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06章 安曼婚礼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806章 安曼婚礼

四四方方的校园建筑在视野里尽情的铺展开。,金红色天空尽情的铺展。重回苏黎世理工大学,高婉薇在她曾经租住的房间阳台上眺望着校园。

傍晚的风吹拂着她的秀发,落在精致细腻的脸蛋上。高婉薇轻捋着脸上的秀发,回头看清静、幽雅、整洁的房间,黄昏的时分,房间里洒满了淡金色的光彩。

这是一间单人间,一室一厅。房间门外,安静的站着一位不起眼的女保镖。是陆景让烟诗凝给她安排的。等她到了苏黎世才知道有人暗中保护。她听说过黄紫琪在伦敦差点给绑架的事情。

被呵护的感动在心中涌起、激荡,久久无法平息。高婉薇拿出手机,写了一条短信,想了想,又娇羞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景哥,我想你了。

高婉薇给黎倾城打了个电话,倾城的作息时间,一般要到晚上转点才睡觉,她心中的情感想要找好友倾述。

“呀,薇薇姐,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你不是在柏林陪景哥吗?咯咯…”电话里传来黎倾城促狭的娇笑声。

“我在苏黎世呢。倾城,京城都十二点了吧?”高婉薇回到房间中,坐在木椅上,红着俏脸辩解。

“对呀,我还在白雁苏飞玩。”黎倾城说道,电话中的杂音消失。说笑着,高婉薇吞吞吐吐的给黎倾城说着昨天下午的情形。黎倾城道:“薇薇姐,你真逊哦。要是我,我就直接吻景哥。”

“去。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疯啊。”高婉薇娇嗔。黎倾城在京城里的形象是高傲冷艳。私下里,和她相处时。再能见到这妮子的真面目。

黎倾城咯咯娇笑。

两个女孩在夜色中说着闺蜜的话题。

约旦是中东的小国,位于亚洲西部、阿拉伯半岛的西北部。在伊斯兰国家中相对开放。国内政治经济文化相对稳定。民众较为富裕,是著名的旅游国家。

约旦的首都安曼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山城,气候宜人,景色秀丽。是中近东地区一个重要商业中心、金融中心和交通中心。不少西方公司将中东总部设在这里。

安曼集中了约旦大部分工业,有食品、纺织品、纸制品、塑料制品、铝制器皿、水泥、制瓦等工厂。纵贯全国的南北走向铁路从这里经过。城西有现代化公路通往耶路撒冷。

迪拜公主戴安娜与约旦王子萨利-阿卜杜拉的婚礼在2007年1月1日举行。陆景一行抵达安曼之后被安排住在马茵温泉的四星级酒店中。马茵温泉在罗马时代就是疗养胜地。

吃过晚饭后,陆景在酒店豪华套房的窗口居高临下的看着安曼这座城市。一栋栋方正的建筑建设在山头之上,有着传统与现代风格融为一体的感受。

“总体来说,比欧洲的城市还是要差很多。”

听陆景这么评价,只穿着毛衣的墨静雯笑道:“那是啊。哦。陆景,回国之后,我打算休假一段时间。”她可不是雨绮姐,最后累的自己得了胃癌。好在治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陆景走到墨静雯身边,捧着她明艳的脸蛋,轻轻的吻了一口,“好啊。只是,我会不大习惯的。”

墨静雯笑一笑,依偎在陆景怀中。说:“我总得回去陪我妈啊,不能一年都不陪她几天呢。”

陆景温柔的抚摸着静雯的长发,享受着两人在一起的时光。陆景想起父亲、母亲、大哥。父亲的身体最近一两年越发的不行了。这时,陆景的手机响起来。

墨静雯伸手从陆景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安曼冬季比柏林暖和多了。穿一件毛衣就可以,只是昼夜温差大,到了晚上还是得穿大衣。她看看号码。嘴角浮起一抹微笑,“李菲菲的电话。陆景。我回房间了。”

大家被安排住在四星级酒店圣乔治酒店的20层。每人一间独立的房间。20层的安保工作由烟姐带人和约旦王室协商处理。

东南亚地区其他来访的宾客、迪拜钻石集团的宾客也住在这栋酒店中:第四石油的副总傅婕、新加坡李氏的继承人李义济等人,萨利-穆罕默德。纳赛尔、迪拜le集团总经理熊玉娇等人。今天中午大家还一起聚餐了。

陆景笑着点点头,接通了电话,目送静雯离开,温声道:“菲菲!”自他11月从京城出发,临别的前夕,菲菲将她的第一次给他,现在已经有2个月没和菲菲见面。思念,从心底涌起。

“是我啊。”电话里,李菲菲笑着道,“没打扰你吧?”

陆景就笑,“我哪有那么忙?菲菲,怎么还没睡?京城那边都要…”陆景看看表,安曼晚上八点,京城那里已经是凌晨2点了。

“睡不着啊,醒来给你打电话。”李菲菲轻笑着,压低声音问道:“陆景,局势是不是要变化了?”

陆景反应过来,问道:“张副司长他们抵达京城了?”

李菲菲道:“是啊,你在德国做的功绩已经传出来了。呵,那些造你谣言的人被批评了。”

菲菲的用词很隐晦,陆景却是听得明白,笑道:“菲菲,那你就为我兴奋的睡不着啊。”

“才没有啊。”李菲菲躺在**,娇嗔着分辨。她可不想陆景太得意。

说笑着,时间过得飞快。电话一直连通,直到陆景听到李菲菲熟睡的呼吸声,才笑一笑,挂断了电话。

真有点想马上回到京城。只是,在安曼参加完戴安娜的婚礼之后,他还得去一趟汉城。李慕清的预产期在这几天。她在汉城待产。

1月1日,盛大的婚礼在约旦首都安曼安曼国王宫中举行。虽说约旦王子萨利-阿卜杜拉不是王储,戴安娜公主也没有继承权,但来道贺的宾客俱是一时之选。

有各国的政府高官,中东各国的王室、财团中人,银行家、企业高管,亲朋好友等等。

盛大的婚礼仪式之后,下午时分,安曼王室在国王宫的宴会厅中设酒宴招待来道贺的宾客。

约旦是伊斯兰国家,贝都因人禁止饮酒。参加酒宴的基本都是来自全球各地的宾客。

金碧辉煌,气势恢弘的宴会厅中充满了喜庆的气氛。宾客谈笑,觥筹交错。陆景和相熟的李义济、纳赛尔、哈希姆、萨利-穆罕默德、拉希德王子聊着天:

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就在前天12月30日给绞死。这位中东政治强人的一生令人唏嘘。

随着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结束,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子虚乌有。美国人正在迅速的消耗其在阿拉伯世界的信用。驻伊美军在2007年是留还是走,依旧成疑。

正聊着,意气风发的雷纳德-洛克菲勒、罗德斯走过来。李义济、纳赛尔、哈希姆、萨利-穆罕默德、拉希德纷纷打着招呼,“洛克菲勒先生。”

雷纳德-洛克菲勒在洛克菲勒家族中上升的势头非常明显,他的影响力与日俱增。

众人又和罗德斯打招呼。戴比尔斯的股东,负责人,钻石联盟的成员。他们这些中东的土豪自然都认识。

雷纳德笑着和陆景碰碰酒杯,微微的一声脆响,“陆,好久不见。今年你没有去棕榈滩度假?”

陆景笑道:“在德国忙事情。”

“我听哈利-伯纳德说了。”雷纳德哈哈一笑,拍拍陆景的肩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是好朋友。

而纳赛尔等人亲眼见证去年9月份时在迪拜的酒宴上,雷纳德是怎么敲打陆景的。而且,现在亚太财团、三井、住友、花期、汇丰、渣打银行与和华财团在黄海较量,背后很难说没有雷纳德的影子。

陆景笑一笑,没说话。

雷纳德指了指罗德斯,说:“陆,我听罗德斯说最近和华在约翰内斯堡很抢了几笔戴比尔斯的生意。有没有兴趣促成罗德斯先生和你的手下见面聊聊合作。”

戴比尔斯的总部就在南非约翰内斯堡。

罗德斯笑着敬陆景的酒,“陆先生,拜托了。”雷纳德的姿态可以高于陆景,但是他不能,这位陆先生是个狠人。他不想无缘无故的得罪他。戴安娜的前面首米奇-夏就是陆景派人在非洲一枪给崩了。

陆景摇摇酒杯,却是不接这个话题,说:“再看吧。”董冰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干的很出色,和戴比尔斯的冲突,他大约有点印象。静雯现在不在他身边。她们几个女孩子在酒会中自己聚到一边说话去了。陆景现在无法知道详细的情况。但是,他没有和戴比尔斯和谈的意思。和华去南非设立分公司,就是要扩大在钻石行业的话语权的。

罗德斯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很是尴尬。

纳赛尔,李义济等人一脸的诧异,搞不得陆景此时的态度、意图。貌似,他并不怎么卖雷纳德-洛克菲勒的帐。众人心中思索自己的算盘。

雷纳德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陆景这是不给他面子。抿着红酒,说:“陆,既然你不愿意就算了。”

顿了顿,雷纳德道:“我和竹下会长在那边聊天。陆,有兴趣过去聊聊吗?”

“行啊。”陆景笑笑,答应下来。他并不畏惧这样的当面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