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87章 背后的人

第1787章 背后的人

11月13日,丹尼尔-沃伦和霍华德飞抵纽约。和华派遣至丹尼尔汽车公司的执行董事已经抵达硅谷。但是他还差1000万美元的注册资金。

丹尼尔约了雷纳德-洛克菲勒在第二天见面,洽谈丹尼尔汽车公司的事宜。

丹尼尔去京城之前,雷纳德让他给陆景带了话。雷纳德希望以调解和华与亚太财团之间的矛盾为条件,换取入股丹尼尔汽车公司,而陆景的条件是让雷纳德说服AIG出售现代金融等三家企业给现代财团。双方没有谈拢。

夜色朦胧,丹尼尔的专车停在纽约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门前。,揉合尊贵风格与低调时尚设计的朗豪坊酒店在夜色中熠熠生辉。丹尼尔与霍华德进入酒店,直抵27楼的总统套房。他已经和雷纳德约好在这里见面。

十几分钟后,雷纳德、杰西卡-富林明、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花期银行的尼古拉斯-贾尔斯分别到来。

众人寒暄着,侍者们很快送来精美可口的西餐。从27楼的总统套房眺望着附近曼哈顿最繁华的建筑,时尚、大气、引领潮流的氛围油然而生。

此刻,他们正在世界的经济心脏地带用餐。从这里衍生的经济话题足以影响全球的经济。

丹尼尔很客气的和杰西卡-富林明交谈,“杰西卡,真没想到你今天会来?”

“我天天晚上都没什么事啊!听雷纳德说你今晚邀请他吃饭,就过来咯。”杰西卡雪白的玉手拿着香槟酒杯,举起来,微微示意。丹尼尔原本也是她的朋友圈子中人,只是这一两年来因为影响力减弱,慢慢的淡出。

她今晚穿着蓝色的贴身毛衣,黑色的直筒裤,描绘出她火辣辣的好身姿,美艳无端,搭配温柔卷发。在华丽的夜灯下,周身散发出柔和光芒。恍若女神降临。

丹尼尔笑了笑,和美丽的佳人干杯。就他所知,即便杰西卡没有答应安迪-摩根的求婚。也不会影响她在安迪-摩根心中的地位。

雷纳德扭头问道:“丹尼尔,你还差1000万美元的注册资金?”丹尼尔汽车公司相关的情况,他已经了解。丹尼尔专程打电话给他说过。

丹尼尔点头道:“是的,雷纳德,我希望能在纽约募集到1000万美元。然后去立即去硅谷成立公司,我的时间不多了。”

在座的艾德蒙-阿伯特、尼古拉斯-贾尔斯都笑起来。雷纳德支持丹尼尔继承沃伦财团的事情在圈子中不是秘密。他和查尔斯-沃伦不对付。之前,两人因为争夺在钻石联盟中的主导权闹翻了。

雷纳德笑道:“丹尼尔,1000万美元的贷款不是问题。我可以资助你。只是,你出5000万美元才获得15%的股份实在太少了。怎么,我们的陆先生,在现在这样的态势下,他还想要保持强势吗?”

花旗银行的尼古拉斯-贾尔斯得意的轻笑几声,道:“雷纳德,你现在想要调解也不可能了。等着陆垮掉之后。你再收购他手中的股份吧。”

杰西卡微微前倾着身体,好奇的道:“我是不是遗漏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雷纳德将竹下修一和陆景在黄海斗争得白热化的事情说了一遍,笑着道:“陆这个人不大听得进人言啊!我在迪拜的时候提醒过他。”

杰西卡愣了愣在,这个评语和她接触到的陆景的形象可不一样,微微沉吟着。

丹尼尔心里摇头:你那是“提醒”吗?明明是敲打!陆景对他的帮助显然超过雷纳德。他心中的立场已经稍稍偏向陆景。当然,雷纳德现在在洛克菲勒家族中上升的势头十分明显,他也需要大力借助雷纳德的力量。

丹尼尔1000万美元的事宜在雷纳德这个圈子中不值得一提,一句话就可以解决。吃过饭后,众人的话题逐渐的转移到和华财团与亚太财团的较量下。无论谁胜谁负,都会有大量的资产可以接收、收购。这个渔翁之利。他们都盯着。

聊到晚上9点左右,杰西卡告辞。雷纳德亲自送杰西卡出酒店。在酒店门口,雷纳德看着心中最为在意的女人,很绅士为她打开车门。笑着道:“杰西卡,我有这个荣幸送你回家吗?”

杰西卡大眼睛看着一脸诚恳的雷纳德,失笑着挽着颈脖边的秀发,“雷纳德,不用了。我可不想你也像安迪那样突然的拿出求婚戒指。拜拜。”

杰西卡笑吟吟的挥挥手,坐进车中。

“bye-bye!”雷纳德惆怅的目送杰西卡远去。他和安迪-摩根相比。优势在于年龄,劣势却是因为他的容貌不如安迪-摩根英俊。在权势、影响力上也不如安迪-摩根。只是,他还不大明白,锦衣玉食的杰西卡对男友的要求是什么?

夜灯闪烁,回到曼哈顿东72街430号公寓的杰西卡洗过澡后在卧室里休憩。

她认识竹下修一和陆景,相比较而言,她内心里的感情更倾向于陆景。毕竟,她和陆景是好友,和竹下修一只能算是一般的朋友。

但是,这场较量,她无法去说什么。男人之间的战斗、战争,她从来不参与,也无能为力。

说到底,她最大的武器只是美貌以及靠朋友们捧场的影响力。富林明家族早就没落。

第二天,杰西卡给安迪-摩根打了个电话,约了他在曼哈顿东河的一家西餐厅中吃饭,她很喜欢那里的芝士焗大虾。

环境优雅的西餐厅中,结实的橘黄色木桌,白色基调的软皮长凳,坐在这样的环境中用餐令人很愉快。

“安迪,最近还好吧?”杰西卡抿着嘴问道。她拒绝了安迪的求婚,也拒绝了他多次邀请吃饭。只是想避免尴尬。现在他应该冷静下来了。

安迪-摩根衣着整洁,双手分别拿着刀叉,耸耸肩,“不大好。不过,杰西卡,你今天突然请我吃饭,让我灰暗的心情变得极好。”

“谢谢你的夸奖,安迪。”杰西卡笑了笑,主动的给安迪-摩根倒了红酒,举杯道:“cheers!”

“cheers!”两只高脚玻璃杯在空中轻碰,杰西卡与安迪-摩根对视着笑了笑。求婚的尴尬在这一刻消除。两人的关系再次回到朋友的界限范围内。

安迪-摩根对杰西卡的性格很了解,吃着西餐,问道:“杰西卡,你找我有事吧?”

杰西卡点点头,精致的耳坠晃动着,“我想问问陆和竹下会长两人交锋的事情。我昨天听雷纳德说过这件事。安迪,你觉得陆和竹下会长谁的胜算高一些?”

安迪-摩根英俊的面孔上浮起一抹微不可查的轻蔑笑容。雷纳德对杰西卡的爱慕,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他也不会认为杰西卡和雷纳德一起吃顿饭就怎么样。想了想,道:“杰西卡,你希望谁获胜?”

杰西卡眼睫毛微微挑了挑,直言不讳的道:“我希望陆获胜。”

安迪-摩根就笑起来,“那看来我需要调停一下他们的矛盾。杰西卡,需要我这么做吗?”

杰西卡知道安迪这是什么意思,他不看好陆景,摇摇头,红唇轻吐,“不需要。”

喝着红酒,安迪-摩根分析道:“其实,调解他们这次的矛盾,我有信心。但是,调解一次,下一次他们还会起冲突。这是地缘政治所引发的。杰西卡,雷纳德没有告诉你,花旗银行插入这次较量中,是他鼎力支持的吧?”

花旗银行背后是另外的势力。但是,洛克菲勒家族在家族第三代,华尔街的天才,风险投资的开创者,劳伦斯-洛克菲勒之后,对花旗银行保持着一定的影响力。

“啊…”杰西卡这次真的惊到,美眸瞪圆,看着安迪-摩根,“安迪,雷纳德和陆不是合作伙伴吗?我记得雷纳德能在洛克菲勒家族内上升,是和陆合作了几个项目的缘故吧?”

雷纳德这是背后捅刀,真是令她感到难以置信。虽说,她见惯了各种阴谋诡计,但直接对盟友下手,还是让她感到心寒。

安迪-摩根下了眼药,笑道:“很正常。雷纳德的胸襟可不怎么广,容不得人。打倒陆,他正好可以全盘接收陆的资产,他的影响力可以更上一层楼。”

“噢,my,god。”杰西卡无语的拍拍额头。

京城初冬的下午令人懒洋洋的,飘浮的阳光落在办公室的木地板上。

下午三时许,陆景和飞来京城汇报情况的建业市商业银行董事长徐怀观在办公室聊着黄海的事宜:黄海那边的形势不大乐观,建业市商行定向增发的方案已经启动。

两人一直谈到下午五点多。陆景并没有留老丈人徐怀观吃晚饭。叶静雨明天要飞香港,他晚上请她、墨静雯、小季一起吃饭。余乐有新婚娇妻要陪,没参与这闲聊的饭局。

吃过晚饭后,小季返回景华大厦办公室继续加班,陆景则是送墨静雯回水蓝湾。叶静雨就住在她隔壁。

将晚时分,水蓝湾小区中灯火绰绰。陆景和墨静雯在叶静雨的1801公寓里略坐了一会,返回到1802公寓中。说着两人私密的情话。

正说笑温存着,陆景的手机突然响起来,陆景看看号码,是苏琳的电话,奇怪的接通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