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07章 交锋

第1807章 交锋

雷纳德与竹下修一交谈的位置在酒会大厅的左侧,位于一根华丽的廊柱边。

陆景发现有不少熟人:竹下修一、吉永宏树、松阪士夫、艾德蒙-阿伯特、花期银行的董事尼古拉斯-贾尔斯、汇丰银行的董事谢尔维、查尔斯-沃伦、爱德华、埃罗莎的普利策、汉克-卡尔、瑞利-雪莱、布鲁斯-卡地亚。

基本上是钻石联盟的成员加亚太财团的盟友大集合。

看到陆景走近,头发稀疏的普利策得意的举起酒杯,“查尔斯,5000欧元。”

他刚和查尔斯-沃伦打了一个赌,就赌雷纳德能不能把陆景请过来。他打赌雷纳德能把陆景请过来。果不其然。

“我不会赖账。”查尔斯-沃伦类似于憨豆先生的面孔上浮起苦笑,他以为陆景在当前处在劣势的情况下,大概不会过来。

“嗨,陆,陆先生…”众人的招呼声响起。不管,私下里斗的怎么样,在今天戴安娜的婚礼上,大家表面的交情需要维持一二。

陆景一一和众人打着招呼。

雷纳德、罗德斯和众人打过招呼,视线落在陆景和竹下修一身上。众人都想看看这两位见面之后能否擦出“火花”。

竹下修一穿着一套青色的西装,气质儒雅,笑着道:“陆景,你前段时间在德国?听说搞出了很大的动静。”

陆景微征,有点明白过了:竹下修一还没接到德国方面的确切消息,大概和雷纳德一样,只留意到和华在出售碧湖薄膜的资产,具体手法恐怕还没有了解到。这才几天的功夫?

陆景笑一笑,说:“光伏产业的前景还是挺不错的。”

竹下修一点点头,

见场面有些云淡风轻,雷纳德心中有点不快,陆景并没有受到他想象中的刁难,摇摇酒杯。说:“竹下会长,陆,你们俩的较量有段时间了,有没有兴趣就此罢手。我可以给你们做一个中间人。”

众人都笑起来。笑声中潜藏的些许恶意。雷纳德这个建议无疑是要陆景就此认输。因为,陆景正处在较量的劣势中。

竹下修一微微一笑,从容自信,说:“雷纳德,我和陆景较量到这个份上。还怎么和解?正是一鼓作气的时候。”

雷纳德抿着红酒,笑着看向陆景。眼神中闪过一丝嘲弄。随着他在洛克菲勒家族地位的提升,以及影响力的增强,他越来越难以忍受陆景的“叛逆”。他希望这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顺从的为他所用。

陆景言简意赅的道:“我同意竹下会长的意见。”

竹下修一和陆景看似都没有给雷纳德面子,但实际上,雷纳德的声望并无损伤,反倒让众人直观的感受到他拥有调停的实力。

人群中微微几声轻笑。很是不屑。陆景不同意又能有什么办法?陆景在这个圈子中的敌人不少。

雷纳德心情不错,装模作样的轻叹口气,举杯道:“大家一起喝一杯吧,下一次这么愉快的聚在一起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这是一句实话。难得戴安娜结婚。她是钻石联盟的成员。再加上迪拜王室的关系,所以,亚太地区的资本大佬们都来了今天这个酒会。

众人一起微笑着举杯。气氛热烈。

陆景微微的抿了一口红酒,就准备告辞,对一脸淡笑的竹下修一道:“竹下会长,历史上的财阀、政治上的较量都是夜长梦多,枝节横生。貌似竹下会长对此并不太担心。”

竹下修一看了陆景一眼,轻笑道:“我只有四个字来应对变化:持之以恒。”

陆景笑一笑,说:“竹下会长,我到德国去并不是找接盘侠。而是。我打算让碧湖薄膜在德国三大证券交易所上市,初步拟定公司股票全流通。消息这两天应该会公布出来。”

说着,摇摇酒杯,从容离开。

竹下修一脸色微变。看着陆景离开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沉吟了一会,招招手让吉永宏树过来,低声和他交流了几句。吉永宏树脚步匆匆的离开了安曼国王宫。

以竹下修一对陆景的了解而言,陆景不会瞎说。但他还时要确认一下。一旦碧湖薄膜传去要在德国上市的消息。毫无疑问,碧湖薄膜的债权、股票就值得持有,价值大增。那么,他即便赢得了CSA银团要求黄海联合创意集团偿还债务的官司,只怕事情也会发生变故。

竹下修一看了一眼正在谈笑正欢的“朋友们”, 心中莫名的有些烦躁。

下午的婚礼酒会结束,陆景一行返回圣乔治酒店,准备离开安曼前往汉城。

晚上参加了纳赛尔组织的一个聚会后,陆景和傅婕一起坐车返回圣乔治酒店20层。傅婕也住在20层中。第四石油与和华财团的关系又不是秘密。

傅婕换下了下午时令人惊艳的晚礼服,穿着暗红色职场西装外套,黑色的长裤。带着金丝无框眼镜,素雅明净的成熟女人,平添着几分知性的风采。坐在防弹的商务奔驰车中,傅婕看着身边的陆景,笑着道:“又是连夜离开,你不怕别人说你怕了啊?”

陆景笑起来,“人言可畏,但是到我这儿并不大管用。”傅婕说的是一年前,他连夜从迪拜返回京城的事情。他当回事回京城是要接从黄海返回的妻子卫婉仪。结果,在迪拜这边传成了他害怕戴安娜连夜逃离迪拜。

傅婕就笑起来,精致的镶钻弯月耳坠晃动着,流露出几许熟妇的妩媚。

安曼并不大,陆景和傅婕闲话几句就到了圣乔治酒店。陆景住在2015号房间,正是20层的正中位置。陆景邀请傅婕到他房间里小坐。才聊了几分钟,两人都有些意犹未尽。在仰光、在新加坡,陆景和傅婕可是配合默契。

傅婕去客厅角落的小酒吧中找出了半瓶红酒,拿了两个高脚玻璃杯,倒了两杯红酒,回到落地窗前,递给陆景一杯,娴雅的轻笑道:“陆景。为你在德国精彩的表现干杯。”

她下午在婚礼酒宴上和墨静雯、季婉彤聊了一会,知道陆景离开柏林时,德国的一众贵族和财团众人到机场送行。可惜,她没有亲眼见证陆景这一巅峰时刻。

淡淡的幽香传来。陆景欣赏眼前明艳照人的美妇。精致秀美的脸蛋,修长清瘦的身姿,婀娜多姿,曲线动人。卸下女强人的面具后,气质娴雅。微笑道:“傅婕。谢谢。”

傅婕笑一笑,坐在陆景对面,抿着红酒,和陆景说起黄海较量的事情,听陆景说完碧湖薄膜要在德国上市的事情,抚掌轻笑,“果然和我猜的一样,汤开复是诱饵。”

陆景讶然的看着眼前的风采过人的美人,点点头,承认傅婕的猜测。品了一口红酒。低声说:“好像,我心理挺黑暗的。汤开复视我为救命稻草,我将他当诱饵。”

傅婕不赞同陆景的话,秀眸看着陆景的眼睛,说:“这有什么?哪有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没有牺牲的?你以后再扶持汤开复的生意就好。陆景,你的心态不对。慈不掌兵。”

陆景笑着摇摇头,说:“我知道。不过,我也得有底线。后面我会帮汤开复拿回一部分资产。只是,在当时的情况下确实无法将我的计划告诉他。”

傅婕是地地道道的女强人,杀伐果断。位居第四石油副总,新加坡分公司的董事长。或许,到傅婕这个位置才能理解他用汤开复当“诱饵”的想法。其实,和华在9月份真要救汤开复。怎么可能救不了?但是,总归要给亚太财团一个切入点。

傅婕笑一笑,说:“陆景,你的信誉可是金字招牌,我相信你啊。哦,最近和白露有联系吗?你想好她明年年中回京城之后做什么了吗?她的才华不应该被埋没啊。你搞的那个四大名媛。基本上算是垮台了吧?”

从傅婕的前夫洛家那儿算,风白露要叫傅婕一声傅姨。风家和洛家是世交。但,傅婕和风白露更是好友。

陆景笑道:“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傅婕的能力很强,眼光一流,不负她的“北傅”之名。

傅婕笑着白陆景一眼,“这有什么难理解的吗?”白唯退出京城四大名媛的事情,京城中人皆尽知。而一旦陆景此次获胜,苏琳绝对在京城中待不下去。甚至,高婉薇、黎倾城两人也有退出的可能。高家和黎家在黄海的表现可是令人诟病,他们基本已经倒向亚太财团。基于此,四大名媛的头衔自然是要作废。

陆景就笑,“或许过几天,我要准备恭喜你升职了。”

傅婕听得懂陆景的潜台词,笑说:“再说吧,我在新加坡干的挺顺手的。位置不好的话,我不大想离开。”

陆景笑着点点头,和傅婕碰了碰酒杯,说:“我圣诞节的时候在柏林和白露通过电话。白露去哪里这事我要尊重她的想法。当然,我个人倾向于她去欧洲负责和华的事务。”他对风白露的才华自然有清醒的认识。

“那就行。”

说说笑笑,时间过的飞快。期间,烟诗凝还进来聊了一会,汇报离开的准备工作,他们是连夜走。傅婕的酒意慢慢的涌上来,白皙如玉的脸蛋上娇艳的绯红色让她明艳照人,有着动人的熟妇风韵。

陆景心中被这美丽的熟妇风情撩动,说:“傅婕,你有没有考虑找个人嫁掉?”

傅婕愣了下,秀眸娇嗔的看着陆景,“我都36岁了,还能美丽几年?找那些烦恼干什么。”纤柔的玉手优雅的举起酒杯和陆景轻碰,酒杯中的红酒荡漾着,仿佛她此刻心里的波澜,“好了,祝你今晚一路顺风。”

陆景点点头,喝着红酒。(。)

PS:??今天状态不好,就一更。见谅。

晚上吃饭,喉咙卡了一根鱼刺,明天去医院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