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45章 较量(二)

第三卷 通往王座的道路 第1745章 较量(二)

郑梦先皱起眉头,检察院到家里来调查很不和规矩,隐隐有些怒气,淡淡的说:“他们来调查什么?”

“2002年大选,现代财团贿-选的事情。”朴弘基无奈的说道。这个理由实在太牵强。

2002年,现代财团还处在被三分天下的状态中,会长沉陷各种泥潭。贿-选那种事没精力去做。

而且,那时候公认的现代财团实际上是郑梦久控制的现代起亚汽车集团。

“无稽之谈。”郑梦先眼神微微一敛,冷哼一声。以他的休养,发一声冷哼,实在是恼怒至极的表现。

这时,敲门声响起,几名穿着西服的韩国检察官走进来,胸口挂着铭牌,三男一女。

为首的是一名方脸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一抹冷笑:“郑会长,我们是大检察厅的检察官,有一桩贿-选案件需要你协助调查……”

他心中对敢于挑战整个韩国政治体系的郑梦先殊无好感。在韩国的检察官体系中,稍微有点正气的人都对财阀中人没有好感。

韩国的财阀们践踏法律,在国民经济、生活中扮演中不光彩的角色。

郑梦先很强势的摆摆手,倚在沙发上,“你不用说了,把检察院的文书拿过来。”

方脸男子身旁的同事从携带的皮包中手中拿出一纸文件,递给郑梦先。

郑梦先看都没看他一眼,端坐着不同。

碰了一个软钉子,略显年轻的检察官脸色有些尴尬。眼神犀利的盯着郑梦先。韩国第二大财阀的会长,他能来办这个案子。十分兴奋。

一旁的朴弘基拿过文件,大致的看了看。才递给郑梦先。

方脸的检察官十分不满的哼了一声,对郑梦先的做派尤其的不屑。到现在还拿腔作势有什么用?

郑梦先拿起笔签了字,起身缓缓的整理了下衣服,到现在,他已经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这是韩国政治精英们的“报复”。对和华银行不顾警告实际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回击。

郑梦先声音低沉,从容的对丁灵、董冰道:“丁行长,董小姐,你们吃过晚饭再回酒店。我让真因准备了晚餐。”

看着镇定、轻松的郑梦先,丁灵担忧的点头。说:“好。”声音有些难言的干涩。这种在家里被粗暴的带走的事情对她而言很有冲击。

进入商界,她还只是习惯在办公室、合同、酒会、工程中明争暗斗等等手段。哪里直面过这样的暴力手段。

董冰表现的稍好一些。她本就出身于欧洲的董家,勾心斗角的事情没少见。再加上她在父亲董坤城身边耳濡目染的见到过一些这样“残酷”的较量。

董冰微微笑了笑,声音平稳的说:“郑叔叔,小心。”

郑梦先平静的对两个女孩点头致意,跟着韩国大检察厅的检察官一起走出他小会客厅。朴弘基立即跟上去。即便会长是去坐监狱,他也会追随。

丁灵轻轻的掩住嘴,目送一行人离开,缓缓的道:“冰姐。我们要立即营救郑会长。”

郑梦先被带走的消息在几分钟内就传遍了整个三成洞181号别墅。因而,郑梦先一行刚到别墅的门口,正要坐上车时,郑梦先的妇人玄真因和同住在这里的小女儿郑珠贤脚步踉跄匆忙的跑过来。

郑珠贤大哭着上前抱住郑梦先。“爸爸…”

“梦先。”玄真因想起了几年前郑梦先经常经历的遭遇。那时,丈夫也是官司缠身。韩国大检察厅指控他行-贿金大中。

郑梦先轻轻的拍了拍女儿的背,“珠贤。不哭。”又语气坚定的对妻子道:“没事。”

玄真因含泪的点点头。

方脸检察官嗤笑一笑,拉开车门。轻轻的推了郑梦先一把,就像对待阶下囚一般。“郑会长,请吧。我们赶时间。”

朴弘基哪里能忍受他敬爱的会长收到这样的待遇,立即和几名检察官争执起来。郑梦先的保镖们都围了过来,虽然没有动手,但是气势逼人。

法律,拦不住不怕死的人。只是,他们要听从会长的吩咐。否则,怎么可能让会长在他们的眼前给检察院的人带走呢。

十几分钟后,一辆白色的现代和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一前一后的离开三成洞181号别墅。前面是郑梦先和检察官。后面是朴弘基和郑梦先的保镖。

玄真因和郑珠贤流泪目送丈夫、父亲被带走。对她们的家庭来说,这一刻,天塌下来了。

夜色徐徐的降临在汉城。景福宫中灯火绰绰。紫纪元餐厅中的用餐氛围逐渐的随着舒缓的音乐飘起。

临窗的12号桌,洁白的餐布上摆放着可口的西餐和红酒。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专心致志的对付着牛排。

一名随从步履轻快的走过来在花期银行的董事尼古拉斯-贾尔斯耳边说了几句,然而告退。

尼古拉斯满脸微笑的举起酒杯,“两位,干一杯。刚得到的最新消息。郑梦先,我们的郑会长已经被韩国大检察厅逮捕。他被指控在2002年韩国大选中贿-选。”

渣打银行的执行董事托马斯-李眼睛立即放光,拿起餐巾擦着嘴,笑道:“m实在是一个大快人心的消息。”

韩国实行的是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隶属于行政院中的法务部以法务部外厅的方式出现。韩国检查官享有很高的独-立性。

在四级检查机关中,大检察厅是最高机构。主要负责对重大案件进行侦破,以及为下级检查机关制定计划和进行总结。

重大案件,这四个字足以说明韩国一些政治精英们对郑梦先敢于“打脸”的定性。

艾德蒙呵呵一笑。大有深意的看了尼古拉斯一眼,说道:“前些天。陆先生还通过摩根大通的副主席比尔-查尔斯先生向我提起让我同意郑氏重新掌握现代金融系的三家公司。

哈哈,我对和华、现代财团收购韩国第一银行没什么意见。但是。我更愿意看到郑梦先别再来烦我。”

说着,三人都是矜持的笑起来。

尼古拉斯笑呵呵的道:“艾德蒙,我看郑梦先没有机会再来烦你了。证据确凿的事情。即便他被保释出来,也会是官司缠身。”

三人又是默契的笑起来。

托马斯-李这是明白过来,心情愉快的喝着酒。韩国的财团贿-选倒是未必,但是政治献金是肯定的。

而看情况,应当是尼古拉斯向韩国政府提供了证据。据说,他最近和郑梦久父子走的很近。郑梦久对郑梦先肯定是非常了解的。

aig对和华银行的并购大概是无所谓的态度。但是,花期银行可就不希望韩国第一银行被和华银行收购的。

陆景于8月2日在迪拜参加完阿拔斯孙子的生日宴会后。被返回迪拜的阿拔斯挽留再在迪拜停留几天。

阿拔斯有意聘请陆景作为迪拜的经济顾问。这几天的交流下来,他对陆景的学识,见识相当的佩服。

陆景对经济顾问自然是没兴趣,不过倒是愿意在迪拜多停留几天陪陪明雪、墨静雯。

8月4日下午,午后的风吹拂进地球群岛7号岛中别墅的花园中,小花在绿色的园林中绽放。

陆景和来访的唐悦、易国在清凉的二楼客厅中喝着红酒。迪拜的夏季是相当酷热的,即便宽敞的花园中风景还不错,他还是选择在别墅中招待唐悦、易国。

他们两人刚刚从阿曼的马斯喀特过来。猛龙佣兵团就驻扎在阿曼的首都。规模扩大之后的猛龙佣兵团是gi公司手中一张犀利的底牌。

和华商业情报部门的副主管易国手拿着红酒杯,笑着打量这间充满了迪拜土豪金风格的别墅。宛若宫殿一般,说道:“景少,在酷热的沙漠中,有这样一栋别墅。真是享受啊。”

易国和陆景比较熟悉,陆景抿着红酒,随意的道:“戴安娜推荐我买下来的。售价3000万美元。别墅里还有一堆工程需要完成。南非那边情况怎么样?”

唐悦脸上已经有些风霜色,毕竟是三十五岁的人了。笑着道:“小部落之间的矛盾。和打群架差不多。那些黑人拿着ak47都不会用。猛龙的新手过去正好检验下战力。”

陆景微微点头,这种事。他不会过多的关注,提醒了一句唐悦、易国注意安全之后,就转移了话题。

和华商业情报部门主管没有必要过多的关注武力。猛龙佣兵团是归gi(全球防御保安公司)管理。

墨静雯和明雪两人在几十米开外的落地窗前说笑。一个明艳璀璨如明珠,一个冷艳如雪,明媚动人。两个女孩偶尔的瞟陆景一眼。

陆景笑了笑,对明雪微微举杯,感受着她们浓烈的情意,这些天都陪着她们在迪拜逛了好些地方。

这时,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陆景看了看号码,是丁灵的电话,对唐悦、易国做了个手势,接了电话。十几分钟后,陆景挂了电话,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郑梦先被韩国大检查厅调查,罪名是涉嫌在2002年韩国总统大选中贿-选。

墨静雯穿着一身充满阿拉伯女子风情的白袍,身形窈窕的走过来,漂亮的娥眉轻蹙,见陆景苦着脸,顿时轻笑道:“陆景,是我先说坏消息,还是你先说?”

陆景笑着摆摆手。不出意外,静雯应该也是接到汉城那边的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