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23章 邀请、负责

第一卷 高中岁月 第1823章 邀请、负责

陆景让苏琳抬起头,轻声问道:“苏琳,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苏琳眼眸流波,不敢直视陆景的眼睛,说:“你在蓝锦酒店的走道里面,和王少两人要打断莫少锋的腿。你的初恋李菲菲当时也在。”

陆景笑着摇头,“错了,苏琳,我们俩第一次见面是96年4月5日。定海四中的大门口。苏威开着红色的法拉利和小漓搭讪没有成功。还骂了我一句,副驾驶座上是你吧?”

“陆哥…,11年前的事情你都记得?”苏琳惊讶的张着小嘴,抬头看着陆景。副驾驶座上确实是她。只是,她都忘了那一幕。准确的来说,那是陆哥第一次见她。

陆景笑一笑,感慨的道:“苏琳,你不知道那一天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那一天,是他重回这一世的时间。11年过去,他还依旧清晰的记得那一天发生的事情。秋兰训斥他,小灵的关心,再一次听到母亲声音的激动、哭泣,和小漓、苏威、苏琳的初见…

包厢中有些安静。苏琳依偎在陆景怀里,想起11年前她十七八岁,青春年少,无忧无虑的时光。

那一年,她还没有上大学,没有和严景铭订婚,没有成为京城第一美女,没有一成不变的精致、反味的生活。多么令人回味的日子啊。

“苏琳,我总会想起你在大唐雨景里载歌载舞的那一刻,你优美的舞姿和清亮的歌喉令我难忘。总会想起来。”

对苏琳的感觉大约是在那时候吧。那份和苏琳的默契让他心董。或许,他当初只是想守候这份美好的感觉。只是,总会在不经意间越界了。

苏琳娇柔的低头。她对陆哥的感情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只是突然感觉,一个影子印在了脑海里。或者,正如白唯说的,见证过陆哥的巅峰时刻,有几个女人会不动心?

苏琳哭过之后,擦干眼泪,俏脸依旧精致妩媚。她今天只是化的淡妆。清新的白色毛衣,酥胸挺翘。她虽说是高挑的骨感美人,却前凸后翘,身姿性感。有着少妇的魅惑韵味。

陆景拥着苏琳。心中的情感炙热而温柔,升腾起来,缓缓的低下头,问:“苏琳,可以吗?”

苏琳娇羞的闭上了眼睛。

陆景和苏琳在包厢中一直待到了下午五点。气氛甜蜜又旖旎。陆景自然不会在苏琳心情不佳的时候要她。夕阳缓缓的落在汇海大酒店副楼12楼1号包厢中。陆景给苏琳披上她深蓝色的春装外套。苏琳提着手袋,柔媚的低头,羞涩的笑着,心中情意流淌。

两人得离开了,现在不是她和陆哥可以肆意的谈情的时刻。苏琳同意陆景回黄海的观点。对她而言,现在只能退回到黄海,等待事情的最终结果。

或者,苏家胜,或者,陆家胜。

陆景欣赏着苏琳的美态。笑了笑,满意的点头。他一手将苏琳重新带入这个名利场,现在又亲自让苏琳返回黄海。实在有点操蛋。这让他心中有些愧疚的情绪。但收获苏琳感情的喜悦将这份情绪被冲淡。

陆景整理着他的东西,手机,钱包,回头见苏琳正妙目看着他,说:“苏琳,我七八月份会去云春度假。你愿意来吗?”

“陆哥…!”苏琳娇声嗔一句,糯糯的声音,转身背对着陆景。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去。

陆景笑一笑,牵着苏琳的手,一起出了汇海大酒店的副楼。

陆景和苏琳两人从副楼出来,正等着随行的保镖去看车来时。一楼的大厅中突然进来三个熟人:应聪、蒋鸿哲、严景铭。

应聪和苏威一起来京城运作,今天下午请严景铭吃饭。严景铭这些年避居在距离京城不远的商云市。应聪喊了蒋鸿哲作陪。三人刚进汇海大酒店的副楼,就看到陆景和苏琳两人在大厅里说笑。

这本来没什么,苏琳和陆景的私交很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只是,苏琳和陆景的距离未免太近了一些。两人神态亲昵。苏琳言笑晏晏,有着娇柔的女儿神态,美眸传情。

“陆景,你大爷的!”严景铭自诩修身养性这些年,养气功夫已经很高,但是看到这一幕,仿佛内心中的伤疤又给人血淋淋的刺了一刀。虽说他和苏琳已经离婚,但是他如何能忍受陆景“占有”苏琳?感觉帽子都绿了。新仇旧恨涌上心头。

从严景铭的角度来看,他还不知道徐城的事情其实和陆景无关。苏、严站在一起,击败陆家的概率很大。

严景铭胆气一壮,叫骂着,睚眦欲裂的冲到陆景面前,一巴掌抽向苏琳。陆景身手很好,他未必打的到陆景。

苏琳给突然出现的严景铭吓呆,心中惶然。半响才反应过来,她已经和严景铭离婚2年了,和陆哥在一起,不关严景铭什么事。

严景铭叫骂着过来时,陆景就已经反应过来,手一档,没让苏琳受伤,跟着一脚把严景铭踹翻在地上。苏琳回过神来时,严景铭已经给打倒在地,骂道:“苏琳,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陆景结婚了。你喜欢给人当小三?陆景,你大爷的,你个畜生、王八蛋。”

陆景脸色阴沉着,一脚踹在严景铭肚子上,严景铭立即疼的蜷缩起来。嘴里哼哼发不出声。陆景这才轻轻的拍拍了苏琳的手背,她已经给严景铭骂得羞愧难当。

应聪和蒋鸿哲连忙过来,将疼的哼哼唧唧的严景铭扶起来。蒋鸿哲冷笑着道:“陆少,好威风。佩服,佩服。”他前些天见陆景,很惶恐。今天的心情却是反过来了。陆景败亡在即,他还怕个鸟。

陆景看都没看蒋鸿哲,扫了应聪一眼,说:“出门之前,要记得刷牙。满嘴喷粪,污染环境。我没记错的话,苏琳已经和严景铭离婚。把精神病人看好。”说着,带着苏琳离开。

看着两人的背影。蒋鸿哲呸了一声。应聪苦笑着安慰眼睛发红的严景铭,“景铭,你这是何苦呢。等一段时间,不久可以看到陆景成为丧家之犬吗?”

严景铭虽说不可能再在严家排上号。但陆景败亡在即,到时候严景铭怎么炮制陆景不行?偏偏在这个时候惹陆景。陆景这小子打架身手好是公认的事情。

“玛德,劳资咽不下这口气。狗日的。”严景铭恨恨的骂道。他心中对苏琳始终有感情。

骂骂咧咧的,三人进了汇海大酒店副楼吃晚饭。

白色的t10电动跑车停在燕子湖东面的高档公寓水蓝湾4栋下。t10是昆云汽车最新研制的新一代电动跑车,售价依旧是80万。性能比上一代的t9跑车提升了约30%。销量极佳。

叶静雨住在水蓝湾4栋1801。陆景这是第二次来她在京城的家中。这是一套奢华的复式公寓。通透性极好。客厅的布置着一套米白色的沙发。墨色的空间柜子让人视线开朗。布局紧凑又不失雅致。

叶静雨刚和陆景一起见过飞来京城的摩根大通副主席比尔-查尔斯。私t有意上市的消息让摩根大通颇为意动,他们想要成为私t的承销商,负责整个上市事宜。

陆景基本都是让叶静雨在谈,没怎么动脑筋。静雨这妮子的谈判水平确实很有一手。

叶静雨给陆景倒了一杯温水放在咖啡色的茶几上,乖巧的坐在陆景侧面的沙发上。抱着沙发抱枕,如同一只温柔的小猫咪。

她穿着一件中长款的开衫外套配白衬衫和宝蓝色的紧身牛仔裤。身姿娇俏,清秀可人。安静的时候,气质静雅,雪嫩娇柔的小美人。

陆景好笑的摇头,他当然不会给静雨这妮子的外表所迷惑。不过。有静雨这么个养眼的小美人在眼前晃,心中对昨天下午在汇海大酒店遇到严景铭感到腻歪的情绪稍缓。

“静雨,我后天去江州,你陪不陪我一起去?”陆景喝着温水,问道。

叶静雨理所当然的道:“当然陪你去啊。”在柏林时,陆景送她去飞机场,在机场门口的车上,那15分钟发生了很多事情。她和陆景突破界限。前些天陆景为苏琳暴怒之前,她就陪陆景在汇海酒店里吃了午饭,给他吻的发软。

陆景见叶静雨明秀的眼眸滴溜溜的转着。好笑的道:“静雨,你脑子里又在转什么少儿不宜的念头?”他现在对叶静雨的习惯、肢体语言很熟悉。

叶静雨笑嘻嘻的撇撇嘴,侧着身子看陆景,压低声音道:“陆景。你昨天在汇海大酒店里打严景铭,那么多人看到,怎么,没有你和苏琳的绯闻传出来啊?”

陆景没好气的让叶静雨坐到他身边来,轻敲着她的额头,“什么乱七八糟的。”

没有传出来的原因很简单:应聪和严景铭顾忌到苏琳的名声。毕竟。他们和苏家还是在合作状态。这其中的缘由,陆景一想就明白了。

叶静雨“哎哟”一声,单手捂着额头,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陆景明知道她是装的,可心里终究是一软,揉揉了她的额头。叶静雨展颜娇笑。这一刻绽放出来的风情仿佛幽暗夜色里的鲜颜花朵。

陆景问道:“静雨,我身边女人很多,你这辈子跟着我,后不会后悔?”苏琳昨天离开后,明显有着忧愁的心结。不知道会不会刻意的疏远他。

叶静雨明秀的眸子微微瞪圆,不满的道:“陆景,你都对我那样了,不会想不负责吧?”

陆景无语的揉着眉心。这妮子的思维和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他问她算是白问了。耳边却是突然传来叶静雨咯咯的娇笑声,陆景见她笑的歪倒在沙发上,欢畅无比,这才知道给她骗了。

“咯咯…”叶静雨笑的这么开心,是因为,她竟然可以骗倒陆景。要知道,她之前可是给陆景打击都有心理阴影了。

“静雨,你自己说,要我怎么惩罚你啊?”

“你想怎么惩罚啊?”

“负责到底的惩罚。”

3月26日,陆景和叶静雨从京城飞往江州。陆景的助理们:墨静雯、余乐、季婉彤早就在江州开始工作。陆景在京城运筹帷幄的事情,他们插不上手。年后汇聚在江州景华的总部开始工作。

3月27日,碧湖薄膜和csa集团之间的经济纠纷,终审判决下来:碧湖薄膜输掉了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