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89章 收购西尔斯的意

第1789章 收购西尔斯的意

燕大校园的冬夜很安静,到夜里9点就可以只有零星的汽车鸣笛声。月色寂寥。夜空如铅蓝色的宁静。窗外的树影在夜灯下摇拽不休,吹着玻璃窗嘎嘎作响。

“你在颤抖,没事吧?”李菲菲美丽的眸子看着陆景,满满地蓄着爱意,清秀如玉的脸蛋上带着动情后的绯红,声音娇柔的问道。

陆景摇摇头,平躺在**,呼呼的喘着气。心理学上说,人的预期与结果产生一个v型反转,就会带来强烈的印象和刺激。

他想起前世里遥望菲菲倩影的苦涩,想起在半夜惊醒,那刻骨铭心相思的痛苦。想起这一世里,重活后与菲菲的远离,走近,这一路的艰难、各种心路历程。最终在两人28岁时,在今晚,在刚才,不分彼此的交融在一起。

这种幸福的反差,带给他的快乐,无与伦比。只是,有多大的兴奋,就有会有多大的疲倦。他现在仿佛全身的力气都给抽走了。

李菲菲侧过身,娇颜如玉,绯红的余韵更添她几分妩媚的风致。紧贴着陆景,近距离的看着他。此时无声胜有声。

陆景温柔的看着李菲菲,看着这个女孩,他的初恋,心中涌起柔情。紧紧的相拥。

或许,这辈子,他都会记住在他“出征”前的这一晚。

迪拜。忙碌的准备着婚前事宜的戴安娜抽空邀请纳赛尔、穆罕默德-萨利姆到迪拜的皇宫中喝下午茶。

迪拜皇宫的景致在迪拜自然是一等一。花园中,入眼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充满了热带地区的风情。

穿着长裙的戴安娜风姿动人,手托着茶杯,说道:“纳赛尔,陆景怎么还停留在京城?现在的形势对他而言相当危险。”

纳赛尔四十多岁,一身阿拉伯白袍,笑着道:“陆景说他停留在京城中的理由是因为要照顾家庭。听说他妻子怀孕了…”

穆罕默德-萨利姆插话道:“这显然不是真话。我觉得他是在等待所有的敌人都跳出来。”

目睹了陆景收购迪拜钻石集团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腕,将戴安娜教训的不要不要,他宁可从阴谋论的角度去推测陆景的行为。

纳赛尔笑了笑。这个推测太虚幻,说道:“竹下会长的能力怎么样,我们都是清楚的,再加上三井、住友、渣打、汇丰、花旗。陆景的胜算真不大。或许,他停留在京城有说不出的苦衷吧。”

戴安娜眼神闪烁。

纳赛尔劝道:“戴安娜,一切等结果出来再说吧,陆景那个层次的较量,我们最好不要提前下注。参与进去的话,肯定会倾家荡产。”

这时,纳赛尔的一名助理从外面进来,恭敬的道:“王子,陆先生到纽约了。”

戴安娜、纳赛尔、穆罕默德-萨利姆三人对视了一眼。陆景的反击开始了。

陆景此次前往纽约的随员比较精简。与墨静雯、小季、烟诗凝、唐悦、胡易聪外加助理、保镖若干,一行从京城出发,然后和叶静雨的小团队在纽约汇合。

第一天给陆景接风洗尘的是芝加哥财团的马文-克朗。马文-克朗和陆景有很深的合作。他寄希望于陆景能帮助克朗家族恢复昔日芝加哥财团的荣耀。

酒宴在纽约丽都酒店中举行。丽都酒店集团在曼哈顿下城购入了一栋56楼的大厦,改造成为纽约丽都酒店。志在全球扩展的丽都酒店集团肯定要进入北美市场。

都说富豪们昂贵的玩具是跑车、游艇、私人飞机,但真正的富豪玩具是酒店,五星级的豪华酒店。这才是高逼格、高档次的炫耀。

陆景这次抵达纽约表面上的理由是与马文-克朗洽谈西尔斯(中国)收购西尔斯的事宜。陆景身边随行的胡易聪便是西尔斯(中国)的总裁。

美国零售业巨头西尔斯在法律上意义上属于美国第三大零售商凯马特。但克朗家族在增持西尔斯的股份后。保持着对西尔斯的影响力。这家零售巨头原本是芝加哥财团的旗舰企业。只是,随着时间逐渐的没落。最终被凯马特并购。作为其旗下一个独-立的品牌存在。

西尔斯(中国)是是新虹百货、天蓝商场、西尔斯、云丰集团四家在国内组见的大型超市。试图挑战沃尔玛、家乐福等零售业巨头。

现在,陆景计划以西尔斯(中国)反收购西尔斯,彻底的掌握这家老牌的零售业巨头的所有资产,包括其品牌资产。

西尔斯在美国的经营状况并不好,每况日下,资产大约在80亿美元左右。现在在纳斯达克股市上的股价约74.36美元。

具体的收购事宜陆景不会去过问,由胡易聪全权负责。不足100亿美元的交易对当前的和华财团而言只是一个小case。

酒宴中觥筹交错。胡易聪身边围满了华尔街的精英。陆景独自一人在宴会厅湛蓝的落地玻璃窗前看着曼哈顿的夜景。

不是没有认识这位和华财团的执掌者,他年轻的过分,而是因为够资格在他面前侃侃而谈的人不多。

即便是今天受邀而来的华尔街精英、凯马特的董事长、所有者、亿万富翁埃迪-兰伯特在陆景面前都差几个档次。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到陆景这个层次。手底下,可以聘请全球最顶尖的职业经理人打理各种生意,而不需要亲自上场担任某家企业的董事长。

马文-克朗和埃迪-兰伯特、胡易聪、叶静雨几人闲聊着。身边聚拢了一批人,这是今天酒宴的中心。

叶静雨作为彩虹风险投资基金的ceo。因为持有安卓公司大量的股份闻名华尔街。这毫无疑问是可以写进教科书的风险投资案例。

聊了一会,马文-克朗走向陆景,他知道陆景来纽约的原因,现在全球最顶尖的富豪圈子中的人都在关注亚太财团与和华财团在远东的较量。

当竹下修一还在黄海坐镇时,和华的话事人出现在纽约,这难得不值得深思吗?

“陆先生!”马文-克朗走到陆景身边。圆脸上浮现出一个笑容,和陆景碰了碰酒杯,说道:“埃迪原则上同意出售西尔斯。他的要价预计会上浮20%。不过,我看他很有兴趣继续持有西尔斯的股份。谈判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日益庞大的中国市场,对零售业而言具备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只是西尔斯没有办法进入中国市场。而西尔斯在美国日益走下坡路,哈佛大学零售领域的教授乔治-泰勒甚至以支离破碎的尸体来形容西尔斯。

所以,看似西尔斯(中国)的反收购是有求于凯马特,但实际上凯马特的股东恐怕会很乐意将手中的股份转让为西尔斯(中国)的股份。

陆景微笑道:“马文,这是一个好消息。”

马文-克朗笑了起来,试探的问道:“陆先生,你和竹下会长有没有和解的可能?”

陆景扭头看了马文-克朗一眼,笑道:“都到这个份上怎么和解?不看好我能获胜?”

马文-克朗点点头,随即醒悟过来,解释道:“sorry,陆先生,我只是…”

马文-克朗今年37岁,还没有修炼到如同老狐狸般在任何时候都可以隐藏自己的想法。陆景顺口一问,他遂不及防之下,说出他心底的看法。陆景要面对的敌人太多:竹下修一,三井、住友、汇丰、花旗、查尔斯-沃伦、雷纳德-洛克菲勒。获胜的希望确实很渺茫。

陆景笑一笑,看似漫不经心的道:“听说,安迪在纽约。”

马文-克朗眼睛微微一亮,有点明白了。

酒宴散去。收购的事宜也交给胡易聪的团队处理。陆景、唐悦、叶静雨一行住在纽约丽都酒店。

第二天上午,陆景轻车简从的带着保镖十三前往公园大道431号公寓大楼。他昨天已经和安迪-摩根约好见面详谈。

曼哈顿是纽约这座全球与伦敦并列为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城市的精华所在。摩天大楼林立,世界级公司云集。这里汇聚着全球的时尚、财富、文化合集。

陆景坐在车中,欣赏着曼哈顿的城市风情,他和安迪-摩根是朋友,去安迪-摩根家中拜访并不算突兀。白色的奔驰商务车缓缓的停在公园大道431号公寓大楼前。

陆景下车后,抬头看着这座高400多米的大楼。安迪-摩根便住在顶层。这个高度超过了帝国大厦和新世贸大楼,同时也是西半球最高的住宅楼。

坐电梯直达顶层后,安迪-摩根的管家开了门,宽敞无比、奢华内敛的客厅中,安迪-摩根起身相迎,笑着和陆景握手,“陆,好久不见!”

“确实有一段时间了。如果计划不变的话,我们下一次见面应该也很快。”陆景笑着和安迪-摩根握手,在他的邀请下落座。漂亮的侍女送来热咖啡。

安迪-摩根哈哈一笑,陆景说的是每年去棕榈滩度假,大概12月份他就会启程去棕榈滩。也就是十几天的功夫。现在已经是11月底了。

寒暄着,随意的聊着,安迪-摩根并不着急提起话题,实际上,他很清楚陆景来拜访他的用意。他停留在纽约,本身就说明了很多东西。

陆景抿了口咖啡,笑道:“安迪,不知道你有没有关注日本tu这家公司?”

合众连横。陆景主动提出话题。他的时间并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