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98章 投诉

第1798章 投诉

阿尔贝托-克洛斯微微沉吟了几秒,道:“陆先生,今天先到这儿,我们改天再聊。”

“好的,克洛斯先生。”陆景无奈的和阿尔贝托-克洛斯握手,带着墨静雯一起离开侧厅。

刚出侧厅,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陆景回头,见伊丽莎白穿着露肩的晚礼服裙追过来,如同夜莺清脆的声音傲慢的道:“陆先生,我说过我会给你一个难忘的招待。good-bye!”

说着,得意的看陆景一眼,挥挥手,骄傲的如同一只天鹅般转身离开。

看着走回侧厅中的伊丽莎白的背影,墨静雯不忿的道:“鼻孔都朝天上去了。骄傲个什么劲啊!”

刚才陆景已经说动老克洛斯,谁知道竟然会被这个什么鬼公主几句话给搅局。这对和华的计划来说,是一次重大的挫折。和华又需要重新制定计划、方案。

陆景眼神锐利的看着伊丽莎白的背影消失在侧厅门后,心中愤怒的情绪涌起又给他压下去,道:“静雯,我们走。”

坐车回酒店的路上,烟诗凝听墨静雯气愤的转述了在侧厅中发生的事情,惊讶的道:“被荷兰的公主搅局了?”

“嗯。”墨静雯心气难平,抱怨道:“我们辛苦快一周的成果,就要成功的时候给她搅合掉了。真是,真是…”

墨静雯有心骂人,一时间想不到合适的词。她以前在家里和墨知秋的骂战经常输。

陆景轻轻的拍拍了墨静雯的手,示意静雯缓和情绪,从皇宫出来到现在,他已经冷静下来,自嘲的道:“诗凝,我被我视作吉祥物的贵族给摆了一道。”

烟诗凝声音娇柔的安慰道:“陆景,没事的。还可以通知国家派人来。还有机会呀。”

陆景微微摇头,轻声道:“黄海那里,我家里压力很大。商务-部派出谈判小组。我拿不到主导权。谈的结果无法把握。”

一路回到丽都酒店,季婉彤、郑中杰两人听完今天酒会谈话的过程,面面相觑。陆景出发前,大家做了各种方案的准备。没想到在这儿出了纰漏。

德意志银行如果与商务-部接洽,所带来的影响力当然比与和华财团单独谈要好。和华只能代表碧湖薄膜。而商务-部可以代表整个中国的光伏行业谈判。这其中的差距不言自明。

那个什么伊丽莎白公主真是可恶。为一点小事,破坏掉了和华数百亿美元的商业布局。

想着,季婉彤低下头,自责的道:“陆哥…。都是我不好,要不是…”

陆景摆摆手,温声道:“小季,这和你没关系。她那两个保镖突然出现明显是故意的。”点了一支烟,缓缓的吸着。

墨静雯将情况通过私t群向和华议事会议成员进行通报。董坤城、莫心蓝、陈旭江、陈笑等都在等着陆景这里的消息。

客厅中的气氛有点沉闷。郑中杰犹豫了一下,建议道:“景少,我们现在是否可以和这位荷兰的伊丽莎白公主沟通下,做做她的工作。”

郑中杰这是很委婉的说法,意思是向伊丽莎白认输。墨静雯断然否定:“不行。”她现在想起伊丽莎白今晚高傲的模样就有气。向她认输怎么可能。

陆景看了满头白发的郑中杰一眼,对他软弱的态度有点失望。或许。是因为他长期在海外工作的原因。这些年,国家的实力还在积蓄中,中国人在海外确实很难以挺直腰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陆景本来嘱意工作仔细、认真、负责的郑中杰全面负责和华在欧洲的业务,这次光伏产业的资料,他准备的非常详细。很出色。但是,现在看来,他需要重新物色一个人选来主持和华在欧洲的业务。

“大家先休息吧,天有点晚了,我想想处理办法。”陆景看看了手表,已经深夜十点多。站起说道。

郑中杰、墨静雯、烟诗凝、季婉彤一一向陆景道别。墨静雯和季婉彤两人满怀心事的去书房。烟诗凝温婉的抱着陆景,柔婉的道:“陆景,总有解决办法。”

陆景点点头,笑一笑。抚摸着她盘起来的秀发,“诗凝,去吧。我没事。”

“嗯。”烟诗凝去了总统套房外安排保镖的工作。

陆景到卧室中,也没开灯,就在夜色中,坐在窗前。点了一支烟,仔细的思考着当前的局面、对策。

陆景离开酒会后,巴斯蒂安-克洛斯和伊丽莎白在侧厅里陪着老克洛斯聊了一会,便回到正厅中。毕竟,伊丽莎白是今天招待酒会的主角。

“嗨,伊丽莎白,你和陆先生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克洛斯好奇的问道。

其实,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直接与中国部门谈,效果、利益会更大一些?但是,他选择和陆景谈,是因为这是科菲叔叔的介绍,而且,陆景亲自来法兰克福了。当前,中国那边可没有释放要和德国谈谈反制裁的意愿。

德意志银行财团不可能贸然、主动的去和中国那边接触。这是私下里的操作。毕竟,德意志银行财团的利益和德国国家利益并不一致。

当然,伊丽莎白今天这么闹一下,父亲顺水推舟中止和陆景的谈判,实则是多一个谈判的筹码。

伊丽莎白将她和陆景在纽约闹矛盾的原因说了一遍,不忿的道:“克洛斯,他太野蛮了。”说完,心情又是极好。她今晚可是将陆景摆了一道。

一名侍者送了酒水过来。克洛斯笑了笑,拿起酒杯和伊丽莎白轻碰,他今年34岁,和18岁的伊丽莎白看问题的角度。

醇厚的红酒入喉,克洛斯润着嗓子,说道:“伊丽莎白,你在柏林有3天的活动?”

伊丽莎白点头道:“嗯。”

克洛斯和伊丽莎白聊了没一会,就有人聚过来,加入谈话的圈子。话题随即发散开。

伊丽莎白作为荷兰王室的公主,在德国访问的行程繁忙。周日下午参观完一家儿童医院后,回到下榻的福尔蒂酒店中。

到达福尔蒂酒店顶层的47层后,随行的保镖、顾问纷纷离开。伊丽莎白心情愉快的推开房门,她下午向克洛斯打听过,陆景一行还在森林别墅中,士气低落。心道:“哼,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该死的中国人。”

伊丽莎白进门第一件事是踢掉高跟鞋,这时一声“公主殿下!”在房间的客厅中响起,语气十分严厉。

伊丽莎白吓了一跳,雪白的小脚缩回来,难以置信的看着出现在房间客厅中的一名中老年妇女,结结巴巴的道:“贝丝女士…,晚上好。”

贝丝是她的女管家,一位很严厉、古板的保姆,甚至不允许她穿睡衣睡觉,一定要穿睡袍。她现在应该在阿姆斯特丹,怎么会出现在柏林。

贝丝向伊丽莎白行礼,灰白色的衣袍微微皱起,“晚上,公主殿下。你应对蹲下来脱掉你的高跟鞋,而不是用脚踢掉,这有损你的淑女形象。”

“好的,贝丝女士。”伊丽莎白态度良好的认错。身后跟进来的侍女连忙帮她将高跟鞋放好。

贝丝女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等伊丽莎白坐下后,脸上的笑容敛去,道:“公主殿下,我奉国王的命令将你召回国内。今天晚上你得随我离开柏林。”

“哦,为什么?”伊丽莎白不解的道:“我的行程才刚刚开始。”

贝丝女士不为所动,刻板的道:“公主殿下,和华财团下属的景华通信已经通过飞利浦公司向国王陛下转达了他们的不满,他们投诉你在柏林对和华财团怀有敌意。因此,国王陛下决定中止你的行程。”

“什么?”伊丽莎白惊讶之极的张着嘴,再次问自己的管家,“您是说和华财团投诉我。”气的笑起来。居然恶人先告状。

“是的,公主殿下。王室并不愿意因为你个人与一家世界级的财团交恶。这不利于王室在商业方面的计划。”

“哈哈…哈哈…”伊丽莎白气的失笑,发泄式的挥手大叫道:“贝丝女士,你知道那个该死的中国人做了什么吗?”

房间里传来吵架的声音。门口的两名侍女对视一眼,连忙将房门关上。公主殿下最近的压力太大了。一定是这样。

12月18日,荷兰公主伊丽莎白突然中止在柏林的行程,返回阿姆斯特丹。原因不详。欧洲的贵族圈子中一时间都在好奇的议论这件事。

然而,荷兰王室并没有给出解释。虽说,公主的访问在级别上并不高,但是如此突兀的撤销行程,给伊丽莎白公主本身带来不少负面的影响。

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商业区中费舍尔大厦顶层的办公室中,老克洛斯听完儿子巴斯蒂安-克洛斯的汇报,笑了笑,道:“看来,这位和华的掌舵人还是一个青年啊。”

克洛斯笑着摇头。他也没想到陆景会投诉到荷兰国王那里,将伊丽莎白弄得灰头灰脸。荷兰王室并不太愿意在一些小事情上得罪和华财团。

只是,这个梁子怕是架上了。

而陆景没有将心思用在正途上,大概让父亲有些失望吧。毕竟,他还没有满三十岁。对此,克洛斯表示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