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799章 把握

第1799章 把握

连和华的内部都没有料到陆景对伊丽莎白的反击来得如此之快。远在珀斯的陈笑在视频里妩媚的笑着道:“不是吧,陆景,你竟然对一个小女孩出手?”

陆景吸着烟,答道:“笑笑,你要知道她让我走了多大的弯路,就不会这么说了。”

陈笑身边的苏晓玉咯咯娇笑,粉色的睡袍下雪腻的两团香乳轻颤着,性感的江南美人风情流泻无端,在夜色中从珀斯,地球的那一端飘来,“你不怕得罪欧洲的贵族啊?”

陆景不屑的道:“吉祥物而已。他们还真以为现在是封建社会吗?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

陈笑尾指轻挽着如玉的耳廓边的乌黑发丝,“那接下来呢?”她心中还是有些担心,但这个时候不好说陆景什么。那个伊丽莎白确实太过分了。否则,现在和华已经将光伏资产解套。

陆景点点烟灰,脸色浮现出坚毅的表情,道:“等商务-部的小组到柏林之后,我们在一起去和德意志银行财团的老克洛斯谈谈。”

陈笑小声问:“有把握吗?”

陆景摇摇头,“尝试着去谈吧。”他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和华能在这轮谈判中获利。但是,他对让德国政府解除制裁中国光伏产业这件事有了一点新的想法。

陈笑精致的头颅微点,鼓励道:“我相信你可以处理好。”

陆景笑了笑,关了和陈笑、苏晓玉的视频,吸着烟,拿起书桌上的电话给大哥打了一个电话。

柏斯和京城是在同一个时区,那边正是晚上。

墨静雯挂了杨显从江州打来的电话,笑孜孜的起身去卧室里找陆景。现在柏林时间是下午两点半。陆景前天一晚上没有睡,这两天中午都回睡一会午觉。

陆景的卧室是克洛斯提供的这栋森林别墅中的主卧室,位于别墅的南面。阳光极好,卧室自带的大阳台正对着如镜般澄澈的湖泊,风景优美。

距离她和小季工作的书房并不算远。穿过别墅中宽敞的客厅。再走过几个房间,就到了。带着典雅巴洛克风格的卧室中,此刻正充满了烟味。

墨静雯微微皱眉,捂着口鼻。卧室里空调打的很足。陆景正穿着睡衣在窗台下的沙发上通电话。陆景看到墨静雯在门口冒头,道:“占哥儿,我还有点事情要忙,下次再聊。”

电话里,正在鲁东徐城的占正方笑了起来。“行啊,你一向忙的很,我估摸着商务-部的小组去柏林后,你的电话就要忙起来。”说着,又压低声音问道:“小景,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陆景沉默了一会,轻声道:“占哥儿,不好说,总要试试。”占哥儿问的把握,和笑笑问他的把握不是一回事。关注的焦点不同。

“唉。是啊,我知道,我知道,我们尽力吧。”占哥儿感叹着挂了电话。

墨静雯让陆景穿好冬装,关了空调,打开卧室的窗户透气。听到陆景在卧室旁边的卫生间中洗漱,追寻着过去,笑着倚在门口,看陆景在洗漱台前刷牙,白腻的鹅蛋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陆景,你说我现在给那个什么伊丽莎白公主打个电话怎么样?”

陆景拿着水杯转过身,嘴角还有牙膏的泡沫,笑道:“静雯。不要那么无聊啊。要做一个有品位,有追求的人。”

“噗嗤!”墨静雯一下子笑喷,扶着门框道:“合着我笑话她还成了庸俗啊?我可没忘记她怎么嘲笑我们的。”

她今天穿着一袭青色的棉衣,系着围巾,身姿窈窕有致,带着轻熟美人的妩媚风情仿佛浸润到骨子里。美丽的如同一颗灿烂夺目的明珠。

陆景一边刷牙,一边笑道:“那倒不是,是我们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啊,调教小公主什么的,得等我们空闲了再说不是?”

墨静雯笑着点头,拿着毛巾用热水打湿,温柔的给陆景洗脸。她看烟姐这一路上经常这样亲昵的为陆景服务。陆景由着静雯,搂着她的细腰。

墨静雯若水晶漂亮的杏核眼看着陆景的脸庞,终究是情难自禁,踮起脚尖,娇艳嘴唇轻轻的吻上陆景的嘴唇。

陆景让杨显通过飞利浦的渠道投诉伊丽莎白,令伊丽莎白吃了个瘪。这个主意她可没想到,私下里聊天时,小季都快对陆景崇拜的要死。

她喜欢陆景的温柔、智慧、细腻的心思、给她厚重、安心的感觉。情热如火。许久之后,墨静雯依偎在陆景怀里,俏脸妩媚,温声道:“陆景,你该刮胡子了。”

陆景笑着道:“正准备刮啊,可惜给你打断了。晚上商务-部的小组抵达柏林,我需要去大使馆露下面。”

墨静雯给陆景取笑的满脸绯红,轻轻的蹭着他的胸膛。

晚上8点许,大使官邸中,大使馆内的工作人员为国内来的商务-部考察小组设宴洗尘。这次商务-部的小组是打着考察的旗号来柏林。

酒宴后,陆景以和华财团的身份和副组长张副司长在大使馆的一间会客厅中密谈。这次商务-部的小组来柏林是和华主动邀请的结果。

张副司长笑着和陆景握手,“陆少,年轻有为啊。国内的光伏产业给欧盟委员会制裁利润大减。行业发展趋势受到抑制。这次多亏了和华公司牵线搭桥。”

陆景笑了笑,说:“和华代表不了整个光伏产业的同仁。牵线是应该做的。”

陆景身旁的墨静雯却是听的张副司长这话味道有点不对味,拿起茶杯慢慢的喝着茶。貌似,这几句,主从之分就定下来了。而和华是处于从属地位。

闲话了几句,陆景道:“张司长,我已经和德意志银行财团的阿尔贝托-克洛斯先生约好,明天上午在费舍尔大厦举行会谈。”

张副司长笑着点点头。和陆景说了几句话,送他离开。

第二天上午,陆景、张副司长一行与老克洛斯、克洛斯在柏林,亚历山大广场的商业区中费舍尔大厦顶层的办公室中正式谈判。谈判小组双方各出5人。再加上助理、顾问、翻译,小会议室中略显得有些拥挤。

因为是秘密会谈,并没有媒体记者关注。消息处在保密中。

克洛斯今天是作为德意志银行的代表出席。午餐休会时,和陆景在大厦的餐厅中坐下来边吃边闲聊。玻璃窗外,著名的亚历山大广场上行人稀少,带着午后的静谧。餐厅中氛围优雅。

“陆先生,我没想到你真的会邀请贵国的商务-部来和我们协商。”克洛斯吃着盘子里的牛排,苦笑着说道。

陆景这么做,实际上是废掉了德意志银行财团在与和华谈判中能使用的一颗重量级筹码。再联系陆景处理伊丽莎白搅局的手法,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强硬的人物。

他父亲前些天还评价他是个青年,而他对陆景的行为表示理解,这个评价现在看来是很可笑的。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处。

陆景笑了笑,“克洛斯先生,德意志银行财团与我国的征服部门商议所获得的利益会更大一些。我想,你们应该不会拒绝。”

克洛斯坦然的点头承认,道:“是的,我们并不拒绝。”这是显然的事情。和华只能代表碧湖薄膜一家企业谈判,而张副司长可以代表整个中国的光伏企业谈判。这其中的区别、利润,是个商人都明白。

会议一直持续了两天,然后双方一致决定停止4天的时间。双方矛盾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第一,商务-部的小组担忧德意志银行财团是否有能力可以游说德国政府放开限制。因而,对德意志银行财团提出的条件有所顾虑。

第二,双方在最终出让多少利益上有分歧。当前欧盟征收总计约47.7%的关税。这极大的损伤了整个光伏制造行业的利润。光伏电站主要集中在全球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而德意志银行财团希望光伏企业能够让出25%左右的利润。

第三,双方在以何种形式解开欧盟制裁上有分歧。中方希望以正式的会谈、文件来确认、对外公布。名不正,则言不顺。

而德意志银行财团希望绕开欧盟已经发布的规定,从其他方向来讨论降低关税的事宜。比如:在欧盟国家内制造的光伏产品可以降低税费。

谈判因此而陷入僵局到中。而此时也到了12月22日,马上就是德国的圣诞假期:12月24日中午放到12月26日。然后12月29日放到1月2日。

圣诞节在外国人的节日中和中国的春节差不多。谈判暂停很合理。但谈判进入僵局中也是双方的共识。

22日傍晚,在费舍尔大厦门口和谈判双方的人员道别后,陆景坐到车中,眉头微微皱起。从衣兜里拿出烟盒,掂出一颗烟,看到身边的墨静雯和小季,又放了下来。

墨静雯明媚的娇笑道:“陆景,你不许抽烟啊,到森林别墅里再抽。哦,我们放假吗?”她心情很好。德意志银行财团和商务-部的小组谈不拢,那只能与和华谈啊。

陆景脑子里在想事情,微微一怔,反问道:“放什么假?”

季婉彤看到陆景有些呆呆的样子,清秀柔美的笑起来,“陆哥,圣诞假啊。”

陆景“哦”了两声,说:“静雯,你处理吧。我们还要呆在柏林。”

墨静雯笑孜孜的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