两分钟内赶到。”柳凝挂了电话,连忙催着司机开车,“师傅麻烦你快点,直行就好。”

对车内的气氛,陆景有些迷茫,问身边惊讶之后正沉吟着的娇妻,“婉仪,这个人很厉害?”

陆景很喜欢玩星际争霸,对这个游戏id却不熟悉。毕竟是韩国的电竞明星。大型的国际比赛一般就看看wcg。

卫婉仪回过神,道:“不只是厉害,是非常厉害。这次中韩对抗赛韩国队的主将就是他。他是今年msl的冠军,是当前韩国星际的第一人。”

电子竞技比赛,选手有状态的起伏,巅峰状态一般都是一段时间。ipx在2005年就打出名堂了。今年的状态如日中天。white就是败在他手上。

陆景轻轻的点了点头。

剑灵网吧门口的标牌是战火燃烧的款式。很独特。

陆景、卫婉仪、柳凝一行几人进入网吧时,整个网吧已经分为两大阵营聚集起来。以网吧正中的一排相对着的电脑为界限。

电子竞技在韩国被称为国技。特别是星际争霸这款游戏,迄今为止。世界第一的选手始终是韩国人。星际争霸选手在韩国国内享受着明星待遇。

与声名赫赫,人多势众的ipx一方相比,方锋的身边只有稀落落的几名支持者。除了他的女朋友,就都是来汉城的中国留学生。

见到柳凝一彪人进来,一名娇小的美女立即兴奋的挥手,她是方锋的女朋友宋语,“柳姐,这边。啊…,卫姐。你也来了,陆少…,你好。”

方锋是京城王者俱乐部的队员,她多少知道一点陆景的事情,据说cgl的老总冯泰、goc联赛组委会主席蒋浦泽在陆景面前都是小弟模样。

这两位可是中国电子竞技圈内的泰斗级人物。即便方锋打游戏很出色,可是在他们面前都是小字辈。

陆景、卫婉仪到场,韩国人的一方也引起一阵**。中国队的美女领队谁不认识?

方锋也摘下耳机站起来和陆景、卫婉仪打招呼,“陆少,卫姐。”方锋身边一名高挑的红发女子很文静的打了个招呼。她是方锋另外一位女朋友:佟柳。

作为电竞明星选手。方锋有两位女朋友的事情,柳凝等人都是知道,甚至,陆景都耳闻。私下里。柳凝等人还会开玩笑,说方锋艳福不浅。就打趣white和张黛儿一样。

陆景很温和的对方锋、宋语、佟柳点点头。将主导权让给婉仪。

众人寒暄之后,卫婉仪问道:“方锋。怎么回事?”

电子竞技选手间的对战和武侠小说里的江湖高手挑战是一样的,关系到声名、声望。特别是像方锋、ipx这种天王级的明星选手。更是慎重。

在网上批个小马甲对战谁都不会管。没人会承认。在线下当面对战可算是“江湖大事”。因为,简单的来说。就是直接决胜出:谁比谁更厉害。

宋语快言快语的道:“卫姐,我们三个在天河电竞馆这边合影留恋,给几个韩国棒子讽刺说‘你们中国队输了,水平很菜,照相合影是留恋失败的耻辱吗?’

我气不过,和他们到这家网吧里单挑星际。谁知道打了小的,来了大的,最后就一直变成方锋帮我打比赛了,他们也叫来电竞明星选手ipx。”

柳凝等人向对面的韩国人看过去,除了一帮相同的棒子脸之外,还有几个熟人。

hite-entus俱乐部的明星选手基本都到了,再加上俱乐部的前辈人物,经理什么的,十几个人满满当当。还有几个媒体同行。

这次中韩星际争霸对抗赛是五人决胜,但是作为牵动韩国星际争霸界的大事,基本上没有行程安排的电竞明星选手都到了汉城。

佟柳轻声补充道:“小语和他们的赌注是输了的人到天河竞技馆外裸奔。”

“……”

一帮人对傻了眼,看向宋语,这个娇滴滴的小号mm妩媚的有点像范冰冰,怎么这么彪悍啊?陆景听到这个赌注,顿时也看向宋语。这赌注未免太……。很容易让他想起大学时听余志成他们说的,一些好玩的事情。

比如打赌输了的人到公共厕所吃三天的早饭,或者在篮球比赛人多的时候对着石柱上的小广告大喊,“我的病终于有治了。”

很有青春的活力。很猥琐,又很大胆。令人啼笑皆非。

这时,对面的一名梳着偏分头,看起来英俊的青年用韩语道:“你们的人也到了,好了没有,是不是开始?你们的拖延战术是没有用的。哈哈,如果你肯到我的别墅里裸奔一圈,就不用让你男朋友裸奔了。”

一头火红色头发,身材高挑偏偏气质文静的佟柳将对方的话翻译过来。大家都有些气愤,怒目看过去。对面的韩国人毫不示弱的看过来。气愤有些紧张。

柳凝看了看宋语,道:“方锋。要慎重。你有没有把握,这关系到宋语的名声…”

试想一位明星在电竞馆外裸-奔。对其会有什么影响?再试想,一位美女裸-奔,又是何等的后果?这赌注啊...

宋语笑兮兮的道:“柳姐,放心呢,我一盘都没输。”手指了指电脑座位对面三个脸色不好的小年轻,还有那位梳着偏分的青年,“他们四个才是要裸奔的。”

柳凝放下心。

方锋看着对面坐下来的ipx,韩国当前星际争霸的第一人,眼中燃烧起战火。“小柳,给他们说开始吧。”带上耳机,坐到电脑前。

“滴-滴-”

方锋电脑画面上54321的读秒声无声的响着。都是电子竞技圈内的人,气氛顿时狂热起来。游戏即战争。战争让男人热血沸腾,让女人青睐英雄。

方锋作为国内天王级的选手,和当前韩国星际争霸的第一人决战,不仅是赌注,也关乎国家荣誉。

到底会是谁胜谁负呢?从实力对比上看,ipx的赢面大多了。韩国的星际水平比国内高得多。而且中国队的主将white就在几天前输给了ipx。

开局之后。键盘敲击声立即很有节奏的响起。双方不时的有几声低呼。都是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看。围得水泄不通。

卫婉仪对星际争霸还是一知半解,她是整个电子竞技行业的负责人,不是一款游戏的负责人。没有解说员配合,基本看不懂。和陆景站在圈子外面。

沉吟了一会。卫婉仪偏头对陆景小声道:“陆景,看样子对面那个青年就是ipx和方锋对战的缘由。”

像ipx和方锋这样的顶尖高手,怎么会轻易的发生碰撞?必定是有原因。方锋是为女朋友宋语出头。ipx呢?

陆景会意的笑了笑,说。“我出去打个电话。”走到网吧外,就蹲在马路边上给郑孟日拨了一个电话。

吃喝玩乐的事情。郑氏兄弟中的郑孟日最在行了。想必,他会认识这个青年是谁。有时候,圈子其实很小。

十五分钟后,陆景从网吧外进来,正好网吧内一阵惊叹。按照中韩对抗赛的比赛规则,三局两胜制。现在比分1:1,第三局正好开始。地图:lost- temple(遗失的神庙)。

这是一张小地图,也就是说,胜负将在二十分钟之内揭开谜底。柳凝小声的给卫婉仪解说着,卫婉仪微微点头。陆景走过来,轻声道:“婉仪,查明白了,hite-entus的大赞助商,韩国第三大财团安家的嫡孙安承宪。”

柳凝听的脑子有点懵,有点不真实的感觉。怎么陆少张口就是财团,这是什么情况。

卫婉仪“哦”了一声,笑着点点头。陆景还真问出来了啊。电子竞技的比赛和财阀什么的没牵扯。她只是有点奇怪。现在陆景给她解惑了。

就在这时,突然耳边有人欣喜的道:“赢了,赢了,哈哈。”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陆景,卫婉仪、柳凝三人连忙看向电脑屏幕。这场比赛不设裁判,只有两名选手的电脑屏幕可以看。而众人都自觉的离选手有点距离,避免影响选手发挥。

宋语在一旁喜上眉俏,说道:“小柳,这一波压过去,ipx就要打gg了,他的部队和人口都损失完了。方锋还是挺厉害的哦。”

佟柳文静的笑了笑。white是中国队的主将不错,但是方锋实际上的水平已经超越了white。只是因为俱乐部的前后辈关系,他无法去争这个主将位置。

毕竟,说会说自己一定比谁强。电子竞技比赛,有时候也要看运气。否则,这次中韩对抗赛,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她对现在的结果一点都不意外。

陆景算是听明白了,只差最后一击了。

“哎一古…”

“艾西…”

对面电脑边的韩国人一方都是一脸的哀愁和难以置信。当今韩国第一人竟然给中国队的选手击败,这让大韩民国的国民们情何以堪。

“咚咚…”键盘还在响着。ipx还在奋力抵抗,额头上渐渐的冒着汗。

他知道如果输掉这场比赛意味着什么。

首先,职业选手的荣誉感、骄傲让他不能接受败在一个手下败将的事实。就在几天前,韩国的全明星整容出战,拿下了正在崛起的中国星际。

再一个,安少是俱乐部的大赞助商。安少肯定要他好看。安少是个狂热的星际爱好者。他刚才输给对面那个小号mm一把,输了,可是裸奔的。

除非自己能拿下那个小号mm的男朋友,这样双方就可以协商解决。

在韩国,最不缺的就是电竞天才。他要是让安少丢了这个面子,日后前程堪忧。能打比赛的时候自然没什么,不能打之后,他下半辈子怎么过?

韩国第三大财阀的孙辈继承人安承宪今年19岁,眼睛有些长,容貌英俊。看着ipx额头的汗珠,心里愤愤的骂了一句,“废物,简直是丢尽我们大韩民国的脸。”叫来一名跟班,低声吩咐了几句。

半分钟后,就在ipx的老家被点爆,只剩下分基地还在苦苦支撑的时,“啪”的一声,整个网吧突然停电。网吧中一片黑暗。

“怎么回事?”

“搞什么鬼,在这个时候停电。”

“老板,你着什么破网吧。”

大量的中文和韩语不断的蹦出来。韩国人一方不少人心里悄悄的松口气,总算没有太难看。ipx和方锋是平局嘛。ipx在额头上抹着汗。方锋一脸的愕然。宋语、佟柳、柳凝等人都是愤愤不平,可惜。脸色有些难看。

两三分钟后,“啪”的一声响,网吧的电源又恢复过来。网吧的老板是一名胖乎乎的中年人,过来连声说对不起,解释道:“可能是线路老化的原因,耽搁了诸位的正事,很抱歉。”

韩国一方的人都看向安承宪。安少才是话事人。安承宪故作不耐烦的摆摆手,道:“你先下去吧。我们要处理正事。”

将网吧老板打发走,安承宪看向佟柳,眼睛眯起来,道:“佟小姐,现在来电了。刚才那一局算平局,我们是继续打比赛,还是和宋小姐谈谈。”

佟柳将安承宪的话翻译过来,大家都听得明白是怎么回事,顿时群情汹涌,都骂起来。原来刚才停电是这孙子捣鬼。

宋语骂道:“无耻。小柳,你和他说,这怎么能算是平局,方锋明明都已经赢了。气死我了。让他裸-奔去。挑衅在先,输了不认账。无耻至极。”

佟柳点头,用韩语凛然的道,“安先生,这一局是ipx这位选手输掉了。根本就不是平局。所以,没什么好谈的,请你们履行诺言。否则,刚才的视频就会传出去。”

佟柳晃了晃手中的s7手机。智能手机拍照,摄像很方便。

安承宪微微沉下脸。他不想去裸-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