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1822章 危险

第11822章 危险

陆景接到黎倾城的电话时,正在大唐雨景的紫罗兰庄园主卧中和莫心蓝在一起。

窗外夜色流离,远山含黛,春雨如油。奢华的主卧中温暖如春。柔和的灯光洒落在充满欧陆风情的房间中,令人心安。

“陆景,你打算怎么处置六大世家?”莫心蓝慵懒的躺在陆景的怀里,妩媚的笑问道。

陆景对黎倾城说现在谈这个为时过早。但她作为和华的决策者却是知道,和华获胜的概率高达80%。只是,陆景性格内敛、沉稳,不会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轻易的表露情绪。政治嗬,从来都是翻云覆雨。

陆景就笑,“心蓝,话说你不把苏家和严家联手的威胁放在眼里啊?”苏威和应聪周日晚上来京城的消息瞒不过他。谢海逸昨天晚饭时给他打了电话。

莫心蓝轻笑着娇嗔,精致绝美的容颜宛若牡丹花开,“我又不懂这些。不过,我知道你心情不错啊。可以推断问题不大。或者,这本就在你的预料之中。所以,我们还说六大世家的事吧。”

陆景微微一笑,心蓝很聪明,说:“心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所以人心涣散。六大世家纠缠百年,确实应该分出高下来了。”

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他自然不会隐藏内心中的想法。六大世家确实需要好好的整治一番。

莫心蓝笑着点头,如湖光晨霭的眸子落在陆景的脸庞上,轻轻的吻他一口。与他一起,在卧室里欣赏着窗外夜色中的春雨美景。

京城昨夜一场春雨,大唐雨景的山庄、树林间绿意盎然,青翠欲滴。仿佛春天的脚步突然临近。

距离大唐雨景不远的汇海大酒店39楼的豪华套房中,苏琳在明亮透彻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繁华的城市风景,心不在焉的嗯嗯几声。她正在接哥哥苏威的电话。

“苏威,我知道了。你忙吧。”苏琳挂了苏威的电话,苏威来京城了。反馈的消息还不错。只是她心中难以高兴,清秀俏丽的容颜上浮起一抹淡淡的忧愁。

昨天在大唐雨景的一幕幕又从脑海里浮起。昨天陆哥要是不来…。她醉酒到今天早晨3点就醒了,在大唐雨景吃了一点宵夜后,换到汇海大酒店这里休息。

苏琳拨通了陆景的电话。娇声道:“陆哥,我中午想请你吃饭。你…,有时间吗?”

陆景和苏琳吃饭的时间约在四天后,3月24日。莫心蓝在昨天回了香港。

徐城的旧城改造出现了问题。陆景不日就要离开京城。莫心蓝是返回香港安排plu电讯和tu的事宜,为击杀亚太财团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上午陆景、叶静雨、王灿、唐略、谢晋文、闵雯、高丽莹、安溪陪白唯去京城市第一医院检查身体。白唯已经怀孕一个多月。最近气温变化有点小感冒。她异常紧张。

陆景今天没什么事情。带着叶静雨陪着她去医院看医生。王灿正好要和自己说闵雯的事情。

四大名媛的框架算是终结。高婉薇、黎倾城两人突然回了黄海,年后就不在京城。现在,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公推闵雯为京城第一美女。王灿在唐略的帮助之下,已经坐稳京城大哥级纨绔的位置。不过,他习惯性的在重大事情上找陆景商量。

谢晋文当然是陪着闵雯来做说客。他追求闵雯的事情,现在已经人皆尽知。貌似,闵家对这件事是默许。

“靠,这事你拿主意就行。”医院人来人往的走道中,陆景笑着拍拍好友的肩膀。看看不远处说话的谢晋文、闵雯。美艳的闵雯吸引了路人的眼光。

王灿嘿嘿一笑,递了一支烟给陆景。说:“我是想着你说不定要保苏琳和黎倾城。”前些天在大唐雨景中发生的事情当然瞒不过他。陆景暴打南海某商人。据说,黎家再帮陆景处理后面的事情,要那位李老板倾家荡产。

陆景闻着香烟的味道,笑着摇摇头,说:“倾城都回黄海读大学了。苏琳的事…”

陆景顿了顿。脑海中浮起苏琳那张清秀的容颜。他是想保护这个美丽、多才多艺、没多少主见的女孩子。但是苏琳并不适合在继续留在京城了。

王灿嘿然一笑,说:“哈,我懂的。”其实,京城中,很多时候,都是无声处听惊雷。并没有表面上交恶。上辈的事情和小辈们的交情无关。

不知道陆景和苏琳是否使用这一条通行规则?

白唯只是小感冒。对宝宝无影响。安顿之后,中午时分,陆景抵达汇海大酒店副楼12楼。1号包厢中,苏琳已经等候多时。娇俏的给陆景拉开包厢的门,“陆哥…”

苏琳今天明显仔细的装扮过。秀发盘起如花般雅致,清秀的五官精致如玉,没有一丝瑕疵。眉毛描的细细长长,淡淡的眼影,少妇妩媚韵味流泻出来。

清新的白色毛衣。采用镂空花纹和立体设计,展现个性魅力,搭配黑色长裤和蓝色高跟鞋。修饰着她前凸后翘、性感、修长高挑的身姿。气质清新时尚、优雅迷人。

陆景都对她的美丽感到惊艳,失神了几秒。苏琳略显羞涩的转身,心中有些高兴,她特意做了美容的呢,引领着陆景进入1号包厢中。

1号包厢分为休息厅和餐厅。三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可以眺望依山伴水、美轮美奂的大唐雨景。悬挂式的液晶电视、米黄色和朱红色的贴面渲染着典雅、华丽的格调。

苏琳是五星级汇海大酒店的常客,点好餐,和陆景在典雅的餐厅中边吃边聊。话题宽泛,只是总有一些沉重的意味。

陆景微微沉吟了片刻,说:“苏琳,我后天去江州。你什么时候离开京城?”

“啊…,陆哥…”苏琳美眸惊讶的看着陆景,放下精美微沉的檀木筷子,如实的道:“我还没有想好。”

1号包厢中的餐桌是12人的圆形餐桌。苏琳和陆景隔了一张椅子相邻而坐,看着眼前清秀、妩媚的美丽佳人,陆景轻轻的摇头,“苏琳,徐城旧城改造,有人死亡的事情你知道吧?”

苏琳点点头,不解的看着陆景,“听我哥说了。”眼神有些说不清的意味。她听苏威说,这件事或许和陆景有关。

陆景轻声道:“这件事和我无关。但,我要去江州避避风头。苏琳,你明白了吗?”

“什么?”“哐当”一声,苏琳手边的茶杯跌落到地上,茶水慢慢的浸染着红木餐桌和浅白色的精美地毯。苏琳十分失态。巨大的危险感从心底不可抑制的涌起。

在陆景邀请苏琳从黄海重返京城竞逐京城第一美女时,唐诗经曾经评价过苏琳的性格:眼界、眼光都是一流,但性格优柔寡断,没什么主见。

苏琳如何能不知道陆景透露出的这个信息蕴含怎样的“毁灭”力量?好一会,苏琳回过神,轻轻的摇头,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景,红唇微张,“陆哥,你不怕我告诉我哥?”

“那也要他信才行?”陆景淡然的一笑,夹了一筷子凉拌牛肉,等苏琳脸上露出怅然的神色,才温声劝道:“苏琳,你得离开京城了。帷幕已经拉开,你留在京城没有任何的作用。消息你说给你哥听,信不信由他。你先回黄海经营你的咖啡店。我,不希望你再遇到前些天那样的事情。”

前些天给人灌酒的屈辱感让苏琳记忆犹新。此时,心中的痛苦、矛盾,在这一刻骤然的爆发出来,两行清泪滑落,双手捂着脸颊,无声的哭起来。

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恰恰相反,她对一些事情看得很清楚,因而才知道陆景透露出的这个信息危险在哪里。

她不希望苏家倒下,她已经失去婚姻,只有父母、哥哥这些亲人。她也不希望陆景失去权势。她难以想象陆哥落魄在街头萧瑟的模样。她会心碎的。

是的。她爱这个总是能给她安全感、说话有点幽默,敢于自黑、优秀、出色的男子。天枰的一头是亲人、一头是感情,处在中间,她该怎么办?

“苏琳,不哭。”陆景走到苏琳面前,将她拥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苏琳。心中柔情涌起。“不哭啊,没事的。我说了,这件事和你,和苏威没关系。”

感受着陆景怀抱里的温暖,苏琳的情绪逐渐的稳定下来,接过陆景递来的纸巾,仰着头,泪眼婆娑的道:“陆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陆景的关心,爱护,她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陆景愣了下,这个问题问他有些失神,低下头,看着苏琳精致的脸蛋,轻叹一口气,在她耳边轻声道:“苏琳,我说我喜欢你,会不会被你骂无耻?”

“陆哥…”苏琳声音有些颤抖,露着她心中难言的情绪,见陆景再次点头,俏脸绯红如发烧一般,像一只鸵鸟一样,将头埋在陆景的怀里。她感觉她是被丘比特神箭射中的天鹅。她不知道她是否应该抛弃心中的纠结,去享受此刻突然其来的爱情的甜蜜。

陆哥对漂亮的女孩子一向宽容、优特。身边从不缺少绝色佳人。这是京城中人皆尽知的事情。她并没有想到陆哥会对她有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