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25章 网吧混战

第1725章 网吧混战

安承宪的长眼睛微微凝视着一头火红色长发的佟柳,他在盘算着翻脸的可能性。因为,他绝对不可能接受裸-奔。

在家族的长辈眼中,喜欢玩游戏只能算兴趣爱好,无伤大雅。何况当前韩国的大环境下,玩游戏不叫玩游戏,叫电子竞技。

但是,如果在电竞馆前裸-奔,那就叫离经叛道。就会成为人生中的污点。绝对不会被家里接受。这会影响他在安家的继承权。

“安少,可以让在石前辈来和对方沟通,中国队的那位美女领队应该具有最终决定权。”一名黒西装带着眼镜的男子在安承宪耳边小声说道。

安承宪眼睛微微一亮。

在石前辈就是韩国队此次比赛的领队玄在石。此人是韩国电子竞技圈中的老鸟,属于拓荒者那一代的标志性人物。由他来和中国一方的人沟通无疑是很合适的。

“佟小姐,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请一位熟人来和你们谈。”安承宪让一名跟班过来,交代了几句。跟班立即转身去网吧外打电话。

佟柳小声给方锋、宋语翻译着安承宪的原话,说:“我建议听听。≡∽今天的事情闹得有点大了。小语,你的意思呢?”

宋语握拳道:“闹得越大越好,我才不管。谁让他首先挑衅我们。反正他裸-奔是裸-奔定了的。”又神秘兮兮的在佟柳耳边道:“小柳,你是真拍下来了吧?”

她很了解好友的性格,别是虚张声势。佟柳真要是乖乖宝宝。也和她无法成为闺蜜啊。

佟柳轻笑着点头,给宋语吃了定心瓦。她录下了双方打赌时说的话。话说她们在中南大学里面干这种事的时候不少。

宋语嘻嘻哈哈的拍拍佟柳的手臂。“不愧是商学院科班出生。棒子的人品一向不行。2002年世界杯黑哨都黑出历史记录。全球闻名。”

这话让柳凝一行和围在身后看比赛的5名中国留学生们都笑起来。韩国人确实很没品的。还是佟柳很有先见之明。

方锋站起来,收好键盘和鼠标。他不打了,用实际行动支持佟柳的话,边收拾着,说:“嗯,我赞同小语的意见。不管他们找谁来,他们骂我们的时候就要承担后果的准备。”

打游戏的人都有股子心气。否则,心理素质不过关是达不到巅峰水准。

被骂了,还要原谅对手,那不行。

“对。方锋说的对。”

“就是,不能这么算了。”

“我支持你们。”

留学生和柳凝等方锋的朋友都支持方锋。而和方锋同俱乐部的队员们都在汉城丽都酒店中劝说white不要退役,没有过来。

不过消息已经传回去了。目前在跟队的王者俱乐部星级争霸分部总经理燕河正带人赶过来。

卫婉仪没有干涉方锋的决定。她的职责是确保没有人“欺负”方锋就可以了。在异国他乡比赛,作为领队,她要为全队的队员负责。

卫婉仪看向了丈夫。陆景此时正独自一人悠然的坐在后面的电脑椅子上玩着手机。禁不住莞尔一笑,不知道又和那个女孩子聊天呢。想了想,便没走过去。

陆景对这场比赛的赌注:裸-奔并不感兴趣。说到底是一堆年轻人的青春活力释放。交涉的事情,他没怎么关注,在人群最后怡然的坐着。

然而。方锋对阵韩国当前星际第一人ipx居然能三局两胜,这让他感到很振奋,这纯粹是以一个游戏迷的身份。当即拿出手机给王灿发sit消息。

片刻后消息连弹。

“我靠靠靠,真的假的。方锋这么牛逼?”

“我就是因为不看好比赛结果才没去汉城。”

“干的漂亮,等方锋回来,我给他发奖励。哦。陆景,方锋有两个女朋友的事情你知道吧?嘿。方锋正要把ipx搞死,我给他搞定两张结婚证。”

陆景看得哭笑不得。回了个“…”消息过去。其实。结婚不结婚,对普通人而言真的很重要。因为,这涉及到孩子的户口,教育,医疗等等问题。

在国内,私生子上户口的难度就不消说了。

陆景和王灿聊着游戏的事情的时候,网吧的门口涌进来五名穿着白色队服的男子。为首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大叔。

ipx和几名hite-entus俱乐部的选手立即向这位大叔打着招呼,“在石前辈。”问候声不断的响起。

玄在石点点头,心里却是泛着嘀咕,他在来得路上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和安承宪说了几句话,笑着从网吧对面的座位绕过来,走向卫婉仪、方锋、柳凝、宋语、佟柳等人。

方锋和ipx的比赛布局是这样的:是中间一排相对着的电脑两方,方锋坐在靠里的一头,ipx坐在靠走道的一头,恰好是一个斜对角线。

“卫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玄在石用英语说道。有点韩国口音,听起来很不舒服。

玄在石上来,就直奔主题。这倒是让方锋等人心里提起来,卫领队的想法不是他们可以琢磨的。妥协的概率比较大。

“你好,玄领队。”卫婉仪的英语口音很标准,清秀的笑了笑,“你还是说韩语,我有翻译。”说着,看向身边的丈夫,善睐的明眸中里有着难以掩饰的自豪。

陆景精通英语、韩语、日语。她都不知道陆景是怎么练出来的。

玄在石换了韩语,笑道:“卫小姐,安承宪安少是hite-entus俱乐部的大赞助商,安家在我们国内是名门望族,他若是在天河电竞馆这里裸-奔对他的影响很大…”

陆景翻译了玄在石这番话。他的心态很放松。基本是旁观者的心态。刚才王灿还在网上大骂棒子无耻,打不过竟然用断电源的办法。只是。这样的小伎俩,实在难以引起他的情绪波动。

卫婉仪握着陆景的手。笑了笑,没说话。

玄在石就叹了口气,说:“卫小姐,你看能不能和caption说说。这件事,是安少不对在先,他愿意予以经济赔偿。”

caption,船长,方锋的id。

卫婉仪微微蹙眉,问正看着她的方锋。“方锋,你的意见呢?”

方锋今年20岁,很清秀的一个男生,用力的抿了抿嘴唇,道:“卫姐,我希望看到韩国人兑现诺言。因为,他想要看小语裸-奔。”

卫婉仪就点点头,转向玄在石,说:“玄领队。这件事还是要尊重当事人的意见。”

玄在石脸色顿时有点不好看,说:“卫小姐,安家在韩国很有能量,安少的父亲是韩国有名的银行家。韩国电竞联盟的主席都不够资格成为他的座上宾。

caption坚持的话。恐怕对我们两国的电子竞技未来的友好交流氛围有影响。安少承诺这件事如果能谈成的话,他愿意给卫小姐一个满意的报酬。”

如果是普通的领队,或许就被这番软中带硬的话说服。但是卫婉仪是什么人?

京城中世家大族卫家的嫡女,陆景的妻子。她又怎么会怕玄在石的威胁?淡淡的道:“玄领队,我们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就这样吧。”

安承宪要违约。也有由得他。

玄在石很没面子的返回到安承宪身边,说明了情况。安承宪周围顿时一边倒的指责声。

“艾西,他算什么…,竟然这样傲慢。”

“就是啊,这里可是韩国。”

“不就是侥幸赢了一场吗?没有一点风度。与这样的人同为电竞选手真是我们的耻辱。”

电子竞技选手在韩国是明星的身份,如果ipx等三名输给方锋的选手在天河电竞场裸-奔,电子竞技生涯可就算毁了。因而,安承宪周围对方锋的批评声不全是奉承安承宪。

安承宪的俊脸上浮起一阵愤怒的潮红,随即慢慢的平息下来,看着方锋,宋语,佟柳,缓缓的低声道:“你们给我记住喽,这里是韩国。我们走。”

安承宪带头赖账,ipx等人如蒙大赦,立即跟在身后,一伙二十几人向网吧出口走去。

宋语嗤笑一声,“哦,韩国呢,威胁得我好害怕啊….”她拖长语调,妩媚的做鬼脸,让他们这一边的众人都哄笑起来。

安承宪停下脚步,转过身,道:“我告诉你们,不要以为拿着我的把柄。你们这个视频发布出去,不信可以试试,而且,你们最好在五分钟内离开这里,否则就不用离开了。”

被威胁着,佟柳毫不犹豫的将手机上的视频上传到国内星级争霸的知名论坛:八达论坛。就在传送要完成的时候,手机突然提示上传失败。

安承宪嘴角浮起一抹笑意,“怎么样?”他刚才已经和韩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sk电讯里面的熟人打了招呼,要把这里的移动网络数据给停掉。

这对于韩国第一大金融集团韩国安氏集团的嫡孙来说只是一条短信的事情。

宋语挑起眉毛,“小柳怎么回事?我们不是才给移动冲过花费的吗?”

佟柳摇摇头,“有点邪门。”

“哈哈。”安承宪等韩国人都大笑起来。很刺耳。

陆景微微皱眉,打游戏作弊是一回事,当面嘲讽,以势压人又是一回事,他怎么都不能看到自己人给棒子欺负了。拿出手机,道:“佟柳,你等着,我打个电话。”

安承宪给卫婉仪拒绝,对一直和卫婉仪关系亲密的陆景也看不顺眼,抱着手臂,以猫戏老鼠的眼光看了看,停下脚步。看着陆景和佟柳操作。

他身边的跟班已经出去打电话了。他说五分钟之内,方锋等人不离开就不用离开可不是说着玩的。他正在叫人过来。

韩国第一大电信运营商sk电讯与和华是合作伙伴。此次s7在韩国的售卖就是通过sk电讯出货。陆景一个电话打到sk电讯会长宋泰民手机上。

寒暄几句,很快就进入正题,“宋会长,我现在在天河电竞馆附近的一家网吧,数据上传的功能居然没了,我问问怎么回事?”

宋泰民自是不会怠慢陆景,现代财团现在可是韩国的第二大财阀。现代财团的波ss郑梦先是陆景一手扶起来的,当年参加过现代汽车收购大战的人都清楚。

“陆先生,我立即让人查一下。”

陆景的电话挂断两分钟后,佟柳惊喜的道:“好了,可以上传了。”方锋、柳凝一帮人看得目瞪口呆。颇有些敬畏的看着陆景。卫姐的丈夫貌似很牛啊。有点逆天。

脸上挂着冷笑的安承宪一行人,顿时脸色变得难看,仿佛吃了死苍蝇一般。

再没有比这更郁闷的事情了。本来是等着看对方的好戏,但是却惨被对手打脸。

就在这时,网吧的玻璃门被拉开,走进来一群混混装扮的人,为首的一人大大咧咧的道:“安少,是谁得罪你了?弟兄们今天开开荤,很久没见血了。”

“啊…,他来真的。”

“地头蛇。“

“不好。”

方锋身后的留学生和朋友都炸开了窝一般,情况很有些不妙。视频都已经上传出去,这已经算是结了仇,不消指望对方手下留情了。

陆景护着卫婉仪稍稍后退几步,他不会让妻子受到任何伤害。按了手机上的求救键。他现在出门,怎么可能没有带保镖在身边呢。

“方哥,干他丫的。我们冲出去。”一名短发留学生热血上涌的说道。

安承宪自然不会像电影反派一样,在关键时刻会留出充裕的时间让主角们商量好对策,顺便煽下情。手一指,道:“只要不打死就行。”

混混们嗷嗷叫的冲了过来,情况紧急。就在这时,网吧的门又被拉开。恰好赶到的燕河、white等人一看到场面一片混乱,这还有什么说的。立即投入斗殴中。对草根出身的电子竞技选手而言,当年在网吧中斗殴是家常便饭。

陆景的保镖十三带着四名保镖跟在燕河等人的身后冲进来。然后,势如猛虎入羊群。三下五除二的将韩国人都打倒在地,包括没有动手的安承宪、玄在石、ipx等人。

五分钟,清场完毕。地上躺了一地哎哟叫唤的混混和电子竞技选手。陆景微笑着对十三点点头,然后握着一直很镇定的卫婉仪的手,“婉仪,我们走吧。”

又环视了一圈,大家伙正意气风发,问道:“都没事吧?我们走。”

燕河的眼睛都给打肿了,畅快的道:“陆少,没事。”

陆景笑了笑,做了个手势,带着中国队一帮人离开。

至于,善后,这不是他要考虑的问题。而是安承宪要好好考虑的事情:怎么消弭他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