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05章 大场面(续)

第1805章 大场面(续)

“墨姐…”小季感觉有点紧张,轻声喊身边的墨静雯。墨静雯摇摇头,轻轻的舒一口气。为眼前这个男人感到骄傲。

她父亲生前号称东南狼王,平常什么做派,她大致上见过,威风凛凛。可此刻,和陆景一一交谈的是欧洲的贵族呢。

心中,突然有些明悟:和华的世界级财团之路马上就要抵达终点了。大约应该是在击败亚太财团之后。

叶静雨倒是没觉得奇怪。她很早就出来创业,被誉为天才少女。在香港念完大学,加入和华后又经常在美国,深受自由主义思潮的影响。对所谓的贵族毫无感觉。

在现代社会,贵族,财力不足,政治影响力不足,就像陆景说的,吉祥物而已。不值得大惊小怪。陆景此刻挥洒自如,只怕和她的想法一样。贵族所能剩下的,只有礼仪、享乐、傲慢。其他乏善可陈。

当然,她得承认陆景此时的风采过人。不是谁都可以做得到这一点的:让贵族们排队上来打招呼。

“哼,不愧是本姑娘喜欢的人呢。”叶静雨心道。

高婉薇漆黑明亮的美眸看着陆景,俏脸上轻染着娇红,心里柔情蜜意在涌动。她知道,她大概又见证了一次陆景的“巅峰时刻”。

眼前的这二三十人,没有金顶俱乐部、大唐雨景那样众人一起举杯、一起鼓掌的震撼,但在德国、欧洲都很有影响力的。她在苏黎世读书,对欧洲的一些大企业,都有些了解。

郑中杰这是突然醒悟:他那天提议向伊丽莎白公主道歉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压根没必要。

董浩歌和董京两人都是感慨一声长叹。董家几代人都想要进入欧洲上流社会,这个场面不就是?陆景轻而易举的办到了。还是别人来“求”着他加入。

十名贵族之后,随后是德国财团的各大家族:布莱尼克梅耶尔、汉高、哈尼尔、保时捷、西门子、柯万特等。都是青年人。陆景在12月16日的酒会上基本都见过。

最后一名带着黑色礼貌的男子上前,三十多岁。鹰勾鼻子,笔挺的蓝色西装。老克洛斯笑着介绍道:“史蒂文-罗斯柴尔德。他常住在法兰克福。”

法兰克福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祖地。

“你好,陆少。很荣幸能在柏林见到你。”史蒂文-罗斯柴尔德向陆景躬身行礼。

这个举动让周围的贵族、财团继承人们大感诧异。这个礼节太高了。和华财团的慷慨、胆魄,让德国的上流社会对他颇为认同。想要这位不到三十岁的陆先生结交。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各大家族要“巴结”他。所以,今天来送行的基本都是各家族中的二代人物。既表达了善意,又态度矜持。嗯。这就是贵族范。

史蒂文-罗斯柴尔德心中哂笑。他2004年跟着伯父大卫-罗斯柴尔德去过京城。深知这位陆少在京城圈中的权势、能量。他委托过朋友,只是,可惜和陆少缘悭一面。

陆景笑了笑,打量着这个曾经号称世界第六帝国、大名鼎鼎的家族成员。04年的时候,裴吴越去听过大卫-罗斯柴尔德在央视上的一个对话节目。闲聊的时候。他听裴吴越提起国。

陆景和史蒂文-罗斯柴尔德他多说了几句话。别人抱着善意而来,陆景当然不会吝啬善意。结束和史蒂文的交谈后,对老克洛斯道:“克洛斯先生,谢谢大家来行,我想我该走了。”

“当然,时间差不多了。”老克洛斯笑着说。身边的人群缓缓的让开一条道路。

陆景看向身后的高婉薇。高婉薇白玉般精致的小脸上带着微红,有一点绯柔的妩媚,漆黑的美眸看着陆景,潜藏着她的情意。心中离别的情绪涌上来。

“薇薇,一路顺风!”婉薇从柏林机场转飞苏黎世。在苏黎世呆两天拜访朋友、同学,然后再回国。

“景哥,你也是。”

“保持联系。”

“嗯。”高婉薇清秀的笑一笑。挽着额前的秀发,温柔的说。

陆景笑一笑,当前一步,率领众人进入登机通道。高婉薇目送陆景一行进入登机通道。没多久,豪华的私人飞机开始滑行,准备起飞。

从柏林机场飞约旦首都安曼只需要4个小时。飞机进入云层后,开始平稳飞行。大家可以各自活动。

主乘客区,季婉彤的座位在陆景左侧,穿着陆景给她买铅蓝色夏奈尔冬装。秀雅、娇美的女郎。仰慕的看着陆景的脸庞,刚才在登机口那一幕让她很震动呢。而平安夜那边晚上给陆景叫起来与叶静雨、高婉薇并排在一起给他看。心中旖旎的情绪,这几天都没有消除。

小季汇报道:“陆哥。刚才史蒂文-罗斯柴尔德的助手留了一个联系电话给我。”

陆景微微点头,说:“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可以考虑与他们合作。”脑海里还想着科林-科菲的事情。科林-科菲在刚才已经提出了他的要求:入股丹尼尔汽车公司,陆景已经同意配售5%的股份给他。价值2000万美元。上市之后这部分股权还会升值。这是给他个人的回报。

墨静雯轻抿着座椅边茶几上的果汁,好奇的道:“陆景,罗斯柴尔德家族对你太礼遇了,只是他们为什么要交好你呢?”

陆景手指点点额头,收回思绪,他现在心情不错,开玩笑道:“静雯,我长得帅啊。”

这话说的众人都笑起来。墨静雯明媚的嗔陆景一眼。烟诗凝娇柔的轻笑,说:“瞎扯。”陆景和帅不沾边呢。

陆景道:“罗斯柴尔德家族在错失美国崛起的发展机会之后,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实力大幅衰退。他们现在力争把握中国崛起的机会。交好我是很正常的事情。1月份被银监会批准进入中国开设私人银行。”

洛希尔金融集团在全球银行、基金的排名排不进前50。2006年,根据外界预估,管理的资产大约在1000亿欧元左右。对一家银行而言,这个数据是相当惨淡的。根据财富杂志的数据,2006年世界500强第337位的中国农业银行,资产为5911.865亿美元,折合约5400亿欧元。

对比一下,就知道现在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全球金融圈中所处的层次。大约是第三等级银行中偏上的水准。

《货币战争》向公众描摹一个强大到令人颤抖的罗氏金融帝国。但现在,他们已经没落。有人深信罗斯柴尔德家族有隐藏的财富,比如他们到现在还拥有著名的拉菲酒庄。但这只是对一个没落王者的美好祝愿。

没有如何财富可以脱离市场而存在。最富有的公司一定是市场上最强大的公司。所以,隐世的超级财团是不存在的。

以罗斯柴尔德家族为例: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欧洲叱咤风云的年代,当时奥地利是欧洲的强国,而罗斯柴尔德家族是奥地利首相的座上宾。

陆景的解释很有说服力。在2006年,全球的经济人物们已经关注到了中国、中国市场。这将会是战后日本、亚洲四小龙之后,远东地区又一个经济增长的新兴市场。许多跨国公司都来中国分一杯羹,享受中国经济增长的成果。

大家说说笑笑的聊着,到了晚饭时间。此时柏林已经在地图上,大家的目的地是安曼。

荷兰,阿姆斯特丹王宫。精美的宫殿中,哈利-伯纳德正在和伊丽莎白公主聊天。下午茶时间刚过,六点的晚餐时间还有一会。

身处在充满了17世纪风格的宫殿房间中,哈利-伯纳德欣赏精致的如同电影中精灵的公主,目眩神迷,要不是受不了王室规矩的约束,他真的很想娶伊丽莎白为妻。

“伊丽莎白,虽说德意志银行财团等一致同意推动德国政府放开对中国光伏产业的制裁,但我保证陆的想法不会得逞。还有欧盟委员会。”

伊丽莎白优雅的微微欠身致谢:“哈利,谢谢。其实,不用了。”她知道陆景放出200亿美元资产的“大招”,再阻止就是和德国众多财团为敌。她还没有那个份量。至于,还吹牛的哈利-伯纳德的话,她也就听听。

她对付陆景另有计划。她的智囊向她提出的建议:透露被迫离开柏林的原因。现在,欧洲上流社会中已经有不欢迎陆景的声音:一个中国人,迫使一位王室公主大失颜面的中止行程离开柏林。这是很令人讨厌的行为。

哈利-伯纳德微微一笑,说:“伊丽莎白,没事的。我保证他没机会…,呃,抱歉,我看个短信。”哈利-伯纳德的手机短信响了一声。拿起来看了看,脸色大变。

伊丽莎白好奇的眨眨大眼睛。涉及个人隐私,她一般不问。

哈利-伯纳收起手机,抿抿嘴,不满的道:“伊丽莎白,刚刚陆离开柏林,霍芬索伦等家族去机场送行。”

他不喜欢陆景收到礼遇。霍芬索伦家族曾经是德国的皇室。在欧洲贵族圈中很有影响力。

“啊…”伊丽莎白轻轻的惊呼一声,气的口中银牙暗咬。她刚才还得意陆景被她软刀子“杀伤”,没想到立刻便被德国的贵族圈“打脸”、她一个公主的影响力怎么可能有霍芬索伦家族大?

这让她内心很有挫折感,又气得难受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