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13章 世界级财团的特征

第1813章 世界级财团的特征

1月15日,周一。汉城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安氏集团旗下的一只优质基金在股市遭到阻击,在三天的时间里跌得非常惨。

一时间,市场疑云密布。然而,直到内情的人却是知道,动手的是三星财团旗下的金融操盘手。

这个消息也在4个小时后传到了安氏集团的掌舵人安允石的耳中。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问前来向他汇报情况的儿子安钟赫:“钟赫,你觉得这是什么情况?”

安钟赫摇摇头,“爸,这件事有点奇怪。我们和三星财团在股市、期货市场上有交手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这次大跌8%看起来来势汹汹。”

这正是安允石心中的疑惑,想了想,说:“我们和三星交手不是一天两天,他们这些年虽说在手机业务上获利颇丰,但要让我们伤筋动骨也不可能。哦,我听说陆先生前些天在汉城的时候,去拜访过李健熙。据说两人聊了四个小时。你打听下陆先生和李健熙谈了什么。”

安钟赫皱着眉头答应下来,离开了父亲的房间。现在也只能这样:以不变应万变,镇之以静。

相比于安钟赫对突然阻击的一头雾水,刚从美国回来的李在榕知道的消息就要多得多,但是,他也没搞明白白父亲怎么突然下达了阻击安氏集团的指令。

汉南洞承智园,李在镕汇报完工作上的事情后,已经是晚饭的时间,李健熙问了儿子一句有没有事情?得知他没事后,留儿子一起吃晚饭。

半个小时之后,李怡馨从三星总部下班回来,正好赶上晚餐的时间。洗过手,笑吟吟的坐在餐桌边。眉眼间很有女人的风情,她最近和裴仁成爱情甜蜜着,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小菜。说道:“哥,你从美国回来了,和高通谈的怎么样?”

李在镕扶了扶眼镜,“效果还不错。但是,高通直言他们在配合安卓公司(android)研发芯片,暂时不考虑与我们联合。”

在手机芯片技术领域来说,高通无疑是NO.1。三星、AMD技术都差一些。台湾的MTK只能做中下游芯片。

李怡馨道:“艾西,那景华还真的要风光一年半啊!”安卓公司的手机操作系统要在今年7月份发布。而景华的S7在2006年1月份就发布了。S7的吸金能力堪比印钞机。

李健熙面部表情的着看着儿子和小女儿说话,微微有些柔和。如果熟悉李会长的金佑荣在这里,就能知道李会长心情很不错。

吃过饭,在休息室中闲话消食。李健熙的行程比较忙,李在镕没有拐弯抹角,直接的问道:“爸,我们为什么要对安氏集团出手呢?”

韩国的财团都是老冤家、老对手。反正谁也玩不死谁。斗一斗,基本就是解闷。父亲的举动,却是貌似要下“死手”的样子。

李健熙缓缓的道:“陆景那天来和我聊天的事情,怡馨知道。”

李怡馨娇嗔的插话道:“爸。我可不知道你和陆景谈了什么啊!”虽说,她已经是三星的继承人,但是陆景和父亲密谈,她没有资格在场。

李健熙微微笑了笑,他还是很宠这个小女儿的,她最近在商业上的表现让他很满意,对李在镕说:“两个原因。第一,今年是韩国总统大选年。韩国的几大财阀在和华银行(韩国)公司的扩展上十分默契,这会遭到政坛上的忌惮。我们需要‘内斗’让那些人放心。

第二,陆景希望将安氏集团踢出局。我也希望。作为韩国第一大财团。我们在和华银行(韩国)的占比竟然只有12%,这不符合我们的地位。”

说到这里,李在镕有点明白了,捧着茶杯轻轻的点头。“是因为安氏集团曾经在收购中倒向花期银行的原因吧?”

李怡馨“啊”了一声,嘀咕道:“陆景这么小心眼啊!”在和华银行收购韩国第一银行的时候,花期银行曾经插手,安氏集团本就是花期银行的棋子,当时,态度暧-昧。

李怡馨心里又想道:“哦。别看陆景总是笑呵呵的,原来他挺恐怖的,一言定生死。得罪不起呢。”诸如:笑面虎,诡计多端,心机深沉等等负面形容词在纯真的李小姐心中转了一圈,最终决定还是用一个稍微正面的词语来定位她的朋友:明白人。

李在镕却是看到另外的地方,“爸,和华财团和亚太财团在黄海势均力敌,陆景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清洗安氏集团?”

他有两个担忧:第一,能否顺利的击溃安氏集团,貌似,这有点难度。

第二,和华财团与亚太财团的角力,胜负未分,三星加入其中,如果和华落败,三星的处境只怕有点不妙。

李健熙满意的笑了笑,慢慢的道:“现代会在暗中出手。和华清理安氏集团是要‘敲打’花期银行和AIG,准备收购现代财团出售给AIG的三家金融企业,这是郑梦先执着的东西。此前,陆景和雷纳德-洛克菲勒谈崩了。”

“至于我们在和华财团与亚太财团较量中的立场,依旧没变,是中立态度。日系财团在韩国的影响力没那么大。”

得益于韩国民众的国民情绪,日本的产品在韩国买得并不是特别好。从李健熙的角度来看,他没有必要害怕亚太财团在事后对三星的围堵。

“反而,在我看来,亚太财团的处境有点不妙。黄海的局势…,德国政府有很大的概率批准解除对中国光伏产业的制裁。陆景亲口告诉我,和华为此花了200亿美元。在榕,怡馨,你们觉得呢?”

李在镕熟读历史,对权谋有相当程度的理解,点了点头。从这个判断上,就可以看得出他和父亲的差距。他还无法得出结论:亚太财团的处境不大好。

难得父亲长篇大论的解释,李怡馨这时算是听明白,想了想,说:“爸,可是和华卷入到全球各国的政治衡量中,这对他们在全球的发展不是好事。陆景的目光怎么会这么短浅呢?”

李健熙摆摆手,“怡馨,不能说陆景没有看到这方面的风险。和华唯有先度过他们目前的难关,才有机会去想未来。和华这次的对手份量很重。”

李怡馨明白了,陆景再怎么会巧妙的腾挪转移,这次是给逼的墙角里了,不得不出此下策:让和华财团的资本带上一定的政治属性。

李健熙见女儿一副恍然的样子,又笑起来,说:“怡馨,不要为你的朋友感到无奈。事实上,这正说明,和华已经具备世界级财团的特征。”

说着,轻轻的叹口气,“没有国家力量的支持,哪里可能有世界级财团?”

三星是没有机会成为世界级财团的。因为,三星在世界经济、国际局势中的影响力很小。这是受制于韩国的国力。韩国在全球算是发达国家,但话语权很小。

“噢…”李怡馨素手轻轻的掩住嘴。

李在镕笑一笑,这个道理,他早知道。所以,他才希望三星保持中立。当然,如果事情的走势如同父亲的判断那样,三星理当提前捞一笔好处。

恐怕,没有人会想到陆景竟然会在局势还没有明朗的时候,在“棋盘”的边角反击一手:清洗安氏集团。

东京,银座区。天骄基金的总部天骄大楼中。

竹下修一飞快的处理着手中个事务。他作为亚太财团的领导者,每天的事务不少。去安曼参加戴安娜公主的婚礼度假回来,就有些忙碌。

门外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竹下修一抬头看了一眼,说:“吉永君,先坐一会。我把这封邮件回完。”

吉永宏树点点头,坐在待客区的沙发上,看东京钢筋高楼林立的风景。心中焦急的情绪缓下来。

二十分钟后,竹下修一从办公桌后出来,走到闲适的待客沙发区,递了一支烟给吉永宏树:坐下来道:“吉永君,情况怎么样?”

吉永宏树在元旦的时候从安曼直接去了柏林,打听第一手的消息。竹下修一对雷纳德-洛克菲勒的承诺并不放心。

雷纳德-洛克菲勒这个人,说的好听一点,叫做好高骛远,不好听一点,叫做眼高手低。因而,他在35岁时还在安迪-摩根的圈子中混,37岁时一事无成。

雷纳德之所以在最近的崛起、蹿红,根本原因在于他在石油、原油期货、钻石领域和陆景的合作愉快。再加上丹尼尔-沃伦失势后为他提供的一些优质并购资产。

吉永宏树俊脸上有些倦色,胡茬有点深,“竹下君,我们恐怕很难阻止和华的意图。他们与德意志银行财团达成了约200亿美元的交易。德国各大家族、财阀都有参与。碧湖薄膜前往德国上市是100%确定的事情。

而德国政府放开对中国光伏产品的限制,有80%的概率会通过。区别只在于通过的行驶和方法。毕竟,德国和法国同为欧盟的领导国,德国需要和法国协商。”

竹下修一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是熟读二十四史的人,商务-部小组和德国政府正式展开贸易谈判,他就已经感觉到形势不大妙。

但竹下修一并非一个可以轻易认输的人,吸着烟,想了想,道:“吉永君,我打算再和苏威见面聊一聊。另外,我们也要做些准备。损失尽量由三井来承担。”

“哟西。”吉永宏树眼中精光一闪,神色放松下来。这是个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