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47章 访谈

第1747章 访谈

郑梦先轻轻的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微微沉吟了几秒钟,带着回忆的表情沉声道:“2002年总统大选的时候,我的处境很艰难,相信国民对那时的现代集团是什么状况都有印象…”

郑梦先的声音很低沉,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中。这时,转播厅的大屏幕上适时的出现了2002年时现代集团的资料片。

2001年,现代财团创始人郑周永去世后,现代财团资产三分,郑梦先作为最纯正的继承人,他拿到了现代财团大部分产业。但同时还有高达数百亿美元的债务。现代财团在九七年金融危机蔓延到韩国之后就债台高筑。

而现代汽车的郑梦久、现代重工的郑梦允获得的都是极其优质的资产。并且郑梦先同时还继承了他父亲一个错误的战略:开发金刚山旅游。这个错误的战略在每年都会吞噬现代集团数亿美元的资金,以至于风雨飘摇的现代集团难以为继。

2003年郑梦先在父亲墓前大哭,赶牛越过边境进入板门店做最后一搏的场景至今还让韩国人记忆犹新。在韩国的文化中,这样的忠、孝的人物是要被褒扬的。

停顿了一会,郑梦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道:“我一度考虑自杀…,至于更早的总统大选,韩国的司法机构已经对我做出结论。”

郑梦先说的是向韩国总统金大中行-贿的事情。这个案子。韩国的司法机构确实已经结案。

导播再一次迅速的播出了相关的资料和画面,可见准备得相当充分。

“我想说:说我操纵韩国政治的言论是无稽之谈,只是别有用心而已。众所周知。我刚刚遭到韩国大检察厅的调查。”

“现代集团作为韩国的大企业,在总统大选中不可能独善其身。政治献金不可避免。我们所做的事情只是尽可能的在法律的框架内保护自己。但,我依旧需要对国民道歉。”

说着,郑梦先起身对着镜头鞠躬。

这个回答可为相当的坦率了。

等郑梦先坐下,主持人赵九拉轻声问道:“郑会长,我能感受到你向国民道歉的诚意。但是,现代集团什么时候会不再进行政治献金呢?”

郑梦先沉默了一会。道:“或许,等到韩国的政治环境改变了吧!”

访谈依然在继续。那低缓、沉郁的背景音乐让郑芝荷心中伤感,轻轻的揉了揉眼睛。她觉得她遭遇到的困难和郑会长相比简直是小儿科。

李慧乔在酒会上见过郑梦先几次,可以说,郑梦先是韩国一个时代的象征性人物。三星李健熙也是。

她见到郑梦先不是以韩国最红女明星的身份,这个身份见不到郑梦先,韩国第一美女在这些大人物面前只是个艺人而已。而是以芝荷好友的身份。

原来这些大人物们也很艰难。远不像他们平时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松、悠闲、享受生活。

那么,陆景呢?

“芝荷,你哭了!”李慧乔起身从精美的茶几上抽出纸巾递给好友。

郑芝荷抹着眼泪,说:“嗯,有点难受呢。”

李慧乔娇柔的拍拍好友的肩膀,拿出手机,娇羞的给陆景发短信。突然的。有点想他了。

kbs电视台专访郑梦先的节目播出后在韩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电视画面中,郑梦先有几句话很让人感动、心酸。

“是的,我想到了死亡。”

“了解韩国。从现代开始,我时常想起这句话”

“我的梦想是让现代集团恢复我父亲时韩国第一集团的地位。”

“我无力改变,只能顺从。”

“我爱这个国家。”

据不完全统计,当晚kbs的收视率达到40%以上。当前最红的韩国第一美女李慧乔出演的韩剧收视率都达不到这个程度。

8月8日,汉城媒体上都是对郑梦先的正面评价:他的人生经历很具备激励人心的力量;他的学识令人敬佩;

他执掌的现代财团正持续不断的为韩国人在世界范围内带来尊重。韩国经济的很多个第一都是由他的父亲和他来创造的。

一夜之间,汉城的舆论似乎转向。当天依旧有报纸在批评郑梦先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野心。还曝出了现代财团贿选的证据。

但是那份资料上的几千万美元实在很难引起公众的愤怒。选韩国总统要多少钱韩国民众谁不知道,几千万美元能干什么?

8月10日。kbs官网、诱tube、雅虎等提供这份采访视频的网站的点击率达到500万人次。郑梦先的公众形象立即变得极好。

韩国大检察厅甚至暂停了在这几天传唤郑梦先接受问询。

汉城江南区紫谷洞87号。

下午时分的阳光落在奢华的客厅中,樱桃木地板上映着名贵家具的倒影。中央空调的冷气让整栋别墅在盛夏之际都处在清凉、舒适之中。

郑梦久依在沙发上,将手里的报纸丢在精美的纯白色茶几上。一言不发。

郑一玄不满的道:“爸,报纸上只提爷爷和郑梦先对国家的贡献,而不提你,实在太过分了…”

郑梦久摆摆手,打断儿子的话,“告诉花期银行的尼古拉斯-贾尔斯,柳贤重出手了。”

郑一玄愣了下。报纸上的舆论战李明博一方现在大败亏输,贾尔斯、阿伯特都希望他们现在加入,但是看父亲的意思还要等。

对父谨慎的性格。他实在有点受不了。

郑梦久没有看儿子,而是问他身边的核心参谋高贤重,“贤重。你的想法呢?”

高贤重道:“我支持会长的意见。再等等。”操作舆论这件事只有韩国的传媒大亨柳贤重能做到,他有kbs10%的股份。

如果说郑梦先执意收购韩国第一银行得罪了韩国政坛的精英的话,那么李明博试图将郑梦先入罪,同样是得罪了一大批财阀中人。兔死狐悲啊!

李健熙,安允石、具广末他们这些财阀的领军人可都不希望自己会是下一个郑梦先。因而,目前舆论几乎是一边倒。

可以预见,双方的较量已经趋于白热化。在一两个星期内就有会有最后的结果。总会有一方要倒下。

郑梦久满意的点点头。如果郑梦先被入罪,那么他就有机会重返现代汽车了。

aig、花期银行这些美资如果想取代德国资本戴姆勒集团控制现代汽车。就必须要依仗他在现代汽车的影响力和郑氏子弟的身份。

郑梦久的嘴角却是慢慢的浮起一丝微笑。

郑梦先的访谈播出后,现代财团的处境大为改观。然而,现代财团在这么多年的经营过程中绝非什么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很快,韩国的媒体上便曝出了现代财团的各种问题:贿-赂、逃税、操纵司法…。不一而足。

同时,韩国媒体在分析和华银行并购韩国第一银行时更为露骨:韩国第一银行的储蓄款多达23万亿韩元,现代财团如果通过和华银行拿到这笔资金,实力将会极具的膨胀,对2007年总统大选的公平肯定会造成破坏。

在连续的舆论争吵中,韩国的民众大部分人都接受这样的观点:韩国大检察厅对郑梦先的调查应该中止,而政府应该制止和华银行并购韩国第一银行。

8月14日,和华银行董事长陈旭江位于浅水湾的豪宅中迎来了一位重要的客人:经由摩根大通副主席比尔-查尔斯介绍的花期银行董事尼古拉斯-贾尔斯。

花期银行作为美国最大的银行、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全球四大银行之首,在银行业中有着举重轻重的地位。

陈旭江将第一次见面安排在了他家中。可见他的重视。和华银行行长许雪特意从美国国际性大都市迈阿密返回参与会见。

和华银行在迈阿密布局,是有意在未来5-10年内开拓加勒比海岛、南美的银行业务。和华银行内部对和华银行在北美的发展、壮大并不报以太高的期望。

银行业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都是国民经济的命脉。只有像韩国这样被控制的“小国”,才会允许国内的银行被外资全盘控制。

可以预见。以竞争的名义,和华银行在北美、欧洲的发展都不会尽如人意。很多时候,银行的扩张代表着货币的扩张。因而时常与政治影响力相关。

和华银行虽说是注册在香港的银行,但是香港地区在国际上是没有影响力,它本地最有代表性、最有影响力的银行是汇丰银行。汇丰银行通常会被看做是英资银行。

因而,和华银行在海外的扩张重点可能在完成全球布局之后。考虑在新兴市场的地区、国家进行发展,谋求利润。包括但不限于南美、中东、南非、亚太。

比较奇怪的是。作为和华银行三大巨头之一的副行长,正在韩国主持并购韩国第一银行事务的丁灵并没有返回香港参加这次会见。

显然,和华银行的高层对此次花期银行董事尼古拉斯-贾尔斯拜访的意图心知肚明。

浅水湾是香港最有名的豪宅区,从明亮、雅致又内敛奢华的客厅中眺望着远处的浅水湾海滩,看到游人们嬉水,闲适的感觉会从心底涌起。

佣人送上精美的下午茶后悄然的退出,陈旭江、许雪、尼古拉斯-贾尔斯用英语寒暄着。

尼古拉斯-贾尔斯约莫五十多数,身上有着职业经理人的精明,同时在交谈中有着美国人通常的以美国为中心的霸道,笑着道:“

陈董事长、许行长,目前,和华银行并购韩国第一银行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不知道两位打算怎么解决呢?”()

5201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