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86章 敌手再增

第1786章 敌手再增

黄海暴雨中达成的协议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传遍了黄海,鲁东,京城。唐论语、裴高峰出售了总值约12亿美元的三家企业。

然而,他们并没有达成消耗竹下修一资金的目的,竹下修一拉出了他的新盟友:花期银行。这是亚太财团、三井财团、住友财团之后的第四家。

巨大的压力随着消息传回京城,落在陆景身上。明眼人都知道,竹下修一的对手是陆景。汤开复、唐、裴都只是外围。

11月3日,京城中秋风萧瑟,来往的人们已经换上了初冬的装束,立冬不远了。

陆景去占哥儿家吃了晚饭,坐车返回西月区的家中,在紫竹大道上接到黎倾城的电话,“景哥,刚过去的碧绿色宝马是你的车吧?我在你对面的马路上。”

陆景就笑,“倾城,这么巧?”

黎倾城道:“景哥,我记得你的车牌号啊。我要去大唐雨景见齐少。”又压低声音道:“景哥,你没事吧?我听薇薇姐说,你最近推了她几次邀请。”

陆景道:“嗯,最近要低调一点。薇薇可是京城里的名人。”薇薇是京城四大名媛,不乏追求者,和她一起吃饭很惹眼。

黎倾城听不出陆景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现在的压力肯定很大,心里有些伤感,勉强的笑说道:“景哥,你干脆说薇薇姐是红颜祸水得了。”

陆景笑了笑。

挂了打给陆景的电话。黎倾城俏丽的瓜子脸上染着淡淡的轻愁,开车到了大唐雨景。

主楼502包厢中,齐宾鸿已经等候多时。看到穿着平底鞋。修身的白色长裤,一袭淡黄色风衣走进来的黎倾城,砰然心动,殷勤的笑道:“倾城,吃过晚饭了吗?”

黎倾城没好气的翻个白眼道:“肯定吃了,哪里能给你献殷勤的机会啊,不然你起什么歪心思。”将手包随意的丢在沙发上。慵懒的倚着。她和齐宾鸿是多年的朋友,相处之间很随意。说了没两句话。肚子突然发出咕咕的叫声。

齐宾鸿哈哈一笑,没有取笑黎倾城,笑着摇头,去外面吩咐侍者送餐进来。黎倾城不喜欢他追求她。故意这么说,当然,以朋友的身份还是可以请她吃饭的。

在富丽堂皇的包厢中吃着精致可口晚饭,看着眼前性感轻熟的佳人,绝美的瓜子脸,白皙细腻,漂亮澄澈的秋水眸子,组成一张精致的容颜,宛若名模的身材。前凸后翘,又有着东方佳丽的纤细、圆润,秀雅。一双美到极致的长腿有着颠倒众生的魅力。齐宾鸿心中涌起难言的情绪: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黎倾城无语,拿筷子敲敲桌子,不爽的道:“齐少,我们俩认识这么多年,你不至于看我看的这么入神吧?”

齐宾鸿讪讪一笑,转移话题:“倾城。陆景如果倒了,你打算怎么办?你这个名媛位置。可是他捧起来的。”

黎倾城皱皱眉,直爽的说:“能怎么办?景哥倒了我回黄海就是。诶,齐少,情况严重到这种地步了?烟东市那边不是还没有就汤开复欠债的经济纠纷宣判吗?”

11月初,取得黄海联合创意集团债务的csa集团向烟东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黄海联合创意集团偿还约85亿元的债务。

齐宾鸿道:“倾城,汤开复被判输掉官司是迟早的事,烟东市的法院肯接这个案子,就说明了很多问题。而且,这一次,陆景要面对的对手太多了。如果仅仅是亚太财团,我还不敢现在就下结论判断胜负。但是,你看…”

齐宾鸿掰着手指头细数,“亚太财团,三井财团、住友财团、花期集团,这就是四家,据说还有汇丰银行准备参入进来分一杯羹。”

黎倾城轻轻的抿着嘴唇,“日系财团与景哥为敌很正常,花期银行掺和进来干什么?”景哥不待见日本人是京城中众所周知的事情。

齐宾鸿幸灾乐祸的道:“嘿,谁让和华那么高调?今年8月份的时候,和华银行在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事情上与花期银行有点龌蹉。”说着,又神秘的道:“我还听说,前些时候在迪拜,陆景给洛克菲勒家族的人敲打了一番,这次美资进来只怕也有些这方面的因素。”

黎倾城放下筷子,突然觉得有些食不甘味。

以景哥的骄傲,他又怎么会忍受那些人的非议、侮辱?她无法想象景哥落魄的样子。这让她有些心要碎掉的错觉。

京城在初冬时,伦敦已经是寒冬时节。丹尼尔-沃伦、霍华德在京城与昆云车的负责人安溪谈完合作事宜后,带着相关的计划书、协议风尘仆仆的回到英国寻求投资。他需要拿出5000万美元的资本获得丹尼尔汽车公司15%的股份。

在伦敦努力了一个月的时间,丹尼尔只凑够了1000万美元。他因为被查尔斯-沃伦设局,丢掉在沃伦家族内部的地位,现在身家大幅缩水。其他人也不看好他的前途,随带着对以他名字命名的项目也不是很看好。

11月10日,丹尼尔-沃伦接到了沃伦侯爵的通知,令他下午前往位于伦敦郊区的沃伦庄园中晋见。

沃伦庄园是沃伦家族的核心所在,不仅仅是象征意义,以及每一代沃伦侯爵的居所。这里还有历代沃伦家族积累的财富。包括黄金、珠宝、古董、字画等等。

丹尼尔-沃伦将手中的事情都交给了霍华德独自前往沃伦庄园,他不日就将前往美国与雷纳德-洛克菲勒商量丹尼尔汽车公司的事宜。

从市区开车2个小时后。便可以远远的看到幽静山村中的沃伦庄园,哥特风格的沃伦古堡颇为显眼,这栋建立于爱德华国王时代的古堡历经沧桑。几经修缮、扩建,里面与现代化的住宅没什么区别。

庄园是开放式的,丹尼尔熟门熟路的开车到古堡边,和正在清扫马路上树叶的清洁工聊了几句,这些人都是世代给沃伦家族服务。父业子承。

管家得到通报后莹了出来,带着丹尼尔去见当代的沃伦侯爵:大卫-沃伦。

走在幽静、寒冷的走廊上,却是碰到等在前面的查尔斯-沃伦。丹尼尔有点难以置信。微微皱眉。

查尔斯睥睨的斜了丹尼尔一眼,傲然的冷哼一声。当先一步,走向通往大卫-沃伦的房间的走道。就是这样一个弱小的对手竟然要和自己争夺沃伦财团的继承权,真是令他感到耻辱。

古朴的房间中很暖和,大卫-沃伦身上盖着厚厚的毛毯。微微眯着眼睛。他已经确诊只剩下3年的生命。

身边站着一名貌美的金发女郎,灰色的西装,妩媚多姿;一名沉稳的老者。他们是大卫-沃伦的心腹。见到查尔斯,丹尼尔两人进来,金发女郎低头在大卫-沃伦耳边说了几句。

大卫-沃伦缓缓的睁开眼睛。查尔斯、丹尼尔两人恭敬的道:“下午好,大卫伯父。”

大卫-沃伦抬了抬手,示意两人落座,缓缓的问道:“丹尼尔,听说你在募集资金准备成立一家汽车公司?”

丹尼尔道:“是的。”

“为什么不让家族基金提供支持?”

丹尼尔心中无力吐糟:现在在家族的继承权争夺中。查尔斯已经遥遥领先。他要是让家族基金参与,还有他什么事?查尔斯不坑死他。

想归想,但是丹尼尔却不能这么对大卫-沃伦说。沉吟了几秒,道:“大卫伯父,我是想不依靠家族的力量,自己做一点事业出来。”

大卫-沃伦哑然失笑,摇着头,萧索的道:“你们俩看到我这个位置很风光。没看到我这个位置的痛苦。要不是我是沃伦侯爵,我又怎么可能只剩下3年的时间可活。”

对于一个老人来说。生命、健康是比权势、地位更重要的事情。

而对于查尔斯、丹尼尔来说,能成为沃伦侯爵,执掌一家老牌的世界级财团,他们可以付出任何代价。包括,尊严、生命。

大卫-沃伦知道在这方面与两个侄子没有什么共同语言,道:“资金凑齐了吗?”

“嗯。”丹尼尔点点头,“我有个朋友与德意志银行的关系不错,我拿到的3千万美元的贷款。”

大卫-沃伦心中了然,谈了一会,挥手让查尔斯、丹尼尔离开。他时间宝贵,处理小辈的事情不能花费太多时间。

金发女郎送查尔斯、丹尼尔出了房间。穿过古堡的走道,丹尼尔先走一步。

微风徐来,下午温暖的眼光落在庭院的青藤上。查尔斯鼻子里哼了一声,“不自量力。”丹尼尔要什么他心知肚明。

金发女郎笑道:“查尔斯,何必为他生气。小人物的垂死挣扎。大卫心里认可你来继承沃伦家族的权势。”

查尔斯点点头,双手抱着金发女郎的细腰,嗅着她的香气。片刻后,在阳光的阴影中,两人热烈的吻起来。如饥似渴。

如果丹尼尔-沃伦知道查尔斯和沃伦侯爵的心腹有一手,他肯定不会兴起争夺继承权的念头。劣势太大。然而,他并不知道这一点。11月12日便飞往了纽约。

伦敦,伦敦城中的一栋大厦中,查尔斯沃伦在落地窗前俯视着整个伦敦的夜景。这里有500多家银行,保险公司、金融机构,港口,100多家位列世界500强欧洲公司的总部。

红鼻子的爱德华走进来,“查尔斯,已经查出来了,德意志银行之所以给丹尼尔贷款,是因为陆先生写了一封信给德意志银行的克洛斯。”

查尔斯平静的道:“我知道了。爱德华,听说陆现在遇到了一点麻烦?”

爱德华微微一愣,有点明白自己老板的意思,将他手中所掌握的资料都说了一遍。

查尔斯道:“让渣打银行加入。我可以掉40亿英镑给渣打银行备用。”

爱德华揉揉眉心:“查尔斯,我们和陆先生的关系还不错…,这是不是有点背信弃义?”双方在非洲的哈温斯瓦纳钻石矿上面还有合作。

查尔斯笑了笑,温和的道:“爱德华,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既然亚太财团、三井、花期、汇丰都一致同意打压和华,我也很乐意给陆一个惊喜。”

查尔斯的声音很温和,只是内容却是森寒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