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88章 安慰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788章 安慰

“陆哥…”苏琳清冽柔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你还好吗?”

陆景禁不住笑起来,倚在沙发上,说:“我现在能吃能睡,心宽体胖。》。》应该算还好吧?你呢,苏琳?最近在京城还是在黄海?”

墨静雯妩媚娇柔的掩嘴一笑,在陆景脸颊吻了一口,起身去厨房里冲咖啡,将空间留给陆景打电话。苏琳对陆景的好感她知道。

苏琳给陆景说的笑起来,轻声道:“我回徐城了。陆哥,我…,对不起…”此刻,她的内心中十分纠结。

陆景感受到苏琳内心的想法,陆、苏两家的较量已经开始,她不愿意和他成为敌人,看着落地玻璃窗外寥落的星空,温声宽慰道:“苏琳,这和你无关。”又笑道:“怎么,你就这么肯定你们家一定能获胜?”

“啊…,陆哥,你真厉害。”苏琳轻声惊呼,她没料到陆景竟然能猜透她心底的想法。

陆景笑笑,如果不是感觉苏家占尽优势,苏琳又怎么会说“对不起”。和苏琳随意的聊了一会,半个小时的时间便过去。

“陆哥,那你早点上休息啊。我挂了。”苏琳挂了电话,心中怅然若失。本来是她想要安慰陆哥,缓解他最近的压力,结果却是陆哥安慰了她一番。

想着刚才的电话,苏琳的心情变得愉快,再想起她刚才在电话结束时一声陆哥喊得娇柔婉转,糯软甜腻,清秀俏丽的脸蛋顿时变得绯红、滚烫。双手捂着脸。一双明亮晶莹的眸子在夜色中发亮。

结束了和苏琳的通话,陆景到阳台上抽着烟,缓缓的,一口接一口。

墨静雯冲好咖啡,在客厅门口看着陆景挺拔清廋的背影,欲言又止。他穿着黑色的大衣,凭栏思索。烟头在夜色中明灭。一身所负天下望。大概是说陆景这样的。

周五下午,叶静雨飞抵香港。和华互联网业务各家公司的总部在京城、黄海、江州、建业,她平日里在国内的办公地点一般选择在黄海。这次来香港休假探望好友许雪。

许雪在机场里接到叶静雨,取笑道:“静雨,神采奕奕哦。终于舍得离开京城了啊?”

“雪姐…”叶静雨羞赫的娇嗔,回想起陆景一行送她到机场的场景。

只是,叶静雨平时都是一副张牙舞爪的天才少女模样,这个样子让许雪感到奇怪,有些明白了。在半岛酒店中喝了下午茶。回到天富华府休息。

许雪的这间三居室公寓布置的很清雅。白色的装修风格,偶尔出现粉色系的色彩,有着女人居住的味道。

香港的天气要暖和的多,11月中旬只穿着单衣、外套就很舒服。许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灰色的精致西装。明艳丰腴的身材勾勒出来,丰满的**挺翘曲线曼妙难言。成熟性感的女人韵味令人无可抵御。

看着许雪蹲下来在电视下的储物柜里找茶叶,浑圆美丽的俏臀贴着灰色的西裤,曲线毕露,叶静雨由衷的赞道:“雪姐,你真漂亮。怪不得陆景那么喜欢你。”

“是吗?静雨。和你认识这么多年,难得你主动夸我啊。”许雪娇笑着回头道,拿了茶叶泡好茶,坐到沙发上,神秘兮兮的笑问道:“静雨,你和陆景那个了?”

叶静雨小脸浮起绯红,抱着双腿卷缩在沙发中,小声道:“雪姐,没有呢。”

“那接吻了?”

“没有。”

许雪无语的拍拍额头。她还没搞明白叶静雨这么高兴干什么?叶静雨这段时间在京城陪陆景的事情,她一清二楚。对好友的情思。她早就知道。只能说陆景太能“招蜂引蝶”。

叶静雨吞吞吐吐的道:“雪姐,我昨天劝他少抽点烟,他今天送我到机场的时候,吻了一下我这里。”叶静雨点了点她光洁精巧的额头。

许雪一口茶差点喷出来。憋着笑。陆景只是回应一下静雨而已。不是那个意思。

叶静雨翻个白眼,撇嘴道:“雪姐,你要笑就笑啊。我又不说你。哦,雪姐,你说要是陆景经常这样倒霉,我是不是可以懒在京城不走啊?”

最近陆景压力很大。这些天相处的时候,偶尔给他调戏两句,她也懒得和他计较呢。

“咳咳…”许雪再也受不了,在沙发上笑的花枝乱颤,“静雨,你很邪恶呐。怎么可以期盼陆景倒霉的?”

“哦…”叶静雨明秀的眼眸滴溜溜的转着,灵动无比,“雪姐,看来你还是见色忘友哦。”

许雪气的去掐叶静雨,她那还不知道给这小妮子给耍了。笑闹了一会,两人气喘吁吁的倚在沙发上闲聊。

“雪姐,怎么回事啊?黄海那边闹的那么厉害,陆景怎么就在京城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符合他的性格啊。和华的策略还是拖延?”叶静雨是和华议事会议的成员,对和华应对亚太财团当前进攻的策略很清楚。

许雪点点头,心中有些忧愁,“陆景不打算插手陆家和苏家的冲突。他似乎很相信他大哥陆江的能力。所以,我们现在只是拖延时间,保证汤开复,唐、裴两家不被亚太财团一口吞掉就可以。”

“哦——”叶静雨拖长音调,咬着手指头,沉吟着。心中有轻染的情思,有狡黠思绪。

周末中午,陆景、卫婉仪和王灿、夏思雨、唐悦、沈雪华、谢晋文一起在嘉南俱乐部打着高尔夫。吃饭时,陆景接到了纳赛尔等人的电话,说笑了几句,挂了电话。

王灿关心的看了死党一眼,扶了扶眼镜,“陆景,没事吧?”现在京城中的形势都不大看好陆景,陆景也低调的不在众人面前露面,今天到嘉南俱乐部来玩算是近一两个月以来公开露面了。

陆景摆摆手,将手机放进衣兜中,拿起酒杯和众人干了一杯,道:“没事。西亚那边的电话。花旗银行加入与雷纳德-洛克菲勒脱不了关系。”

唐悦将红酒杯重重的顿在餐桌上,骂道:“玛德,那狗日的就是个王八蛋,我们在印尼的石油让利给他多少,他竟然还在背后搞鬼。”

沈雪华忙小声安慰着丈夫。

陆景抿着酒,道:“搞鬼的也不只他一家,许雪给我打过电话,最近渣打银行银行又活跃起来了,预计他们也会加入csa集团。”

谢晋文道:“景少,要不要搞一搞渣打银行。他们不是想在黄海设立大中华区总部吗?我们可以让他们搞不成、”

卫婉仪担忧的看了陆景一眼。这样搞不行的。她出身于卫家,耳濡目染,对政治敏感度很高,她有点担心陆景怒火中烧,作出不理智的行为。

陆景笑着摇头,“小谢,不要节外生枝。”卫婉仪就松口气,在桌子下轻轻的握住丈夫的手。

夏思雨支招道:“陆景哥,那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啊!不然,那些人肯定得寸进尺。要找个人立威。我在电信里可不就是这样。他们欺负我年轻呢。”

夏思雨这话说的众人哄堂大笑。

陆景就笑,“貌似我也可以说他们欺负我年轻啊。”众人又是一笑,陆景相比于对手方那些话事人来说确实很年轻。

聚餐的气氛慢慢的热烈起来。

回家的路上,卫婉仪温婉的问道:“陆景,你什么时候走啊?”11月17日,她肚中的孩子已经满三个月,陆景可以放心的离开京城。其实,她才27岁,基本不会又问题。只是陆景心中觉得亏欠她太多,坚持在京城中守候到3个月后的稳定期。

陆景微笑着摸了摸娇妻微微凸显的肚子,道:“过两天就走。唐悦我和一起去纽约。”

卫婉仪娴静的挽着耳边的秀发,笑一笑,道:“哦,你要去找安迪-摩根?”

陆景就笑,轻轻的捏着娇妻的脸蛋,“聪明。敌人太多了,竹下修一一堆帮手,我也得找外援帮忙。”

“有把握吗?”

陆景微微沉吟,目光深邃的看着窗外的夜色,自信的轻声道:“有。”和华在美国的商业情报机构并没有闲着,有些情况,他还是了解的。

“陆景,你什么时候走?”同样的问题,陆景给娇妻问过一遍,又给李菲菲问了一遍。周一,傍晚,陆景和李菲菲在燕大校外的风景击剑馆运动过之后,吃了饭,两人在燕大校园内漫步。

“明天。”看着初恋女孩俨如天鹅般的眼眸,陆景情不自禁的将她拥在怀中,温柔的吻着她红润的嘴唇。是的,他明天就要去纽约。陆、苏两家的交锋,他是插不上手的。但是,在商业层面,不管胜负,他都要做好准备。

胜,就要将亚太财团一网打尽,他不想打蛇不死反被咬。在这一点上,陆景和竹下修一的观点出奇的一致:要么不动,要动就要一击致命。

败,面对政治、经济两方面的压力,他此生的心血大概就要付诸东流。然而,他必须要尽量保证东山再起的机会。他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还有和华众人的前途。

胜负如何,他不知道。只是要按照主席的教导:做最坏的打算,向最好的结果努力。

李菲菲双手环着陆景的要,仰头承受着陆景的热吻,心中情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