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14章 闻到味

第1814章 闻到味

航班从东京飞往黄海。机窗外白云如棉。头等舱中,环境舒适。外形英俊的松阪士夫不时的吸引到空姐的目光。

看着不断的向会长请教问题的松阪士夫,深田哲二心中冷笑涟涟。以这一位的智商和对竹下会长的崇拜,大概是很难发现亚太财团的小动作。

随着中国与德国就光伏产业的谈判不断的进展,现在黄海的局势有些微妙。然而,亚太财团即便失败,也已经找好退路。

1月中旬,黄海下了一场小雨,青色的马路上浸润着雨滴,冬寒阵阵。街道里行人都是裹着冬衣。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中,高婉薇正陪着唐诗经、崔横波、方破虏、崔瀚从香樟树餐厅去云岛。

“破虏、刚过去的是亚太财团的车吧?这些人又来了。”崔横波哼了一声,问道。

“嗯。”方破虏点点头,他本就是在黄海这地界混,对比较出名的车牌、车型都有相当的记忆。

唐诗经温婉的笑一笑,成熟的女人风情流溢,“好啦,横波,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吴越,没告诉你柏林那边谈判很顺利吗?”

崔横波眼睛珠子转着,“哦,诗经姐,你是说他们那些日本人已经处在下风了?”

“这谁说的准?形势,千变万化。”唐诗经微笑看向坐在她对面的高婉薇:“所以,薇薇,你要回黄海工作的想法不一定能实现。”

高婉薇1月5日就从苏黎世回国了,一直呆在黄海。如果景哥被打倒,她呆在京城也没有意义,迟早是要给人赶回来。她索性便没回京城。

然而,她的信息量、渠道没有唐诗经多,只知道柏林那边还在就光伏产业谈判,这时才知道亚太财团略微处在下风。两者之间似乎有某种牵扯。她脑海里响起前些天得到的消息,京城那边都在流传苏家貌似受到了批评。

高婉薇清秀的容颜上浮起一抹微笑,说:“诗经姐。黄海这里的风景比京城好,我还是愿意回黄海呢。”

唐诗经轻笑,“行啊。你回头和陆景谈一谈。”聪明的她已经看出了一点什么。

在云岛喝过下午茶后,高婉薇一行才告辞离开。正准备回湖海山色别墅区时,在车中接到了三伯高俊耀的电话,“薇薇,最近有和陆景聊天吗?”

高婉薇刚从唐诗经那儿得知了消息,这会一听三伯的话风就知道他的想法。看来,高、崔、黎、齐四家现在有点慌了,想了想,说:“三伯,我对情况不了解啊。还是等等吧。”

高俊耀知道侄女的意思,琢磨了一会。也是,现在两头倒已经没有安全可言,还是尽量的等等看。毕竟,局势还没有明朗。

电话里谈了约半个小时,高俊耀还是希望高婉薇去一趟柏林。挂了电话。回到湖海山色19号别墅中,高婉薇坐在客厅窗户边的米色沙发上发呆。奢华的客厅中时间静静的流走,天渐渐的黑下来。

她想起在柏林时,景哥想吻她最终却没有吻的情形。想起景哥安排保镖暗中保护她的事情。心中有羞涩、甜蜜的情意涌起来。确实有好久没和景哥联系了。

她在景哥和高家的立场上倾向于中立。

陆景接到高婉薇的电话时,刚和小季一起从柏林郊外霍芬索伦家族的庄园回到市区的慕斯酒店。他昨晚在霍芬索伦的庄园中休息了一晚。

天晴,气温微冷。1月19日,德国的圣诞假期已过。街道上车流穿梭。通过慕斯酒店的宣传们可以清晰的马路上的景色。充满了德文的标识和都市气息。

“薇薇?”陆景有些惊讶接到高婉薇的电话,1月27日之后,他很久没和薇薇联系了。薇薇都已经闭上眼睛,允许他吻她。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吻下去。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这对女孩子来说,其实挺伤自尊的。

陆景虽说很喜欢这个清秀、知性、可人的第二眼女孩,但心中并没有要将她的人生挽留在自己身边的想法。或许有过,但并不是那么强烈的念头。

“景哥…”高婉薇甜腻的轻喊一声。俏脸上轻染着娇红,旖旎的情意在胸臆间流淌着,说:“景哥,我三伯希望我现在去柏林和你见面。”

陆景讽刺的道:“薇薇,你三伯这墙头草当的很有水平啊。这么快就闻到味道了。”

在与亚太财团的斗争中,他本来是让薇薇转告高俊耀假装倒过去。结果,却变成了真倒过去。等事情完了,高、黎、崔、齐这四家是要好好的“整顿整顿”。

见电话里高婉薇不说话,有点委屈,她是代人受过,陆景就笑一笑,温声说:“好了,薇薇,不说你三伯的事情。你,最近怎么样?”

高婉薇心中的委屈之前这才小了些,和陆景说起她在苏黎世以及回国之后的近况。说起她想回黄海工作的事情。以她中立的立场,不管胜负,她恐怕都得离开京城。

说笑着,约定回京城请她吃饭详谈之后,陆景挂了电话,跟着小季一起进了电梯,柏林这会是中午时间。到慕斯酒店的5楼,叮当一声,电梯打开,却是看见小美女江妩穿着白色棉衣,轻盈的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进来。

江妩明显愣了一下,打着招呼:“陆少,季姐。”

陆景微微点头。他以前也和江妩照过几次面。但他给江妩误会的事情没法解释,对她是少说话、少接触,免得小女孩想多了。白唯是她小姨。

季婉彤好笑的道:“小妩,你怎么12点就把午饭给吃了。”她手下秘书团队的工作量并不大。都是一些协议相关的文件。江妩的工作量并不重,主要以学习为主。类似于组里面的实习生。

江妩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在学校里的吃饭时间习惯了。”

季婉彤就轻轻的一笑,宛若春暖花开,标致的软妹子,清秀娇美。

离慕斯酒店32层的西餐厅还有一会,江妩问道:“季姐,我们只有10个人,租下慕斯酒店整整一层的行政楼,是不是太奢侈了啊?”43层的行政楼层一共有20个房间。

季婉彤愣了下,她最近的工作注意力不在这上头,而是在和华的事务上,她现在是陆景身边的大秘书呢,随即说道:“酒店是董浩歌帮我们订的啊。我们并不缺这点差旅费。”

陆景忍不住摇头,笑道:“小季,哪能这样说啊,你这可是土豪气息十足啊。”

“陆哥…”小季轻嗔。她可不想成暴发户、土豪。那形象想想就让她要绝倒。

陆景道:“你应该这样说,我们包下一整层楼不是奢侈浪费,而是在树立我们和华的高端品牌、形象。想想,和华的高层来柏林出差,还要精打细算,岂不是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不符合中国人在海外一掷千金的消费习惯嘛。”

季婉彤和江妩都给陆景说的“噗嗤”娇笑。陆景说的道理似似而非,有点道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

32层的餐厅到了,陆景和季婉彤两人出了电梯。江妩则是前往43层,她准备午休一会,电梯门缓缓的合上。陆少这人挺有意思的。怪不得小姨那样优秀的女子都对他动心呢。

江妩想起在京城大酒店的洗手间外听到的对话。或许,知秋说的是对的,她姐夫压根就没有必要在厕所外和方浅语说那样的话。勾勾手,多少女人愿意为他做那些事情呢。

江妩漂亮白皙的脸蛋上有点发红。方浅语那晚说的话可是挺毁三观的。

慕斯酒店32层的西餐厅环境优雅,黑白相间的主体色调,舒缓的音乐流淌着。按照慕家经营餐饮的习惯,毫无疑问,这家西餐厅获得米其林一星的评价。

董坤凡和董浩歌已经等候多时,旁边还有两名男子在等候,看容貌和装扮应当父子无疑。董坤凡介绍道:“陆先生,这位是慕家的家主慕修。这是他的儿子慕安。”

“陆先生,你好。久仰大名。”慕修四十多岁,精神内敛,容貌俊逸,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慕修主动伸出手和陆景握手。

和华在德国掀起的风波已经传遍欧洲的华人圈。这是一条过江猛龙。200亿的利益,说砸就砸,数百年来,欧洲华人圈中还没有出过这样的大气魄、大格局、令人振奋的人物。

陆景微笑着和慕修握手。

精美的西餐一道道的送上来,众人边说边谈。气氛融洽。董家和慕家私下里的龌蹉,在陆景面前自然不会表现出来。哈利-伯纳德当着克洛斯的面放话,说要阻止和华,现在商务-部小组和德国政府的谈判已经渐入佳境,这可是抽了哈利-伯纳德一耳光。而哈利-伯纳德正是慕修女儿的未婚夫。

慕修看得出来陆先生在西餐礼仪上略有缺失,但这无损他的声望和魅力。餐桌上,陆先生一语中的,令人如沐春风的手腕展露无遗。

慕安今年20岁,就读于英国牛津大学,对餐桌上的话题不大感兴趣,偷偷的打量着季婉彤。他还没有见过那个女孩的容貌、气质可以和他妹妹相提并论的。然而,这位精致柔美的季助理无疑是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