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第1825章 松阪士夫的悲剧

第1825章 松阪士夫的悲剧

csa集团是由三井住友银行和亚太财团出资组建。花期银行、渣打银行、汇丰银行先后加入。资金总额由500亿美元增加到800亿美元。资金保管在花期银行。此次被黄海中级人民法院冻结的主要是用于收购的资金,约有280亿美元左右。

唐、裴两家的资产加起来不超过500亿美元,亚太财团8个月花掉了280亿美元。除开花在汤开复的联合创意集团的资金。可见这段时间确实被亚太财团打压的很惨。

4月17日,csa集团的各方代表聚集在亚太财团位于黄海的分公司中商议对策。

亚太财团在黄海的分公司位于黄海的经济中心区和泰里第二高楼天华大厦46层中。圆形的会议室边依次坐着csa集团的各方代表:竹下修一、吉永宏树、松阪士夫、尼古拉斯-贾尔斯、托马斯-李、谢尔维。

四月中,黄海正是仲春时。柔和的阳光从镶嵌着蓝白玻璃的四个窗户照射进来,映衬着会议室中雅致的环境。

会议室内的气氛有些凝重。他们都是久经商场的老狐狸,岂能嗅不到危险?

汇丰银行的代表谢尔维是一名光头男子,出生在英国,46岁,翻动着会议桌上的资料,淡淡的问道:“竹下会长,现在怎么办?情况看起来有点糟糕。”

形势不妙,他想要撤资了。

竹下修一不动声色的喝着茶,看了身旁的松阪士夫一眼。

松阪士夫会意的点点头,开口道:“谢尔维先生,现在的情况分两步走。第一,说股检查机关对我们的资金进行解冻。第二,我们应当尽快出售手中并购的资产。”

花期银行的尼古拉斯-贾尔斯不满的道:“松阪先生,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次与和华的较量失败了?”

“是的。”松阪士夫并不惧怕贾尔斯瞪过来的目光,因为他是三井财团的继承人之一,而贾尔斯只是花期银行的董事。从容的道:“虽说这次失败了,但我们可以全身而退。”

渣打银行的托马斯-李叹了口气,语气萧瑟的道:“那就尽快撤资吧。”

他与和华屡次较量,屡战屡败。已经有点心灰意冷。他的目标只要保住母公司沃伦财团拨过来的40亿英镑就行。

竹下修一此次的运筹不能说不高明,差不多都把和华堵在墙角了。只差最后一击。奈何他的盟友不得力。

为什么说和华被堵在墙角?首先,陆景屡次借力的安迪-摩根此次保持中立。其次,洛克菲勒家族的加入打压和华。雷纳德-洛克菲勒不待见陆景的事情,顶级富豪圈中的人都知道。最后。和华的敌人这次都联手了,如同一张大网,实力雄厚。足足占了四五个月的优势。

没见,陆景被迫在柏林砸下了200亿美元拉拢德国的财团、家族。而且还放弃了光伏产业这个明显的朝阳产业,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沉重。

这才堪堪的将局面给板回来。迄今为止,只是说和华有能力对csa集团的各位造成损失,有点危险,但绝不会危及到谁的根本。

赚钱的事情,被搞成要亏本,所以。会议室里的气氛有点凝重,大家不是很高兴。

有了渣打银行的附和,竹下修一这才微笑着道:“撤资的速度越快越好。日后,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谢尔维笑笑,“这是当然。和华正在开拓欧洲市场,汇丰银行少不了要和他们接触。到时候,希望竹下会长提供支持。”

“一定,一定。”竹下修一微笑着说道。至于,他心中怎么想的,那只有他自己知道。

贾尔斯心中有所不满。但众人都是这样的想法,他也没什么好说的。现在撤资,损失终究是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吉永宏树代表亚太财团送尼古拉斯-贾尔斯、托马斯-李、谢尔维离开天华大厦。

小会议室中安静下来,茶杯凌乱。已经是将近中午时分。

松阪士夫整了整西服衣领。看向正在双手拢在胸前沉思的竹下修一,恭敬的问道:“竹下会长,我们真的要撤资?”别看他说了两条应对措施,但他心中有些不甘。

陆景毫无疑问是亚洲近十年最杰出的商业天才。只要他能击败陆景,日后执掌三井财团的大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竹下修一笑了笑,很有点高深莫测的意味。靠在黑色的椅子上,说:“松阪,现在局面有些危险不假,但是断定苏家就一定会输就太幼稚了。花期银行、汇丰银行、渣打银行,他们与和华并没有太大的冲突,只是有些矛盾。我提出撤资的方案只是正中他们的下怀。未来,大家还有合作的可能。

但是亚太财团和他们不同,我和陆景不死不休。都到这个份上,我怎么都要再等等。危险与机遇通常会同时到来。”

“哟西,竹下会长高见!”松阪士夫轻拍着桌子叫好。他这段时间跟在竹下修一身边学了很多东西。他很佩服竹下修一这番分析。他也觉得再坚持一下最好。现在只是有些苗头而已,并不能说明苏家必定会输。

竹下修一和松阪士夫握了握手,道别后,回到他在亚太财团黄海分公司的临时办公室中,窗台上的盆栽绿意盎然。竹下修一轻抚着青松,长长的叹了口气。心中有巨大的无力感浮起。

十几分钟后,“咯吱”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身后传来副会长吉永宏树的声音,“会长,他们都走了。”

竹下修一在窗台边看着繁华的黄海街景,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回头。

吉永宏树等了一会,还是问道:“会长,松阪士夫会相信我们会等等在撤资的意图吗?”

“他已经相信了。”竹下修一转过身,淡淡的说道,俊目中射出两道骇人的光芒,“吉永君,三井财团和我们本来就是敌对状态。让他们亏损。总比让亚太财团亏损好。”

吉永宏树不大认可竹下修一这极度冷静的做法。松阪士夫对待他像老师一样尊敬,言听计从,但现在竹下君却是要“坑”松阪士夫一道。松阪士夫在三井财团未来的命运可想而知。只怕没有什么前途可言了。

但是,吉永宏树并没有说什么。因为。竹下修一说的很有道理。作为久经商场的精英,在危机来临之际,怎么可能抱有侥幸、赌博的心理。

亚太财团实际上已经在准备撤资了。手中资产的接盘侠是高、黎、齐、崔四家。总体来说,他们四家拿下原属于唐、裴、碧湖集团的资产也不算吃亏。

松阪士夫还是太嫩了。要怪,就只能怪苏家没能完成最后一击吧!否则。亚太财团早就获胜。

松阪士夫心情愉快的离开和泰里。吃过午饭,黄海市体育馆附近的高档小区回到罗兰花园的公寓中。公寓中环境清幽。松阪士夫在微暗的客厅中琢磨了一会,给苏威打了一个电话,“苏少,有时间见面吃顿饭吗?”松阪士夫的汉语说的非常标准。

既然决定暂时留下来,他希望了解下最新的动态。顺便,他还有一件工作要做:说服检方放弃对csa集团的起诉。

苏威接到松阪士夫的电话时,正和冯逸风在黄海新汇区黄海财经大学附近cbd的苏园咖啡和苏琳说话。

三杯咖啡在铺着洁白餐布的咖啡桌上冒着浓郁的香气。苏园咖啡选用的自然是正宗的咖啡豆。

苏威应付了松阪士夫几句,挂了电话,沉默的喝着正宗、苦涩的咖啡。现在情况很不妙。也只有松阪士夫这个小白才会觉得局势有挽回的机会。

苏琳眉眼间带着轻愁,低头和喝着咖啡。她从京城回黄海有一段时间了。陆景告诉她的消息,她已经给哥哥苏威说过,剩下的只有等待。而苏威今天再次从徐城来向她当面求证,显然情况不大好。

一旁的冯逸风在偷偷的,爱慕的看着苏琳。他虽说在西尔斯的股份得以保留,被陆景区别对待,但并不影响他和苏威的关系。今天陪着苏威来了徐城。

苏琳今天穿着优雅纯白长裙,如若刀削的香肩上披着镂空的精美坎肩。气质如水。乌黑如云的秀发盘起了一个妩媚的发髻。清秀的五官精致如玉,足可令人一见倾心。

苏琳越来越漂亮了。以前。她就像是一个精致的瓷器。可以吸引人的目光却不会让人爱上她。现在,却可令人感受到她的喜乐哀愁,宛若一株芙蓉出水,风情无限。

清秀妩媚的骨感佳人啊。是谁让你倾心,走出心灵的囚笼,嫣然绽放、芳香醉人。

许久之后,苏威双手纠缠在一起,轻声问:“苏琳,你说的是真的吗?陆景真的和徐城的案子没关系?”

苏琳抬头。看向哥哥,郑重的点头,“是的,陆景亲口给我说的。”她还傻到现在在哥哥面前称呼陆景陆哥。

苏威颓然的长叹口气,“唉,一步错,步步错啊!”

苏威、冯逸风和松阪士夫在4月21日一起返回徐城。松阪士夫来徐城跑跑关系。

徐城的旧城改造工程此刻已经停止,从黄海到徐城的高速公路进入徐城,看到的冷清的工地在春天的雨中仿佛千疮百孔,充满了阴郁的气息。

“松阪先生,你都看到了吧?”黑色的奔驰车中,苏威指着窗外停工的工地,对松阪士夫说道。

松阪士夫头皮有些发麻,他意识到可能要出大问题。

徐城200亿的旧城改造工程是高家的地产公司百泰集团和崔家的深业集团负责的。而他竟然对徐城停工的事情一无所知。(~^~)