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46章 较量(三)

第1746章 较量 三

见陆景有些沉吟,唐悦好奇的问墨静雯道:“墨助理,什么坏消息?”

在景华通信成功登顶世界第一手机厂商之后,和华财团最近顺风顺水,居然还有坏消息?

墨静雯道:“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八大商业银行:韩国第一银行,这引起韩国政治精英们的不满。刚从汉城传来的消息,郑梦先被韩国大检查厅调查,罪名是涉嫌在2002年韩国总统大选中贿-选。

和华设在汉城的分公司被调查,郁浩宁也被汉城检察院带走。天辰娱乐的旗下分公司t-q公司遭到查封。”

唐悦禁不住冷笑一声,“瞎扯吧。郑梦先2002年不知道混得多惨。当时现代郑氏最得意的现代汽车的郑梦久和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允吧?”

陆景笑了笑,给坐下来娴雅如月的墨静雯倒了一杯红酒,对三人道:“韩国政治精英们的反击很强硬。不过,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些政治精英要是没两把刷子,韩国的财阀早就成功的攫取到最高权力了。韩国那里我就不干涉了,保持关注。”

墨静雯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同意,“好吧。”

也是,和华财团这么大的摊子,陆景也不能一个人饱览解决所有的问题。总归是*要相信手下人处理问题的能力。

当然,和华这些年聚集起来的商业精英们确实都是一时之选的人才。

唐悦喝了口酒,嘿的笑了一声,说:“陆景。李明博太活跃了。”

陆景就笑,“2007年韩国总统大选。还有一年的时间,李明博他要搞点政治资本啊。唐悦。你去一趟汉城吧。”

唐悦笑着点点头,韩国那边的一些工作都是他亲自负责联络,对易国道:“南非那边,你单独去看看情况。不用和元文他们同路。”

元文是和华商业情报部门下属的“利剑”:gi公司的最高负责人。猛龙佣兵团的事务是由他负责。

“行。唐少。”易国沉稳的点头,嘴角带着微笑。脑海中思绪飘飞。不是在想南非的第一大城市:约翰内斯堡,而是在想汉城的风光。

韩国的政治精英们玩“阴招”,唐少过去,只怕会以牙还牙吧。嘿,汉城那些政治人物。有几个干净的,连韩国现任总统卢武铉都被指控贪-污。

韩国的检查机构分为四个等级:大检查厅、高等检查厅、地方检察院、地方检查厅支厅。

其中最高等级的检察院便是大检察厅。主要负责对重大案件进行侦破,以及为下级检查机关制定计划和进行总结。

朴弘基抵达大检察厅之后,第一时间给郑梦先办理保释手续。郑家的御用大律师已经抵达大检察厅。

夜幕低垂,汉城中的街灯已经亮起。下班之后,汉城的街道中热闹而繁华。

大检察厅2楼,一间陈设简单房间中,郑梦先披着黑色的西装外套坐在木椅上,缓缓的抽着烟。面前的金色方桌上摆放着一杯清水。

作为韩国第二大财阀的会长。他在检察厅里抽支烟的待遇还是有的。

刚刚已经结束了一轮问询,郑梦先脸色平静,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已经对检察官说明情况。正等待保释离开。

这时,房间门被推开,几个人轻声说话的声音打断了郑梦先的沉思。郑梦先看向门口。脸上立即浮起讶然的神色。

进来的赫然便是李明博。

李明博穿着西装,脸色有着他独有的坚毅的表情。坐在郑梦先的对面,拿起烟盒里的烟点上。声音有一些沉重,“郑会长,我不想这样……”

他是受到郑氏的资助,才得以进军韩国政坛。而且,他的施政方针、政策实施也得益于郑氏良多。

以前是郑梦先的父亲郑周永,后来是郑梦久,现在是郑梦先,现代财团对他的支持是实打实的,没有打一分折扣。

郑梦先的性格一向是有点木讷,不善于和人沟通,这时禁不住嘲讽的说道:“李市长,你想这样…”

李明博用力的吸了口烟,心中有一些情绪浮起来。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只是,郑梦先现在的玩法太过火了,触碰到了他的底线。否则,他和他的朋友们也不会采取如此激烈的手段。

大检察厅的调查一旦开始,就会进入司法程序,他无法干涉。郑梦先会麻烦不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做法很不地道、冷酷无情。但是,人生在世总是要有一些自己的坚持。

“郑会长,我已经警告过你不要收购韩国第一银行。你却不听我的忠告。唉,你应该明白,我们不会允许财阀控制政党。这对韩国的民-主来说是一场灾难。”

郑梦先嗤笑一声,扶了扶眼镜,“像美国那样又有什么不好?你们可以设置政治献金的上限嘛。”

说到底,还是权力分配的问题。韩国诸多政党的党-魁们不想财阀插手政治。否则,政党会变财阀的附庸。

李明博看了郑梦先一眼,政治献金上限能有用?那也就骗骗普通人罢了。看看华尔街是怎么资助美国总统大选的。

房间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郑梦先和李明博两人都明白彼此的分歧所在,能谈拢,早就谈拢了。

半响,李明博掐灭了烟,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卷文件,推到郑梦先面前,“郑会长,你贿-选的证据检查机关已经完全掌握。”

郑梦先拿起文件翻了翻。上面记录了一些证词和现代集团与卢武铉的助手来往的金额。

如此详实的数据、证据让郑梦先略有些失态的轻吸了口凉气,然后慢慢的揉着太阳穴。

现代财团内部有内鬼。

李明博重新点了一支烟,耐心的等待着郑梦先的决策。

半个小时后。郑梦先轻轻的叹了口气,说。“明博,先给我办理保释吧。”

李明博深深的看了郑梦先一眼。伸出手和郑梦先握了握,“会长,保重。”

郑梦先点了点头。

黑色的奔驰商务车从韩国大检察厅离开,驶向江南区三成洞181号。

“玛德,养不熟的白眼狼….”

车内,朴弘基义愤填膺的大骂李明博。实在太气人。

李明博这几十年受了现代财团两代人多少恩惠?岂有此理。即便是狼,养了几十年也该养熟了吧?

想不到他现在竟然力主调查会长,要将会长送到监狱中。他很清楚那些材料意味着什么。查实的话,会长的余生就得在监狱里度过了。

郑梦先摆了摆手。沉声道:“好了,弘基,不用再骂李明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追求、原则。这不应该受到指责。”

朴弘基气呼呼的闭上嘴巴,看向车外。奔驰商务车平稳的行驶,街景在后退。高楼大厦间的霓虹反射在车窗上,炫着五颜六色的色彩。这让他感到烦躁。

郑梦先问道:“弘基,最近汉城里有什么事情发生?关于这份材料的。”

朴弘基是他最信任的助手,他到不用隐瞒材料中的事情。事实上,韩国财阀哪年不贿-选。必然会在私下里奉上政治献金。

朴弘基收回思绪。想了想,说:“会长,听说花期银行的的董事尼古拉斯-贾尔斯和郑梦久父子走得很近。有人看到郑一玄和他在紫纪元餐厅一起吃饭。”

“哦?”郑梦先挑了挑眉头,有些明白了。

在现代财团中。当初,郑梦久无法肃清他的影响力,现在他同样无法完成肃清郑梦久的影响力。

因为。他和郑梦久都是现代郑氏的嫡系子弟。

朴弘基又想起一件事,将和华财团的分支机构遭到调查的事情向郑梦先汇报了。安慰道:“会长,同时调查现代、和华。他们压力应该很大。”

郑梦先若有所思的微微颔首,闭上了眼睛。他有点疲倦了。

这时,郑梦先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郑梦先接了电话,是他八弟郑孟日的电话,声音振奋,“五哥,唐少明天来汉城。”

现代集团的会长郑梦先被韩国大检察厅调查一事,在第二天8月5日就在汉城的而媒体上引起轰动。

韩国的经济、政治、社会都和韩国的财阀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比如:韩国一周双休的制度便是三星的会长李健熙倡导的。

现在,第二大财阀的会长被调查相当于一次7级地震了。韩国的媒体那能不关注。

在舆论沸沸扬扬之际,在韩国相当于央视地位的kbs电视台于8月7日晚间现在直播了一个谈话节目。

由著名新闻主持人赵九拉面对面的采访现代集团的会长郑梦先,回答当前的一些热点问题。

江南区清潭洞的高档小区水季小区a座12楼的公寓中,郑芝荷从冰箱里拿了果汁给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慧乔,“慧乔,看什么呢?”

李慧乔和郑芝荷刚刚逛完商场购物回来,穿着精美、清爽的浅蓝色衬衣,带着夏季的轻松俏皮。白色的百褶短裙。裙下一双雪白精致的**洁白无瑕,灿若春华的瑰丽佳人,慵懒的抱着沙发抱枕。

“啊…,正在看郑会长的访谈。”李慧乔接过郑芝荷手中的果汁,“噢,谢谢!芝荷,你不看吗?”

芝荷出身于现代郑氏,只是是关系比较远的宗女。

“没意思啊。我还不如看一场网络上转播的cgl大师赛呢。”郑芝荷喝着果汁,笑着说道。

她穿着粉色的a字裙,娇俏可人,楚楚动人。只是,很难相信,她竟然喜欢星际争霸这款电脑游戏。

李慧乔娇柔的笑着道:“哎西,芝荷,陆景可能要来汉城了呢,你不听听郑会长怎么说?”

郑芝荷眨眨眼睛,坐到李慧乔身边,轻抚着她披肩的秀发,看着电视访谈,“噢,欧尼,怎么回事啊?”

“自己看啊。你都不看新闻的吗?郑会长要是顶不住压力,陆景就有可能会来汉城。”李慧乔的声音中有一丝她自己都没发现的温柔、期待。

电视中,明亮雅致的转播厅里,赵九拉问道:“郑会长,现在媒体上传言你贿-选韩国总统大选,试图操控政治,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