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97章 酒会上的公主

第1797章 酒会上的公主

抵达柏林后,克洛斯给陆景一行安排了住处,位于柏林市区西部的一座比邻森林的精美别墅中。柏林是一个被森林、湖泊环绕的城市,有“森林与湖泊之都”的美誉。

别墅中的设施齐全,陆景在健身房运动了一会后,洗过澡。午休之后,与墨静雯、季婉彤、郑中杰在客厅中合计晚上与老克洛斯见面的事宜。

宽敞明亮的客厅三面都是采用透光的玻璃,别墅外秀美的森林景色仿佛触手可及,迎面扑来。只是,陆景几人不是来度假的,并没有心情欣赏景色。

郑中杰介绍着柏林的情况。和华(欧洲)公司也附带着有收集情报的功能。

“荷兰公主伊丽莎白在德国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主题是宣扬友谊、和平。德国的媒体跟踪报道。荷兰王室与德国的贵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预计今晚的酒会会出现很多欧洲的贵族。”

墨静雯看向陆景。

陆景摆摆手,“不要紧,贵族只是吉祥物而已。”

现代社会,王室、贵族的头衔并没有多少权利。很多国家都没有皇室。真正决定权利的是金钱、资本、人脉、影响力。当然,不可否认,盘根错节的贵族圈,构筑了一个上流社会。身在其中的人一般能量还是挺大的。这样就使得贵族看起来很高大上。但具体到和华财团面前,其实只是justso!

墨静雯给陆景说的一笑,心里紧张的情绪有所缓解。今天晚上,她作为陆景的女伴,一起前往酒会。她心里一直担心礼仪的问题。上流社会的贵族之间礼仪很繁琐。

几人又反复的商量了几遍。陆景忽而接到何梦瑶的电话,起身去客厅隔壁的房间中接了电话,“梦瑶…”

何梦瑶如同清泉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令人心情愉悦,“陆景,因为昆成汽车和戴姆勒结成产业同盟的缘故,郁扬在京城还出席了一个对话节目,昆成汽车在国内的知名度暴增。”

陆景笑道:“那我要恭喜你啊。”

何梦瑶冰雪凝脂般的嫩白美人脸浮起一抹轻笑,陆景又在逗她。清声说:“你心情不错呢。晚上加油。”

“嗯,我会的。”

柏林连续的作为普鲁士王国、德意志帝国、魏玛共和国、第三帝国的首都,德国霍芬索伦皇室的皇宫便是在柏林。夏洛腾堡宫是柏林市区保存的最为完好、最重要的普鲁士王国宫殿。2004年-2006年初,这里还曾作为德国总统府。

晚上的招待酒宴在夏洛腾堡宫的主厅中。陆景和墨静雯、科林-科菲、克洛斯等人一起进入乐声飘扬的酒会现场。

“请稍后,陆先生,我父亲暂时会有一点忙。”克洛斯交待了一句,带着女伴离开。

科林-科菲和陆景说笑两句,也径直离开。酒会是鸡尾酒会的形势,宾客各自交谈、交游。陆景并不需要他全程陪同。

“感觉怎么样?”陆景笑着问身边的墨静雯。他并不紧张。大内他都逛了好多回,现在这个宫殿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并不会让他感到何其的宏伟。

墨静雯挽着陆景的手臂,明媚的笑了笑。有一点点紧张,但有陆景在身边,她感觉心安。

酒会中的氛围很热闹。穿着黑色燕尾服的侍者在正厅的廊柱边而立。穿着或名贵、或奢华、或性感、或妍丽礼服的女士们为酒会增色。可口、精美的冷餐,正宗的酒水,飘扬、舒缓的音乐,构筑成一幅华丽的画面。

陆景拿酒杯很自如的和宾客交流着。泛泛而谈的结识了几位布莱尼克梅耶尔、汉高、哈尼尔、保时捷、西门子、柯万特家族的成员。都是年轻人。

因为伊丽莎白公主今年才满18岁。所以今晚的酒会年轻的俊杰居多。而陆景看起来就很年轻,他今年才28岁。墨静雯今年23岁。两人在酒会中自然只能认识年轻人。

和华的品牌在德国的年轻人中基本没什么知名度。陆景和墨静雯两人以路人甲的身份随意的人闲谈了一个小时。

再过了一会。克洛斯出现在陆景身旁,拿着酒杯,说道:“陆先生,我父亲要见你。”眼睛看着在酒会中央翩翩起舞、美若精灵的伊丽莎白。据说,欧洲很多贵族和小家族的年轻人很希望得到这位公主的青睐。

陆景点点头,将酒杯放在走过来的侍者托盘中。和墨静雯一起跟着克洛斯走到隔壁的一间侧厅中。

正厅之中,悠扬的舞曲结束。聚在大厅正中跳舞的青年男女们彬彬有礼的分开,扶着各自舞伴离开正中的场地。

穿着一袭白色露肩长裙的伊丽莎白与舞伴步出舞池。她的舞伴是一位英俊的年轻人,来自霍芬索伦家族。如果嫉妒的眼光能杀人,大概他已经死了几百遍。身材纤雅的公主殿下清纯精致。亭亭玉立,气质优雅,今晚舞会中的年轻人都被她吸引。

伊丽莎白优雅的对舞伴点点头,走向人群外她的心腹保镖菲利普。

菲利普微微低下头,在小公主身边小声道:“殿下,那人已经进去见克洛斯先生了。”

他今晚一直盯着陆景的行踪。陆景要是带了烟诗凝来参加舞会,肯定会发觉。可惜、烟诗凝、十三等随行的保镖都等在宫殿外面。

伊丽莎白清澈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嘲弄的色彩,压低声音道:“我现在去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哼。”

声音里有着小许的兴奋。她要“回敬”那个青年。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在柏林做什么。

菲利普有些无奈的看着公主殿下优雅离开的背影。说到底,她才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在纽约的时候,他的下属给那位陆先生的保镖给揍了一顿,让公主殿下很是恼火。

侧厅厅高五米多,很典型的巴洛克建筑。壁画、灯饰带着古典的奢华。

阿尔贝托-克洛斯穿着黑色的男士礼服,看起来很严肃、刻板的一个老头儿,坐在靠墙的椅子上休息。侧厅内空荡荡的,偶尔有音乐声飘进来。

见儿子和陆景、墨静雯进来,阿尔贝托-克洛斯起身和陆景握了握手,“你好,陆先生,听巴斯蒂安说你想要政府放开对中国光伏产品的限制。”

陆景点头,“是的,克洛斯先生。”

阿尔贝托-克洛斯看着陆景的眼睛,问道:“那么,德意志银行可以获得什么?”

克洛斯心中叹口气。这就是他父亲谈话的风格:你可以不喜欢,但是必须接受。只是,陆景并不是一般的客人啊。和华财团的话事人,今年才28岁,这些已经足以让人敬畏。然而,他父亲似乎并不大在乎这一点。

陆景心中早有腹稿,不假思索的道:“利益。上缴给欧盟委员会的税收,完全可以交给德国。其中有一部分可以转移支付给德意志银行。具体以什么方式,多少比例,我们可以再讨论。”

看着陆景以最简短的方式清晰的表述着自己的意图,墨静雯心中松了一口气。阿尔贝托-克洛斯咄咄逼人的气势让她很不舒服。她进入和华以来,很少见陆景受到这样的待遇。

阿尔贝托-克洛斯脸色稍缓,道:“陆先生,我听说过你的名字。”

世界顶级的富豪,身家超过500亿美元的,就那么一些人。东一堆,西一团,打个电话,基本就认识。

2006年,公众所熟悉的超过这条界线的富豪只有比尔-盖茨一人。股神沃伦-巴菲特的身家是420亿美元。

陆景不怀疑老克洛斯的话,从容的道:“我很荣幸。”

阿尔贝托-克洛斯笑了笑,道:“陆先生,你的方案很有建设性。需要指出的是,违背了德国与欧盟委员会的协议。德国是欧盟的领导国。我们固然有自己的利益,但也要照顾到欧盟其他国家的利益。但是,我个人很有兴趣和你谈谈。”

“呼--”墨静雯轻吐一口气,提起的心放下来。刚才她还以为老克洛斯不答应呢。

其实,老克洛斯说的矛盾点,和华的智囊当然考虑到了。德国要领导欧盟不假,但是德意志银行财团的利益和欧盟可没有关系。只是,制定计划是一回事,身在当场又是另外一回事。

“谢谢你的支持,克洛斯先生。”陆景微笑着道。心中松了一口气,只要老克洛斯有意谈,光伏这件事算是成功了70%。剩下就是谈判、扯皮、利益再分配。

陆景和老克洛斯说话时,门口一道白色的倩影步履轻快的走进来,正是伊丽莎白,仪态优雅的行礼道:“洛克斯伯父。”

老克洛斯笑呵呵的道:“伊丽莎白,今晚的酒会上和大家聊得开心吗?”一副长辈对待晚辈的慈祥神态。

“谢谢,克洛斯伯父的款待。我很开心。”伊丽莎白贝齿微露的浅笑,仪态万方。她看了陆景一眼,说道:“洛克斯伯父,我了解到一点情况需要向你反应。我和这位陆先生在纽约闹了一点不愉快。顺便了解到他的情况。他在中国只是一家光伏企业母公司的债权人,应当没有资格代表中国光伏企业来德国谈判。您为什么不和中国政-府部门谈谈呢?”

我去。陆景心中暗道一声: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